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癡一把水潑醒張口結舌的二人,吃吃笑道:「少林寺算什麽?哪比得上風神幫呀!如果少林派真的那麽偉大,光頭幹嘛抛棄少林,加入風神幫跟我跑?」

  「阿彌陀佛!」二凡板著臉道:「誰說和尚我抛棄少林?和尚是一時失注意,誤上賊船,才會落得如此下場。如果掌門師父知道,把和尚我外借之後會變成這樣,打死了他肯定也不會准和尚出山的!」

  哈魯依和奴加兄弟倆如今更加佩服小癡了。

  奴加崇拜道:「哇,小癡幫主,這麽說你也和少林方丈一樣厲害囉?」

  小癡嘖舌笑弄道:「誰說我和他一樣厲害?要說我比他還厲害才對呀!」

  小秋眨眼偷笑道:「又在騙外行人了!」

  小癡白他一眼,更加張狂地拍著胸脯道:「你們爲了學武,不是被白雲門欺負嗎?沒關係,這事包在我身上!我免費教你們幾招,只要你們苦練三個月,鐵定能把白雲門主打得跪地求饒!」

  奴加又驚又喜道:「真的?」

  「這……太狠了吧!」

  哈魯依心腸終究比較軟:「能夠勝過白雲門就好,也不一定要去踢人家的館。畢竟,我們也在那裏待過一年多的時間,總得念念舊情,不必太和他們過不去。」

  奴加想了想,點點頭道:「也對!打贏他們就好。若是太過趕盡殺絕,反倒變成我們沒風度了。」

  小癡等人將他們兄弟爽直的個性看在眼裏,不禁露出會心的微笑。

  獨木舟這時已逐漸靠近湖岸,雖然四周還有薄霧籠罩,但是已經可以清楚地看到岸邊的林木垂藤。小舟在哈魯依他們靈巧地操縱下,滑入一處藤蔓蔽天的水道之中,靠向岸際。

  小秋鬆口大氣,迫不及待地跳上岸去。

  「啊,腳踏實地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她呵呵笑著跳了幾下,享受著大地的踏實感,並開心地笑著。

  哈魯依和小癡他們上岸後,回身以苗語對木筏上的同伴交待一番,等這些人重新登上獨木舟,在奴加的帶領下划出水道,消失於湖面。

  哈魯依這才對著小癡感激道:「小癡兄弟,我真的不知如何感謝你才好。你不但救了我的命,更化解了奴加對我的恨意,我真是……」

  小癡揮揮手,打斷他的話,呵呵笑道:「什麽都不必說!我救你,是因來你們來得巧,能帶我們離開那個地方,再說,其實奴加也不是真的恨你。他只是一時被心裏的妒意迷昏頭,再加上別人的花言巧語的鼓動,才會陷害你。否則我也沒辦法那麽容易解開他的心結。所以,嚴格說起來,我也沒做什麽好事,咱們誰都不欠誰。你就不必那麽麻煩,想找什麽藉口來謝我了。」

  說完,他對哈魯依頑皮地眨眨眼睛。

  哈魯依會意道:「好!不說。難怪你們漢人有句俗話說,大恩不言謝!現在我瞭解它真正的意思了,我只希望你們能將亞薩族當成你們的蠻荒之地的一個家,這裏隨時等著你們來住。」

  「沒問題!」小癡呵呵一笑:「不過,現在這個家可能需要稍爲清理一下,才會比較歡迎我們來往。」

  「清理?」哈魯依尋思道:「你是指趕走米達父子?」

  小癡精明笑道:「我看要趕走的不只是一、二個人而已!咱們先上路,我再慢慢告訴你有關我的計劃,如果咱們走得太慢,你老弟可能會有危險。」

  哈魯依會意地帶路,朝村子的方向行去。

  路上,哈魯依關心道:「你認爲達卡斯會對奴加不利?」

  「一定的!」小癡篤定道:「按照奴加所說的一些情況分析起來,達卡斯只是要利用奴加將你除去。

  「所以,他才會對奴加不積極參與反叛的事無所謂,等他除掉你之後,他自然不會留下奴加這個麻煩啦!只有你老弟還呆呆地做他的族長大夢,以爲他比別人聰明,所做的計劃是天衣無縫,真天真!」

  他眨眨眼,接著笑謔道:「更天真的是,咱們的小秋仔居然真以爲奴加有她所想的那麽聰明,想找他一起來陷害我?

  小癡轉頭,對著小秋嘲弄道:「我勸你還是早點唰唰去,免得到時候白費工夫,又怪我不給你害,那時你就會覺得非常痛苦了。」

  小秋反口駁道:「跟你這種陰險狡詐、老奸巨猾、心機險惡的人比起來,我們自然是天真無比囉!我有什麽痛苦的?」

  「呵呵……」小癡吃吃笑道:「你當然會很痛苦。因爲你經過努力的嘗試之後,發現自己的聰明才智永遠比不上我,所以陷害不到我。在這種事實的打擊之下,你不但會痛苦,而且非常非常地痛苦。」

  他作狀地扭著臉,絞著手裝出痛苦不堪的表情,消遣小秋。

  忽然——

  「砰」地一聲!

