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癡嗤笑道:「皇帝下的命令,恐怕對江湖爺們沒什麽效力吧?」

  「沒錯!」小秋吃吃笑道:「朝廷的命令阻止了平民百姓出關,但黑白兩道的江湖人物,依然利用各種方式潛行出關。從此,尋找神秘黃金城頓時成爲江湖中最熱門的活動。而許多武林人物因觸怒官方,不是被關,就是成爲通緝要犯,一時之間,江湖上雞飛狗跳,騷動不寧……

  小悅打岔道:「對了,我記得爺爺告訴過我,大約在一甲子之前,江湖曾經陷入一片血腥混亂的動蕩之中。」

  二凡亦點頭附和道:「和尚也聽師公提起過那段日子。」

  小癡不以爲然地斥道:「得了!六十多年前的那段江湖黑暗期,根本不是因爲官府的介入所引起的。」

  小悅不服道:「你又知道了?如果不是因爲官府而起,那又是爲了什麽才會引起那場差點毀滅整個武林的腥風血雨?」

  小癡笑道:「你不想想,凡在江湖道上的人,誰會把官府律法認真當一回事?江湖的盛衰,並非朝廷所能掌握或左右的。只有江湖人,才能造就江湖的盛衰,也只有江湖人,才能令江湖爲之毀滅。六十年前的事,朝廷不過是適逢其時的推動一下,加速江湖情勢的惡化罷了!」

  他口氣說到這裏,忽見小秋正瞪視著他。

  「你說完了?」小秋道:「如果沒有,你繼續說好了,你比我還會說故事,就讓你一個人說好了!」

  「說完了!」小癡打恭作揖道:「你請說,快快說!我絕對不再打岔了。」

  小秋道:「如果你們還想聽故事,就給我安靜點,再打一次岔,老子就不說了!」

  「是!請說!」三人異口同聲道。

  小秋重拾話題道:「這些想淘金的武林人物,因為怕別人分享他們幻想中的黃金城,所以還沒見到黃金城,就已經先展開尋寶前的勾心鬥角,使自己減少競爭對手……

  這時小悅張口欲言,猛地想到不該打岔,只好把話咽回肚裏,暗自尋思道:「這些人也太笨了,等看到了黃金城,再來翻臉也不遲呀!」

  小秋繼續滔滔不絕道:「因爲這些人的貪心,他們未曾尋到黃金城,便展開暗殺的行動;於是,遭暗殺之人的親友也要爲死者復仇,大家便因為這些仇恨,恩恩怨怨的糾纏不休。到頭來,再也搞不清楚誰是誰非了。只要一個人負了血仇,便演變成幫派間的恩怨仇殺。江湖就是在這種互相尋仇的惡性循環下,逐漸步向完全毀滅之路……。」

  二凡在心裏唸道:「阿彌陀佛!還好祖師爺慈悲,不忍見江湖因相互殘殺而毀滅,這才聯絡狂儒、癡道周旋於各門派之間,化解彼此的對立,使武林恢復寧靜……

  「武林三奇便是在此時,展開他們對武林各派的遊說工作。」小秋環視三人一眼,正好也說道:「但是,他們花費了三四十年的時間,雖然減緩了武林仇殺越演越烈,卻無法挽回武林各派精英去逝的事實。朝廷便趁此江湖人才消逝之際,對各大門派進行大規模搜捕行動,中原武林於是逐漸陷入後繼無人的黑暗期。」

  小癡似乎想到了什麽,正兀自出神發著呆。

  二凡光頭一拍自己的光頭,道:「怎麽和我想的不一樣?」

  小悅也嘀咕著:「難怪爺爺每次提到三十幾歲時的事,總是無精打采的一語帶過,原來……原來是因他的努力未達預期效果,使他感到沒面子。」

  小癡此時突然說道:「小秋仔,既然你已經交代了黃金城的起源,接下來該告訴我們,爲什麽三十年前還很出名的黃金城,如今卻沒人談論?而你跟老金又跟這黃金城有何關係?」

  「知道了!你們少藉機打岔。」小秋乾咳一聲,搶言道:「話說,那座神秘的黃金城出現江湖三四十年,引起江湖上的大風暴,如今卻識者寥寥,乏人問津,那是因爲它就像出現時一樣,又突然消失了。」

