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癡斂起笑意,賊兮兮的接道:「這偉大的連環計能不能成功,全看你們能否保守秘密,還有會不會演戲。將來無論面對什麽人、什麽情況,咱們可都要打死不認。如此,咱們才能一炮、二炮、三炮,炮炮正中目標!」

  說到忘形處,小癡「喲喝!」狂吼一聲,抖手甩出一顆天雷彈,忽然——

「轟!轟!」連響,一顆天雷彈竟然産生兩次的爆炸!

  這正是小癡改良天雷彈之後,所設計出來新型的天雷彈,取名『超級雙響炮』!

  爆炸聲響起,小秋也不甘寂寞的打出一顆天雷彈,小悅和二凡自是不落人後,同時揮手拋擲。

  頓時,但聞一片震耳的轟隆聲壓過風雪的怒吼,響徹瀾滄江畔……

 

  ※  ※  ※

 

  天,更冷了!

  自從小癡他們離開普通苗子所居之地,進入地勢削直險惡的滇西縱谷之後,他們真的是完全與外界隔絕。

  在這片山勢陡絕、江水湍急的極西之地,小癡他們根本忘了自己究竟已經渡過了多少個晨昏。不僅是因爲此地難行,更因爲,他們時常在人煙絕跡、不見天日的荒谷之中艱困前行。

  就是小悅以爲會遇見的食人生苗,似乎在這一片谷地之中也完全絕跡。

  往往,他們白天還走在大雪紛飛的山徑上,到了午後,卻已經抵達無風無雪的低谷之中,劈荊斬棘的跋涉行進。

  倒不是低谷中的氣候不同,而是因爲低地兩旁筆直插天的山嶺擋住了風雪的肆虐,才使得低谷之中天氣稍霽。

  小癡他們就是在這麽寒冷的氣候下不斷前進,個把月下來,他們還真是感到自己的內力似乎增加了那麽一丁點兒。因爲以前他們都還有些怕冷的,如今,也不知是因為功力較高之故,還是已適應了縱谷區的氣候?大夥兒還真的比以前不怕冷了呢!