  小癡自背後遭到偷襲,被人一腳踹入路邊的水坑裏,五體投地地啃了滿嘴的爛泥巴。

  小癡狼狽地撐起上身,回頭找尋陷害他的人。

  小悅朝他爾雅的拱手輕笑:「路不平有入踩!」

  二凡也裝模作樣地拍拍衣角,滿臉無辜道:「聽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

  「好呀!」小癡道:「你們三個竟然聯手對付我這個孤家寡人!」

  小秋得意笑謔道:「暴政必亡!你就是最好的實例。」

  小癡忽然「哇!」地大叫一聲,飛身躍起。

  其他三人「啊!」地驚叫,分成三個方向,各作鳥獸散的逃竄出去。

  小癡卻好整以暇地站在水坑邊,清理身上的泥水。

  他對倉皇而逃的小秋他們,眨眼嘲弄道:「見鬼啦!跑那麽快幹嘛?」

  小秋他們滿臉提防的慢慢走回來,小癡驀地跳了過去,三人立刻有如驚弓之鳥般,再次反身逃竄。

  「很好!」小癡拍拍手,笑謔道:「記得隨時提高警覺,因爲本幫主隨時有可能會心血來潮找各位復仇。」

  他拍拍看傻眼的哈魯依:「走吧!老兄,咱們還得去接應奴加呢。」

  哈魯依一邊走,一邊回頭張望,但見小秋他們果真小心翼翼地保持距離,跟在後面,不敢大意。

  他不覺納悶道:「他們時常這樣子?」

  「怎麽樣?」小癡反問。

  哈魯依有些支吾地形容:「就是……,這樣……互相陷害,互相報復什麽的?」他指指後面的三人。

  小癡回頭朝小秋他們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詭笑,這才輕鬆地回答哈魯依:「我只是偶爾恐嚇恐嚇他們,好訓練他們過一些提心吊膽的日子,不然,他們很容易就會得意忘形,以爲我很好陷害。」

  他正和哈魯依轉過一個彎道,眼前是一片樹海。

  小癡略一打量地形,便又嘿笑接道:「不過如果情況許可,我還是會對他們略施薄懲,以便提醒他們,幫主不是隨便可以陷害的!」

  他和哈魯依大步走人樹林裏,消失身形。

  等小秋他們轉過彎道,二凡瞪著樹海,抓抓光頭,皺眉道:「和尚的師公有句名言——逢林莫入!」

  小悅也同意:「那個小癡一定會利用這種天賜良機,進行他的報復。」

  「那咱們該怎麽辦?」小秋攤手道:「總不能一直站在這裏吧?」

  二凡喜道:「爲什麽不可以?反正他急著去著去接應奴加,一定不會浪費時間和咱們耗下去。」

  「是呀!」小悅嘲謔道:「他當然不會耗下去等咱們入林,只是你以爲他還會回來找咱們嗎?在這種人生地不熟的鳥地方,請問光頭兄,你有把握順利找到哈魯依他們的村子嗎?」

  小秋同意道:「對嘛!依那個小白癡的個性,他說不定會自己先去地獄谷。反正,他現在的功力也不弱,不用靠咱們保護他了。而且,他說不定還不讓哈魯依來接應咱們,咱們在這裏亂闖,萬一再闖進蛇族或鳥族人的地盤,可就麻煩了!」

  二凡無奈道:「那怎麽辦才好?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要是不去陷害那個小白癡,現在不就沒這些事了嗎?」

  「廢話!」小悅嗤弄道:「現在說這些不都是放屁?反正事情幹都幹了,咱們乾脆一點,進林去看看不就知道那小白癡有啥詭計在等著咱們了嗎?」

  小秋贊成道:「沒錯。與其站在這裏自己嚇自己,不如進林去,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也不一定奈何得了咱們,說不定,他正是希望我們站在這裏疑心生暗鬼,而林內卻沒什麽事呢!」

  小悅及二凡也只好同意她的論調,三人一起走進了樹林裏。

  他們進入林海後,但覺一片昏暗,除了不知名的野鳥在樹頂上咕咕直叫之外,四下充滿著寂靜的氣息。

  二凡輕聲咕噥:「真有點像山雨欲來前的死寂。」

  小秋揚聲道:「哈魯依老兄,你在哪裡?你別幫著小白癡捉弄我們嘛!我們早點走,也好早點去替奴加解危嘛!」

  小悅拍拍她:「很好!懂得籠絡人心之道,我保證你會紅。」

  可惜哈魯依不知處在何種情況下?因爲,他並末受到這些話的誘惑,出聲回答小秋的話。

  小秋他們三人一邊順著小路走入林內深處,一邊提高警覺防患異動,走了一會兒,他們便看見哈魯依木然地站在路邊無法動彈,顯然是被點住穴道。

  小悅替哈魯依解開穴道,他們四周忽然變得一片黑暗,接著狂風大作。

  「是風雷陣!」

  小秋叫聲未歇,一陣炸雷已從天轟然爆落,他們三人匆忙閃避,忽見哈魯依被一隻手提著後領拉入黑暗中,消失不見。

  「小癡,你少過分!」

  小秋大叫著朝哈魯依消失的地方撲去,豈料,卻被捲入狂風造成的漩渦中,嚇得她失聲驚叫!

  小悅和二凡雖是看見了小秋的處境,卻也是愛莫能助。他們雖然不敢輕易移動位置,但是陡然劈落的雷電卻迫使他們不得不閃避。

  只這一移動,他們已引發陣式起了更劇烈的變化,無數的焦雷追著他們轟打,只要動作稍慢,隨時有被雷擊的可能。不過片刻,他們三人衣裂髮焦已被天雷追打得淒慘不堪、狼狽萬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