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的爆炸過後,小癡等人個個灰頭土臉地爬起身來。

  尤其小悅和二凡,更是滿臉想吃人似的表情,惡狠狠地瞪著小癡。因為他們倆離爆炸現場比較近,餘波所及,灰頭土臉且衣衫盡裂。

  「你想謀殺我們?」

  「哇噻!」小癡呵呵窘笑:「我也沒想到烈陽梭的威力竟然這麼大,這下子那蜘蛛肯定粉身碎骨了吧?」他眼神不定的四下打量。

  二凡和小悅卻不讓他有逃跑的機會,兩人虎吼一聲撲上前去,將他按倒於地修理一頓,讓小癡身上的衣服變得和他們一樣破爛。

  小癡拉了拉身上的『破布裝』,埋怨道:「哪有人像你們這樣對待幫主的?這簡直是以下犯上嘛!」

  小悅嘲謔道:「搞清楚點!你這個幫主是我們不幹,才讓給你一個人獨享的,當然是只有虛名、沒有實利,不然你以為幫主那麼好幹?」

  小癡咕噥道:「我怎麼會認識你們這兩個賊人?」他沒好氣的說:「真是三生不幸!」

  他拉起小秋,回身便走:「算了,我還是和小秋仔在一起,比較有安全感。」

  「哎喲,好一個重色輕友的皮小癡哩!」

  小秋反口嘲謔道:「你們倆懂個屁!小白癡選擇和我在一起,那是因為他知道,我還得利用他救我的命。在我身上的毒還沒解除之前,我至少不會對他太殘忍。所以,他和我在一起當然是最安全的選擇!」

  「哈!小癡故意色迷迷地勾著她的下巴,笑謔道:「我就說嘛,你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居然如此瞭解我的心意。」

  小秋拍掉他的魔爪,嗔道:「少來這一套!別忘了我可是吃藥的人,至少在短時間內可以不需要利用到你,如果你惹毛了姑奶奶,我照樣要你死得很難看。」

  「小秋仔,帥呀!」二凡和小悅齊聲歡呼:「就是這樣,總得給這個『秋條』(囂張)的小白癡一點顏色瞧瞧,咱們可是不吃他那一套的,哈哈……。」

  「真是沒有人情呀!」

  小癡碰了一鼻子灰,只有不住的搖頭嘀咕,大歎:「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除掉食屍蜘蛛之後,他們似乎也除去了對這個恐怖地底沼澤的最後一絲懼意,一路笑著朝外走去。

  約摸經過半炷香的時間,小癡他們終於看見一處半明半暗,像是通道似的大洞穴。

  經過漫長的幽暗之旅,乍見這絲微亮光芒,他們四人全都激動的歡呼,箭也似地朝這洞穴飛射而去。

  原來,這是一個很大的鐘乳石岩洞,洞頂無數美麗的鐘乳石倒掛而下,有些甚至和地面上的石筍連成一根偌大的石柱。

  洞內不但乾燥清爽,地上更鋪著一層厚厚的細砂,令人踩在上面像是踏上了地毯般舒適柔軟。

  儘管這洞內沒有燈、也沒有火把,但是洞穴內的情景卻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再仔細一看,光線像是從另一頭射入的。

  而光線來源的彼端,可以同時聽到隱隱的風聲和波濤。

  「出口到了!」

  小癡歡叫一聲,率先射向光線來處。

  其他三人緊隨其後,但是——

  當他們四人看清洞外情景時,全都怔在原地!

  「怎麼會這樣……?」

  小癡有些欲哭無淚的喃喃自語著。

  原來,此時他們四人放眼望去,只看到一片無邊無際的汪洋,也搞不清楚這是河還是湖?或是大海?

  此時他們就站在水邊宛如彎月形的金黃色淺灘,極目之處只有灰澀的天空和黝然的水面。其他便一無所有了,沒有任何景物或跡象能告訴他們,自己等人究竟是來到什麼地方?

  二凡望著茫茫水面,不禁洩氣道:「這裡是出口?據和尚看,這裡倒像是天之涯、海之角,路的盡頭嘛!」

  「這裡是哪裡?」小悅失神地呢喃道:「我怎麼從未聽說世界有如此詭異的地方存在?」

  「聰明的白癡幫主……」小秋忍不住要問:「你確定咱們還在人間嗎?」

  小癡翻個白眼「老實說……自從見過那個噁心的沼澤區之後,我也不大確定咱們到底是還在人間?或是已經進人幽冥地府?」

  其他三人不由怔怔地瞪視著他。

  小癡聳聳肩,又道:「不過,不管咱們現在到底是在天上或地下,反正只要過了這片汪洋大海,自然就可以知道啦!」

  「問題是……」其他三人異口同聲道:「船在哪裡?」

  小癡堅起拇指,比了比適才眾人出來的洞穴:「必要時咱們只得再回沼澤裡弄幾株大樹來造船,不過……」

  他抬眼看看天色:「反正現在天也暗了,就算造船,也得等天亮再說。咱們不如回乳石洞休息,明天看看情況再作決定。」

  「看什麼情況?」小秋好奇的問。

  小癡一邊往回走,邊回答道:「當然是看老天爺的情況囉。」

  他有些懷疑自己等人所見的景況,可能與奇門通甲有關。若是如此,換個時辰再來看看這片汪洋,也許能有些許眉目。至少,小癡對於自己的五行遁甲之術很有信心,如果老天真想和他玩玩這門遊戲,那是絕對贏不了他的。

  既然有了後路,小癡他們倒也不再擔心自己究竟身處何地,便退回鐘乳石洞內休息。

  眾人身上雖然都備有火種,但是在這洞穴中卻沒乾柴取火。一想到要回沼澤區那裡才有木柴可拾,小癡他們全都興趣缺缺,寧可忍受黑暗,也不願再走進沼澤裡撿拾木柴。

  好在這個洞穴還算乾爽,就算夜裡冷點也無妨。

  只是,小癡他們自從服用屍菌靈芝之後,已有數日未曾進食。先前,他們因為是在入定狀態,所以不會感到饑餓。

  後來,又因為忙著對付食屍蜘蛛,無暇考慮到民生問題。

  如今,他們無所事事的窩在洞穴裡瞪著黑暗打發時間,肚子便一個個不爭氣地咕嚕直叫,提醒他們該祭五臟廟了!