  是夜。

  小癡等人很輕易的在背風處尋到了休息之地。

  他們烤著滿山可捕的野味,吃著日間唾手可得的新鮮野果,這一次的地獄谷之行,對風神幫全體而言,倒有點像是拓荒的原野假期,而非以前所幻想的叢林挑戰。

  四人之中,就屬小癡最能享受這段日子。

  因爲,過去他在別有天底下的「毒龍谷」之中,過得也差不多就是這種「尋幽訪勝」的生活。

  老金也因為到了這無人之境的叢林,彷彿回到了過去生活的地方,早已迫不及待的爬出小癡懷抱,輪流攀坐在小癡、小秋和小悅的頭頂上,一路上縱情吱叫歡呼。

  一行人之中,唯獨小秋對這又冷又濕的縱谷氣候怨聲載道。

  正如小癡所言,小秋過去十幾年來都是在沙漠中的乾燥氣候中成長,如今叫他跑到這種苗蠻谷地來打混,也難怪他無法適應。

  小秋精神不振道:「偉大的小白癡幫主,請問你,咱們究竟還要多久才能到達地獄谷?」

  小癡塞給他兩顆提神解疲的大補九,安慰笑道:「快了快了!等到地頭時,我再告訴你。」

  「廢話!」小秋吞下藥丸,嘮叨道:「如果到了地頭,我還需要問你?」

  他這一路上,幾乎餐餐需要大補丸下飯,身體狀況顯然極端不適。

  小癡好脾氣笑笑:「我保證,如果我不說,你們絕對不會知道已經到了地頭,所以你還是會問。這樣子解釋,你滿意了沒有?」

  別看他平時最喜歡逗小秋,還喜歡跟他唱反調、鬥嘴,但自從小秋顯露出病容之後,他的脾氣和耐心竟變得出奇的好。

  好得直讓二凡和小悅全都大爲驚訝。

  小悅忍不住發表意見道:「嘿,小白癡,真看不出你除了伶牙俐齒之外,居然也有這麽溫柔的一面。」

  小癡白他一眼:「你是不是故意拐著彎罵我很醜?我警告你,我可不是趙傳,誰跟你什麽溫柔不溫柔?少拿肉麻當有趣!」

  小悅吃吃謔笑:「你當然不是對我溫柔!我只是很羡慕小秋仔,自從他生病以後,你就從來沒有給他臉色看。我記得上回咱們在大巴山,我人才剛醒,體力都還沒恢復,你就對我動手動腳,讓我不得不又多休養了兩天,才有力氣行動。」

  「那是你活該!」

  其他三人異口同聲的嘲弄著。

  小癡謔笑道:「那只是警告你,以後如果想玩命,請你先把保命的本事學好一點再來,免得還要勞動本天才爲你療傷。」

  「就是說嘛!」二凡也跟著數落道:「你這個花心大蘿蔔,不但嚇掉我們半條命,還浪費和尚我一身臭汗,才替你將餘毒拔除。這麽光榮的往事,你還有勇氣重提,和尚可真是佩服你的厚臉皮!」

  「算我沒說!」

  小說捂起嘴悶聲笑著。

  「不過……」二凡抓抓光頭,老實道:「老實說,和尚也覺得小白癡這陣子,的確變得很溫柔耶!這一路上,少了你和小秋仔兩人的『逗嘴鼓』,日子顯得太安靜了,令人感到有些無聊。」

  小秋不知怎地,竟沒來由的臉兒泛紅,表情似乎有些害羞不安。

  「啪!」地脆響,小癡賞了二凡一記響頭。

  現在的小癡可是已經研究出,賞光頭巴掌時要如何用勁才不會被二凡的反震力所傷。如今他打起二凡的頭來,可真叫『瀟灑從容』,非但手不紅,連眼也不眨一下。

  「我剛剛還聲明我不姓趙,這會兒你又故意拿我和趙傳比,我看你是欠揍!」小癡人五人六的插腰叫道:「你搞清楚,像我如此出色的帥哥,是不需要動用我的溫柔地!所以,以後你們不可以說我很溫柔,只能說我非常『溫文儒雅、風度翩翩』!」

  「砰砰!」連聲悶響,其他三人迫不及持的翻著白眼昏倒在地。

  他們的默契實在好得沒話說!

  小癡踢踢他們,佯嗔道:「怎麽?難道我說出實話也不行?你們幹嘛死得那麽誇張呢?」

  小秋躺在地上睜隻眼閉隻眼道:「聽到這麽不人道的謊言,噁心已經不足以表達我們的反應。我們只有一死以慰自己的良心!」

  小悅接口笑謔道:「啊!這些肺腑之言終於證明,世界上還是有公理存在的。」

  「他媽的!」小癡自己也忍不住爆笑:「你們三個實在有夠毒辣,居然如此對我。真是太不給面子啦!」

  二凡倏然翻身躍起,面色凝重道:「沒面子事小,有樂子事大。咱們被人包圍了!」

  小悅和小秋也察覺到不對,立刻起身戒備。

  突地——

咚!咚咚!咚咚咚……

  一陣沈悶的低沈鼓聲,自黑漆漆的叢林四周響起!

  小悅和二凡忙著將大把乾柴投入營火,使得火光大熾,但卻仍然難以看清叢林內的動靜。

  無數腳步輕移的微響方起,驀地,漫天箭雨在陣陣「呼呼!」、「噗噗!」的異聲中罩向小癡等人。

  「小心,是有毒吹箭!」

  在小悅急促低呼的同時,狂兮寶劍業已出鞘幻起劍幕擋開這些尖銳短矢的攻擊。其他三人也各據一方,揮掌掃落無休無止的箭雨。

  他們四人聯手,很自然地使用上了新學乍練的「十方通殺」相互支援。

  一時之間,漫天箭雨也難穿透他們四人合力布下的護身罡網!

