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啊
總是活得那麼小心、那麼拘謹
深恐跨越了界限就回不到從前
於是謹守著一種鮮明的影像
彷彿如果不夠激勵奮發
就不能活出光耀的生命
好似只要光鮮的站著
就能站成,永不跌倒的銅像


咳呸!
一壺酒一瓢癲幾許癡狂
散髮弄舟邋遢過活
滄海獨往乘風逐浪
風來過雨來過
顛覆掉蚱蜢舟
就在這海裡浸泡成
浮沈隨波的枯木頭


他們取了個好聽的名字叫:
浪子,其實不過是個
失了船的沈淪水手
習慣了孤獨習慣擺渡
習慣了順著洋流等待
登陸的時候


 



2002.09.11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