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

  小乞丐正昏頭漲腦的疊壓在小癡背上,兀自慶幸道:「奇怪,這一摔居然沒事!既沒摔斷手腳,也沒撞斷門牙,看來我的運氣不算太壞。」

  小癡災情慘重的趴在的上,呻吟道:「哎唷!我招誰惹誰來著,爲什麽被人拿來當肉蒲團,居然還有人不知感激。」

  小乞丐晃了晃昏沈沈的腦袋,側目一看,這才發現自己還壓在小癡身上,而小癡正撐肘托腮,好整以暇的瞅著他。

  小乞丐雖然衣著襤褸,卻沒有一般乞丐那種肮髒邋遢,就算此時他的氣色萎靡、口角帶血,依然不曾滅損滿面的斯文秀氣和眼中那抹黠慧精靈的神采。

  「嗨!」他動了動身子,仍然壓在小癡背上,學著小癡撐肘托腮的模樣,招呼道:「你好!我叫池小秋。原來你知道我今天會出事,所以特地來當蒲團讓我壓,你真是太客氣了!」

  「什麽?」小癡瞪大了眼,盯著小乞丐猛瞧,半晌,他終於眨著眼,呵呵黠笑:「好,你好!我叫皮小癡,原來你也和我一樣皮!很好,有格調,我喜歡。」

  小秋坐直了身子,也朝小癡眨眨眼,呵呵笑道:「皮小癡?很好玩的名字。能對我的胡言亂語不生氣的人,的確和我一樣有格調。很好,我欣賞!」

  他們倆互不相讓的坦然相視,接著有如相識已久的搭檔,同時仰首哈哈大笑。

  默契,便在這心靈交流的刹那之間,自然形成。

  小癡也撐坐而起,像哥們似的拍拍小秋肩頭,高興道:「歡迎加入風神幫!」

  他回頭朝已經擺平飯館老闆等人的小悅和二凡嘻嘻笑道:「喂!花花公子、光頭,咱們的小秋剛才說好了,要拆掉這家只會吃小乞丐血汗錢的黑心肝飯館!」

  「小秋?」

  小悅和二凡有趣的對望一眼。

  二凡摸摸光頭,呵笑道:「咱們的小秋?看來風神三甲龍已經多了一尾。不知道小白癡打算將咱們的招牌改成什麽名堂?」

  「當然是叫『風神幫』,這有什麽好考慮的。」小悅嗤地一笑,理所當然已極。

  隨即,小悅朝小癡和小秋點點頭道:「你們確定要拆房子?不再考慮?」他早就興奮的直搓手,卻故意問給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人聽,好刺激他們的神經。

  「不要呀!」飯館老闆幾乎是哀號的呻吟著。

  小秋揮手道:「拆拆拆!不拆難消洛陽城內小乞丐們的怨氣。你們儘管拆,有什麽問題,全由我來擔當!」

  「就是等你這句話啦!」

  小悅和二凡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反身衝入飯館之內,只聽到一陣乒乒乓乓的撞響,整座飯館宛若打著擺子般,瑟瑟顫慄,接著在一陣強烈的震顛後,轟然崩頹。

  房子崩塌的聲音,掩去了飯館老闆絕望又痛心的呼號。

  小悅和二凡身若閃電,自這場塵煙彌漫的頹傾中飛躥而出,不住嗆咳地停身在小癡他們面前。

  「哇噻,空手拆房子實在有夠過癮!」

  小悅和二凡眉飛色舞的發表著他們的心聲。

 

  ※  ※  ※

 

