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癡望了望兩手空空的衆人,忍不住呵呵賊笑道:「若依本幫主之見,我建議咱們先佈個『火行天門陣』,而後再於陣眼中心燃起火堆引發陣式,便可使陣內溫暖如春。最重要的是,咱們四人分成兩組,相擁而眠。例如,我和小秋仔抱在一起睡,公子哥則和光頭配對。如此絕對保證咱們可安度此夜的大風雪!」

  「屁啦!」小秋忍不住跳腳道:「聽你鬼扯!誰要和你抱在一起睡覺?你想的美。」

  小癡嘖笑道:「小秋仔,別忘了你是女人,請注意自己的形象好不好?怎麽可以開口就是屁不屁的亂放,小心會臭死人哦!」

  小秋嗔叫道:「小白癡,你少在那裏囉嗦!我的形象還用不著你來操心。你想吃我豆腐——門都沒有!你慢慢等吧。」

  「我總有一天等到你!」小癡心裏好笑地暗忖道。

  但他臉上卻裝出無所謂的表情:「你愛睡在哪裡是你的事。關我屁事?本幫主才懶得理你呢!」

  他隨即擺出一付撲克臉,故作嚴肅的打量四周,終於,小癡找到一處適合佈陣過夜的地點。

  他招呼二凡一聲,兩人很快便處理好今日過夜之處。

  小秋揣度著小癡的心思,她還真難確定小癡到底哪一句話才是真的。最後她乾脆懶得再去多想,走入陣內倒頭便睡,她可真的是累慘了!

  小癡瞧著安然入睡的小秋,忍不住自嘲道:「呵,我在這兒忙了大半天,她居然沒有絲毫謝意,馬上倒頭便睡。難道我的魅力真的那麽差,讓她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小悅打著哈欠,拍拍他肩頭,安慰道:「這也不完全是你的錯。怪只怪咱們前一天夜裏沒睡好,今天又和大風雪奮戰了一整天。別說小秋仔累了,連我也挺不住了呢!」

  說著,他也走入陣內和衣躺下,不多時便已沈沈入睡。

  二凡對小癡聳聳肩:「雖然和尚最喜歡和公子哥唱反調,不過現在也只有同意他的說法,咱們都累了。小白癡,你也早點休息吧!」

  他跟著和衣歇下。

  「反了!反了!」小癡忍不住咕噥道:「我從沒看過這麽目中無人的幫兵,也從沒看過這麽窩囊、不受重視的幫主!」

  他環顧眼前打著呼兒的三人,苦笑道:「唉,這年頭幹幫主還真他媽的不是普通容易喲!」

  他在小秋身旁躺下,打著哈欠,模糊想道:「奶奶的,時代不同嘍……以前是龍頭發飆的日子……。現在……,卻是老大讓位的年代。我就知道……,這幾個鳥人把幫主讓給我一個人幹,不是沒原因的。不過,反正……我不在乎啦!」

  小癡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半夜。

  一陣古怪的沙沙聲,使得小癡突然驚醒。

  起先,小癡並末弄清楚這陣惱人的異響究竟是怎麽回事。直到一股普通人不易察覺的腥膻味衝入他的鼻孔時——

  「蛇!」

  小癡這才猛然驚覺彈坐而起。

  蛇!老實說,小癡實在是看膩了、也聞膩了!因爲,「毒龍谷」其實稱爲「毒蛇谷」會更貼切些。

  所以,蛇對小癡而言,並不陌生。

  光憑他曾經馴服「赤煉仙子」的經驗,就算是再毒的蛇,小癡也不見得會將之放在眼中。

  但是,小癡雖然不怕蛇,偏偏風神幫裏就有人對這玩意兒特別感冒。

  小秋似乎也受到周遭異響的干擾,迷迷糊糊的爬起來,問道:「什麽東西吵死人了?是不是下雨了?」

  不待小癡回答,她迷濛的雙眼在看見漫天鋪地的蛇群時,驀地發直。

  「蛇!」小秋抽口冷氣,結巴道:「好多……好多的蛇!」

  隨著她響徹夜空的尖叫,無數顆「雙響炮」已脫手飛出。

  小悅和二凡再一次在小秋的尖叫聲中,嚇得驚彈而起。接著而來的轟隆爆炸聲,又使他倆以爲遭到敵人炮火的攻擊。

  於是他們二人不及多想,抱著頭往地面一鑽,只祈禱著這陣爆炸快點過去。

  「火行天門陣」的作用,固然可以令陣內之人溫暖如春,但這個陣式可不是用來趨蛇的,也非阻止長蟲侵略的陣法。

  而且,雙響炮雖然厲害,但用於撲殺這似潮水般不斷湧入的毒蛇,顯然也是效果不彰。

  小癡眼看蛇群越來越多,當機立斷道:「逃呀!」

  黑暗裏,他們四人宛如喪家之犬般自陣內衝出,沒命的往前飛奔而逃。

  也不知跑了多久,小癡等人喘不過氣的停下身,以爲這下總可以擺脫那些冷冰冰、令人作嘔的蛇群了吧。

  小秋拭汗噓道:「這裏又是哪裡?剛才悶著頭亂跑,可別跑錯方向不往野人山去,反而回頭了呢?」

  小癡喘笑道:「放心!我的方向感不錯。只要你跟定了我,我保證你不會走上不歸路!」

  「你少又在那裏胡言亂語了,無聊!」小秋嗤笑著白他一眼。

  他們調穩了氣息,開始在黑漆漆的叢林裏打量自己等人所處的環境。

  「喂!你們看那是什麽?」

  二凡推推其他人,朝前方不遠指去。

  黑暗中,有兩盞豆大的綠芒,懸浮於半空中,閃爍著詭異的光彩。

  他們四人好奇的朝那兩盞綠芒走去。

  小秋不知怎地感到一陣強烈的不安,直覺令她心裏直發毛。

  「咱們別去啦!」

  她拉扯小癡的衣袖,壓低聲音咕噥道。

  小癡哼道:「怕什麽……」

  他的話還沒說完,那兩點綠光突然亮了起來,一陣刺鼻的腥風隨之迎面而來。

  「媽呀!」二凡首當其衝,驚怔叫道:「是大蛇王!」

  一條粗若水桶、身披硬鱗,長不知幾許的龐然大蛇張著宛如山洞般的血盆大口,朝小癡他們猛然噬來!

