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十二鬱蒼蒼,山名亭亭號女郎。

 曉霧乍開疑卷幔,山花欲謝似殘妝。

 星河好月聞清佩,雪雨舊時帶異香。

   何事神仙九天上,人間來就楚襄王。」

 

  巫山,峻嶺疊翠,雲霧如幻,其間最爲著名的十二峰,更是各俱特色,有的若金龍騰空,有的如雄獅昂首,有的像少女亭亭玉立,有的卻是鳳凰展翅,千姿百態,無不嫵媚動人。

  無怪乎戰國的一代文豪,宋玉曾在《神女賦》中,爲玉女峰編構一個神女幽會楚襄王的浪漫故事,也難怪唐朝的名詩人元稹會寫下「曾經滄海難爲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的曠古名句。

  巫山迷離幽幻的美,不僅吸引了無數騷人墨客前來留連歌頌,更有一些尋求羽化的出塵之士,就在巫山的絕崖危穀之間落足而居,築下他們的清修仙境,以便日日朝看雲霞夕賞霧,夜來更聽松吟風。

  往往,在那些猿猴難攀,飛鳥難渡的萬仞懸崖之間,或許便隱藏有鬼斧神工般的神秘山洞,住著半人半仙的方外高人。一如那些恰似洪荒莽原的谷底,雖是到處長滿濕苔蘚,而毛茸陰潮的大樹根間,更只見人高的刺叢如野草;這種原本是人煙不至,鳥獸絕跡的地方,此時竟然有人穿梭其間!

  這個在谷底絕地行若無阻的人居然還是個小孩,年紀大約在十四、五歲之間,生著一張愛笑的娃娃臉.滿腔精明黠慧的神色,一看便知道不是個容易被人騙去賣的小鬼。他身上那套粗布衣衫,早已洗得泛白,可見「絕地」的生活確實是一窮二白,超然物外。

  這小孩行進在比他還高的草叢和樹根之間,動作俐落得像在走他家的廚房,絲毫未有困難,當他經過偶有陽光灑落的空地,他的頭頂上竟然閃爍著耀目的光芒,好像他頭上戴著一頂金冠。

  忽然,那金冠蠕然一動,發出吱吱的猿啼!

  原來,高居在小孩腦門上的竟是一隻只有巴掌大,渾身金毛閃亮,雙目宛似火鑽的奇異小金猴。

  小孩頂著小金猴穿過谷底,來到一株高不見頂,足有數人環抱粗,傍崖而生的筆直巨杉前。

  「老金,我就住在這座斷崖半腰處的山洞裏。」小孩對頭頂的金猴,嘻嘻笑道:「這棵杉樹是進出別有天的唯一道路,你抓穩我的頭髮,我要來個『小癡上樹』嘍!」

  小金猴會意地伸出小爪子抓住小癡的髮髻,吱吱一叫,通知小癡可以上樹了。

  小癡伸手攀住巨杉樹身的藤蔓、篤定而緩慢地朝樹頂爬了上去。

  頓飯時光之後,小癡已漸爬至巨杉頂端,此處涼風習習,雲嵐嫋繞,身在樹椏間,上不項天,下不著地,別有一番幽幽忽忽的飄渺感覺。

  小癡在一根橫展向斷崖的樹椏上坐下休息,並對著垂藤如簾的崖面,喘息大呼:「爺爺,我回來啦!你猜猜看,我今天碰到什麽好玩的事兒了?」

  半晌,四周除了風聲呼呼,別無聲息。

  「奇怪?」小癡搔搔後腦,嘀咕道:「怎麽沒聲息?」

  他一邊手腳並用地爬向斷崖,一邊再次大聲叫道:「爺爺;老癡爺爺!我說我回來啦!你聽到沒有?」

  他顧著樹椏貼近崖面,然後用力在樹枝上一彈.藉著彈力躍起抓住一技山藤蕩向斷崖。

  原來在垂藤倒掛的後面,竟是一座約有二人疊站高的偌大山洞,洞口在巨杉和老藤巧妙的掩護下,若不留心,很難發覺在這懸崖半空,竟然別有洞天。

  小癡準確地蕩過藤間空隙,落入洞中。但是,迎面所見,卻不是熟悉的住處,而是一方堵死山洞的巨石。

  「哇!」小癡瞪著巨石怪叫道:「斷塵石怎麽放下來了?爺爺……」

  小金猴自他頭頂躍落,從地上拾起一方素箋。

  小癡接過素箋,只見他爺爺那熟悉的狂草寫著:「小癡,爺爺時辰已至,坐化在即,不再等你了!斷石一落,萬緣放下,吾去矣。汝可逕往少林寺去找一凡瘋和尚,通告訃聞,他自會爲你安排將來之事。此去江湖兇險,爾當善自保重!