  洛陽城,南大街。

  這裏是洛陽城內高級客棧的彙集區。

  這些深遠連雲的高樓巨廈,猛然一瞧,還真容易讓人誤會是哪個王公大臣的豪華宅院。

  街尾,『悅賓館』是城中最富盛名的客棧,不但設備新穎雅致,堂倌的服務更屬一流。

  如今,小癡他們便安頓在悅賓館的西廂,題名爲「流雲小築」的獨立客房中。

  這棟小築內有三房一廳,外帶一間全天候供應熱水的寬敞澡房。

  此時,尚未起更。

  杜玉蟬傷勢雖然不重,但因力乏氣虛,早巳先行告退,回房歇下。

  樸雅脫俗的小廳裏,檀香靜靜的嫋升。

  小癡、小悅、二凡和小秋四人,早已叫來滿漢全席,熱情洋溢的慶祝「風神幫」創幫大典。

  酒足飯飽之餘,小癡打量著氣色紅潤,絲毫看不出身染痼疾的小秋。

  小秋被瞧得彆扭,皺起鼻子哼道:「喂!小白癡,哪有人這樣子看人的?你以爲自己是色情狂,還是食人族?」

  「哈!」小癡突然拍著桌子,神秘笑道:「我決定啦!」

  「決定什麽?」其他三人莫明奇妙的反問。

  小癡吃吃笑道:「我決定把小秋的老毛病,當作醫術上的重大挑戰。若是連他的病都治不好,我哪還有面子號稱醫卜第一的傳人?天才小癡乾脆改名叫蠢材白癡算了!」

  小悅打趣道:「那我看小秋的病是沒治癒的指望啦!」

  「爲什麽?」二凡不解的摸著光頭。

  小悅白眼道:「因爲咱們早就叫他小白癡了,治不好叫白癡是他自己說的,小秋哪還有啥指望?」

  小癡不以爲忤的呵呵笑道:「你的反證法倒是有意思。不過小白癡是你們自己叫的,我始終還是認爲自己是天才小癡。」

  「算了吧!」小秋洩氣道:「不管你是天才還是白癡,只要你是人,就不可能治得了我的病。」

  小癡不服氣道:「放屁,我就不信天底下真有我治不好的怪病,手伸出來!」

  小秋斜睨他一眼,不帶希望的伸出右手。

  小癡當下爲小秋把起脈來,初時,小癡還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隨著他的診視,他的臉色越來越凝重。

  「換左手我看看!」

  小秋順從的伸出左手,他見小癡臉色沈重,忍不住幸災樂禍道:「怎麽樣,我沒騙你吧?我的病可不是小病,據說是無人可治的絕症。」

  二凡奇怪道:「你得了絕症,爲什麽還那麽高興?」

  小秋扮個鬼臉道:「我以刺激天才爲樂!而且能證明皮小癡也有治不好的絕症,看他吃癟,則是樂上加樂——爽極了、爽爆了!呵呵……」

  小悅蹙眉問道:「小白癡,小秋到底得了什麽病?真有那麽嚴重嗎?」

  小癡恍若未聞,兀自瞪著小几上白煙滾騰的精致香爐發呆。

  「喂!有人在家嗎?」小秋舉起手在小癡眼前揮了揮。

  小癡驀地擊掌,興奮叫道:「我知道了,你身上沒有病,你是中毒!而且是先天性的奇毒,所以才會有那種奇怪的脈象,你這種情況叫做『先天流毒閉穴症』!」

  小秋大感意外道:「算你有本事,居然診得出我的病因,現在你該知道我這種老毛病沒人可治吧!」

  小癡眨眨眼謔笑道:「無人可治沒關係,只要有藥可解就沒問題。」

  小秋白眼道:「少來,所謂無人可治,就是說天底下沒有人知道此症該下什麽藥、該用什麽方法來解。難道……」

  他狐疑接道:「你真的知道有什麽藥可以解除我身上先天性的五陰奇毒?」

  「廢話!」小癡得意的瞟眼道:「我如果不知道,就得改名叫蠢材白癡了,我怎麽可以不知道?」

  小悅打岔道:「小白癡,什麽是先天流毒閉穴症?說點故事來聽好不好?」

  小癡呵呵笑道:「想聽故事,沒問題,少爺我最愛講古給人聽。」他故作鄭重的乾咳幾聲,清清喉嚨,學著說書人「砰!」地一拍桌面,裝腔作勢道:「話說,《玄黃毒經》一書中有云:流毒閉穴乃用毒技藝之極,其法……」

  「拜託!」二凡誇張的呻吟打岔道:「和尚知道你很有學問,請你不要故意咬文嚼字好不好?聽你那樣說話,和尚的雞皮疙瘩已經掉了滿地都是。」

  小癡嗤笑道:「唉,真是孺子不可教也!也罷,用簡單點的人話來說,所謂『流毒閉穴』,乃是使毒的最高技巧。一個深諳用毒之道的人,可將一種或數種立可斃命的強烈毒藥,施放在想要暗算的人身上,可是中毒者既無感覺,而且不會立刻致死,直到體內所中之毒,逐一將身上經脈一一毒化封閉之後,中毒之人才會『無疾』而終,根本看不出死者是怎麽死的!」

  他歇口氣,接著又道:「至於我剛才說小秋身中『先天性流毒閉穴症』,那是指他體內的奇毒不是出生後才中獎的,而是他老媽在懷有他之前就遭人暗算,中了流毒閉穴。所以,他還在老媽肚子裏時,便已遭到污染,吸收了他娘體內的毒素,成爲先天性的毒胎。」

  小秋咯咯一笑:「你這個小白癡,知道的還真不少。通通給你猜對了!」

  小癡嘖聲狂言:「猜?我說秋仔老弟,你未免太不瞭解我了,憑我皮小癡的本事,只要扳扳腳指頭,還有什麽事情不知道的?!

  他接又得意地瞟眼黠笑:「此外,我還知道,通常遭了流毒閉穴暗算的人,基本上是不可能有後代的。」……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