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咱們還是在人間。」小癡忽然吃吃笑道:「因爲我終於看見,這裏有我認識的玩意兒存在了。」

  「是什麽東西?」

  小癡指著通向沼澤深處一條隱約的小徑:「那路上長著的,看起來很像黑色麥芽苗的草皮,如果我沒認錯,那就是所謂的『屍菌』了。」

  小悅凝視著屍菌,問道:「那玩意兒有什麽用途嗎?」

  「做毒藥!」小癡搓著下巴笑道:「屍菌是集腐屍惡毒的精華,經過天然地熱孕育而生、若以地火乾燥後,磨成細粉,就是很可怕的一種毒藥。只要一點點的屍菌粉加在食物中讓人吃下,中者就會在一炷香的時間內,由骨髓爛到表皮,死者的模樣就像眼前這些死屍般恐怖!」

  「噁心!」小秋嘖聲道:「講這個幹嘛。問題是,那些屍菌能不能解你們身上的毒才是重點。」

  「可能可以……」小癡不待其他人歡呼,又聳肩苦笑道:「也可能不行。」

  「廢話!」小秋沒好氣道:「說了等於沒說!」

  小癡嘻嘻一笑:「那可不見得!說這話的意思,就表示這玩意值得一試,行或不行,都得等我試過才知道。」

  他帶頭朝長著屍菌的小路走去。

  小秋一路驚怖地緊抓著他的手臂,深恐稍不小心會沾到地上腐屍的丁點兒邊!

  小癡嘲弄道:「只有這個時候你最像女人!」

  小秋紅了紅臉,低啐道:「我就不信你喜歡踩在這些爛屍體上。我聽說,皮膚若是沾到屍水,就會發癢潰爛。若是布匹之類的東西沾了屍水,那味道無論如何也弄不掉,而且很快就會爛掉!」

  小癡不置可否道:「你懂得倒是不少。」

  他們才走到小徑前,離屍菌還有段距離。

  忽然——

  一陣如蘭似芝的清香,自小徑深處幽幽飄來,這陣突來的清香,竟使沼澤內的腐屍惡臭爲之消散。

  小癡聞到香味,腦中一醒,驚喜叫道:「靈藥出土!快!」

  四人循著香味奔向小徑深處。

  小徑盡頭是一處冒著氣泡的黑黝泥沼深潭,泥沼四周一片漆黑,唯獨潭的中央有道光線投下。

  光線偏斜照落,映出潭中一截半浮於泥沼上的腐朽樹幹。

  這陣陣異香便是由樹幹上一株狀似積雲的雪白靈芝所散發出來的。

  小癡他們奔到潭邊,正好看著光線慢慢偏移,終於,化成一束光柱,筆直投射在靈芝之上。

  吸收光柱的靈芝,刹時香氣更濃,原本雪白的靈芝,在光柱的照耀下,竟變得有些剔透,彷彿有無數光華在靈芝內部閃閃爍流動一般!

  「哈!」小癡興奮地壓低聲音道:「這下咱們全都有救了!沒想到會在這裏遇見千年以上的『屍菌靈芝』!」

  小秋他們看著正在吸收著冷清月華的靈芝,不禁好奇問道:「屍菌靈芝是什麽寶貝呀?」

 

  小癡舔舔唇道:「屍菌靈芝就是吸收屍菌之毒而長成的靈芝。這種靈芝的出現,一定要天時、地利配合得恰到好處才有可能成長。」

  小秋不解道:「什麽樣的天時地利?那很難配合嗎?」

  「當然很難。」小癡解釋道:「因爲屍菌性穢,而且要在長期悶熱潮濕,又有一大堆死人的地方才長得出來。而靈芝性潔,偏喜冷濕背陽之地。這兩種菌類原本不會生長在同一個地方。除非,剛好有靈芝的苞子飄落在陽光照射不到,而且有冷泉經過的屍菌原區,那麽這顆靈芝的苞子才會吸收屍菌的精華,慢慢成長、這種配對的機率真是太少、太少了!」

  小悅疑惑道:「可你不是說屍菌是毒物?這靈芝若是吸收毒藥的精華而成長,難道沒有毒嗎?」

  「有!」小癡點頭道:「不但有毒,而且是奇毒!普通的屍菌靈芝是任何煉毒、養毒之人,或是醫術高超如我和九指華佗這類人,終其一生夢寐以求的毒藥。因爲它的毒性,較之天下十大奇毒之首的赤煉仙子還要複雜,所以能製造混合性的毒藥,或者解毒的秘方。」

  二凡抓著光頭道:「可是,一般若是毒藥,應該不會有這種靈藥特有的異香呀!而且,和尚聞了這香味,覺得胸口的鬱悶舒緩了許多,它怎麽看也不像毒藥嘛!」

  「對極了!」小癡呵呵笑道:「這就是眼前這株『屍菌靈芝』寶貴的地方。我剛才說的是普通的屍菌靈芝,所謂的『普通』,就是指那株屍菌靈芝的道行在一百年以下。你們要知道,任何玩意兒要長到一百年,當然是不容易,但這屍菌靈芝就算是長到一百年也沒什麽稀奇,充其量也不過是株毒菌而已!所以一株百年的屍菌靈芝,對玩毒的人是寶,但在學醫的人眼中,終究比不上一株正常的百年靈芝。」