  小癡拍拍肚皮,自嘲道:「別吵,我知道你餓了。你餓我不餓呀?可惜你不是食屍蜘蛛,否則洞的那頭就有現成的糧食,現然你只有忍耐囉。」

  「你少噁心了!」小秋皺著鼻子道:「只要一想到那隻蜘蛛吃東西的樣子,我就……呃,想吐!」

  「對了!」二凡突然像是發現新大陸似地叫道:「小白癡,你有沒有發現這裡都沒有死人,死人全在沼澤那邊!」

  「我又不是瞎子!」小癡翻著白眼道:「當然看得出只有活人沒有死人,不過我若再不添點東西到肚子裡去,也會很快變成死人地。」

  他從懷裡摸出一瓶大補丸,倒出一些分給大家打牙祭,總是聊勝於無嘛!

  「不是啦」

  二凡吞著藥丸,道:「我的意是說,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人全部死在沼澤裡,而這裡沒有人。難道他們不是從這裡進人沼澤?」

  「他們當然是從這裡進去的!」小悅笑道:「你大概忘記了,自己差點也死在沼澤的事吧?」

  二凡恍然大悟:「你是說,他們是進人沼澤後,中毒而亡?有道理!」

  小癡再翻個白眼:「這種事也值得你如此大驚小怪?你還真不是普通的天才!」

  二凡拍拍光頭,呵呵窘笑。

  「不是啦!」他又道:「我只是感到奇怪,如果一進入沼澤之後就中毒,那麼……洞窟裡的那些枯骨又是怎麼回事?」

  「我的天呀!」

  小癡和小悅同時一拍額頭,大聲呻吟著,他們還真佩服二凡能聯想到如此天才的傻問題。

  小秋呵呵笑道:「就假設他們抗毒力比較強嘛,所以能撐到洞裡才死。不過,那個洞窟裡的死人,可比沼澤區的人早死了幾百年,所以他們不見得是中毒死的。」

  「他們是餓死的。」

  小癡打個哈欠,無聊地替小秋作個結論。

  「你怎麼知道他們是餓死的?」

  小秋不服氣的反問著。

  小癡故意充耳不聞,縮著身子躺在砂地上裝睡。

  「喂!」小秋用食指點點小癡的腰眼:「你怎麼知道的?」

  小癡動也不動,根本懶得理她。

  小悅和二凡早已躲在一旁悶聲偷笑,他們都知道,當小癡擺出這種死樣子時,天塌了他都懶得管。

  「喂——」

  小秋戳得更用力了:「我問你……」

  「什麼聲音?」

  小癡霍地翻身躍起,嚇了小秋一跳。

  「哪有什麼聲音?」小秋沒好氣道:「是我……」

  「噓——!」

  小癡再次打斷小秋未完的話,豎耳凝聽。

  小秋自覺被戲弄了,正插起雙手準備發潑,而小悅他們也當小癡在演戲,一個勁兒地偷笑。

  這時,小癡突然丟下他們三人,朝洞口電射而去。

  同時,其他三人也已聽見,洞外似乎有槳擊水面的嘩啦聲隱約傳來。

  他們三個對望了一眼,不可置信道:「這小子的功力進步得這麼快?」

  他們雖然不想相信,但是事實勝於雄辯,他們只好認命地聳聳肩,—一掠向洞口一探究竟。

  小癡掩身在洞口處的突岩後,目不轉睛地盯著黑暗的水面。

  划水聲更近了!

  小秋他們全擠到小癡身後,一起觀望。

  陣陣模糊的說話聲隨著晚風,飄入洞口處眾人耳內。

  不久,籠罩著薄霧的冷清水面,出現了兩點火光。隨後,一艘由四個赤裸著上身的苗人所划動的獨木舟出現在視線內。

  獨木舟上,除了划船的四人,另外在船的頭尾各有一名持著火把的苗人,似是負責導船之責。

  說話聲便是這兩個苗子所發出,他們像是談論著什麼愉快的事,不時指著獨木舟中央用樹葉蓋住的凸起物哈哈大笑。

  「準備奪船拿人!」小癡低聲下令。

  其他三人興奮地耳語:「早等著啦!」

  這船不知有異,在為首那苗子的指導下,靠向淺灘,前面二名槳手在獨木舟上岸的同時跳下船身,借著水的衝勁將整艘獨木舟拉上岸來。

  其他四人則在獨木舟上岸之後,輕鬆地躍出獨木舟外。

  小癡他們便在此時發難,由洞口一躍而至出現在這些苗子面前。

  這些苗子頓時就像見到了鬼似地驚惶尖叫,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小癡等人已經出手點住他們的軟麻穴,將他們全部擺平。

  「突襲成功!」

  小癡四人得意的齊聲歡呼。

  那些苗子躺在地上又驚又懼,瞪著衣衫盡裂的小癡等人發癲似地又蹦又跳。

  激動過後,小癡和小悅拾起掉落沙灘上的火把,打量著這艘救命之船。

  「這是啥玩意?」

  小癡撥開船中央的樹葉,露出一個陷於半昏迷狀態的年輕苗子。……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