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皮面具2    

本集人物:

小艾

王璟明

曹偉欽

曹毅東

老何

曹母

劉莉婷

劉父

夏秋芳

姚家偉

林秘書

年輕男、女各一

警察、搜救人員數名

賓客若干

 

本集場景:

森林裡、山道

曹家豪宅\客廳

\書房

\臥室

\餐廳

診所\門口

\開刀房

\診療室

飯店\西餐廳

\蜜月套房

辦公室\董事長室、走道

夏宅\臥室、浴室

高級大廈外

高級餐廳

車上

人行道

 

 

場次

S:1    

時間

地點

診所\門口

人物

小艾、夏秋芳

△    街上車水馬龍,景象繁華、忙碌。一輛豪華轎車在診所前的停車位停下。

△    穿著時髦,還戴著墨鏡的小艾走向診所,診所門上貼著「今日休診」的告示,小艾摘下眼鏡,正要推門,門已打開。

△    護士夏秋芳出現門口笑臉相迎。

夏秋芳:金小姐,妳來了。王醫師已經在裡面等妳。

小 艾:沒有別人吧?我說過的,可不希望有人知道我來找王醫師整型。

夏秋芳:妳放心,除了王醫師和我,診所裡沒有別人。

△    小艾滿意點頭,進入診所。

△    夏秋芳正要隨後而入,口袋裡手機響起。

夏秋芳:(接聽手機)喂,什麼事?

 

場次

S:2    

時間

地點

人行道

人物

姚家偉、曹偉欽

△    姚家偉邊講走機,邊走出氣派非凡的辦公大樓,沿著人行道走著。

姚家偉:嗨,忙完沒?晚上想吃什麼?

夏秋芳:(OS,電話聲)今天不行啦,等下有個重要的CASE要進行,走不開。還有,這兩天得伺候這個大客戶,沒  有時間陪你喔。

姚家偉:(笑)又是哪個女人去整型怕被人知道了是不?

夏秋芳:(OS,語氣含笑)業務機密,恕不奉告。我得去忙了,拜。

△    姚家偉收了手機,繼續前行。

△    慢車道上,一輛高級轎車緩緩跟上,車窗搖下,曹偉欽探頭叫道。

曹偉欽:家偉,你不是有約會,怎麼還在這兒?

△    人和車都靠邊停下。

姚家偉:(聳肩,笑)被女朋友放鴿子了,正在想要去哪兒咧。

曹偉欽:(招手)上來,一起到鼎泰豐吃飯。

△    姚家偉猶豫了一下,才開門上車。轎車駛離。

 

場次

S:3    

時間

地點

診所\開刀房

人物

王璟明、小艾、夏秋芳

△    戴著口罩的王璟明,低頭看著躺在手術台上的小艾和藹可親道。

王璟明:現在放輕鬆,我給妳戴上麻醉面罩,妳只要照平常的方式呼吸就可以了。

△    王璟明從夏秋芳手上接過麻醉面罩罩住小艾口鼻。

△    小艾閉上眼睛陷入昏迷,心跳監視器突然發出心跳急促的不正常音響。

△    王璟明與夏秋芳楞不約而同轉望心跳監視器。

王璟明:(大叫)麻醉過敏,快拿強心劑來!

△    夏秋芳慌張轉向藥櫃搜尋藥劑,取出注射針筒,抽取藥劑後交給王璟明。心跳監視器卻在此時發出「嗶——!」的單調長音。

王璟明:(急促大叫)不行,快拿電擊器來!

夏秋芳:(慌張)我們沒有電擊器啊。

王璟明:(愕)沒有電擊器?

夏秋芳:(嚇白了臉)你說用不到的,所以把那項採購刪掉了啊……

△    躺在手術台上的小艾已經回天乏術。

△    王璟明關掉尖叫的機器,揉著額頭,恨聲道。

王璟明:該死,我還問過她有沒有藥物過敏!這個白癡女人,難道一輩子沒被麻醉過?居然連自己會對麻醉藥過敏都不知道?

夏秋芳:(心慌的問)怎麼辦?那……現在怎麼辦才好?

