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常昇伺機正待發招,二凡忽又一記十八羅漢拳的首招「羅漢獻香」再取對方。

  只是,二凡這一進招又快又急,完全將此招的威力發揮到極至。

  招出一半的百里常昇驟覺二凡拳勁剛猛,不宜硬接,故而閃身朝後倒掠,避開二凡拳勢正鋒。

  二凡卻緊跟而上,雙手仍是十八羅漢拳連綿不斷。

  這套拳他由四歲起練到如今十七歲,十三年如一日,別說已達收發自如的的步,根本就是念起拳至,想都不需多想。

  況且,二凡早巳將這套拳法完全融會貫通,十八招掌法在他手中,忽正忽反,忽前忽後,有時,他更是左拳使前半招,右拳卻合以後半式,由此又變化出十八招以外的古怪奇招,這簡簡單單的「十八羅漢拳」在他手中,已然不光是單純的十八招而已,百里常昇終於逐漸顯現出有些應付不暇。

  不僅如此,二凡雙拳施展到極處,心境空明,內外合一,體內真力源源而出,配合著原本是剛猛路線的羅漢拳,竟在至剛之中生出一股柔韌的勁道,牽制著百里常昇所發出的掌勁,令百里常昇手腳難施。

  直到此時,百里常昇方始警覺不妙!

  眼前,他可真是撞正大板,遇上身懷奇學的高人!

  小癡雖末學武,卻也識得優勝劣敗的局面,此時,已然賭定二凡有贏無輸。

  他故意在旁張狂的戲謔道:「他奶奶的,要得!光頭,你不愧是剛出爐的武林高手、少林棟梁,連功夫都是專拜萬得佛!慕容世家算他奶奶的神馬東西,也敢在咱們風神三甲龍面前囂張?奶奶的,打!打扁這隻老狐狸、老走狗,好叫那個慕容好笑知道,咱們的花花大少是不能讓人隨便逼婚的!」

  百里常昇被小癡這番刻薄的嘲謔激得乍羞還怒氣衝斗牛,連帶動手過招也變得有些暴躁雜亂,不成章法。

  小癡得意的暗笑忖道:「他媽的!你這隻死要面子的老狐狸,我就不信你有多狡猾,還不是照樣受不了本少爺的激將法!」

  忽的,小癡瞥及戰場上有人蠢動。

  原來是剛才被小悅奪去長劍的兩名青衣侍衛,正躡手躡腳的朝他坐處掩進。

  小癡呵呵睨笑道:「喂!兩位侍衛老兄,爲了你們好,我不得不勸你們,千萬別來招惹我。否則,你們想後悔都會沒有機會!」

  沒有答腔,兩名青衣侍衛同時大吼一聲,朝小癡撲去。

  二凡和小悅同時一驚,連忙想抽身回救,但是卻於一時之間難以脫身,兩入不禁急叫道:「小癡,快閃!」

  「免驚啦!」小癡好整以暇的抽出右手,朝撲至的青年人拋揮出去,口中笑謔道:「我是風吹土地廟——『老神在在』啦。倒楣的是他們——死來!」

  兩道紅芒自小癡手掌內激射而出,迎面撲到的青衣侍衛反應也不慢,立刻刹車急停、扭身側轉,避開紅芒。

  但是,那兩道紅芒卻在空中一擺,如影隨形的調頭追上兩名青衣人。

  「哇!」

  「啊……」

  兩聲慘號甫起即落,砰砰雙響,兩名青衣侍衛臉上泛黑,七孔流血暴斃當場。

  百里常昇驚懼叫道:「小鬼,你使毒?!

