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癡一邊指示二凡搧火,一邊催著小秋加柴。

  小秋兀自嘀咕道:「他大概是覺得這堆乾柴如果不用完就太可惜了。」

  火勢大熾之後.小癡取出面晶剔瑩透的如意形玉佩浸入缽內,缽中藥汁竟於瞬間凍結。

  小秋和二凡兩人都對這景象看癡了,直到小癡大叫:「加火呀!」兩人方始如夢初醒,繼續原來手中的工作。

  小癡在藥汁凍結的刹那已將玉佩抽起,火勢一猛,藥汁再次溶化沸騰,小癡復又將玉佩浸入,將藥汁凍結,如此反覆九次,才告停止。

  此時那缽中原本漆黑的藥汁,竟已轉變成水晶般光潔透澈,反觀那玉佩卻已變得漆黑如墨。

  而小癡的手臂,也因爲離大火太近,被燒得皮開肉綻,慘不忍睹。

  小秋直到此時才發現小癡受傷,他不禁驚呼:「小癡,你的手……

  小癡慘白又冷汗涔涔的臉色顯示,他的傷絕非無疑,但也只是咧咧嘴,乾澀笑道:「沒事,等敷上藥就沒事了!」

  二凡更是感同身受地喳呼道:「哎呀!小癡,你燒到手怎麽都不叫?早知道這樣,就由和尚來代勞,至少和尚比你不怕火烤。」

  小癡忍著痛笑道:「好吧!那現在就麻煩你,將你吃飯的傢夥端來給我。」

  「缽?」二凡哇然叫道:「你是說缽?喂,小白癡,你沒搞錯?那個缽裏是熱熱滾滾的藥湯,下面是烈旺旺的大火,你叫和尚用手去端它?和尚可還沒練成水火不侵、金剛不壞的如來神掌,拿不得呀,萬一因爲和尚燙傷手,打翻缽裏的靈藥,那豈不是一切都完了。」

  「沒錯呀!」小癡正經八百道:「現在叫你托缽,你都會嫌它燙手,那剛剛我若叫你把手放在火上烤手毛,那你的手豈不是會縮得比烏龜縮頭還快上好幾倍。如此一來,『九轉玄冰』的效用就無法發揮,我的藥還煉個屁!所以,你剛才說要代勞的話,不全都是廢話!」

  二凡習慣性地拍著光頭,嘿嘿乾笑道:「這點我倒沒想到,原來要煉這味藥,還得付出代價呐!」

  小癡瞪他一眼,訕謔道:「難道你師公專教你做些不勞而獲的事?才會讓你忘了一分付出一分收穫的道理。」

  「沒有啦!」二凡尷尬地直抓光頭。

  小秋蹙眉催道:「得了!小白癡,你少欺負光頭老實。現在藥也煉成了,你還是趕快治治自己的傷,少耍兩句嘴皮子死不了你的!」

  小癡瞟眼逗笑道:「怎麽?傷在我身,痛在你心,是不是?」

  「噁心!」小秋突然啐道:「我看你不光是燒到手,大概連腦筋都『相打電』(短路)了,才會燒昏頭,亂講些五四三的鬼話。」

  「哇噻!」二凡讚歎道:「我記得你才剛出道,還是菜鳥一隻嘛,沒想到你的行話也說得這麽溜!」

  「兩個月!」小秋得意地豎指比道:「我出道只有兩個月多一點點,不過,光頭,你忘了我是幹乞丐這一行的?當小乞丐什麽南腔北調都要學,黑白兩道的規距也都要懂,世面才能混得開嘛!」

  小癡精神百倍道:「對!煉藥煉得太興奮,我差點忘了你還有話要說。快!等我先試過藥,再來聽你講古!」

  他興沖沖將手中已經變色的九轉玄冰玉佩抛入火中,只聞滋的一聲,玉佩在火中化爲一股濃濃的白色煙霧裹住銅缽,並不立刻散去。然而,火焰卻也於此時熄滅,山洞立即陷入一片黑暗。

  「哇,天黑了?」小癡在黑暗中呵呵傻笑:「忘記時間的存在,是天才常幹的事!」

  他就著洞口僅有的微光,小心翼翼地接近火堆捧起銅缽。

  「天才總是不知道生火的困難!」

  二凡半是抱怨半是嘮叨的搖亮火摺子,重新燃起營火。

  忽然——

  洞內流光四射,眾人眼前驟亮。

  小癡和二凡望向光源處,只見小秋手中托著一顆晶瑩光亮的夜明珠,正映著火光閃耀生輝。而這顆亮光四射的夜明珠內,竟還有一隻栩栩如生的白色飛龍在其中緩緩蠕動,彷彿就要破珠而出,乘風入雲一般。