  那兩點綠芒,原來竟是這條大蛇王的陰險眼光。

  小癡等人應變雖迅速,但是因爲與大蛇距離實在太近,倉皇之下著實難以保持什麽雅姿逃命,全都狼狽的抱頭鼠竄。

  這條超級大蛇不愧是上古老怪物,身軀雖大,行動卻快如疾風,牠一擊未中,蛇信略一吞吐,便甩尾掃向逃竄中的小癡他們。

  狂風過處,小癡等人宛如撞中鐵板,砰地摔成一堆。

  他們四人險些岔了氣的悶哼哀叫,一路朝傾斜的矮坡滾落。

  二凡好不容易撐臂蹬足止住了滾勢,隨後而至的小癡他們卻都刹車不及的撞上了他。

  「哎唷!」一聲,二凡已被其他三人壓在最底下。

  二凡掙出一口氣:「我……快沒氣啦!你們想壓死和尚我呀!」

  小秋在疊作一堆的某處悶聲道:「我不行了,又散功了……!」

  說完,她便昏了過去。

  還沒等小癡他們七手八腳的爬起身子來,大蛇王業已追至,張口便待將眼前這座人肉堆成的小山吞下肚子裏去。

  百忙中,小癡抖手賞牠一顆雙響炮,轟隆兩聲,炸得四下火光大起。

  「奶奶的!」小癡罵道:「想吃我們?我就叫你變成火爆蛇丁!」

  他以爲這下子那條大蛇王不死也重傷了,他好整以暇的翻身而起,正準備扶開小秋,忽然——

  「趴下!」

  小悅的驚急大叫,令小癡想也不想的往前一撲,趴在小秋上面,一方面避難,一方面掩護昏迷不醒的小秋。

  他覷眼一瞟,那條大蛇王竟然未傷分毫的追噬而至!

  「怎麽會這樣?」小癡不由一陣苦笑。

  他雙臂一攬,抱著小秋連翻帶滾脫出大蛇王利口之下,好將大蛇交給小悅他們對付。

  小悅早在警告出口時,寶劍亦同時出鞘,斬向大蛇王的七寸要害。

  狂兮寶劍寒光過處,正中目標!

  但是,大蛇王非但沒有被斬成兩截,小悅自己握劍的右手反而被震得虎口破裂,人也在大蛇甩動之下仰面摔出。

  「哇噻,刀槍不入耶!」二凡大叫一聲,大力金剛掌以十二成功力猛推而出,砰地將追殺小悅的大蛇撞得滾出七步外,即時解除小悅之困。

  從小癡撲身、救人、滾翻再起身,前後不過眨眼的時間,大蛇王卻已占盡優勢,將風神幫整得灰頭土臉,外帶掛彩。

  小癡瞪著盤起蛇陣的大蛇王,震駭道:「他媽的,這是哪門子怪蛇?居然讓咱們吃了這麽大的虧!」

  「你快想想辦法吧!」小悅苦笑道:「否則,咱們遲早會成了這傢伙的點心。」

  小秋此時已然醒轉,虛弱地提議道:「請牠吃雄黃不就沒事了?」

  小癡拍拍她,笑道:「有默契!我正是這麽打算。」

  大蛇王已於此時再次飛身噬來。

  小癡自懷裏摸出一包雄黃精,抖射而出,黃色的粉末在空中蓬散開來,正好罩住大蛇的蛇頭。

  淩空而起的大蛇尖嘯一聲,驚慌的甩身閃避。

  小癡打聲招呼,抱起小秋回頭就跑。

  他們一邊跑,一邊呵笑自嘲:「奶奶的,今天風神幫真是太沒面子了!連一條蛇都對付不了,居然還得跑給牠追。」

  大蛇王似是被雄黃激怒,張口發出陣陣刺耳的尖嘯,牠見小癡等人逃走,竟曲身一彈,騰掠入空,兇猛地撲向小癡他們,以粗壯的尾巴淩空掃向地面的四人!

  小癡他們本能的俯身閃躲,大蛇一擊未中,身不落地,就在夜空中一圈而回,又是一記夾著狂風的掃擊。

  小癡四人只好且避且走,左移右挪閃得相當吃力。

  他們只顧著防患頭頂上的大蛇攻擊,全然未注意到自己等人正逐漸被逼近一道裂縫之中。

  這道隱在黑暗中的裂縫,就好似大地忽然打了個哈欠似的張開大口,說它是裂縫,不如稱爲通往地府的直降隧道更合適些!

  就在小癡他們奇怪頭頂的大蛇王爲何放鬆攻擊時,四人忽覺腳下一空,哎叫一聲便跌入黑漆漆的虛空中!

  大蛇王得意的落地,昂首發出陣陣尖嘯,牠擺尾一掃,將一方巨石推向裂縫,把洞口封死,這才遊動身子滑入黑暗中不知所蹤。

  驀地,原本靜幽的叢林內,響起一片歡呼,無數的火把隨即點燃。

  昔日遭小癡他們擊潰的蠻荒野人全副武裝地出現。

  他們雀躍狂歡著,並朝大蛇離去的方向跪地膜拜不休……。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