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十年前,小癡在五歲那時決定以「風神」作爲來日闖蕩江湖的目標起,如果說,有什麽事能令他感到難以忍受,那就是:叫他『不風神』!

  這事簡直比要他的命還讓他難受。

  路上,二凡岔入小癡和小秋二人的鬥嘴,問了一個很實際的問題。

  「小癡,你剛才考慮了半天,到底覺得血手會最可能在哪裡突襲我們呢?」

  小癡搓著下巴,尋思道:「按照常理來講,一般只要是有山有水的地方,都是設伏偷襲的精彩地點!」

  小悅考慮道:「你的意思是,血手會的人可能在咱們渡江之際,設下埋伏?」

  他們離著長江渡口,還頗有距離。

  但是,就好像存心要反駁小癡的推理似的,他們眼前突然無聲息地出現不少黑衣蒙面人,將四人團團圍住!

  「依我看……」小癡好整以暇地停下腳步,淡定道:「可能還不需要到長江口,就有人等不及要和咱們見個面,打打招呼了!」

  小秋顯然有些不耐煩道:「公子哥,你確定他們是因爲慕容倩那個小潑婦的關係,才一直想找咱們麻煩?我覺得這未免太誇張,也太過浪費人力了吧?」

  「老實說……」小悅吃吃謔笑:「慕容倩可能還捨不得要本公子的小命,畢竟她還希望我有『迷途知返』好回去娶她的一天。不過,她老頭和百里常昇那隻老狐狸,大概就希望我早日『駕鶴西歸』。否則,煙柳山莊被本公子整得太慘,會太沒面子啦!」

  小秋好奇地轉問圍住自己的蒙面人:「喂,各位沒臉見人的爺們,咱們猜中了沒有?真的是慕容好笑叫你們來的嗎?或者是百里常昇的意思?」

  回答他的是一名蒙面人的揮手姿勢。

  隨著這名顯然是領頭人物的揮手,血手會的殺手頓時一擁而上,毫不留情地撲向小秋等人。

  小癡一如以往,識相的退出戰圈,他翻手一掏,百寶囊中裝著毒龍蜂的圓形蜂巢,已赫然在握。

  但是,血手會爲首之人——也是唯一尚未動手之人——早已盯著小癡的一舉一動。

  就在小癡剛取出蜂巢之時——此人已冷哼一聲,驀然掠身揚掌擊向小癡。

  砰然一聲,小癡噴著鮮血,仰面朝後猛地摔去。

  毒龍蜂雖然也在同時破巢而出,卻在對方漫天花雨般的暗器之下,片刻之間便已悉數遭到消滅!

  小癡受傷和毒龍蜂遭滅,不過是眨眼之間的事。

  「小癡!」

  小秋等人驚急的呼聲,卻已改變不了這個既定的事實,而他們根本無法擺脫此時所負擔的沈重壓力前去援助小癡。

  血手會爲首之人,便是主持此項追殺計劃的文四。

  他冷酷地陰沈笑道:「皮小癡,主人真是太高估你了!你除了會些九流術士唬人的把戲之外,居然不懂絲毫武功,真是太叫人失望了!」

  文四眼中閃動著嗜血的光芒一步步朝小癡逼近。

  小癡雖然傷勢沈重,但仍然抹去嘴角血漬,奮力掙扎著站起身來。

  他咳著道:「老兄,你真的以爲我不會武功?唉……你真是太不瞭解我了!」

  小癡的語聲還在空中飄蕩,已驀地抛臂甩手,二顆赤紅彈丸倏然朝文四飛去;小癡便趁此同時,迅速撲地滾向一邊。

  文四驟見天雷彈,沈喝一聲,退掠丈尋。

  但聞轟隆巨響,兩顆天雷彈在空中互擊,爆炸開來!

  文四雖然見機得早,安全退出了爆炸範圍,但是,天雷彈的爆炸威力,並非一般炸藥所能比擬。

  加上小癡故意引爆這兩顆炸彈,也不是沒有用意的。

  只見正與二凡動手的五名血手會殺手受到爆炸餘威的波及,身形不由自主地一陣踉蹌,二凡一見,當然不放過此一傷敵的良機!

  但見他雙目怒睜,宛若一尊咆哮金剛,雙手掄飛,「大力金剛掌」挾以苦修的「菩提神功」,於瞬間呼嘯推出。

  血手會的殺手們不料眼前這小和尚年紀不大,功力卻如此老練。

  只這先機一失,血手會的殺手們已陷入觸體生寒的掌風勁流當中。

  然而,這次的這群殺手,卻非昔日那票吳下阿蒙所堪比擬,他們一見自己陷入危機,當下力求自保,迅速朝四周避散開來!