  小癡無奈的聳聳肩:「我可是警告過他們,叫他們別惹我!」

  他一翻掌,露出藏在指間兩條細如人發的古怪烏絲,只見他抖抖細絲,兩條通體血紅,腹生薄翼的奇形怪蛇乖乖的自屍體內遊出。

  那兩條細烏絲就分別扣在這兩條怪蛇的七寸處,乍看之下,這兩條小紅蛇倒像小癡所養,隨時可以帶出去散步的寵物。

  小悅瞥目所及,不由得咋舌驚呼:「乖乖,小白癡,你從哪裡弄來這麽兩條霸道兇殘又劇毒無比的赤煉仙子?你居然敢把牠們放在懷裏帶著,我看你大概是活得不耐煩了。你知不知道這玩意兒號稱天下十大奇毒之首,只要被牠們劃破一丁點兒表皮,見血毒發,立刻身亡,無藥可救!」

  聽到「赤煉仙子」四字,不僅是和小悅動手中的青衣人個個臉色驟變。就連此時已經落居下風的百里常昇,亦不禁頭皮發麻倒抽口涼氣,卻又忍不住分個神,偷偷覷眼打量地上那兩條只有小拇指粗細、約尺來長的駭人紅影,以見識一下「赤煉仙子」的真實面貌。

  「我是在別有天下面的毒龍谷撿到的嘛!」

  小癡一邊回答,一邊對付逐漸不聽使喚的小紅蛇。

  他自懷中摸出一截漆黑如墨的黑色竹管,貼向蠢動的赤煉仙子。

  這兩條人人談之色變的毒物,見到烏竹,立即蜷伏不動,任由小癡小心翼翼的將牠們撥入竹管內關妥。

  「你們兇吧!」小癡彈彈竹管,呵呵笑道:「如果制不住你們,以前那兩次就算被你們白咬了。」

  在場動手之人,全都聽傻了眼,不知小癡是信口開河,還是說真的?!

  小悅索性賣個身形脫出重圍,拋掉手中「借」來的雙劍,走向小癡,拍著他肩頭問道:「喂!兄弟,我才剛聲明,被赤煉仙子劃破點表皮就會沒命,你偏說自已被牠們咬過兩次。你這是在說笑話?還是故意和我唱反調,繞著圈子罵我騙人?」

  失去對手的青衣侍衛只得停手,他們不由得面面相覷,臉上儘是驚疑不信的表情。因爲他們連小悅是如何脫出己方劍陣都沒弄清楚,這豈不表示對方功力高出自己等人許多?

  適才之戰,當然也是小悅在和他們玩遊戲囉?這種爛仗,他們哪有臉再往下打?!

  小癡拍拍噘嘴發嗔的小悅,吃吃直笑:「你忘了我是超級怪童?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不一定會重演在我身上。而我隨便說說的話,你也隨便聽聽就好,千萬不要太認真。」

  小悅扮個鬼臉謔笑道:「我就知道!還好,我的生氣也是假裝的,否則哪有藉口脫出戰陣稍做休息。」

  「呵!」小癡點著他的胸口,一字一頓道:「原來,你剛才是故意見死不救,而非脫身不得?好呀,你這個花心大少不安好心,想陷害我是不是?」

  「揍他!」二凡一邊和百里常昇過招,一邊不甘寂寞的叫喝:「像這種人,咱們何苦替他出頭,讓他被人帶回江南當相公算了。」

  小悅滿臉癟笑,直歎:「說漏嘴啦!」

  小癡瞅他一眼道:「既然要讓他被人帶回去當相公,那你還在那裏拼哪門子的命?」

  「有道理哦!」

  二凡呵呵一笑,右手一拳逼退百里常昇,再化拳爲掌直豎當胸,左手豁然甩袖、瀟灑後揹,一副收勢稽首之態,昂然而立。

  百里常昇冷笑一聲,稍退即進,雙掌蓄力全發,猛然擊向二凡胸口。

  「小心!」小癡和小悅叫聲甫傳——

  砰然巨響,百里常昇雙掌印上二凡前胸。

  然,怪事發生——

  二凡依然含笑卓立,百里常昇卻像個失了準頭的破繡球,慘嚎著仰面倒飛摔出。

  「這招叫做『達摩氣功』!」二凡莊重稽首卻滿臉捉狹笑容,道:「如果用來反震高手中的高手,和尚的功力尚嫌不足。不過,用來對付慕容世家的總管,倒是綽綽有餘。」

  小癡跑過來,跳起來「啪!」的賞了二凡一記大響頭,驚罵道:「死光頭,你害我嚇了一大跳,以爲你不完蛋,至少也要死半隻雞!還好,你是無敵鐵金剛再世,打不死的程咬金投胎!呵呵……。」

