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悅恍然叫道:「好呀!死光頭,原來你是故意在消遣本公子!我哪有你說的那麽色情?你敢破壞我完美的形象,我掐死你!」他猛地撲向二凡。

  二凡抱頭逃竄道:「剛剛是你自己承認,有『赤查某』要你小命。如果不是因爲你太風流,怎麽會惹上要命的桃花煞?」

  他突然住足叫道:「吔,對了,既然有人要你的命,小癡可不能交給你,否則萬一他被誤傷了怎麽辦?」

  小悅追上二凡,毫不客氣賞他一個響頭!

  結果,他和小癡上回一樣,暗叫聲:「媽喔!」;他的手掌,同樣被二凡體內自然産生的一股抗力震得發麻。

  二凡若無其事的抓抓光頭,瞪眼道:「小悅,這次我是說真的,到底是誰那麽大的膽子,竟敢想要你的命?難道,對方不知道你是狂夫子的孫子?」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他們兩人重新落座,小悅坦然道:「我從來就不喜歡扛著『太白山莊』或『狂儒』的招牌,到處招搖撞騙出風頭。對方如果知道我確實的身份,這件事還不知道會搞得多大,我可不願意因爲自己的事,替家裏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對!」小癡拍著桌子贊同道:「男子漢大丈夫,怕事不惹事、惹事不怕事,只有娘們才要靠家裏撐腰。小悅,你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清楚,有什麽天塌地裂的事,都有我和二凡幫你解決,哪用得著驚動你家。」

  「這事說來話長!」小悅呷口茶,緩緩道來:「就是在三個多月前,我陪大哥和大嫂一起去參加『兩湖龍王』桑定君桑老前輩的六十大壽……」

  「桑定君是何許人也?」小癡打岔道:「爲什麽巫家要如此巴結他?」

  「哦!」小悅笑道:「你在別有天,當然不明白這事,二凡就知道,桑老是我大哥的岳父,我大哥去年娶了桑老唯一的寶貝女兒當媳婦。」

  小癡恍然大悟地點點頭道:「這麽說,的確有許多巴結的必要。然後呢?你又和人家去湊哪門子熱鬧?」

  小悅癟笑道:「這當然又是有原因的嘍!大約在一年半前,我爺爺不知爲何心血來潮,把我趕入悟劍塚裏去閉關,就連大哥娶親也不准我出關參加。我在悟劍塚裏老老實實待了一年零四個月,好不容易將『醉月劍法』練到令我爺爺滿意,他才放我出來。我憋了一年多沒有到外面的花花世界遊戲一下,剛出關就碰上我大哥要陪他老婆回娘家,我理所當然要跟著他們到江南放放風,看看漂亮的江南風光嘍!」

  小癡訕謔道:「看風光是藉口,看小妞才是你真正的企圖吧!否則,怎會惹禍上身。」

  二凡摸著光頭,嘿然道:「難怪你以前沒事常到少林寺找我,可是最近兩年來,卻都沒見到人影,我還以爲你這花花公子重色輕友,忙著泡妞,沒空上空空居呐,吔……

  他突然彈指,若有所思接道:「你這麽一提,我也想到了,最近這一年多來,我也被師叔祖整得很慘,每天不是要到木人巷挨打,就是得向銅人陣報到。有時,還得外加向羅漢堂的十八羅漢挑戰當宵夜。哇,那真不是人過的日子哩!」

  小悅穎然有悟.問道:「喂,小白癡,你想這件事和咱們那三位老大人之死,是否有關?莫非平靜二、三十年的江湖,又要有風起雲湧,好戲連台?」

  小癡眯眼尋思笑道:「呵呵……原來如此,龍行雲、虎從風;赤龍騰、白虎躍,天地當然是要風起雲湧,豁然色變!」

  他猛地拍桌叫道:「啊哈!就是這回事,難怪爺爺等不及拖到明年,就把我趕出別有天!」

  「怎麽回事?」二凡和小悅異口同聲問道:「你悟出什麽名堂?」

  「沒有!」小癡抓抓鼻頭,糗笑道:「我只是從卦象上印證,確實是有大事要發生,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

  「廢話!」小悅嗤笑道:「讓我們白興奮了一場,以爲這回可以當先覺,向別人炫耀一番!」

  小癡攤手謔笑道:「又不是我叫你們『興奮』,你們自己定力不夠,聞言便動心,這怎麽可以怪我?」

  小悅畢竟比較滑頭,聽了小癡這種模擬兩可的雙關語,不禁噗嗤失笑。

  二凡仍是滿臉茫然,不知道這個花花公子又想到什麽有趣的事,爲什麽笑得恁殷愉快?

