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麽?」小秋似笑非笑的反問:「我可是我老媽十月懷胎所親生的喲!」

  小癡咂嘴解釋道:「因爲身中流毒閉穴的女人,在懷孕時,百分之八、九十胎死腹中,生不出會哇哇叫的娃兒。而僥倖生下來的小孩,不是先天畸型,就是在三歲以內夭折,像你這種生得有頭有臉,手腳俱全,而且活到現在還沒翹辮子的後代,根本就是絕無僅有,所以,只有一種可能性,能夠解釋你這種特殊情況。」

  「什麽樣的可能性?」小悅和二凡好奇的催問。

  小秋但笑不語的瞅著小癡,他也想知道這個小白癡是不是真的比自己所預料的聰明。

  小癡乾咳一聲,篤定道:「那就是他老媽曾經吃過某種不平凡的靈藥,所以不但沒有死於流毒閉穴,反而生下個完美的毒胎!」

  小悅和二凡轉頭以眼神向小秋求證。

  小秋面無表情道:「我還以爲你真的那麽厲害,幾乎是無所不知。」

  「猜錯啦?」小悅和二凡頗爲興奮。在他們的經驗中,小癡所做的推斷很少有失誤發生,能夠逮到天才也有短路的時候,是他們人生中最大的樂趣。

  小癡怔愕道:「不對嗎?我不可能猜錯嘛!」

  小秋的目光一一溜過眼前三張表情各異的臉孔,他忽而碰地拍著桌子跳了起來,哈哈大笑的抓著小癡雙肩猛搖:「他媽的,你這個天才真不是蓋的,真的很厲害,而且無所不知呐!我娘的秘密全都給你猜去啦!哈哈哈……」

  「又給他猜中了!」小悅和二凡不禁有些氣餒。

  小癡哇啦大叫:「哎喲!別搖、別搖!我的骨頭快被你搖散了!小秋,拜託你別這麽激動好不好?!

  小秋手舞足蹈的捶著他,興奮大笑:「我怎麽能不激動,你是第一個徹底瞭解我身上老毛病一切前因後果的人,我已經開始相信你有辦法治好我啦!我當然激動,喲——萬歲!」

  小秋索性抓著小癡又蹦又跳,一派因激動而抓狂的德性。

  二凡摸摸光頭,納悶道:「這小子怎麽回事?看他那副德性,簡直和我祖師爺發作時有得拼呐!」

  小癡好不容易掙脫小秋的魔爪,昏頭轉向的跌回座椅,喘著大氣道:「如果你從出生起,就知道自己活不過二十歲,如今卻突然知道小命有救,你也會和這小子一樣抓狂地。」

  小悅恍然有悟道:「是不是患有先天性流毒閉穴症的人,基本上全活不過二十歲?」

  小癡點頭道:「二十歲還算最大極限。如果他沒碰上我,從十五歲之後,隨時有可能駕鶴西歸,永享無極!」

  小秋發洩過激動的情緒後,臉頰酡紅,雙目放光的坐回小癡身邊,搖著小癡臂膀,忙不迭問:「快說,快說,你說有什麽藥可解我娘和我身上的『流毒閉穴』?」

  小癡舉手討饒道:「我說、我說。拜託你別再搖了,我可不是雪克三三!」

  小秋仍然懷著興奮的心情,以充滿信心和希冀的目光看著小癡。

  小癡不知怎麽地,竟被他如此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跳加速,一股茫然又陌生的古怪情緒油然而生,令他覺得既尷尬又不自在。

  「你快說呀!發什麽呆?」小秋微嗔的瞪著他。

  小癡急忙壓下古怪又陌生的情緒,乾咳道:「據我所知,要解你身上的先天性五陰奇毒,必須以『火海蜥蜴』的內丹爲主,『萬年冰晶玉蓮』爲輔,調以十數項解毒藥材,服下後再以強大內力衝穴去毒,才能徹底根治。」

  小悅皺起眉頭道:「小白癡,你是不是在說神話?火海蜥蜴和萬年冰晶玉蓮都只是存在於傳說中的奇藥,要到哪裡去找?」

  「對對對!」二凡附和道:「這兩樣玩意兒和尚也曾聽師叔祖提過,咱的瘋祖師爺就說,除非他瘋了,否則不會相信這兩樣稀世靈藥真的存在於世間!」

  「哈!」小癡擊掌笑道:「如果瘋大師不瘋,這武林之中還有誰是瘋子?可見瘋大師的確相信這兩項靈藥的存在,出家人不打誑語,只要瘋大師說有的東西,就絕對不會沒有!你們兩個怎麽可以懷疑天才說的話?」他佯嗔的瞪了二人一眼。