                                              老癡爺爺絕草」


  小癡激動地踢著斷塵石,大叫道:「爺爺,你怎麽可以說死就死?也不等我回來!還有,你要死就死,爲什麽不把斷塵石留下給我來放?害我連你的死相也見不著,你這樣不是死得太過分了嘛!」

  小金猴滿臉愕然地瞪著小癡,好像他也知道小癡這番話十足是「胡言亂語」。

  小癡叫累了,這才洩氣道:「好吧,反正你要坐化就坐化吧!誰叫我回來得太晚,沒能來得及阻止你去死,本來我還想問問你,知不知道有關老金的事,這下可好,你連回答都省了!」

  小癡無奈地搖接頭,朝地上的小金猴招手道:「走吧,老金,咱們到少林寺去,看看能不能從瘋大師那裏問出你的來歷。」

  小金猴咧嘴吱吱叫著,好像對小癡不明白牠的身世感到非常得意。

  小癡白眼道:「你少得意!我遲早會摸清楚你的海底,天底下哪有像你這麽賊頭賊腦的小猴子?你的背後一定有秘密!」

  小金猴吱吱一叫,又是搖頭又是點頭,也不知牠究竟是同意小癡的話?還是否認小癡的看法?

  小癡叫牠坐穩在頭頂之後便又抓著洞口前的垂藤,蕩向巨杉,毫不留戀地離開別有天。

 

  ※  ※  ※

 

  個把月後。

  小癡手持走江湖賣藝的長幅布招,風塵僕僕地來到少室降,少林寺門外。

  山門前的知客僧乍見小癡布招上所書『百年字號,老癡嫡傳』八字,不由得面面相覷,不知所云,再仔細一看,布招上另有較小字體寫著『醫卜神算,不靈免費』等字樣,這才恍然大悟。

  一名年輕憎人上前稽首笑道:「小施主請了!本寺爲維護佛門淨地的潔淨與安寧,奉命不准讓攤販入內,你還是請回吧!」

  小癡見他瞪著自己的招牌,恍然會意,忙將手中布招交給對方、嘻嘻笑道:「大和尚,我可不是來你家廟裏做生意的,不該算是攤販。這樣我就可以進去了吧?」

  這個僧人反射性地接過布招,微怔道:「小施主,此地乃是少林寺,可不是一般的廟宇,這裏不是普通人說進就可以進去的地方。你……」

  「大和尚!」小癡打斷對方,好氣又好笑道:「你很『如』(囉唆)耶!就因爲這裏是少林寺,所以我才會來!我既然說要進去,就表示我不是普通人,不是心血來潮才想進你家和尚廟遊蕩!」

  「不是普通人?」這名僧人有些不以爲然地反問:「但不知小施主又是何等人?」他言下顯得有些輕視。

  「廢話!」小癡微見惱火道:「我不是普通人,當然是有事來找人的人!否則你以爲我像你一樣想不開,打算出家?好在這裏吃一輩子鴨米豆腐?」

  這時,另一名年紀較長的知客僧上前打圓場道:「小施主既是來找人,何不早說,不知小施主要找本寺的什麽人?」

  小癡白眼道:「早說?我怕說得太早,會嚇死你們。我要找你家的瘋和尚一凡大師!他在不在?」

  衆知客僧果然俱是一怔,年長的僧人態度顯然客氣許多,含笑問道:「小施主,不知你與一凡長老是何關係?找他是爲何事?」

  小癡拍著額頭,故作痛苦狀,嘲謔道:「天呀!在少林寺找個人居然這麽麻煩!還是你們看我人小好欺侮,故意留難?」

  本來衆僧就因爲他是小孩,所以不把他當回事,誰知小癡竟指出要見現任方丈碩果僅存的師叔,如此一來,衆僧不把事情問問清楚,又怕有虧職守,這一折騰,確實是有幾分故意找碴的誤會,害得這幾個知客僧一時手足無措地怔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小癡見他們幾個入呆呆的樣子,暗自翻翻白眼,忖笑道:「我看這些大和尚們平時木魚敲多了,連人都變得有點像木魚——材材錘錘(笨笨呆呆)!」

  「好啦!」小癡拍手笑道:「我也不爲難你們,直接嗆白的給你們知!我爺爺是武林三奇裏的『癡道』阿達散人,他在一個月前坐化了。我來此找你家的瘋僧一凡大師,除了報死訊,還會有什麽事?」

  「啊!」眾僧驚呼道:「癡道長坐化了?」他們一陣忙亂,有人急急奔入寺中通報,另外的人,則是客客氣氣地將小癡延請入寺。

  小癡大搖大擺地踏入少林寺,一見前庭竟是幾百丈許的空曠練武場,不由得咋舌道:「乖乖!難怪少林能夠領袖江湖,地方的確不小!人大概也不少吧?」

  隨行的僧人面有得色道:「本寺僧衆共有一千六百八十餘人.此數尚不包括一些俗家弟子和記名弟子。若論規模,除了西藏少數一、二座喇嘛廟可以比擬外,實屬全國首屈一指。」

  小癡呵呵笑道:「我還不知道,天底下居然有這麽多人愛吃鴨米豆腐,無怪乎佛教號稱國內第一大教,有原因的呐!」

  他在心底暗自加上一句:「家大奴大!所以你們剛剛才會不把我放在眼裏,真枉費你們還是出家人,名利心這麽重!」

  他們正穿越廣闊的練武場,忽然,一名年約十六、七歲,生得濃眉虎目,相貌威勇,身材壯碩,肌肉壘結的年輕和尚,光裸著上身,猛地自通往後進殿堂的洞門內,如電奔出……。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