帶著藥性的濃煙進入蛇洞之中,洞內立時響起蛇群驚慌無比的嘶嘶異響,許多毒蛇慌亂地竄出洞口,卻被小癡以蛇魂散趕了回去。

  約莫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小癡和小秋所帶來的草藥植物全都燒完。

  在四人輪番上陣,請煙入洞的情況下,蛇洞內也由萬蛇急嘶,逐漸變得安靜下來。

  洞外,偶爾有一、二條稍大的毒蛇拼死衝出,但終究逃不過洞口大火這一關,紛紛壯烈捐軀,被土牆上的火堆燒成蛇乾。

  小癡在草藥燒完後,又等了片刻。

  他納悶地搔著頭,喃喃自語:「奇怪,怎麽會沒動靜?該不會是山洞裏別有對外的通路,所以跑了吧?」

  小秋蹙眉道:「小白癡,你在嘀咕什麽?什麽東西跑了?」

  「大蛇王呀!」小癡百思不解道:「照理說這種驅蚊的植物,只能夠燻死一般長蟲。要對付蛇王的話,分量還不夠重,頂多只能將牠逼出洞外,可是……,大蛇王怎麽沒現身?難道牠也會走後門,跑啦?」

  小悅掠向遠處四下打量一番,才又回來道:「這附近沒有發現有煙霧外逸的現象,若是山洞中有其他的通路,應該會看見咱們趕進去的濃煙冒出來才對!」

  「我也是這麽想!」小癡沈吟道:「看來,這下子非得進洞去瞧瞧,才能知道究竟是怎麽回事。」

  他著看小秋,無奈地聳肩道:「要是有人不敢進去,就在外面等好了!」

  「你看我幹嘛?」小秋皺著鼻子,嬌俏道:「我又沒說不敢進去。」

  她頓了頓,才又篤定地接道:「反正你剛才說,那些長蟲被濃煙一燻非死即傷,再不然也可能全跑光了,我有什麽好怕的。」

  小癡聞言,率先躍上土牆頂端,道:「那咱們就進去吧!」

  他探頭朝洞內察看一番。

  小悅他們適才在堆土牆時,便已匆匆瞥視過蛇洞內,知道洞壁上架有火把,一路延伸向山腹,山內通路好像還不算太淺短。

  此時,他們也和小秋一樣相繼攀上土牆,擠在小癡身後,滿心好奇地朝洞內仔細張望。

  只見這個山洞內果然是一條深長的隧道,順著洞口朝左側彎入,在他們看得見的地面上,此時躺滿了無數大大小小的毒蛇。

  這些毒蛇除了如小癡所言或昏或死之外,還有些半死不活的在地上痛苦地扭擺翻滾著。

  小秋心裏發毛的推推小癡。

  「喂!偉大的幫主,你先下去清理一條乾淨點的路讓人家走,好不好?」

  小癡皺鼻嘲謔道:「呵,現在要利用我了,就不叫我白癡幫主啦?」

  他一回頭,正巧瞥見老金從小悅懷裏鑽出小腦袋,同樣好奇地四下探看。

  他猝地翻掌,冷不防賞了老金一記響頭:「猴崽子的!這二天大戰你躲得可緊呀!現在風平浪靜了,你又敢出來探頭探腦啦?」

  老金被他打得吱吱直叫,便爬上小悅肩頭比手畫腳地抗議著。

  小秋恍然大悟道:「哦,原來小白癡打人響頭的本事,是你教他的呀?」

  小癡呵阿一笑:「我救牠一命,牠教我一招,這樣才算公平嘛!」

  小悅瞪著老金,叫道:「好呀,原來是你幹的好事!你教小白癡哪門子怪招,害我和光頭躲也躲不掉,時常挨揍。我還好心的讓你借住了這麽久,去去去!有本事你去住那個小白癡的懷裏好啦!」

  原來,自前一天小癡栽入爛泥的同時,老金也被他壓進泥沼裏,差點悶死。他爲了表示抗議,小癡這個房東太不注意房客的安全,便搬到小悅的懷裏窩了起來。反正,小癡那時已把衣服脫掉,牠想住也無處可藏身了。

  如今,被小悅這一趕,老金才發現小癡身上只套著一件哈魯依臨時找來的毛皮敞襖,牠還是無法回到老東家身上去。

  在如此寒冷的冬天裏,老金當然希望能有個擋風遮雪溫暖又舒適的藏身處,可供牠高枕無憂地睡大覺,牠自是一百個不願意坐在小癡頭頂上吹冷風。

  牠於是急得咧著大嘴拼命搖頭,似是要和小悅打商量似地又開始比手畫腳起來。

  小癡卻一把抓起牠的後頸,精明賊笑道:「金寶老大人,咱們凡事好商量,我已經替你找到另一個更舒適、更溫暖的住處,你可以不必求那個花花公子當你的惡房東了!」

  說著,他順手將老金塞入奴加腰際的一口翻皮腰囊裏,拍著奴加道:「奴加,這隻金猴子可是天下奇寶。活了千百年不講,牠早已經成精了!不但懂人心意、會聽人活,中國功夫更是一流,你好好帶著牠,沒事就求牠教你幾招,保管你受用無窮。」