△    王璟明背著夏秋芳,似乎在考慮該怎麼做。片刻,轉身拉下口罩,表情陰鷙的看著夏秋芳。

王璟明:妳先別慌,去病房將金小姐的個人物品拿來。

夏秋芳:(口氣疑惑)把金小姐的東西拿來這裡?

王璟明:(不耐煩)別問那麼多,快去。

 

場次

S:4    

時間

地點

山道

人物

姚家偉、曹偉欽

△    字幕:數週後

△    兩人一身登山打扮,走在山道上。

△    曹偉欽累得直喘大氣,姚家偉輕鬆的倒著走,笑著為他鼓勵加油……。

 

場次

S:5    

時間

地點

森林裡

人物

曹偉欽

△    晴空萬里,陽光耀眼。

△    曹偉欽獨自在古木參天的森林裡,倉皇的亂闖,大聲叫喚。

曹偉欽:家偉、你在哪裡?別再跟我開玩笑了!這一點都不好玩。

△    四周除了鳥叫蟲聲,和風吹過樹梢的沙沙聲,只有曹偉欽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

曹偉欽:(繼續高聲叫著)家偉!……家偉,你在哪裡?

△    樹林裡光線昏暗,顯得陰鬱。曹偉欽一腳高、一腳低,在森林中盲目亂竄。

 

場次

S:6    

時間

地點

曹家豪宅\客廳

人物

曹毅東、曹母、曹偉欽

△    曹母坐在沙發上抹淚,曹毅東表情沈重的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屋外。

曹 母:這麼多天了,阿欽和家偉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咱們家阿欽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該怎麼辦啊?

△    曹母說到傷心處,又是一把一鼻涕一把眼淚的哽咽。

△    曹毅東回身看了老婆一眼,想說什麼,卻又只是嘆了口長氣,沒說話。

△    這時,屋外響起門鈴聲。片刻,傳出佣人充滿驚喜的叫喚。

老 何:(OS,叫嚷聲)少爺回來了!是少爺回來了!

△    曹母滿臉驚喜的急急站起,曹毅東也同樣驚喜意外的看向門口。

曹 母:偉欽回來了?

△    曹偉欽衣著骯髒、模樣邋遢,滿臉倦容的進入客廳。

曹偉欽:爸、媽,我回來了!

 

場次

S:7    

時間

地點

辦公室\董事長室

人物

曹偉欽、曹毅東

△    曹偉欽進入董事長室,曹毅東剛好掛上電話。

曹毅東:你來的正好,我剛叫公關部放消息給媒體,通知他們你和婷婷訂婚的事。

曹偉欽:(愣)我和婷婷訂婚?

曹毅東:(微笑)你們倆交往也有三年多了,這次你失蹤的期間,婷婷可是把眼睛都哭腫了。感謝老天有眼,你總算平安回來,我和劉董一致認為,該早點讓你們兩人定下來了。

曹偉欽:(苦笑)就算我要和婷婷訂婚,有必要這麼大張旗鼓,還特意通知媒體?

△    曹毅東起身,自辦公桌後走出。

曹毅東:當然有必要。我們曹、劉兩家可都是大財團,第二代聯婚是件大事,自然要隆重處理。

△    曹毅東在兒子面前站定,接著又說。

曹毅東:另外,也正好趁這機會讓你公開露露臉,為將來的接班做準備。

曹偉欽:(口氣猶豫)那……,家偉的遺體已經運回來了,你打算怎麼處理他的後事?

曹毅東:(皺眉)他是晚輩,總沒有要我幫他辦喪事的道理吧。

△    曹毅東臉色不佳的走回辦公桌後坐下。曹偉欽,跟進。

曹偉欽:當然不是由你出面,只是他畢竟是我表哥,過去好歹又是我的特助,所以我想……,幫他舉行一場隆重的告別式,風風光光的送他最後一程。

曹毅東:(不以為然)人都死了,何必太費事。

曹偉欽:話不是這麼說,我們倆從小一起長大,我跟他就像親兄弟一樣……

曹毅東:(打斷道)別提了!你知不知道人家在背後都怎麼說的?人家說,你那個表哥,什麼特助?簡直像是你的太上皇,要你東你就東,要你西你就西,只要他不高興,隨時還可以叫人捲鋪蓋走路!