  小癡眨眨眼,催問道:「大花心,你等一下再笑,你到了江南以後到底碰上什麽事?故事還沒交代完畢,怎麽可以亂笑?」

  小悅忍住笑意,接著敍述道:「到了洞庭湖畔兩湖龍王的水晶宮,一直到祝完壽都沒事。後來,桑老因爲女兒難得回去一次,就留我大哥大嫂他們在水晶宮多住一些日子。我大哥當然不便拒絕,我卻樂得可以獨自南下逍遙。所以,我就一個人離開洞庭湖,一路朝黃山的方向玩去……」

  「慢!」小癡阻言道:「待我猜猜!要你小命的是……」

  他眼珠滴溜溜轉了轉,隨即呵呵笑道:「嗯,應該是有江南一霸天之稱的慕容世家吧!你到底是纏上慕容家的哪個妞兒?搞得人家如此勞師動衆,從杭州一路追到山西還不回頭?」

  小悅錯愕道:「你是如何猜中的?你怎麽會知道是慕容世家的人和我過不去?」

  小癡張狂笑謔:「哈!要猜這麽簡單明瞭的事,那有啥困難。我只要掐掐腳指頭,就算得出來,瞧你一副見了神的德性,真是沒出息!」

  二凡搔著光頭,不解道:「我也覺得你猜得中,是很不可思議的事。像我,前想後想,就是沒有想通,你到底是憑哪一點猜出來的?爲什麽我就猜想不到,小悅的事和慕容世家有關?」

  「好啦!」小癡哧哧笑道:「我就講給你們知,免得你們認爲我是靠運氣蒙中的!」

  頓了頓,他分析道:「小悅給我的第一條線索,就是他說如果對方知道他是巫家的萬金少爺,事情會更加難了,可見這對頭肯定也是有相當『來勢」的大戶,否則,他怎能惹得起太白山莊?」

  「來勢?」

  這回,這句話不但二凡不懂,連小悅都聽得莫名其妙。

  小癡呵呵笑著解釋:「來勢者,來歷和勢力的合稱是也!」

  二凡不以爲然的搖搖頭,哼聲道:「怪人說怪話,只有你才會說這種沒人聽過的合稱,來表達自己的思想。」

  「誰說只有我是這樣?」小癡白他一眼道:「曹啓泰也是很習慣用這種合稱或簡稱來說話,不信,你自己去問他看看。」

  小悅搓著下巴追問道:「小白癡,別逗了,第二條令你猜出慕容世家的線索是什麽?」

  小癡嘿笑道:「你老兄剛剛才提到兩湖和江南,我這個聰明的腦袋,就已經在開列一張近年來這兩個地方十大出名的大戶名單。如果爺爺曾經告訴過我的馬路新聞還沒過氣的話,兩湖地區武當派不算,應以大洪山的丐幫最大、最出名,再來才是『兩湖龍王』桑定君十幾年前所創的『龍湖幫』;排名第三的,應該是長沙『書劍門』。」

  二凡點頭道:「如此排名還算沒錯,你這小子雖然窩在別有天裏,消息倒還算靈通。」

  「廢話!天才不出山,能知江湖事嘛。」

  小癡接著又道:「至於在江南,最有名,而且最囂張的豪門,當然是非慕容世家莫屬了,否則,他們怎麽會叫『一霸天』!再來就是九華山的九華派和黃山的黃山派,可以並列江南第二大勢力,第三名大概是鄱陽湖畔的『迎風山莊』。不過,迎風山莊的聲威卻是和第一、三名差太遠就是了。」

  小悅嘿笑道:「你這第三名就說差了!近兩年來,在浙江邊上的仙霞嶺,新成立一個叫『仙霞門』的幫派,全幫上下都是娘們。她們的門主是個年約三十來歲的標致美婦,人稱『飛雲仙子』,姓杜名恨生。她的兩名副門主,也都在二十四、五歲之間而已;長得都是各具資色,但兩人卻都是一張冷冰冰的棺材臉,從來都不會笑。所以江湖爺們兒各送她們一個外號,比較幼齒的李美玉叫『無情西施』,年紀較長的廖秋雲則是『冷面貂蟬』。如今迎風山莊的名頭,早就被仙霞門趕過了,而且仙霞門的風頭也逐漸有淩駕九華派和黃山派的趨勢。」

  二凡謔笑道:「說你花心,一點兒也沒有冤枉你!只要是和娘們兒有關的消息,你打聽的比誰都仔細!和尚我隨祖師爺雲遊四海,知道的都沒有你清楚,其實,我剛剛就在想,要你命的該不會是仙霞門吧?因爲聽說,仙霞門最恨花花公子,若有男人對他們的門人輕薄者,輕則挖目或殘肢,重則要命呐!」

  小癡呵呵笑道:「原來江南居然還有個我沒聽說過的仙霞門?以後如果有機會碰上,我倒要問問那個什麽飛雲仙子,爲什麽開幫立派也不通知我一下,害我一不小心猜錯江南第三大頭,不過……

  他瞟著二凡,戲謔道:「你這個光頭的腦袋實在不靈光!就算我知道有個仙霞門,我還是不會猜她們就是大花心犯沖的對象。」

  「爲什麽?」二凡不服氣地反問。

  小癡消遣道:「因爲據大花心剛才的報告,仙霞門的那些老女人們都有一大把年紀,配他這個十五歲的菜鳥,會讓人家說她們是——老牛吃嫩草!而咱們這位花花小公子,也絕不會幹出小牛倒吃老干筍的事,他當然惹不上仙霞門嘍。」

  小悅忍不住呵呵笑道:「還是小癡比較瞭解我!」

  二凡糗大地抓抓光頭,無言地聳聳肩,算是默認小癡的推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