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道難,難如上青天!」

  李白這句話當然不是隨便說說的,而是他個人親身的體驗。

  但是對於既要急著趕路,又得提防仇家陷害的小癡一行人來說,就算他們深受半山之間那些看起來充滿刺激感的危危棧道所吸引,也無暇去體驗征服棧道,登上青天的滋味。

  小癡等人離開川威鏢局只有數日光景,由於一路並無耽擱,自是很順利的抵達了川中附近。

  因為避開了難行的山區蜀道改走原野平地,他們的形蹤自然也就很難加以掩藏。

  更何況,他們既然連幫名都取成『風神』,即『出風頭』的意思,一路上沒有特別招搖,已經是讓他們很難過的事了,再要他們隱藏行蹤,那根本是——門都沒有——下一輩子再說的事!

  因此,當四人在坦蕩蕩的官道上看見有人攔路時,眼皮連眨一下都懶得。

  攔路之人約有二十來名,雖然都是些生面貌,但從對方的穿著打扮,小癡他們心裏有數的很。

  小癡等人放緩腳步,慢慢接近臉色陰沈的來人。

  「嘖嘖……」小癡吊兒郎當的開口道:「我還以爲是哪幫子的馬路英雄、官道劫匪呢!原來是鐵劍門的老相好。各位,你們不好好待在江南照顧自己的碼頭,怎麽跑到這大老遠的地方收起過路費來了,該不是在江南住膩了,決定換換風水吧?」