  看到二凡無恙,小癡比什麽都高興,連說出的話都有點語無倫次。

  二凡摸著光頭,納悶道:「我中掌爲什麽又和蛋啊、雞啊什麼的有關?」

  小悅嘻嘻笑道:「小白癡的話要有豐富的聯想加幻想力能力才有辦法理解,你別管他!呵呵……光頭,原來你功力真的不是普通的厲害。少林寺的鴨米豆腐吃多了,的確有差喔!我甘拜下風了!」

  二凡呵呵笑道:「這要感謝我那個偉大的抓狂師叔祖,都是他的功勞。」

  百里常昇被達摩氣功的反震傷了內腑,口角掛血,在青衣侍衛手忙腳亂的扶救下,終於狼狽萎靡的站起身來。

  他顫微微的指著嬉笑中的小癡他們三人,嗆啞道:「好……既然和慕容世家結下樑子,天涯海角,本總管要你們永無寧日。小子,有種留下名號來!」

  小癡吃吃一笑:「不是說過了嘛,我們是武林之中未來的新生代,『風神三甲龍』是也!」

  「我從來沒聽說江湖上有什麼風神三甲龍!」百里常昇激動道:「我要知道你們的名字!你們究竟是何人門下?」

  小癡調侃道:「何人門下都一樣啦,你還是不知道比較好。不過,既然你真的這麽想知道咱們的大名,那……我還是告訴你好了。我,皮小癡。」

  「皮小癡?」百里常昇搖頭道:「沒聽過。」

  二凡摸摸光頭,呵呵笑道:「和尚叫二凡,二凡是和尚。」

  百里常昇忍住嗆咳,喃喃道:「好!居然是瘋和尚的嫡傳弟子,本總管真是看走了眼。」

  他又望向小悅,滿心不甘道:「爲了你,慕容世家搞得損兵折將、灰頭土臉。你該報上名來了吧!」

  小悅瀟灑的一抖雙肩,背後寶劍當然出鞘半截,露出近劍柄處所鏤「狂兮」兩字。

  「區區在下巫小悅,素有『小狂生』雅稱!」

  「哇!」的一聲,百里常昇惱羞成恨,再也壓不住體內翻騰的淤血,狂噴而出。

  「好,果然是巫家的『醉月劍法』!」他慘白著臉恨聲道:「皮小癡?!那你應該是『癡道』阿達散人的傳人了?」

  小癡眨眨眼,嘲謔道:「算你這隻老狐狸還沒笨得太徹底。」

  百里常昇神情古怪道:「武林三奇甫亡,又有你們三個小鬼出頭。莫非是天意?不!」他神經質的搖頭吼道:「我不信什麼『風神三甲龍』能成得了氣候……」

  說著,百里常昇以惡毒憾恨的眼神狠狠地瞪了三人一眼,這才對身邊的青衣人下令:「走!」

  青衣人扶著他,帶著同伴的屍體,離開了聖華宮素菜館。

  直到此時,始終躲在樓下櫃臺裡避風頭、看情況的掌櫃,這才滿口「阿彌陀佛、菩薩保佑」的上樓探看。

  他見小癡三人完整無缺站在被砸爛的雅廳中,不禁鬆口大氣,激動地叫道:「你們都沒死?!太好了、太好了!我可以不用去報官,去買壽材……」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