  小癡歇口氣,才又接著侃侃而談:「可是,大自然的生行相剋,實在是一件很奧妙的事,因此才會産生出一種『物極必反』的道理,而這個屍菌靈芝就是這項真理的最佳例證。因爲,當一株屍菌靈芝成長到百年時,正是它毒素最劇烈的階段,一旦超過百年之後它的毒性不但不會再增強,反而逐漸消退。若是這株屍菌靈芝,還是沒被摘下,仍然留在屍菌中吸收屍菌之毒,等到成長到五百年左右,其毒性就完全消失了,變成一株無用的靈芝,其顔色也會由百年時的墨黑,變爲灰黯無光……。」

  小秋興致勃勃的問:「那五百年以後,它還是沒被拔掉的話,就會慢慢變成白色的,像眼前這株嘍?」

  「正確答案!」小癡又道:「至於超過五百年以上的老屍菌靈芝,隨著時間的經過,每隔一百年就會退—次顔色。直到千年以上,它的藥性也因爲屍菌之毒與日月精華的交相作用,由中和的狀態,慢慢凝聚出至純的藥性,成為尋常千年靈芝都無法比擬的超級珍品!若是等那屍菌靈芝完全變成水晶般透明時,便成了和『萬年冰晶玉蓮』不相上下的稀世奇藥!當然,那大概也得花上一萬年的工夫,才長得成吧。」

  「哇,真像神話。」小秋咯咯直笑:「那依你之見,眼前這株屍菌靈芝,大概有多大年紀?」

  這時,光線再次偏斜,離開屍菌靈芝,恢復成迷迷濛濛的模樣。

  小癡打量那株在陰影中猶有微光閃動的屍菌靈芝,沈吟道:「按它的體內流華估計,最少二、三千年的歷史。」

  二凡拍著光頭,呵呵笑道:「光是聞它的香味,和尚就覺得身上所中之毒,已經好了不少,我倒有些等不及的想吃吃看,它的味道如何。」

  「保證讚!」小癡嘻嘻一笑:「不但能夠解除你身上之毒,還可以增加功力。小秋仔若是吃了它,三、五年內也不容易再散功。可惜咱們來得太早,若是它長到一萬年,變成水晶狀時,小秋仔體內的先天性奇毒光是吃它就可以解,咱們就不用再跑到地獄谷去受罪。」

  小秋皺皺鼻子,笑謔道:「不是咱們來得太早,是這傢伙不識相,出生得太晚,它若早生個七、八千年,豈不省了咱們許多麻煩!」

  小悅搖頭歎笑道:「你們真是些貪心不足又忘恩負義的傢伙!可憐這株年紀老邁的屍菌靈芝在此苦苦等候二、三千年,準備犧牲自己來解救咱們,而你們居然還嫌它生得太早、太晚。你們還有沒有良心?」

  「良心一斤值多少錢?」小癡和小秋異口同聲地眨眼反問。

  小悅拍著額頭呻吟道:「算我沒說!」

  他隨即正色道:「現在,咱們顯然福大命大,遇上了這株稀世奇珍,但是要如何才能將它弄到口呢?據我所知,只要是有超級靈藥現世,附近通常都有超級毒物相守,我看這玩意兒應該也不是很容易就能弄上岸吧!」

  「算你還不太笨!」小癡逗笑道:「其實從剛剛我相中這玩意兒開始,就已經在推測這碼子事了,同時也在計劃該如何將這屍菌靈芝弄到手。」

  二凡看看四周:「這泥沼附近都長滿了屍菌而這屍菌又是奇毒無比,難道這不是守護屍菌靈芝的屏障嗎?」

  「我希望它是。」小癡吸口氣道:「只是它並不完全是,或者說,這些屍菌並不是唯一守護屍菌靈芝的毒物。」

  二凡被他的話搞昏了頭但小癡的最後一句話他可所得非常清楚明白。

  「那毒物在哪裡?」二凡四下搜望:「從這岸邊到屍菌靈芝所在的樹幹,大概有十來丈寬的潭面,上面什麽也沒有,而這泥潭四周又都佈滿屍菌,也是一片空曠。只有咱們頭頂是密不見天的巨木、垂藤和野蔓,哪裡躲得了毒蟲怪物?」

  小癡盯著冒泡的泥潭,吃吃笑道:「泥潭下面怎麽樣?你覺得這地點適不適合藏怪物?」

  似乎在證明小癡的說法般潭面忽然好像沸騰了似的滾蕩起來。

  小癡拉起小秋噓聲道:快躲起來!」

  他們剛在小徑旁的大樹後藏好身子,黑黝黝的潭面已射出兩道亮光。

  小癡他們凝目細看,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氣。

  只見翻滾的泥沼裏,浮出一隻足有七尺橫豎的毛茸茸巨大蜘蛛,那兩道亮光,就是由其眼睛發射出來的。

  大蜘蛛似乎已在泥潭中生活了許久,當牠浮出潭面時,身上不但長滿了綠癬和水草,還有無數巴掌大的吸血水蛭寄生在牠背上。

  大蜘蛛在潭中抖了抖身子,這才伸出又細又長、佈滿倒鈎的毛毛腳爬上岸邊。牠這掙足一站,頓時由七尺巨軀變成丈八巨獸。

  蜘蛛蠕動著嘴角獠毛,發出一陣尖銳的吱吱叫聲,探照燈似的雙目在潭邊來回掃視。

  小癡他們全都屏住氣息,縮著身子不敢隨便亂動,唯恐一不小心引起大蜘蛛的注意,可就得變成牠的口中的糧食!……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