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癡接著又道:「而我會那麼肯定的猜測慕容世家,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據我所知,慕容世家雖是一方豪霸,家大業大,但是自從上一個慕容老爺死後,慕容世家『煙柳山莊』的風評越來越差。現任的莊主慕容豪嘯是個眼界高傲之人,他比較像那種為了一點小事,就要討回公道的人。而且,大花心一路朝黃山玩去,怎麼可能不順道到西湖去逛逛?而依咱們這位素有小狂生之稱的巫小少爺而言,他的個性豈容別人在他面前賣狂,碰上慕容世家能不出事才怪!」

  小悅攬著小癡肩頭,哈哈大笑:「小白癡,你果然不是普通的瞭解我!而你對慕容豪嘯為人的推斷更是沒錯,哼!這個慕容世家,以為自己是神馬玩意兒,他媽的,少爺就是不吃他家那套!」他恨恨的一捶桌面。

  小癡眨眼道:「這位好笑(豪嘯)莊主,究竟做了什麼好笑的事,竟讓你如此生氣?說來聽聽,我叫二凡去和他理論!」

  二凡納悶道:「為什麼要我出面?」

  小癡捉狹道:「因為你是光頭,光頭專剋桃花煞。任何什麼桃、什麼煞,只要照見你的一百二十燭光,保證立刻花謝枝萎,作怪不得!」

  二凡知道小癡在消遣自己,卻也好脾氣的摸摸光頭,呵呵笑道:「原來光頭竟然這麼管用?好,這姓慕容的不來便罷,若是來了,我就叫他們見見本和尚的『光頭普照』,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哼哼……」

  一陣冷哼自膳廳外響起:「是哪個狂妄無知的小輩,竟敢在此大吹法螺?」

  「碰!」然一響,小癡他們包下這間雅室的那扇冰花格子木門,已被人自外震碎。

  一名年紀四旬左右,生得細目薄唇,面色白暫,留有一撮山羊須的錦衣瘦漢,在六、七名青衣佩劍侍衛的擁簇下,邁著八字步進入廳中。

  小悅左右端詳一番,咂嘴道:「你不是慕容家那個好笑莊主嘛!你又是哪棵蔥來著?為什麼當起慕容世家的嘯天犬,吠得那麼凶,想嚇誰呀?」

  錦衣瘦漢哼了哼:「無知小子,老夫乃煙柳山莊外堂總管百里常昇。特奉莊主之命,前來捉拿逃婚的準姑爺。外人閃邊,不要介入慕容世家的家務事。」

  「逃婚?!」小癡和二凡瞪大了眼,回頭瞅著小悅。

  小悅嗤的冷哼:「放你慕容好笑的臭屁!誰逃婚了?誰又是你家的準姑爺?不要臉皮!」

  他朝小癡他們攤手道:「那天我去逛西湖,正巧遇上慕容好笑的女兒慕容倩在三潭映月那座湖中島上,搭彩樓拋繡球招親。慕容倩的刁蠻潑辣,是江湖中出了名的,我哪會想不開去湊這個無聊的熱鬧?於是便雇了一艘小船去遊湖。誰知道那個慕容倩的繡球不往彩樓前面的人群裡拋,偏往我坐的船上砸來!我一見苗頭不對,繡球還在半空,就被我揮袖掃到一邊去。」

  小癡拍手叫道:「妙呀!叫那娘們去招湖神的兒子當相公。」

  小悅咳笑道:「嘿,才絕哩!人家拋繡球,丟出去落空也就算了,而這位小潑婦卻在繡球上綁著鋼絲,繡球飛偏了,她用力一抖,就又掉頭追來,我索性一劍砍斷她繫球的鋼絲,結果繡球掉在船夫懷裡,那個小潑婦竟然大叫我賴皮!你們說,這算什麼嘛?我當然懶得理她,一走了之,叫那個船夫抱著繡球去娶老婆。誰知道,慕容世家當夜就派人到我住的客棧裡,想把我劫去成親。他媽的!慕容世家算個屁,竟敢對我威脅利誘。當下我就把那個什麼內院執事打得爬著回去!如果不是我聽見爺爺過世的消息,急著趕回來,他媽的,我早殺進煙柳山莊,給那個好笑莊主一個下馬威瞧瞧!喝,現在可好,他們居然敢追到這裡來,還說我逃婚?真是荒天下之大謬!」

  小悅一口氣說完事情始末,接過二凡遞來的冷茶一口飲盡,隨後重重的將杯子往桌上一放,惡狠狠的瞪著百里常昇。

  百里常昇目光瞟過桌面,詫異的發現那只茶杯竟沒入桌內三分,他倒是得重新估計眼前這個少年人的功力。

  小癡抱臂環胸,呵呵笑道:「百里總管,這可就是貴山莊的不對了!你要知道,結婚這種事,是要男女雙方歡喜甘願,不是你家大小姐說要嫁誰,誰就一定要娶她的吔。這明擺著不叫逃婚,而是逼婚!慕容世家幹出這種事,難道不怕江湖中人笑話?」