  小癡和二凡皆看得嘖嘖稱奇。

  小癡接過珠子仔細打量一番,呵呵笑道:「這珠子裏面的龍其實是珠子本身的裂紋瑕疵,但是因爲它裂得恰到好處,只要映著光線,就會因折射而現出龍形,如此一來,這個瑕疵不但不會減損珠子本身的價值,反而使得這顆夜明珠成爲稀世奇珍,真有意思!」

  他將夜明珠抛還小秋,若有所思地接道:「以此類推,若是能善用自己的短處或缺點,反而也能使之成爲自己的特色,讓自己藉此而顯得出類拔萃。」

  「對對對!」二凡猛點頭:「像趙傳和澎恰恰的醜,反而變成他們賺錢出名的本事。人醜不見得本事就差;反之,人如果長得漂亮、瀟灑,也不一定吃香,因爲閻王叫人三更死的時候,就是專抓這種帥哥或美女。所以才會有紅顔薄命、英才早逝的成語流傳!」

  「啪!」的一聲,小癡賞了他一記響頭,嗤笑道:「什麽跟什麽?胡說也得有點分寸,如果說得太離譜,會被人笑你阿達阿達的!」

  「阿達是你爺爺!」二凡理直氣壯道:「我本來就是繼承我師公『笑笑』(瘋癲)的特色,我何必怕別人笑?」

  小癡翻個白眼謔笑道:「碰上你這種人,再偉大的天才,也只有承認自己是白癡,才能顯出自己聰明。」

  小秋不解道:「你這句話是什麽意思?我怎麽有聽沒有懂?」

  「很簡單嘛!」小癡嘿嘿笑道:「因爲瘋子的世界和常人相反,所以聰明的人要承認自己不聰明,才是瘋子眼中的聰明人……。」

  「起笑!(發瘋)」小秋和二凡異口同聲地嗤謔。

  這時,老金自小悅身側的柔軟草堆裏,鑽出頭來,吱吱抗議小癡等人說話太大聲,吵得他不得安眠,但隨即,牠的目光卻被小秋手中的夜明珠所吸引。

  老金突然既興奮又驚喜地尖聲嘶叫,小小身子頓時化做一抹金光射向小秋手掌,搶過珠子,把玩不休,同時不停的搖頭晃腦。

  小癡正在二凡的協助下,以銀刀挑起銅缽內的靈藥,敷在被火燙傷的傷口上。

  此時缽內的藥汁,經白霧的最後凝煉,已化成果凍般的稠狀藥膏,猶自散發著令人提神醒腦的撲鼻芳香。

  小癡原本皮開肉綻的灼傷,一敷上藥膏馬上消腫退熱,傷口上並立即結起薄薄血痂,不過片刻傷勢已減輕大半。

  小癡仔細查看傷口癒合的情況,這才滿意地讓二凡幫他裹上繃帶。

  而這時老金還在吱叫不休。

  小癡懶懶道:「金老大,拜託你安靜點好不好?你再這麽大呼小叫,萬一把敵人引來怎麽辦?」

  他忽然靈光一閃,叫道:「不妙!」

  小秋也想到了什麽,一把抓回老金手中的夜明珠塞入懷中。

  「光頭,快把火弄熄!」

  小癡急忙撥散火堆撲打著。

  二凡奇怪道:「幹嘛又要熄火?」

  「不熄火馬上要出人命!」

  小秋已衝上前幫忙滅火。

  火光一熄,山洞再度陷入黑暗之中。

  小癡和小秋兩人摸黑潛向洞口,二凡滿頭霧水的緊跟而上。

  洞外,滿天星光燦爛,山風陣陣,蟲聲唧唧。

  小癡等人在洞口窺望良久,終於有模糊的人聲隨風飄來:「是在這附近嗎?太亮了,不像火光……說不定是寶物要出土……做你的春秋大夢……找不到……眼花了吧……

  二凡豎指指了上面,表示語聲來自峭壁峰頂。

  「天太黑……看不見什麽……回去……天亮再說……

  最後一句話非常清楚地傳入小癡等人的耳中,說話之人中氣十足,顯然功力不弱。

  有頃,模糊的人聲逐漸遠去,小癡他們這才松了口大氣。

  二凡摸摸光頭,呵呵笑道:「差一點!還好小白癡你及時想到火光會外洩,如果再晚一點,咱們可就要被人來個甕中捉鼈了。」

  「如果是我……」小癡走回洞內,謔聲道:「我會選擇來道『燒烤狐狸』!用火攻比親自動手捉鼈方便的多,而且效果也比較有保障。」

  小秋蹙眉道:「如此一來,咱們這裏豈非待不下去了,是不是得換個地方?」

  「安啦!」小癡嘻嘻笑道:「和天才在一起的好處,就是生命比較有保障。等他們發現找不著咱們,再想別的辦法要來對付咱們時,咱們早就已經腳底抹油,遠走他方去也!」……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