  「消失了?」小悅追問道:「難道,那些前往綏境金湖城尋找黃金城下落的官兵和江湖爺們,就這麽算啦?」

  小秋聳肩道:「他們不算了也不行,因爲只要進入蓮台山區的人,就沒有一個再走出來過!」

  「什麽?」二凡和小悅異口同聲叫道:「那他們到哪裡去了?」

  「他們也消失了!」小秋口氣帶著異樣道:「可是我可以告訴你們,他們全都死了,而且死得很慘很慘!……」

  小秋目光茫然地望向遠處,從他淒然的臉色上看來,好像他親眼目睹了那些失蹤者的死亡一般。

  小悅和二凡見他神色不對,不禁住口不語。

  小癡打破僵硬的氣氛,笑道:「不是我說,這些想去淘金的人實在太笨了,沒什麽大腦。」

  「爲什麽?」小秋等人好奇地問。

  小癡論道:「人家既然敢把黃金城『秀』在萬人眼前,豈會沒有半點防護措施?況且,出現在蓮臺山,也不見得就是在蓮臺山上呀!」

  二凡不解道:「不在蓮臺山?此話怎講?」

  小癡賞他一記響頭:「笨!海市蜃樓聽過沒有?誰規定黃金城出現的地方一定要有黃金城存在?」

  二凡抓抓腦袋,恍然大悟道:「對呀!」

  「嘿嘿!」小秋得意道:「這次自以爲聰明的天才,終於失算了。我告訴你,神秘黃金城真的就在蓮臺山的某處。」

  「你怎麽知道?」

  驀地,陣陣濃煙和劈裏啪啦的烈焰燃燒聲,打斷了小秋的回答,他和二凡急急躥向洞口,只見附近山谷。已成一片火海。

  二凡怔然大叫道:「完了!這回我們真的完了!小癡啊,血手會那些人突然變得和你一樣聰明,決定火烤風神幫了!」

  「這有啥稀奇?」小癡緩緩踱向陣式旁,道:「我早就知道他們會使這招,我納悶的是,他們怎會笨到這時才想到?」

  小秋恍然道:「小白癡,你該不會是故意拖延療毒時間,等著血手會的人來放火燒山吧!」

  小癡戲謔道:「啊哈!你真是越來越瞭解我了,我正是如此計劃。」

  小悅此時毒性已除,但體力尚未完全恢復,他呻吟道:「這小白癡的瘋病又發作了,什麽不好試,竟想試試被烤的滋味。」

  二凡朝外望望騰騰火海,感到洞內的溫度已逐漸升高,不禁道:「血手會也未免太狠了,他們這把火,不知要殘害多少無辜生靈。」

  果然,洞外隱隱傳來驚惶奔逃的騷動聲。

  小秋皺皺眉頭道:「小白癡,你到底在玩什麽把戲?」

  「沒有呀!」小癡滿臉無辜道:「是你曾提醒我,洞裏乾柴這麽多,不用白不用嘛!」

  「你又想擺擺陣玩玩?」

  小秋以懷疑的眼光看著他。

  「答對了!」小癡興奮地道:「有一座『離火陣』,最適合目前這種情況使用了。根據『葛秘三元遁甲圖』此書中記載,只要佈成離火陣,雖置身烈焰之中,亦猶如處於清涼境地,不畏烈焰逼身。我早就想試試這離火陣是否真如書中記載那般神奇,只是一直沒有機會找到夠大的火來試試看。」

  小秋一聽,竟也興致勃勃道:「太好了!血手會一定以爲我們逃不出這場大火,只要他們認爲我們已燒成焦炭,就不會再追殺咱們了。等他們撤退之後,我們再來設計他們,好報一箭之仇。如此一來,我們便反守爲攻,殺得他們哇哇叫別別跳,太過癮了!」

  小癡也高興笑道:「你真不愧是我的知音!呵呵……

  二凡苦著臉道:「小癡啊,你能保證離火陣一定管用?萬一,這個首度試用的離火陣失效,你知道會有什麽後果嗎?」

  「安啦!」小癡拍拍二凡胸膛,扮個鬼臉戲謔道:「如果離火陣失效,咱們最多只是變成正宗的烤地瓜而已,不會有更糟糕的情況發生啦!」

  此時洞中的溫度開始明顯上升,小癡熱得滿頭大汗,忍不住叫道:「哎呀,太熱啦!再不動手,咱們真的要被烤熟了!光頭、小秋仔,快點,大家一起來啊!」

  他撥開原先設置的梭形小陣,叫二凡和小秋抱起大把大把的乾柴,按他所指方位,一一插入地面。……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