  鐵劍門爲首三人,是一名身材削瘦、蓄鬚、目光冷硬的五旬中年人,腰際上懸著一柄樣式古樸的黑鞘長劍,更增添了幾分肅殺之氣。

  這人緩緩開口,聲音冷澀,且帶著強烈恨意:「你們就是風神幫衆鼠輩?」

  「嘖嘖!」小癡嘲謔道:「小爺瞧你長得還像個人物,怎麽一開口卻不說人話呢?」

  烏衣人眼神一冷,驀地,一道刺目寒光倏然捲向小癡等人。

  小癡還來不及眨眼,已覺森冷劍氣驟然臨身。

  「厲害!」

  此二字剛閃過他的腦海,小悅已朗笑一聲,瀟灑揮劍而上,截下對方致命的攻擊。

  「公孫掌門,虧你也算得上是白道中人,怎麽好意思用這種不打招呼的偷襲手法呢?」

  公孫文華咬牙切齒道:「對付爾等這幫殺人焚屍的十惡小賊,還談什麽道義與否?」

  「殺人焚屍?」小悅舉劍相抗,納悶道:「公孫掌門,你在說哪門子神話?爲什麽我完全不知所云?」

  公孫文華冷斥道:「小賊,既然敢做,就得敢當。本門誓滅風神幫,以慰本門弟子在天之靈!」

  「這是什麽跟什麽?」

  不光是小悅納悶,連小癡他們都有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的霧沙沙一團。

  公孫文華不愧是雄霸一方的掌門人,手中劍藝的確已達到登峰造極之境,加上此刻含恨而發,劍勢之威猛已非小悅所能輕易抗衡的了。

  百招剛過,小悅已漸趨下風了。

  小癡已從「殺人焚屍」這句話之中,推斷出準是血手會的嫁禍之計,只是依眼前這般局面,就算想解釋,也是白搭。

  他眼見小悅落入下風,立刻當機立斷道:「小秋仔,你去幫花花公子;光頭,你儘量攔下鐵劍門其他人手。」

  小秋忍不住問:「那你呢?」

  「我?」小癡呵呵一笑:「我當然只有腳底抹油的份了。」

  小秋和二凡還沒想通他的用意,小悅已左腿中劍,哀叫一聲,灑著血珠,踉蹌後退。

  小秋不再多言,雙掌一掄,切入戰圈,以古怪的掌法暫且阻止了公孫文華對小悅的追殺。

  但是,鐵劍門其餘的人一見小秋來援,也紛紛拔出長劍,準備動手。

  二凡哈哈一笑,騰身攔向鐵劍門弟子,一上手就是力逾千斤的『大力金剛掌』,逼得鐵劍門弟子不得不閃身相避,根本無暇接應公孫文華。

  然而,二凡所能攔阻之人畢竟有限,數招一過,已有人脫出他的攻擊範圍,轉而追殺小癡去了。

  小癡果真如方才所言,一見有人追來,立刻拔腿狂奔,朝空曠無人的道路彼端跑去。

  他這一逃,鐵劍門弟子以爲有落水狗可打,更多人捨二凡而追向小癡。

  二凡等人見狀,不由高聲叮囑:「小白癡,你保重啊!」

  鐵劍門弟子見他奔跑得腳步沈重,不禁紛紛冷笑:「呵,原來堂堂阿達散人之後,風神幫創始人之一的皮小癡,居然不會武功,真是太叫人意外了!」

  小癡既未習武,跑不到十丈已是氣喘噓噓、汗透衣衫,而他身後的鐵劍門人卻故意不快不慢的追趕。

  就像是貓追老鼠一般,明擺著故意捉弄。

  終於——

  「老子不跑啦!」

  小癡回身抹著汗水,氣喘不休的盯著逐漸逼近的鐵劍門弟子。

  追來之人已由七、八名增加到十數人之多,他們每個人臉上俱流露著殘酷嗜血的猙獰表情。

  小癡緩緩放下拭汗的右臂,眼光中閃過一抹同情的神色。

  他看著面帶狂色的鐵劍門人,暗自低聲呢喃:「唉……,有些人永遠笨得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麽死的。」

  來人已迫近到丈尋距離,他們笑得更加得意忘形……

  忽然——

  小癡猛地拋臂、迴身,撲地朝外翻滾。

  但聞轟隆巨響!

  「哇……

  「噢……

  「媽呀!」

  強烈爆炸的巨響帶著血肉紛飛的斷臂殘肢,和著一片哀號之聲響徹周遭。

  鐵劍門追擊小癡的那一票人,在天雷彈的突襲之下非死即傷,無一倖免。

  直到此時,小秋他們三人才放下爲小癡驚顫久懸的一顆心。

  「他媽的!原來這小子來這一套。」

  小悅忍不住呵呵一笑,朝並肩作戰的小秋拋去一個會心的微笑。

  但是,公孫文華和僅餘數名正和二凡動手的鐵劍門弟子,乍見如此變故,可是一點兒也笑不出來。

  他們全都怔在當場,又驚又怒的說不出話來。

  小秋他們失去了對手,也懶得再打爛仗,便齊齊掠身探視小癡。

  煙霧消散之後.小癡灰頭土臉的爬起身,不住咳道:「他奶奶的,這天雷彈實在有夠辣!真是太捧了!咳咳……呵呵……

  他又咳又笑,實在忍不住爲自己能夠找到如此厲害的武器而得意不已。

  「有你的!」小悅拍著他的肩膀,誇讚道:「你這小子的本事,簡直比天雷彈還厲害三倍……

  「皮小癡……!」公孫文華淒厲狂吼的衝了過來:「老夫跟你拼了!」

  此時,公孫文華已是仇恨遮眼,形同瘋狂。

  他揮掌逼開相攔的小悅和小秋,不顧二凡的重掌擊身,手中寶劍宛若雷光一閃,直劈小癡腦門!

  其速度之快,已令人難以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

  眼見小癡命將不保,二凡等人驚叫:「小心!」

  忽然,小癡腳下一滑,竟施出小悅所使的『醉月劍法』中的一式身法,勉強避開了這要命的一擊。

  但是,公孫文華的快劍,依然由他後背劃過,在他的左後肩上留下一道足足有尺餘,皮肉翻捲,深可見骨的血痕!

  二凡的掌勁於此刻擊中公孫文華,將他震飛,而小悅手中的『狂兮』寶劍冷芒一閃,公孫文華那凶相猙獰的腦袋已和身體分家,在鮮血狂灑中落入路旁乾溝之內。

  小癡悶哼一聲,撲倒於地。

  「小癡!」

  小悅等人異口同聲叫道:「你還好吧?」

  「才怪!」小癡抽著氣,哀然呻吟:「我的背著火了,痛死我啦!」

  小秋忍不住消遣道:「還好,還會叫痛就表示死不了!」

  小癡咬緊牙忍痛起身,對鐵劍門僅存的數名弟子鄭重道:「各位老兄,在摩天嶺放火的人是血手會。當初咱們風神幫忙著躲火逃命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去殺你們鐵劍門的人?我不知道血手會是怎麽告訴你們的,但是,你們最好搞清楚,風神幫就算什麽壞事都幹,也不會幹殺人焚屍那種沒格調的事。」

  小癡臉色發白的歇口氣,才又微喘著接道:「你們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如果你們還想當血手會借刀殺人的工具,那就再去招兵買馬,來對付咱們風神幫好了!」

  說完,他不管鐵劍門弟子個個一陣青、一陣白的難看臉色,逕自招呼其他三人頭也不回的離開,留下一片血腥狼藉的現場。

  而鐵劍門僅存的幾名弟子,或是呻吟、或是懊悔,個個顯得狼狽不堪。

  才一離開鐵劍門人的視力茫圍,小癡和小悅二入已然哀哀直叫的被扶進官道旁,一處隱蔽的樹林內包紮上藥。……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