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清蒙面巾下的表情,但血手會主話說一半,故意微頓,別有用意的反問道:「城主認爲,當今武林誰具有淩空虛浮,且能力透石壁的功夫?而此人或是這些人更是以公然消遣全武林爲樂事?」

  池玉龍目光倏寒:「你是說……,武林三奇沒死?」

  血手會主輕笑道:「城主果然是聰明人!」

  池玉龍臉色陰沈道:「如果武林三奇真的沒死,那麽本王倒要瞧瞧他們如何貫徹消滅神秘金城的口號!本王正愁找不到能讓幽冥石衛試手的主兒,用它們來替這三個老鬼送終,真是再恰當不過的事了!哈哈……」

  池玉龍說著,忍不住興奮的放聲狂笑。

  血手會主的表情在面巾的遮掩下,雖然看不出喜怒,但是從他的目光中卻隱然可以窺知,他似乎有著計謀得逞的陰險狡笑。

  他等池玉龍笑夠了以後,才又故示親近地笑道:「對了!本座還有一件好消息要告訴城主。」

  他玉龍愉快道:「什麽消息?」

  血手會主語調輕鬆道:「貴城的金寶也有下落了。」

  「什麽!」池玉龍猛地坐直身子,動容道:「牠……在哪裡出現?」

  「跟皮小癡在一起。」血手會主平靜道:就在本會上回截殺風神幫時,牠突然現身替那些小鬼化解了危機。本座還有兩名手下慘遭牠挖去雙目!」

  池玉龍重重一擊座椅扶手,惱恨道:「又是風神幫!」

  血手會主從容道:「城主,既然你我有合作之誼,如今風神幫又成爲我們共同追殺的目標。也許,你我可以再做一次聯手……。」

  「這有什麽問題!」池玉龍陰沈一笑:「會主有何腹案,何不說出來研究研究?」

 

  ※  ※  ※

 

  沈悶的鼓聲依然在林中深處持續的迴盪著。

  迷濛的曙光穿過樹梢,在林間投下明暗不定的幢幢陰影。

  早晨林間的空氣格外寒冷,除了小癡佈陣的範圍內,其餘地面全部凝結著厚厚的白霜。

  二凡和小悅在冰冷的空氣中活動一番筋骨,這才哈著霧氣偎向火堆。

  小悅打著哈欠,顯然不信邪道:「小秋仔,幽冥石衛難道真的那麽恐怖?讓你連做夢都會嚇成那付德性?」

  小秋仍然有些哽咽的抽著鼻子:「恐怖根本不足以形容幽冥石衛了。你們知不知道,那些一丈二尺高的塑像,全都是由活生生的人磨成血泥和肉漿,再加入石灰灌模鑄成人像。然後,再把這些人像放在加過藥物的沸騰人血裏,浸泡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做成……。」

  他嚥口沫,輕舔乾澀的口唇,才又接道:「光想到這些製作過程就已夠叫人噁心喪膽的了,更別提當你親眼看著那些腥臭撲鼻的龐然怪物在身後追著你時,那種恐怖之感簡直無法形容……。你們沒見過石衛,所以不瞭解那種心情。等以後見到了,你們就知道啦!」

  他慘白著一張臉陷入沈思,忍不住又打了個冷顫。

  小癡安撫的捏捏他的肩頭,而後咕噥地道:「我操他奶奶的熊,究竟是哪個絕子絕孫的妖人所想出來的『空頭』(名堂)?而那些石像居然真的會聽令行事?還會殺人?真他媽的太不可思議了!」

  小秋解釋道:「我爹說,爺爺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翻譯出與石衛有關的那些秘語,裏面提到那些石衛是以巫術結合某種邪法才得以復活。它刀槍不入又無堅不摧,除了『金光神劍』,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克制它們。」

  「巫術加邪法?」小悅扮個鬼臉道:「那不是和茅山妖法差不多了?咱們就用黑狗血、黑雞血來潑它,不就搞定了嗎!」

  小秋嗤道:「如果有那麽簡單,我爺爺也無須浪費那麽多年的時間,去研究和石衛有關的秘密了。」

  二凡拍著光頭,問道:「你爺爺既然和我師公、狂夫子及阿達散人他們熟識,他爲什麽不找我們的爺爺們一起研究如何消滅石衛?」

  小秋沈鬱道:「起先是因爲爺爺不知道那些石衛是啥東西,所以他就沒想到要和阿達散人他們聯絡。等他從翻譯出的秘語中知道石衛的恐怖和慘無人道之後,他打算立刻邀江湖三奇一起共商對策。可是……,叔公卻想利用金城裏的財富和幽冥石衛來稱霸江湖,於是……」

  「於是他就把你爺爺做了!」小癡接口道:「你叔公還真他媽的混蛋,連自己的哥哥都敢殺!這種利欲薰心的人,實在比什麽幽冥石衛都可怕十倍。對了……」

  他隨即關心道:「既然你逃出死亡谷時,你叔公都會派出石衛追殺你,那麽你爹和你娘的安全……」

  小秋有些淒然道:「是呀!我一直很擔心叔公會對爹和娘不利!」

  小癡暗罵自己一聲:「該死,什麽事不好提,非得提這種叫人憂心的笨問題?」

  他不願小秋擔心,便爽朗笑道:「哎呀!小秋仔,其實我剛才要說的是,你爹和你娘的安全沒有問題才對!」

  「爲什麽?」小秋半信半疑地反問。

  「道理很簡單嘛!」小癡眨眨眼,編出理由道:「當年你叔公毒殺你爺爺之後,爲何沒有立刻殺了你爹和你娘?那不是因爲他有求於你爹和你娘嗎?那時他既然沒殺他們,現在自然也不會殺他們嘛!」