曹偉欽:(爭辯)沒有這回事,你聽誰說的?

△    曹毅東生氣的站了起來,怒聲。

曹毅東:沒有?狀都告到我這裡來了,還說沒有?說來說去,該怪你自己沒出息!

△    曹毅東再度自桌後走出,指著兒子鼻子數落。

曹毅東:別人會這麼說我是一點都不意外,你這小子從小被你媽給慣壞了,除了黏在姚家偉屁股後面晃來晃去,自己一點主張都沒有。

△    曹偉欽深吸口氣,賴上前去,放軟了語調道。

曹偉欽:所以我現在開始學著有自己的主張了啊。再怎麼說,人死為大,更何況在山上時,如果不是他救了我,我們父子倆恐怕就要幽冥永隔了。

曹毅東:(意外)他救了你?

△    曹偉欽垂下頭,避開曹毅東的眼睛。

曹偉欽:是啊,他就是為了救我,才會跌下那個山崖,然後石頭跟著滾下去,就把他給壓死了。

曹毅東:(嘆口氣)難怪你會覺得於心難安。(拍拍兒子肩膀)好吧,他的後事,就照你的意思去辦好了。

 

場次

S:8    

時間

地點

辦公室\走道

人物

曹偉欽、林秘書

△    曹偉欽關上董事長室的門,叫住正好經過的林秘書。

曹偉欽:林秘書,叫老何備車,我要出去。

林秘書:是。總經理您要去哪兒呢?

曹偉欽:我要去慰問家偉的女朋友。

林秘書:哦,是剛交往沒多久的那位金小姐?

曹偉欽:(皺眉)不然,你以為是誰?對了,順便幫我聯絡龍園,我要請他們幫我處理家偉的喪葬事宜。

林秘書:可是……,姚特助出事前就已經離職了,不是嗎?

曹偉欽:(拉下臉,冷冷道)他離不離職,跟我幫他處理後事有什麼關係?

林秘書:他如果是離職員工,恐怕就不適合用公司名義……

曹偉欽:要你多嘴!交代你的事去辦就是了,哪來那麼多廢話?

△    林秘書立刻噤若寒蟬。曹偉欽重哼一聲,離去。

林秘書:(驚)媽媽咪呀,這位曹少爺歷劫歸來,好像連脾氣都變得暴躁了。

 

場次

S:9    

時間

地點

人行道

人物

曹偉欽、小艾、老何

△    曹偉欽摟著穿著入時的佳麗自夜店出來。

△    佳麗抬起頭來,赫然竟是小艾!(特寫)

△    小艾時而巧笑倩兮,時而薄怒佯瞋。曹偉欽卻是又親又吻,不時哈哈大笑,兩人打情罵俏狀極親密。

△    對街停著一輛高級轎車,車內司機有點年紀,看見兩人的舉止,不禁眉頭微皺的搖著頭。

△    曹偉欽招來計程車送走小艾。司機老何將車駛到曹偉欽面前停妥,正要下車,曹偉欽已自己開門上車。

 

場次

S:10              

時間

地點

車上

人物

曹偉欽、老何

曹偉欽:老何,今天晚上和劉家的飯局去吃什麼?

老 何:(笑)是少爺最喜歡的鼎泰豐。

△    曹偉欽閉上眼,靠著椅背休息。

曹偉欽:又是鼎泰豐?這麼冷的天氣,幹嘛不去吃麻辣火鍋。

△    老何透過後照鏡,看著後座的曹偉欽,訝異道。

老 何:少爺,你不是最怕吃辣?怎麼突然想吃麻辣火鍋了?

△    曹偉欽睜開眼,表情微僵,敷衍著說。

曹偉欽:我隨便說說而已。

老 何:我記得,倒是表少爺他挺愛吃辣的。他高中畢業那年,不是有次硬拖著你陪他去吃麻辣鍋嘛,隔天你跟我講,以後打死你都不吃辣了,因為前晚的麻辣鍋,辣得你到第二天屁眼都還在著火……

△    曹偉欽突然變臉,不耐煩的斥道。

曹偉欽:好了,別說了!很煩耶!