  小秋嘻嘻笑道:「我開始有點佩服你了,小白癡。你知道的事的的確確有夠多,居然連火海蜥蜴和萬年冰晶玉蓮都知道,你想不想猜猜看,我娘是吃了什麽靈丹妙藥才保住我的小命?」

  小癡雙目一亮,吃吃直笑:「本來我是不知道你娘吃過什麽稀世靈藥。不過,現在我知道了,就是萬年冰晶玉蓮,對不對?」

  小秋不感意外的呵呵一笑:「你爲什麽不猜是火海蜥蜴?」

  「因爲……」小癡神秘笑道:「火海蜥蜴一直在等待我這位天才出世,好去救牠!除了我那個詐死的老癡爺爺,天底下只有我才能找得到火海蜥蜴,所以你娘絕不可能服用了牠的內丹。」

  二凡納悶道:「小癡,我還是不明白,你怎麽隨便猜就知道,小秋的娘服過萬年冰晶玉蓮?」

  小悅已從小癡和小秋之間的對話,聽出端倪,他不禁戲謔道:「笨呀,光頭!既然能解奇毒的靈藥只有兩種,一種小癡肯定別人找不到,小秋的娘當然是吃了另一種,才能生下活蹦亂跳的小秋嘍!」

  小癡戲謔道:「欸,和天才混久了,你也被傳染得越來越聰明了。」

  「這是你的榮幸,我的悲哀!」小悅做狀的擺出一副高傲的神色,惹得其他三人一陣哄笑。

  小秋拍著桌子,大笑不歇:「現在我知道爲什麽小癡要創『風神幫』了,實在有夠名副其實,每個幫兵的臉皮,一張比一張厚。」

  小癡更正道:「不對!風神幫裏面只有幫頭,沒有幫兵。既然要開山立派,就得搞個頭頭來混,弄個小兵兵在幫中那有啥樂趣。」

  小秋反問:「既然每個人都是頭頭,請問究竟誰要聽誰的指揮?有事情時,又是誰來負責?誰來拿主意?」

  「哈!」小癡理所當然道:「這麽簡單的問題也要問,本幫一切,當然是聽最聰明的那個人的指揮。有事情時,該負責的人負責,有主意的人拿主意,你們有意見嗎?」

  「廢話!」小秋等人全都拋了個衛生眼給小癡。

  其實,他們也知道,雖然大夥兒各有所長,但是,小癡才是那種天生帶頭的人物,他的反應和他的智慧使他成爲頭頭中的頭頭,也彌補了他沒有任何武功的弱點;況且,來日當小癡真正習武之後,還不知道他的發展又將是如何的無可限量?!

  二凡習慣性的摸摸光頭,感興趣道:「小癡,你剛才說,天底下只有你和老癡爺爺能找得到火海蜥蜴。這玩意兒究竟是躲在哪裡?咱們是不是先去把牠揪出來,先治好小秋的老毛病後,再去找慕容世家報仇?或是先去江南?」

  小癡沈吟道:「火海蜥蜴就困在苗疆的『地獄谷』內,若論行程,當然是先到苗疆比較順路。再說,先治好了小秋的毛病,咱們也可以多一個打手。省得這小子動手到一半又突然斷電,那可就麻煩大了!只是……如此一來,咱們可能要被誤會爲誘拐良家婦女。」

  他故意若有所指的瞄著小悅嘿嘿賊笑。

  小悅眼珠子轉了轉,索性大方道:「誘拐就誘拐,誰伯誰來著!先到苗疆也好多點時間和我的她互相瞭解,進而培養感情,我何樂而不爲?」

  小秋已聽小癡提過杜玉蟬之事,此時,他豎起拇指稱讚道:「好,夠爽快!不愧是標榜英雄本『色』的花心小悅。」

  「我的她?」二凡翻著白眼,嗤聲道:「就怕讓你這次又愛不夠,到時候再弄個熱戀傷痕,遭人四處追殺!」

  就在這時——

  「誰?」

  杜玉蟬在房中傳出一聲驚斥。

  小悅一馬當先衝入姑娘閨房,正好撞見數名彪形大漢破窗而入。

  小悅冷嗤一聲:「三更半夜擅闖姑娘家的閨房,你們懂不懂禮貌?」

  他已悍然揚掌迎上衝入的惡漢。

  小秋瞄了一眼正拉高被褥,匆匆著裝的杜玉蟬,呵呵輕笑:「喂!花心公子,你自己還不是三更半夜擅闖姑娘家的閨房,你的禮貌也不見得比較好嘛!」

  小悅一邊讓過對方兵刃,一邊苦笑道:「小秋仔,你是不是忘了咱們是同一國的?你不上場幫忙也罷,幹嘛還故意扯我後腿?」

  小秋嘻嘻笑道:「這叫做『互相漏氣求進步』,兄弟,我不幫你,是要讓你有機會在佳人面前表現一下英雄救美,你真是不知感激,嘖!」……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