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的武功,因爲其威力之超絕,所以要付出的代價更是異於尋常。

  所以……

  二凡這招『萬相俱滅』的威力,雖然足以毀滅其範圍籠罩內的所有對手,但是同樣的,若是搞得不好,他也得付出自己的生命做代價。

  此刻,紅霞內除了文四,還有其他三名殺手。

  旁人猶自覺得奇怪,爲什麽他們四人像是發了呆一般,竟動也不動的待在紅光之中做什麽?

  忽然——

  一聲淒厲慘號劃空而起!

  紅霞之中,一名殺手就像個灑水壺般,鮮血自七竅及周身各大重穴猛然噴射出來。

  其他人驚呼方起,另外二名殺手也終於忍受不了強大壓力的擠迫,噴血而亡。

  旁觀的血手會殺手莫不心中一驚,他們暴喝一聲,便待衝向二凡。

  但是,小悅和小秋齊齊厲嘯一聲,兩人同時閃身攔下其餘七名殺手。

  於是,混戰再起!

  小悅手中寶劍倏揮,與四名持劍殺手殺得難分難解。

  小秋接下另外三人,戰得相當吃力,顯然有些力不從心。

  小悅擔心叫道:「小秋仔,你怎麽啦?剛才不是還能應付得了對方,現在怎麽不行了?」

  小秋吃力地喘息著苦笑道:「他媽的,早不散功……晚不散功……,偏偏挑中這時……舊病……復發。咱們……這回可有……樂子瞧……。」

  血手會殺手冷笑一聲,越發加緊攻擊,打算將小秋就地正法。

  小悅忍不住啐道:「就算老天無眼,要咱們風神幫垮臺,你們他媽的這票殺胚也別想活著離開這裏!」

  圍攻他的一名殺手冷然嘲弄道:「巫少爺,有本事儘管使出來。光用嘴巴罵,可是要不了我們的命。」

  小悅眼中殺機頓生,他猛地吸氣,狂喝一聲,手中狂兮寶劍驀地寒光暴漲!

  「殺!」

  隨著這聲斷喝,小悅手中寶劍忽而化作一團光球,隱去他的身形。

  「身劍合一?」

  血手會的殺手駭然大驚!

  「他媽的,小小年紀有這種本事……未免太離譜了吧!」

  有人不信邪地大叫著。

  但是,不管是不是離譜,這團明亮的光球已如來自西天的一抹迅雷,帶著死亡的氣息罩向身邊血手會的殺手們。

  小秋見狀,不由也意氣風發大叫道:「好!既然你們都敢拼了,我也豁出去了!反正,拼得過的是英雄,拼不過變狗熊。葉啓田有講的啦:愛拼才會贏!」

  他狂笑一聲,忽地——

  一陣尖銳的嗡鳴聲驀然大作!

  隨著這陣震撼人心的嗡鳴之聲,一團噴濺著冷冷藍星的青白光芒,像煞來自九幽地獄猙獰的鬼眼般,出現在血手會殺手們的眼中。

  「流星閃!」

  不知道是誰魂飛魄散的叫出小秋手中這項失傳幾近一甲子,令人聞之色變,名列「新武器大觀」排行第一,號稱最詭異、最霸道的暗器名稱。

  小秋的功力正在急遽地消失中,但是要他操縱這項駭人聽聞的恐怖武器,對此時的他而言,可還是不費吹灰之力。

  「流星閃,亮晶晶,一出現,要人命!」

  這是盛行於六十年前的一句歌謠。

  但就算經過漫長的六十年後,血手會的殺手們依然記得它。

  因爲,想要忘記『流星閃』曾經殲滅江南黑道聯盟一十六路人馬,擊垮北地五大組合,以及橫掃西陲十大幫派如此霸道至極的往事並不容易。

  就算這些事已是一甲子前的老故事,卻仍不時爲江湖上一些好事之徒傳頌不休。

  隨著流星閃飛灑的冷光,一聲淒厲的慘叫響徹四野!

  那是小悅劍光之下第一個喪命之人。

  緊隨著這聲慘號,文四終於也在紅霞之中,發出困獸般的掙扎嘶吼。

  他努力抗爭著,想要脫出二凡神功威力所及,但是,幾經掙扎衝突之後,終於也精疲力竭的七孔流血地倒地斃命。

  二凡也於此際,猛地噴出一口血霧,砰然倒地昏厥。

  「光頭!」

  「二凡!」

  小悅和小秋擔心的叫聲甫起,忽有兩名殺手似是鐵了心腸,不顧己身安危,驀地抛開正在對戰的小悅和小秋,迅速撞向二凡,企圖格殺昏迷的二凡。

  小秋和小悅皆未料到對方竟有此舉,想要阻攔已是不及。

  眼見二凡即將被對方大卸八塊……

  忽地——

  一道金光射向二名殺手!

