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更近了……。

  小癡望著漸行漸近的敵人,搓著下巴道:「這麽說來,這群人之中沒有一個是好東西囉?那麽我們動起手來就方便多了。」

  哈魯依充滿威嚴道:「小癡幫主,我希望你把本族的叛徒交由我們自己來治裁。」

  「沒有問題啦!」小癡嘻嘻一笑:「我放炮時會小心一點,只炸蛇族的人就好!」

  他順手一摸,才想到自己上身光光,哪來的雙響飽?

  小秋摸出彈丸,抛弄道:「想放砲?那也得有本錢才行!」

  小癡涎臉笑道:「小秋仔,敝人區區在下幫主我,想向你借顆彈來放放,不知道姑娘意下如何?」

  小秋心中受用已極,似嗔似笑的抛給他一顆雙響炮。

  「拿去吧,裝出那種賊樣給誰看呀?」

  小悅他們在心中暗忖道:「除了你,還有誰!」

  不過,這種事只能心照不宣,以免破壞氣氛。

  小癡接過雙響炮,只見來人已在方才的爆炸處停下,向四處展開搜索,他看準了目標,抖手將雙響炮抛出。

  「轟」、「轟」雙響!

  林外的人一陣慌亂,倒下的果然都是額上刺有蛇紋的蛇族。

  小癡他們已在爆炸過後,對方驚魂未定之際,呼嘯一聲,暴烈的朝林外飛撲出去。

  小癡輕易震翻數人,一邊哈哈大笑:「奶奶的!各位蛇族的老相好們,咱們又見面了!風神幫被貴幫的大蛇王請入洞內這筆帳,就先由你們身上收點利息吧!」

  小癡可不管對方聽懂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反正他自己開心就好。

  有些蛇族人似是參加過圍殺小癡等人的戰役,如今乍見他們生出,不禁驚惶失措地指指點點。

  小悅劈掌掃開一陣吹箭,肩頭輕聳,狂兮寶劍業已出鞘,帶著死亡的寒光捲向逃竄的對手。

  他的劍鋒過處,立即有人倒地而亡,頓時爲眼前的蛇族人帶來無比的恐懼,這些人怪叫著回身便跑。

  小秋卻好整以暇的上下抛弄著雙響炮,等他們自己送上門來。只見黑影猝閃,爆炸聲和慘號聲同時響起。

  「阿彌陀佛!」二凡假作莊重道:「小秋施主,你太殘忍了,難怪人家說,最毒婦人心。」

  說著他自己卻衣袖一揮,以破衲功震昏兩人。

  小秋吃吃嘲笑道:「掛羊頭賣狗肉的屠夫!」

  不過片刻,蛇族的人已被小癡他們收拾乾淨,他們四人逐一收手,步向哈魯依他們戰場。

  亞薩族人一見自己的族長未死,早已心生畏懼,動起手來也不很帶勁,而哈曹依和其他幾人卻是越戰越勇。

  不久,哈魯依便擊斃了兩名對手,其他的亞薩族人見此情況,索性抛下武器向哈魯依求饒。

  奴加自己因爲於心有愧,因此首先停手,他留下那些叛徒讓給哈魯依去發落,自己則走向小癡他們。

  小癡好奇問道:「這些人想幹嘛?他們嘰哩呱啦在說什麽呀?」

  奴加翻譯道:「他們說自己是受米達和達卡斯慫恿,以爲哈魯依死了,所以才答應和蛇族合作支援達卡斯當族長。」

  這時,投降的亞薩族人在哈魯依義正嚴詞的斥責下,一個個羞愧地低下頭去,默默無言。

  小秋催問道:「哈魯依老兄又說此些什麽?奴加,你別我們問一句才翻譯一句嘛,快把整個情況現場轉播給我們聽啦!」

  奴加看她那付急切的模樣,不禁失笑道:「哈魯依是在罵他們,就算他們擁護達卡斯當族長,也不應該幫著蛇族的人殘殺迫害自己的族人。就算他們有一半或部份蛇族血統,難道就不是亞薩族人嗎?他們對哈魯依若有不滿也盡可說出來,爲什麽一定要造反呢?弄得全族的人都不再有安寧的日子好過。」

  小癡他們立即爲這番話喝彩鼓掌,惹得另一端正在和哈魯依爭執的司迪麥等人回頭納悶地望向他們。

  奴加又解釋通:「司迪麥要哈魯依將這些叛徒殺了,省得將來他們還有造反的機會,可是哈魯依要給他們一次公平審判的機會,不肯馬上殺人。歐斯麥怕他們泄露我們的秘密,無法順利救出村子裏的族人,所以正在勸哈魯依不要有軟心腸。」

  哈魯依走向小癡,爲難道:「小癡,你們有沒有辦法使這些人,暫時不影響我們的行動,也不會泄露我們已經回來的秘密?我真的不想殺他們,不管怎樣,他們終究是亞薩族人!就算他們有罪,也該由村人來決議該如何處置他們才是。」

  小悅忍不住笑道:「你們可真民主!」

  哈魯依無言地聳聳肩:「這是祖先留下的族規之一,我也不願破壞。」

  小癡吃吃一笑:「哈魯依老兄,你這問題可找對人了!想要活人保密,有的是方法,最簡單的,就是弄個黑牢先將他們關起來。要關多久隨你高興,而且我保證只有你知道牢門在哪里,別人想救他們,門兒都沒有呢!」