  鼓聲越敲越急,吹箭也越飛越密,小癡他們也不得不跟著加快防守陣勢。片刻之後,他們都已額際見汗。

  「他媽的!」小癡大叫道:「再這樣搞下去會出人命的!你們掩護我。我要給他們一點熱鬧瞧瞧!」

  他在二凡他們的交相掩護下,抽空摸出一枚天雷彈,猛地朝漆黑的林內投出!

  轟然一聲巨響之後,緊跟著又是另一次爆炸聲傳來,林內同時發出慘叫哀號。四周也因爆炸所引起的大火,變得一片通明,陣陣吹箭也因此中斷。

  「啊哈!」小癡得意叫道:「這下子,你們這批化外之民可也見識到本幫雙響炮的威力了吧!」

  他的叫聲未歇,林內人影幢幢,一大票像狗熊或黑猩猩的龐然野人潮水般湧出森林,行動如風似地自樹上、空中和地面猛烈地攻擊他們。

  這些蠻子個個頭髮蓬豎如刺,糾結滿臉,只露出野獸般的綠眼和血盆大口呼嘯斥喝著。

  雖然正值飄雪的大冷天,這些人卻都只穿著無領無袖的翻毛獸皮背心,胯上圍著塊似裙似褲的獸皮,露出租壯的四肢。

  他們的額頭上,個個刺著兩條腹蛇交纏在一起的刺青。

  他們手持木柄石斧或長茅,動作雖無章法,卻有著搏獅裂虎般的勇猛,身手足與江湖中的三流高手比擬。

  「奶奶的熊!」二凡邊動手邊笑弄道:「和尚昨天還在嘲笑這些野蠻子都躲起來冬眠不見了,怎麽今天全都一股腦地殺將出來?」

  小癡吃吃笑道:「一定是他們昨天偷聽到你在偷笑他們,所以今天找齊了打手來對付咱們了!」

  小癡他們雖已斬殺不少野人,但其他人並未因此膽怯,反而激起他們更兇狠的鬥志,哇哇吼叫著狂撲而上。

  小癡他們的「十方通殺」雖然厲害,但是功力畢竟有限,想要殺盡這些不計其數的野人,卻也非易事。

  小癡當機立斷道:「用雙響炮幹掉他們!」

  他話聲未落,小秋他們早有默契地與他同時出手,一時之間,轟聲雷動,殘肢斷臂和樹木一起四處飛濺。

  慘叫聲不絕於耳!

  小癡等人亦因爲距離太近,而被震得血氣翻騰,腳步踉蹌。

  煙消霧散之後,鼓聲、人聲俱寂。

  小癡他們定神一看,四周除了肚破腸流的屍體之外,只剩著火的林木還在劈啪燃燒著,四下已不見任何人影。

  小癡拭著汗噓聲道:「他奶奶的!這些野蠻子真是來得快,去得也快。動作簡直比部隊還要整齊迅速!」

  小悅收劍問道:「你看他們還會再回來嗎?」

  「早晚會啦!」小秋神色疲憊道:「不過就算今晚他們不來,這地方也是待不下去了。」

  小癡環目四顧後,考慮道:「與其在黑漆漆的林子裏瞎闖亂撞,還不如留在這裏安全。」

  他指指左側一處較爲空曠的林地,繼續道:「我看,咱們就在那兒佈個小陣,將就著過一夜,等天亮之後再上路比較穩當些。至於這些屍體……

  他扮個鬼臉接道:「咱們索性做個功德,將他們入土爲安算了,省得看起來令人毛骨悚然。反正地面上炸開的那些坑。正好可以利用。」

  小秋想想也覺得妥當,再無異議的跟著小癡去佈陣,至於埋死人的事,自然是交給小悅和二凡去做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