  這兩名想撿便宜的殺手尚未夠著位置,只覺得金光猝閃,手中長劍已被一股大力蕩開了去。

  這二人定神一看,自己眼前不知何時已然出現一隻巴掌大小,金光閃亮的古怪猴子。

  這猴子衝著他們倆咧嘴一笑,他倆尚未想通哪來的這麽一隻野猴子,只覺眼前一花,金光之後隨之而來的是撕心裂肺的痛楚和黑暗,令他們發出一聲不似人號的淒厲慘嚎……。

  金寶咧嘴抖手,故作噁心狀地抛掉自己手中抓著的四粒核桃般大小,血淋淋、慘糊糊的眼珠子。

  牠還不忘將滿手鮮血擦在昏迷不醒的二凡衣服上。

  小癡不知已於何時醒來,他正拖著血污狼藉的身子,辛苦地朝二凡爬去,忙著爲二凡嘴裡塞入靈丹妙藥,好幫他療傷保命。

  接著又是一聲慘叫!

  又一名血手會的殺手,手捂著臉,仰面摔出,滴滴血珠,正自他的臉上、手上滾落地面。

  看著這人上半身紮滿寸長鋼針,狀若刺蝟般的死相,小癡不由噓聲歎道:「奶奶的,『流星閃』真是名不虛傳,果真叫人死得很難看!」

  這時,小秋低哼一聲,顯然已經負傷。

  小癡驚急道:「老金,你的小主人受傷了,你還愣在這裏看什麽戲?快點上呀!」

  其實,不必小癡催促。

  金寶早已在小秋受傷之際,閃電般掠入鬥場,只見一陣金光流竄,老金竟然攻守俱佳地代小秋接下僅存的對手,並將對方逼得左支右絀。

  「啊!神秘金猴?」

  這名殺手惶然脫口驚叫,老金蜷起身子撞向他胸口,這人老金被撞得踉蹌摔出之後,翻身一滾竟然一反常態,背向敵人逃之夭夭去也。

  小悅便於此時以身劍合一之勢捲向僅存的對手,一陣悶哼慘號之後,幾名殺手當場遭到開膛剖腹的命運。

  小悅收起劍,口吐鮮血跌墜地面。

  看來,他因爲自不量力地拼死施展「身劍合一」,致使內腑受創不輕。

  小癡血霧遮眼地四下環顧,面對如此非死即傷的血腥場面,不由得疲憊的搖搖頭,咕噥道:「乖乖,這裏真是有夠血糊糊……噁~!殺豬場也比這裏好多了!」刺鼻的血腥味,引得他一陣乾嘔。

  隨後,他又看看自己等人,傷的傷、倒的倒,沒有一個不帶彩。

  「全部中獎?」小癡洩氣歎道:「差一點就全軍覆沒。這下子可風神不起來嘍!真他媽的,太遜啦!唉……,原來光有天雷彈還不太夠,本天才這回可是大大失策了!」

  他也明白,這次自己等人會傷得如此淒慘狼狽,他得負起大部分的責任。若非擔心他的安危,二凡和小悅也不會如此硬拼,結果也不會如此慘重。

  「唉,再堅硬如鐵的環,只要有一個點脆弱,就很容易遭到摧毀。」小癡不禁感觸良深的忖道:「他媽的,不能再這麽隨便打混了!自己的命雖然不值錢,卻不能讓其他人承擔自己的危險……。」

 

  ※  ※  ※

 

  「文四死了?!

  血手會主的蒙面巾隨著他激動的語氣,不住地輕顫著。

  面巾下的雙目更是射出二道惡狠狠地精光,瞪著眼前負傷而回,帶來如此噩耗的屬下。

  這名一級殺手心驚膽顫地將此次截殺經過,一五一十詳細稟明自己的主子。

  血手會主深吸口氣,鎮定心神,恢復他一貫的冷漠與平靜,淡淡地問道:「你確定那是神秘金猴無誤?」

  「屬下非常確定!」一級殺手激動道:「若非如此,屬下怎麽可能棄職責於不顧,設法逃回稟告此事?還有,被這潑猴挖了眼珠的三號和七號,他們也能證明屬下之言。」

  「很好!」血手會主微微點頭:「你做得沒錯。現在,先下去休息吧!」

  「謝會主!」

  一級殺手暗自鬆口大氣,感激萬分的拜謝而出,留下血手會主獨處室內。

  血手會主壓抑良久,終於還是忍不住爆發,他狠狠地重擊身旁的桌子,咬牙切齒、痛恨已極的瞠目咆哮:「風神幫!本座若不將你們通通碎屍萬段,如何消我心中之氣!」

  轟地悶響!

  那張桌子被血手會主這麼憤恨一拍,竟然刹時粉碎成堆,彷彿正爲他這項惡毒的誓言做見證。……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