  小秋嗤笑道:「又想賣弄了!」

  「什麽賣弄?」小癡不以爲意道:「我這是在傳授知識。」

  哈魯依略略沈吟道:「能關住他們當然好,可是我們哪有時間去蓋牢房呢?」

  「哈!」小瘋狂謔道:「這個問題就更簡單了,跟我來!」

  他帶著哈魯依走入林內,大約過了盞茶時間才出來。

  「都記清楚了嗎?」小癡邊走邊問。

  哈魯依神情愉快地點頭笑道:「沒問題!沒想到奇門遁甲竟是這麽奇妙的學問。」

  小癡拍拍他:「好啦!現在你可以把人丟進牢裏了。」

  哈魯依對手下等人解釋小癡的方法,司迪麥等人全都以懷疑的眼光看著小癡,這種眼光不需要翻譯,小癡也明白是何含意。

  他嘿笑道:「你們不信是不是?」他朝奴加招招手,吩咐道:「叫他們帶著犯人跟我來,我示範給他們看看。」

  說完,他逕自朝樹林裏在大步走去。

  奴加攤手一笑,將小癡的話翻成苗語告訴其他人,哈魯依頷首微笑,要司迪麥他們押著犯人跟小癡走。

  小秋他們自然也是好奇萬分,趕上小癡一起入林去參觀他的傑作。

  於是,一行人浩浩蕩蕩湧向林中。

  樹林裏,草木岩石並無大異。小秋他們一眼看到幾堆按五行方位疊起的石塊,便知道那就是小癡所造的黑牢了。

  司迪麥等人茫然不解地四下張望,企圖找出一個像樣的牢房,卻又遍尋不著。他們咕咕噥噥地詢問哈魯依,哈魯依朝石堆指了指,多數人全都哈哈笑起來,拼命的搖頭,表示不信那地方能關得住人。

  小癡招招手,叫過三、四個笑得最大聲的人,帶著他們走向石堆,那些人猶自笑容滿面,以爲小癡在和他們開玩笑。

  到了石堆前,小癡二話不說揚腳將不相信他的人踢入石堆內。

  只聞這些人一陣驚叫,個個像無頭蒼蠅似地在石堆內亂撞,不一會兒便裁倒在地上,動也不動。

  小癡這才好整以暇地抱臂笑道:「哈魯依老兄,帶他們出來吧!我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懷疑本幫主的設計。」

  「我相信他們不敢了。」

  哈魯依哈哈一笑,謹慎地按照小癡告訴他的竅門入陣,將手下引帶出來。

  小秋好奇問道:「喂!小白癡,你這個陣是啥名堂?怎麽弄的?」

  小癡指著石堆解說道:「簡單得很!這只是個普通的八卦陣,我只是將傷門和死門稍爲變化一下,改成旋轉門,能使誤入這兩處的人又轉回驚門,如此而已。」

  經小癡這一指點,小秋他們很快就看出整個陣式的全貌,不禁頻頻點頭,表示他們聽懂了。

  唯獨奴加仍是滿頭霧水,不知所云,也看不出所以然來。

  他納悶道:「小癡,八卦陣是什麽東西?爲什麽我都看不出來呢?」

  小癡笑道:「這東西用看的不容易懂,不如你親自下去體驗一番吧!」

  「不用了!」

  奴加聞言已逃出七步之外,戒慎地望著小癡。

  他和小癡他們相處雖然不久,但是對他們那一套唬人、整人的伎倆可是看得太多、知道的可清楚了,凡事還不要逞強輕試,日子才會過得比較愉快些。

  「嘿!」小癡吃吃笑道:「看你逃得那麽快,我們又不會吃人。」

  奴加一本正經的猛搖雙手:「和你們在一起,隨時得注意,只要你們覺得好玩的事,全都是在玩老命,這太叫人提心吊膽了。」

  小癡笑道:「看不出你居然這麽瞭解我們。」

  「還好啦!」奴加未曾注意到小秋已自另一端潛向他身後,仍然不知死活地發表意見:「其實,這也不是個解不了的問題,凡事只要離你們遠些,就沒錯了!」

  哈魯依已經帶著手下走出陣外,看見小秋不懷好意地站在奴加身後,正要開口提醒奴加,小秋已經先下手為強。

  「你倒是挺精的嘛!」

  奴加猛回頭還來不及驚叫,已被小秋舉起來丟入石堆裡。

  小秋拍拍手,呵呵笑道:「可惜你還不夠賊,否則你該注意少了一個我。這正好可以稍稍訓練你,好叫你多加注意我的存在。」

  奴加跌入陣內,只覺眼前驟然一黑,立刻陷入伸手不見五指之境。總算他比剛才那些人鎮定,沒有四下亂闖。

  他伸出手來摸索著,再慢慢站起身來。

  摸索了一陣,奴加這才舉步行走,忽地--

  奴加只覺得腳下踏空,整個人朝前一傾,宛如摔入一處冰冷的深淵之內,他驚叫一聲,重重跌落,摔得七暈八素。

  二凡無奈歎道:「原來是扶不起的阿斗!」

  「你們別再欺負他啦!」

  哈魯依看得於心不忍,快步入陣將奴加帶了出來。

  奴加出了陣,睜大眼睛不可思議道:「哇!好厲害的八卦陣,這算是哪一門的功夫?好不好學?」……

 

 

(第二冊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