  奴加如今已是對小癡言聽計從,此時他雖然還沒搞清楚眼前這是怎麽回事,卻也拼命猛點著頭答應。

  老金被塞入後,發覺這口腰囊的內裏,竟是又長又軟的兔毛所制,待起來果然舒適又溫暖,於是牠安穩地住了下來,只探出半個腦袋和一雙火紅晶眼,愉快地四下溜望。

  小悅懷疑地瞪著小癡,問道:「老金剛才比劃什麽?你爲什麽怕我們知道?」

  「我才不怕你知道。」

  小癡賊眼一瞄,便知老金已經非常滿意目前的新家,再也不會隨便出賣他了,因此他索性大方地實話實說:「老金剛才的意思是,牠想以教你們避開我所學的那招手法爲條件,交換牠可以長住你身上的權益,不過……」

  他嘿嘿奸笑道:「現在牠已經住得非常地舒適了,自然不需要和你再交換什麽條件了!」

  小悅和二凡聞言頓足不已。

  小秋無奈道:「公子哥,我本來想告訴你們的。可是,誰知道小白癡動作那麽快,一下子就把金寶給搞定了!」

  小癡得意笑道:「這不只是動作要快,反應更得機靈!否則,我這個風神幫的幫主,早就被你們這票幫兵擡去埋啦!」

  他嘿笑數聲,跳入蛇洞中,以腳撥開地面上的蛇屍,爲小秋清理出一條可供落足的小徑。

  小秋見他並未忘記自己剛才所說的話,心中受用已極地欣然躍落洞中,隨他而去。

  奴加早對蛇族視爲聖地的這座山洞當然也是充滿好奇,此時自然是迫不及待的跳下土牆跟著小癡他們一起往內深入。

  小悅搖頭歎道:「這個小白癡真會收買人心!」

  「本來就是!」二凡呵呵笑道:「否則,咱們哪會在十年前就給他騙騙去了。」

  他們二人相視一笑,也隨即飄身落地,輕快地追上小癡他們。

  小癡等人剛轉過山洞的彎道,便已看到洞底。

  那是一處約有十文方圓,數丈高的偌大空曠洞內廣場。

  洞中的火把也只架到小癡他們立足處的彎道這頭,再過去便不見火光,象徵蛇族的雙腹蛇糾纏圖騰,也倚壁立於小癡他們身前三步遠的右側洞腹。

  洞底最深處,在火把餘光的照耀下,隱約可見巨蛇的龐然身形。

  奴加走上前摸了摸蛇族的圖騰,發現圖騰後面的地上,還放著獸皮鼓和其他竹子製成的樂器。

  他低聲道:「蛇族應該就是在這裏祈求和祭祀的,他們大概也不敢太靠近蛇神!」

  小秋咯咯笑道:「他們當然也怕靠得太近會被大蛇王吃掉。」

  小癡聳肩道:「這裏的煙味雖然比較淡,但是對刺激大蛇王來說,應該還是夠的才對呀!」

  小悅含笑道:「可是那條大蛇王似乎無動於衷嘛!就連咱們站在這裏半天,牠都懶得打聲招呼。看樣子,牠是已經壽終正寢了!」

  小癡就近取下一支火把,走向洞底,一邊糾正道:「應該說牠不幸陣亡比較適合。」

  他們走近巨蛇,果然證實這條千古老蛇已經橫屍暴斃了!

  小秋忽然指著地面,驚奇道:「這附近地上都沒有其他長蟲的影子吔!可見不僅是蛇族的人怕牠,就連牠的徒子徒孫也不敢接近。」

  小癡不以爲奇道:「這是正常現象,不管是人或動物,只要是當了王,就得忍受高處不勝寒的孤獨感,少有例外的。」

  奴加大起膽子上前,踢了踢巨蛇身軀,好奇問道:「小癡幫主,你看牠是怎麽死的?」

  「那還用說!」小癡斷言道:「這傢伙鐵定是被烈陽梭震碎內腑而亡。當時,我眼見牠被小秋仔炸得飛上天,就認爲牠必死無疑,只是沒想到牠還有力氣逃回來罷了。」

  二凡拍著光頭道:「那時,和尚見烈陽梭都炸不死牠,心裏還挺擔心的。不知道還有什麽方法能要這老怪物的命。這下可安心了,和尚以後對烈陽梭可更有信心了。」

  小秋哼聲道:「有信心有啥用呀!反正那玩意兒只可遠觀。好玩也輪不到咱們玩,好用也輪不到咱們用!」

  小癡呵呵笑道:「小秋仔,你別生氣!我保證咱們一回到文明社會,我馬上送你一具比烈陽梭更好玩、更好用的輕火器。」

  「真的?」小秋拍手笑道:「你不可以騙人哦!」

  「我騙你幹嘛?」小癡眨眨眼道:「烈陽梭不能外傳,那是礙於我那掛名師父的規定。他規定烈陽梭不能給非本門弟子使用,可沒說不能把經過改良的類似火器送人啊!」

  他又道:「我既然知道這種東西這麽好用,怎麽可能會不想辦法給你們一人弄上一、兩支來玩玩呢!」

  「帥呀!」小秋他們全都高興地歡呼:「玩這玩意兒,可比放炮過癮多多了!」

  小悅望著地上的大蛇,接著問:「小白癡,你打算如何處理這條刀槍不入的死傢伙呢?」

  「哈,簡單!」小癡踢踢巨蛇,笑謔道:「牠活著時是刀槍不入,但牠死了之後,可就得完全任我宰割了!」

  接著,小癡忽然動手開始解開自己的褲腰帶。

  「你幹什麽?」所有的人全都滿面驚疑的問道:「你有暴露狂嗎?」

  小癡故意笑道:「答對了!」

  這小子故意誇張地扯下自己的褲腰帶!……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