  百里常昇拈著山羊鬍,陰險笑道:「唉,小伙子,不是老夫說你,咱們倩姑娘是莊主唯一的掌上明珠,她雖是脾氣差了些,但是,你若能娶她,還怕沒有榮華富貴可享?這門親事,是天底下多少少爺、公子們的希望,你非但不知感激倩姑娘的垂青,反而顛倒黑白,破壞倩姑娘和本山莊的聲譽……。唉!老夫雖是無奈,但為了維護山莊和倩姑娘的名節,只好出手請你住口了!」

  「哦——!」小癡會意道:「你出手之後,就會在一不小心的失手中,錯殺了我們,如此一來,在江湖上,你們慕容世家怎麼說,就是怎麼對了。反正,咱們已經死無對證了嘛!」

  百里常昇呵呵笑道:「你這個小娃兒反應倒是挺快的!真可惜你這麼小小年紀就得夭折。下回投胎後,記得交友要謹慎,別再認識這種會害自己陪葬的朋友!」

  小癡吃吃一笑:「你怎麼也知道我有短命相?不過,根據算命的告訴我,我可不是死在山西,而且也不會是死在你這隻老狐狸手上。」

  百里常昇依然笑容滿面,但是目露殺機道:「是這樣子嗎?人的命運,有時也會改變。既然你生來短命,死在這裡和死在別處也沒啥差別,你說是不是?!

  二凡習慣性的摸摸光頭,納悶道:「奇怪,他想要咱們的小命,難道咱們就會那麼聽話,乖乖的給他殺嗎?」

  「當然不會嘍!」小癡和小悅異口同聲呵呵一笑。

  二凡嘻嘻笑道:「就是嘛!那咱們還在等什麼?」

  「等你先上呀!」

  話聲中,小癡已猛然抓起桌子砸向百里常昇,小悅和二凡隨之撲向慕容世家眾人。

  小癡掀完桌子竟拉了張椅子好整以暇的倚牆而坐,他的右手就像不經意似的擱在懷中。

  百里常昇閃身側掠,避過砸來的桌子,冷聲道:「上!」

  七名青衣人同時「唰!」地揚劍,迎上小悅和二凡兩人。

  「你的同行讓你打發!」

  二凡閃過青衣人,伸手扣住其中兩人腕脈,將對方拋給小悅,自己卻找上百里常昇。

  小悅空手切入青衣人之中,對二凡拋來的二人嘻嘻一笑,雙手一錯,青衣人的劍不知怎地已到他的手中。

  他舞起雙劍,呵呵謔笑:「在本少爺面前,你們也敢用劍?你們真是走不知路!也罷,就讓本少爺隨便指點你們幾招!」

  失劍的青衣人尚未弄清楚自己的劍是如何丟失的,閃著冷冷光芒的劍尖已經到了他們喉間,他們兩人嚇得連滾帶爬拼命避開。

  「故意嚇你們的啦!」小悅捉弄的一笑,圈劍而回,立時迎上正好攻至的另五把劍,頓時一陣叮叮噹噹的密響!

  在小悅存心戲弄下,青衣人手中的劍,竟然全都砍向自家人的劍上,金鐵交鳴聲,猶如正月的鞭炮,熱鬧卻不傷人。

  百里常昇變色道:「小鬼你是誰?」

  他直覺小悅的劍法很眼熟,但一時間又不敢肯定自己是否真的見識到巫家有名的『醉月劍法』。

  「現在才想到要問人家是誰?太晚啦!」二凡一拍雙手,哈哈謔笑道:「就算你有本事和大花心套上交情,我也要先搥你一頓再和你攀親論戚!不過,我老實給你講,你最好別問我們是誰,免得知道之後,嚇得手腳發軟,沒力氣打架!」

  「狂妄小子!」百里常昇怒斥一聲,毫無預兆的倏然欺身揚掌,威力十足的劈向二凡。

  「呵!」二凡嘖嘖訕笑道:「堂堂慕容世家的總管,居然也用偷襲?真有本事!」

  話聲中,這光頭沈腰坐馬,雙掌一圈,正宗『十八羅漢掌』硬接百里常昇這記掌風!

  「碰!」地悶響,二凡身子微微一晃,卻毫無窒滯的展開十八招中規中矩的羅漢拳。

  百里常昇冷笑道:「原來是少林寺的小禿驢,看你滿口狂言,本事卻不過如此。連這種滿街可見的羅漢拳,也敢拿出來獻寶!」

  「十八羅漢拳」原為少林寺初學者的外門功夫,不論出家弟子或俗家弟子只要入門,均屬必練的一套拳。

  因此,練這套拳的人簡直多如過江之鯽,只要是老江湖,對這套拳的轉式換招,也大都瞭若指掌。

  當下,百里常昇見招拆招,見式化式,應付得輕鬆容易,猶不時發出不屑的冷笑。

  二凡順著打完一趟十八羅漢拳,接著又將這十八招從尾至頭,倒過來再打一趟。

  百里常昇好氣又好笑道:「他奶奶的!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還當本總管在陪你練拳呢?」

  「本來就是!」二凡呵呵一笑:「熱身完畢!」他果然來個練完拳的收山式。……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