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癡對眼前怔愕著的烏衣大漢呵呵笑著介紹:「各位老兄,這是少爺我最得意的法寶之一,叫做『毒龍蜂』,産於巫山毒龍谷內。這種蜂說毒不毒,被牠們叮中,就像被毒龍谷裏有名的青竹絲或百步蛇咬中一樣,保證各位覺得『痛快』無比!呵呵!」

  烏衣大漢們有些心驚膽戰的盯著橫佈於自己等人和小癡之向,這群不太溫和的毒龍蜂,暗自打算該不該去招惹牠們?

  小癡無視於鐵劍門人死樣般的沈寂,接著侃侃而談:「你們或許覺得奇怪,這些小昆蟲們怎麽看起來很乖,既然現了身,爲何還不展開攻擊?原因很簡單,因爲牠們正在等待我的號令。想當初我爲了訓練這支超級特攻隊,自己時常被叮得哀哀叫,有幾次差點連小命都丟了,不過吃苦總是會有代價的,如今我要叫牠們飛東,牠們就不會往西。各位相不相信?現在我們來試驗一下,證明我沒有騙你們,好不好?」

  五名烏衣大漢只覺得自己冷汗直流,腳下不知不覺的悄悄朝後挪移,他們業已被眼前陣陣折磨人的嗡叫聲和小癡攻心爲上的言詞嚇掉了半條命。

  小癡看看有些呆怔的對手,暗自好笑的忖道:「嘖嘖,爲什麽自稱天不怕的不怕的爺們,總是怕死了這些稀奇古怪的小蜜蜂,小長蟲?」

  他好整以暇的取出—支小型竹哨,補充說明道:「對了!我忘了告訴各位,毒龍蜂只要出籠,沒有叮著人是不甘心回籠地,你們就自求多福吧!」

  一聲尖銳的哨音,喚回這五名大漢嚇掉的魂魄,他們齊呼一聲,不是攻向小癡,反而是拔腿逃之夭夭。

  毒龍蜂在小癡哨音與手勢的配合指揮下,嗡然震翅,分成兩隊,一隊朝逃命的五人追去,一隊留在原處守護小癡。

  激戰中的辛不回忽見手下沒命奔逃,不由得怒火中燒,大聲斥喝道:「該死!誰準你們如此狼狽而逃?簡直是丟人現眼,回去之後,自己到刑堂報到……」

  他話聲未落,逃命的五人忽然紛紛踉蹌撲跌,口中慘叫連連。

  直到此時,辛不回才注意空中異樣的嗡鳴聲。

  被毒龍蜂追上的五人,死命的撲打這群要命的毒蜂,但這些毒蜂似有靈性一般,竟懂得閃避之道和迂回攻擊。

  不過片刻,眼前五人已被大群毒蜂叮中,那火辣辣的痛苦滋味令他們發出不似人聲的慘號,他們驚恐淒厲的號叫聲,頓時震撼了鐵劍門全體,使得鐵劍門衆人紛紛朝他們這邊投來驚疑不定的目光。

  哨音再傳,小癡揮手連連。

  原本攻擊倒的那五人的毒龍蜂,刹時如炸彈開花,自四面八方衝入混戰的人群。登時,哀叫聲此起披落,顯然已有人中獎。

  小癡呵呵笑著高叫:「風神幫要命的快來呀!毒龍蜂是不會認人的。」

  不用他說,二凡和小悅等人早巳發現毒龍蜂連他們也一併攻擊。當下,他們幾乎是抱頭鼠竄的往小癡身邊奔來。

  小秋首先躥入花圃,捶著小癡嗔叫道:「他媽的,小白癡!你是故意陷害我們是不是?!

  小癡身邊的毒龍蜂見他遭受攻擊,嗡然一聲,震翅撲向小秋,嚇的小秋急忙往小癡身後躲去。

  小癡趕忙噓聲制止蜂群,同時揮手要留守的毒龍蜂加入攻擊的行列。

  小悅拉著杜玉蟬,和二凡不分先後衝入花圃中,小癡先伸出右腳撥動圃內一顆奇石,這才瞅著小秋,呵呵賊笑:「小子,下次要記住,本幫主是不可以隨便加害的!否則,小心你會死得很難看。」

