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小癡等人在小鎮鎮長千託萬謝之下,離開了小鎮,朝位於縣城內的川威鏢局而去。

  隔日午後,他們已來到城內,很容易便找到了位於東大街口的鏢局。

  重金尋求高明大夫的告示,依舊張貼在緊閉著的大門上。

  小癡滿意道:「很好!辛天潤還沒死,也還沒活。這樣一來,天雷彈的製造方法,我是學定了!」

  小秋嗤謔道:「等你把死了一半的人,救得完全活過來了,再做夢也還不遲。」

  二凡已經上前敲門。

  小悅也嘀咕道:「小白癡,你還真狠!不但想要人家的彈,就連人家下蛋的雞都打算一網打盡?」

  小癡無奈道:「光拿蛋遲早有吃光的一天,帶著下蛋的母雞一起走,可以隨時補充彈源,這樣比較有保障嘛!再說,我用他下種的兒子換他下『彈』的秘密,這也是很公平的事。」

  「是呀!」小秋皺鼻謔笑道:「用『人家的』兒子換『人家的』秘密,你可真是一點也不吃虧!」

  小癡笑道:「白癡才做虧本的事,我是天才,當然不能吃虧嘍!」

  此時,鏢局大門「咿呀!」而開,一名勁裝打扮的下人探出頭來,看到門口四個半大不小的小大人,直覺地以爲他們想來投鏢。

  「對不起!小兄弟,敝局因總鏢頭負傷,暫停營業,恕不受理保鏢業務。」

  小癡順手揭下告示,塞入對方懷中,道:「告訴你家老大人,他兒子有救了!」

  這人有些懷疑地打量小癡,總算他在鏢局內也聽多了各種人不可貌相的古怪事情,沒敢將門直接關上。

  他反倒客客氣氣地將小癡等人請入正廳,隨後,入內去通知當家的老主人。

  小癡呵呵一笑:「看在下人這麽客氣有禮的分上,不治好這位總鏢頭,就太說不過去了!」

  小秋輕笑道:「我爹也常說,視其奴而知其主,看來,這鏢局的主人做人應該不太差才對,這下至少不用擔心救錯人了。」

  「多謝小哥兒抬愛了!」

  一個體態健碩,髮鬚微白、面帶憂容的花甲老人自裏間行出,含笑朝小癡等人拱手爲禮。在他身後,緊隨著一個馬臉、一個似猩猩的二名精壯漢子。

  小癡也不離座,只是拱手還禮道:「辛老總,咱們剛從上面的柳林鎮下來,令郎之事已經聽說了,所以客套的話可以省下,還是直接談談和治病有關的事情如何?」

  辛華武落座之後,他身後二人也逕自在下首就座,足見此二人並非辛華武的侍從,而他們倆對小癡如此大馬金刀的態度,顯然不太滿意的瞪了一眼。

  辛華武卻爽快道:「小兄弟真是快人快語。好!想來你也知道『九指華佗』呂本渝曾經診治過天潤的傷,卻斷指而去之事。只要你有把握治好天潤,診金多少儘管開口。」

  小癡眨眼笑道:「辛老總,你比你身旁那兩位仁兄上道多了。說話的調調,也正是我喜歡的樣子。不過我得稍稍修正你剛才的話。」

  下首那兩名漢子的臉色變得不太好看,卻礙於老總鏢頭的面,沒有發作。

  辛華武淡笑道:「小兄弟要修正老朽哪一句話?」

  小癡哧哧一笑,道:「我『鐵定』治好你兒子。只要你捨得收我當『天雷彈』的製造傳人!」

  「什麽?」

  辛華武顯然未料到小癡會有此要求。

  馬臉漢子沈喝道:「狂妄小子,你有什麽本事保證鐵定治好總鏢頭?」

  猩猩大漢也怒道:「你這小子連總鏢頭的傷都未見到,便如此口出狂言,未免太可笑了!」

  小癡瞪了兩人一眼,懶得理會。

  辛華武擺擺手制止發怒的二人,冷靜道:「胡鏢頭、許鏢頭,這位小哥既然明知九指華佗的失敗,還會來作此要求,定非信口開河。」

  他看著小癡略帶興奮接道:「據聞武林三奇仙逝之後,其傳人已出現江湖。想必這位小哥便是癡道長的嫡傳,故對自己的醫術有如許的自信?」

  小癡呵呵一笑:「辛老總,你的眼睛的確夠亮,隨便猜猜,就知道我是誰了。」

  辛華武激動道:「天見可憐!你果真是皮小哥?看來吾兒有救了!」

 「他就是皮小癡?」

  胡鏢頭和許鏢頭聞言刹時像是被鴨蛋哽住喉嚨般張口結舌。

  小癡呵呵直笑道:「我怎麽不知道自己已經出名了?」

  辛華武急步上前,握著小癡雙手,語聲微啞道:「皮小哥,你原本可用解救天潤爲交換條件,迫我交出天雷彈的製作方法,但你卻顧及老朽師訓門風,寧願拜入我門下。給老朽一個方便傳授,而又不違師命的好退路,你真是巧智慧心!」