  「可是……」小秋狐疑道:「那是因爲以前叔公還沒解開如何操縱石衛的方法,還有他不知道金寶帶著金光神劍和其他有關金城的秘密到哪裡去了。所以才會留下我爹和我娘的性命,好經由他們身上查出他想要的東西……。」

  小秋愁腸百結道:「如今,他已經有辦法控制石衛,而金寶也和咱們在一起,我怕他認爲爹娘已經沒有利用價值,就……把他們殺了!」

  「不會!不會!」小癡靈光一閃,搶口保證道:「只要金寶和咱們在一起,你爹和你娘絕對沒事!」

  他已經想通了關鍵所在:「你叔公既然知道『金光神劍』可以將石衛剋死,當然要想辦法將神劍弄到手才能夠高枕無憂。如今,唯一知道神劍下落的就是老金,牠又和咱們在一起,你叔公如果不太笨,自然會利用咱們去替他找出金光神劍。然後再以你爹和你娘的性命威脅我們將神劍交出來,所以你大可放心,你爹娘的生命絕沒問題的啦!」

  老金似乎也贊同小癡的說法,拼命點頭並吱吱直叫。

  小秋終於破涕爲笑道:「小白癡,你分析得有理,現在我可真的放心了。」

  小癡得意的呵呵笑道:「哈,我這個天才腦袋所想的事還會錯嗎?」

  他看看天色:「天已經大亮了,咱們還是快快動身。未來有太多的事等著咱們去做,不過一切都得從治好小秋仔後,才能開始。」

  他們躍起身子,略做收拾,便大步朝林谷深處行去。

  小悅蹙眉道:「這鼓聲還在響,不知道這些野苗子們到底想幹什麽?」

  二凡充當開路先鋒,聞言回頭道:「這個和尚知道。和尚師公說,有些化外之民是靠著鼓聲來傳達消息。聽說這法子挺可靠的,因此被咱們漢人模仿來警鐘傳訊。」

  小悅嗤謔道:「嘖嘖,聰明的漢人沒別的本事,抄襲的技術卻是一流。不過,這利用聲音來傳遞訊息的本事,本公子很懷疑到底是誰偷學誰的?」

  忽然——

  小悅「呼!」地一聲,被陷阱套住,整個人倒掛著彈上半空。

  「小心!」

  與小癡他們的叫聲同時而起的是自左右兩側樹林內射出的長茅,以及兩面佈滿尖銳竹刺的柵欄,猛往受困空中的小悅狠狠挾去!

  小癡等人忙著躲避急射而至的長茅,根本無暇接應小悅。

  「公子哥,保重呀!」

  「安啦!」

  小悅中了陷阱之後,立即隨著擺蕩之勢抛肩抖臂,拔劍出鞘削向套著自己腳踝的繩索。劍光過處,他人已脫困。

  柵欄雖然同時襲至,他再一揮劍,便將兩面柵欄斬成八段,墜落於地。

  這陣突來的攻擊之後,並無其他狀況繼續發生。

  四周陷入一片寂靜……。

  小癡小心翼翼地自他藏身的大樹之後走出,仔細研究著附近的陷阱裝置。

  小悅收劍走向他,問道:「看出什麽沒有?」

  「他奶奶的!」小癡又好氣又好笑道:「這些土著居然把我們當成野獸來獵。這個陷阱大概是昨晚才佈置成的,痕迹還很新,比起我在毒龍谷隨便搞搞的玩意兒,還要落後十倍。」

  「可是,只要咱們再粗心一點,照樣可以要了咱們的小命!」小秋也靠過來觀看這些陷阱,聞言忍不住嘲弄小癡道:「你這個厚臉皮的,只要有一分鐘不設法誇耀自己,你大概會難過得去自殺!」

  小癡習慣性的先消遣笑道:「你真是我肚子裏的蛔蟲,你真是太瞭解我了。」

  隨即,他接又嬉皮笑臉的補充:「走吧!各位大爺,再不走,天就要黑了!」

  「放屁!」小秋沒好氣道:「要等天黑還早著呢!只有你這小白癡才有本事,將亮光光的白天一轉口就扯成天黑!」

  或許是小秋太專心於發牢騷,所以他對那些垂在頭頂上又粗又黑的垂藤自然也就無暇注意。當他感到一截原先應該纏在樹枝上的垂藤,在他使勁一撥之下,竟攀上自己手臂時難免有些奇怪。尤其,這截垂藤又特別冰涼滑膩,他更覺得奇怪,於是他分了點心,特別去仔細瞧瞧自己手臂上這條垂藤……。

  「媽呀——是蛇啦!」

  小秋尖叫一聲,拼命把手上那條正對著自己嘶嘶吐信的恐怖垂藤使勁甩出老遠,還本能地朝另一側跳開!

  小癡哈哈大笑道:「我還在想,你什麽時候才會注意到那條蛇?」

  小秋瘋狂地撲向他:「死小癡、臭小癡!你既然看到了,爲什麽不警告我?」

  這回,他可真是著著實實地嚇了一跳,當下惱羞成怒的把氣發洩在小癡頭上,毫不留情地四下追殺小癡。……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