  小秋咋舌道:「乖乖!你是怎麽訓練這隊死士的?牠們可比十個武林高手還管用。」

  「那也不一定!」小說指著殺出蜂群,朝花圃掠來的辛不回和胡一中:「眼前就有兩個高手通過考驗。」

  辛不回似是完整無傷,但胡一中額頭腫起的肉瘤證明,他雖然通過考驗,卻也不是沒有付出代價。

  辛不回一路叫喧道:「小子,召回你的毒蜂,否則本座定將你碎屍萬段!」

  小癡聳肩戲謔道:「沒搞錯?有毒蜂保護,你都想要我的命,如果沒有毒蜂,我還能活得了?你這人說話怎麽老是不經大腦。」

  衝到花圃前的辛不回看準方向,淩厲的撲向小癡,但他忽覺眼前一花,竟然一擊落空。

  小癡等人宛若無事般,站在原的指著他哈哈大笑。

  胡一中來到身邊,奇怪道:「副門主,你沒什麽不對吧?」

  辛不回怔了怔:「什麽意思?」

  胡一中呐呐道:「呃……剛剛,副門主你怎麽朝沒有人的地方發動攻擊?」

  「沒有人?」辛不回暴躁道:「我明明看準那小子立足之處動手的呀!」

  他以劍指向園中的小悅:「姓巫的小子,你納命來!」他再次騰空,手中長劍泛起漫天光華,淩厲的罩向小悅。

  然而,當他劍勢盡出,跟前突然一片空白,哪有小悅的影子?辛不回不由得駭然收劍,反身倒掠,遠離花圃。

  「妖法!」他橫眉豎目的大叫著。

  胡一中更是駭然道:「這是怎麽回事?」

  花圃中——

  小秋豎起拇指稱讚道:「厲害!癡道長的奇門遁甲之術,果然和傳說的一樣高明!」

  小癡得意道:「小意思啦!這還是隨便玩玩而已,等以後有機會,我再擺幾個真正有水準的大陣給你們瞧瞧。」

  杜玉蟬恍然大悟道:「原來剛才你在賞花是假,佈陣才是真的!難怪你說:好了!巫公子他們笑得好神秘。他們都知道你在幹嘛,只有我還蒙在鼓裏呐!」說著,她不禁發出一陣嬌笑。

  小癡眨眼笑道:「只要你加入風神幫,我保證有人願意訓練你培養這份默契!」他曖昧的朝小悅瞟去。

  杜玉蟬微窘道:「加入幫會的事,我要先問問我娘。」她略帶歉然的望著小悅。

  小癡暗自朝小秋眨了眨眼,他們想法一致:「這種事也要問,我看是沒指望了!」

  辛不回在花圃外久攻不下,不禁出言譏諷道:「原來,所謂的風神幫,就是縮頭烏龜的代號?巫小悅,你可真是丟盡了太白山莊的臉!」

  小悅懶得理他,逕自問道:「小白癡,咱們光是呆在這裏,辛老鬼雖然殺不進來,但咱們也出不去,這可不是好辦法。」

  「簡單呐!」小癡看看四處狼狽奔逃,閃避毒龍蜂的鐵劍門人已失去戰力,便吹響竹哨,揮手重新召集蜂群。

  辛不回聞得哨音已提高警覺,嗡嗡聲中,哨音再響,聚合的毒龍蜂宛如一片黑黃交雜的詭異雲彩,快速罩向辛不回和胡一中。

  辛不回大喝一聲,連忙揮掌掃退毒蜂。

  胡一中更是凝神固守,不讓蜂群有近身的機會。他可沒忘記額上的腫瘤正火辣辣的抽痛著。

  集結之後的蜂群威力大增,此時,在小癡的指揮下,竟能變換隊形,包抄攻擊。不過片刻,辛不回和胡一中在蜂群輪番攻擊下,已有些捉襟見肘的窘境,其餘鐵劍門人,早被毒龍蜂整慘了,蜂群不找他們麻煩,他們已暗呼僥倖,根本沒有膽子過來幫他們的副門主和外堂堂主。

  「哎喲!」一聲慘叫。

  辛不回疏神下,被毒龍蜂在左臂上叮了一口,他雖打死叮中他的毒蜂,但是卻止不住那股錐心的刺痛和火辣辣的麻癢。

  驀的,辛不回感到一陣頭昏噁心的暈眩襲來,他駭於蜂毒之霸道,只好急急抽身,下令收兵以保全老命。

  鐵劍門人得令俱是鬆口大氣,一個跑的比一個快,就怕跑慢了,又要變成蜂口下的點心!

  小癡故意趨策毒龍蜂再追出百丈外,嚇夠了對手,這才吹著竹哨召回蜂群。

  他踢開奇門陣中的石塊,走出花圃,拾起原先裝有毒龍蜂的烏黑圓球。原來,這圓球內卻是個蜂巢。

  小癡捧著蜂巢.看著毒龍蜂一一回巢,有些遺憾道:「死了不少蜂兒,要再重新訓練幼蜂可真不容易。」

  他將蜂巢合攏收回隨身的百寶袋中,對衆人一笑:「咱們該走了!你們難道不覺得,這大半夜鬧得雞飛狗跳,卻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是很奇怪的事?」

  小悅頷首道:「看來咱們早就被人盯梢,趁著鐵劍門鎩羽而去時,咱們正可以重新隱匿行蹤!」

  他們進屋收拾了個人的隨身物品,小悅在桌上丟了些銀兩,一行五人便趁著夜色昏沈,翻牆離去。

  月,偏西了。

  離著天亮,約摸也沒多少時辰……。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