  小癡眨眼笑道:「這種事總要雙方面都心甘情願,才能盡得真傳嘛!我可是真心想替雷震子老前輩光耀『火器之祖』的名聲哩。」

  辛華武會意笑道:「皮小哥,你可真是有心人啊!」

  小癡戲謔道:「當然!善良的我還不想做那種沒良心的人。而且,爲了你的下一代著想,咱們還是廢話少說,先去看看病人如何?」

  辛華武當然樂於從命,他立即起身帶領小癡等人行向後跨院所在。

 

  ※  ※  ※

 

  寢舍裏。

  辛天潤血氣正常的昏睡於眠床上。

  他的妻子滿臉憔悴地側坐在床沿,淚然摟著三、四歲大的小女兒,一付愁雲慘霧的悲淒模樣,令人看了好生不忍。

  她一見公公帶了大堆人馬入房,連忙擦去頰上淚痕,起身招呼衆人。

  辛華武語氣欣然道:「倩玲,天潤有救了!」

  辛華武的媳婦吳倩玲驚喜之中,帶著詢問的神情望著自己的公公,靜候下文。

  果然,辛華武滔滔不絕的接道:「你知不知道誰來了?是武林三奇之中,『癡道』阿達散人唯一的嫡傳——皮小癡小哥兒來了!如果這世上還有誰能治癒九指華佗無法救治的病人,那就非他莫屬了。」

  吳倩玲立即福身拜道:「皮公子,請你救救天潤……

  小癡笑岔道:「大嫂子,我是專程來這裏認師兄的,你對我那麽客氣,會嚇到我的喲!」

  吳倩玲不解地望著他,小癡將解釋此話的工作交給辛華武去解決,自己則走到床榻旁仔細地診視昏迷的辛天潤。

  半晌之後。

  「奇怪?」小癡皺著眉頭嘀咕著,他鬆開替辛天潤把脈的手,納悶地搓搓下巴,陷入沈思之中。

  小秋靠近道:「怎麽,神醫變庸醫啦?如果你搞不定這位未來師兄的傷,你可就太遜啦!」

  「誰說我搞不定?」小癡瞪眼道:「問題是這位未來的師兄大人,根本沒有受傷,就算他真的受傷,也早被九指華佗給治好了,還輪不到我來表現高人一等的醫術。」

  「什麽?」

  這下衆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小秋問出衆人心中的疑惑:「既然他並沒受傷,那爲何這位未來的師兄大人至今仍是昏迷不醒?」

  「這要問辛老總才知道了。」小癡瞄了瞄辛華武。

  辛華武滿頭霧水:「問我?爲什麽問我?我怎麽會知道天潤昏迷不醒的原因?」

  小秋恍然大悟道:「哦!小白癡大概是想問你,你們究竟遭何方神聖劫鏢?其間雙方動手的詳情又是如何?」

  小癡呵呵笑道:「你真是我肚子裏的蛔蟲了!我正是此意。」

  小秋嗤鼻戲謔道:「童言無忌,大風吹去!」

  辛華武臉色凝重道:「唉!不瞞各位,其實……敞鏢局至今仍無法查出劫鏢者的身份。」

  按理說,一般鏢局因爲所從事的工作之故,往往需要人面廣、見識博,對於黑白兩道上的人物,就算不認識,也要知道有這麽一號人物。

  因此,連鏢局都查不出來歷之人,只怕不是普通神秘而已!

 小悅不禁好奇道:「連你們都查不出對方的身份來歷?難道是劫鏢之人刻意隱藏身份?」

  二凡亦道:「就算對方隱藏身份,總也能設法從他們的武功路數上看出點端倪吧?」

  辛華武苦笑道:「對方自稱『天外雙神』,穿著打扮和常人無異,但是所使的武功路數卻似苗疆土著那般悍野原始。既無固定招式,也不按常理出手,功力卻又高得出奇,老夫的局內各位鏢頭多方打探的結果,不論是中原武林或是苗疆人士,都不曾聽聞過如此二人。」

  「這就難了……」小癡搓著下巴沈吟道:「看來,我這位未來的師兄至今昏迷不醒的原因,只剩下一種可能了。」

  「什麽可能?」屋內衆人忍不住同聲追問。……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