  「轟隆」巨響!

  二凡逼退了圍攻之人,正待援救小癡,文四卻已手持雙槍,攔身而上將他截住,步步殺招地朝他一輪猛攻。
  「小和尚,你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你還想救人?別做夢了!」

  文四不但功力高絕,武功路數更是詭異難測,一時之間,二凡竟被逼得連連後退,情況狼狽不堪。

  原先圍殺二凡的殺手,此時非常有默契的分出一半人手幫忙文四,另外三人卻朝小癡撲去,打算先將他幹掉再說。

  小癡本來希望剛才的爆炸能替二凡製造點機會,好讓他能與自己會合,暫時保住自己這條小命,沒想到血手會這次派出的殺手竟是如此難纏。

  如今,他不但危機未除,反而由虎口跌入狼窩,引來更多要命的對手追殺自己!

  「他奶奶的!」小癡不由得苦笑道:「怎麽會這樣?可別搞成了『出師未捷身先死』,那可就太遜了!」

  他反手擲出一把天雷彈,自己趁機拼老命朝路旁的亂石堆滾去,打算利用石堆布陣,以挽頹局。

  追殺他的三人似乎也知道小癡在打什麽算盤,他們一見小癡動手,亦立即揮手射出暗器,分別打向空中的天雷彈和逃竄的小癡。

  轟然的爆炸聲掩去小癡身中暗器的悶哼。

  暗器一上身,小癡便察覺這些暗器全都含有劇毒,他立即翻手摸出隨身攜帶的匕首,咬緊牙關,毫不猶豫地朝腰側及大腿中毒的部位挖去。

  但這一耽擱,血手會殺手已然撲至!

  「小癡,小心!」

  小秋和小悅同時尖聲驚呼,小癡本能地縮肩朝後滾去,另一顆天雷彈也在他翻滾間,沒頭沒腦地丟了出去。

  血手會殺手們追殺得甚急,眼看著劍尖已經刺中小癡,哪裡料得到這小子居然連逃命都不忘攻擊!

  他們三人驟見天雷彈飛來,已顧不得傷人,腳跟一蹬便全力朝後飛射出去。

  「轟!」地巨響——

  追殺小癡的三名殺手當場兩死一重傷,無一倖免於難。

  但是,他們在退後的同時,鋒利的劍尖也在小癡身上留下三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造成兩敗俱傷的局面。

  小癡因距離爆炸現場太近,受到爆炸餘威波及,整個人就像脫手的保齡球般,猛朝石堆滾撞而去。再加上他身上所受創傷,使得他連哼也來不及哼一下,便已昏死過去!

  「小癡——

  小秋等人撕肝裂肺的驚怒狂吼,卻得不到絲毫反應。

  文四冷笑道:「不用叫了!他已經在黃泉路上等著你們了。」

  「幹,我跟你拼了!」

  二凡雙目盡赤,狂吼一聲:「萬相俱滅——

  他驀地垂眉肅目,雙手合一,後又猛然一揮,一道紅光自他掌心之中衝出激射四方。

  「二凡,不要!」

  小悅臉色慘白的驚吼著,但是已阻止不了二凡施展這敵我皆亡的必死殺招。

  文四突然覺得自己眼前紅光大熾!

  登時,他彷彿沈入了一片血海汪洋之中,耳邊狂怒的潮音幾欲將他吞沒,四周無止無盡的壓力不斷的在擠壓著他,好像非把他的心肝肺腑壓出體外不能罷休似的。

  他想喊,卻叫不出聲音,他想掙扎,身體卻無法動彈!

  他不能呼吸,他想吐……,他體內的血液開始向四處亂竄;他害怕、他恐懼……,他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

  他不想死!

  一片血紅的霞光,籠罩四周丈尋方圓的空間。

  霞光之中,二凡掌施大無畏手印,宛如一座顯現神蹟的活菩薩。

  其他的人全都被如此詭異的神功異象所吸引,忘了還要繼續拼命。

  在場之人,不知不覺的停下了手,全都目不轉睛地盯著二凡和他幻化出來的那片血紅光芒。

  只有小悅知道,那一片紅光是二凡融合了自己全身的血氣與內力,藉著身上無數毛細孔發射出來的結果。

  須知,尋常練武之人頂多是經由特定部位,如手心或指尖才能將體內勁力射出體外,變成掌力或指力用以傷敵。

二凡這招『萬相懼滅』卻是利用全身上下所有的毛細孔來發勁,其威力自然無與倫比,只是……

  世間事,有一得必有一失,霸道的功力尤其如是!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