△    曹偉欽臉色陰鬱的轉頭看著窗外。老何噤語,從後照鏡偷偷瞥望曹偉欽。

 

場次

S:11              

時間

地點

高級大廈外

人物

曹偉欽、老何

△    轎車轉進高級住宅區,在氣派非凡的大廈門口停下。

△    老何下車,還來不及上前開門,曹偉欽主動開門走出車外。

曹偉欽:你先回去吧,不用來接我了。

老 何:是,少爺。

△    老何看著曹偉欽走進大樓的背影,搔著頭奇怪道。

老 何:奇怪,怎麼現在上下車都不等我幫他開門了?

△    老何上車前,又看了一眼大廈方向,搖著頭嘀咕說。

老 何:安慰人家也該有個底吧?這位金小姐和表少爺交往還不到三個月,又不是什麼未亡人。也不想想自己都和劉家訂親了,往這兒跑得這麼勤,難道不怕別人說閒話。萬一被劉董知道,那還得了?

△    老何不以為然的上了車,關門,駛離。

 

場次

S:12              

時間

地點

曹家豪宅\客廳

人物

曹毅東、老何

△    老何經過客廳,被坐在沙發看報的曹毅東叫住。

曹毅東:老何,偉欽到哪兒去了,現在還不回來?他沒交代你去接他嗎?

老 何:(搓著手,說)少爺自從山難回來以後,習性和嗜好好像變化很大耶。

△    曹毅東放下報紙,問。

曹毅東:哦,怎麼說?

老 何:我記得他以前從來不吃外食的,現在卻常邀我去吃路邊攤。以前少爺也從來不去夜店什麼的,現在倒是常泡在PUB裡面。

曹毅東:人經歷過一次生死大難,性情有所改變也是難免的。不過,這跟我問你他去哪兒了有什麼關係?

老 何:(期期艾艾)少爺打表少爺的喪禮結束之後,為了安慰表少爺的女朋友,經常到金小姐的住處去,而且……,一待就是大半天。

曹毅東:(意外)真有這回事?

△    老何滿臉無辜的點頭。曹毅東丟下報紙,站起身,沈著臉說。

曹毅東:你在這兒給我等那個渾小子回來,看到他,叫他立刻到書房來見我。

 

場次

S:13              

時間

地點

曹家豪宅\書房

人物

曹偉欽、曹毅東

曹偉欽:(推門而入)爸,這麼晚了找我有事?

△    曹毅東放下手中的書,抬頭問。

曹毅東:嗯,到底哪兒去了,現在才回來?

曹偉欽:去找朋友聊天。

△    曹偉欽在曹毅東對面坐下。

曹毅東:是嗎?聽說你最近常去姚家偉以前的女朋友那兒?

曹偉欽:老何跟你說的?嘖,那個廖耙仔(台語)!

曹毅東:(斥道)不許你說話這麼沒大沒小的,老何在我們家好歹也有二十幾年了,從小看著你長大,就像家人一樣,你對他要尊重一點。(追問)說,你最近是不是真的經常往金小艾那邊跑?

曹偉欽:(皺眉)表哥過世之後,小艾心情很低落,我去安慰安慰她有什麼不對?

△    曹毅東站了起來,大聲道。

曹毅東:大大的不對!你已經和婷婷訂了婚,本來就不該跟別的女人走得太近,更何況是那個金小艾!

曹偉欽:(也站了起來)小艾又怎麼樣?

曹毅東:(怒)小艾?你叫得還真順口啊!人家說什麼鍋配什麼蓋,就算我沒見過那個金小艾,她既然是姚家偉的女朋友,也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曹偉欽:(發飆)我真是搞不懂你耶!

曹毅東:臭小子,你說什麼?

△    曹偉欽也提高嗓門。

曹偉欽:連老何這樣非親非故的人,你都可以把他當家人,姚家偉好歹是你老婆的親姪子,你卻恨他恨成這樣子?難道只為了當年他媽媽選擇別人、拒絕了你,你就記恨一輩子?

曹毅東:(震怒)你敢這樣子跟我說話!

曹偉欽:(暴烈道)為什麼不敢?我受夠了你在人前老是擺出一副有容人之能、識人之明的模樣,可是這二十幾年來你對待姚家偉的態度,完全就不是那麼回事,說穿了,你根本就是個欺騙社會的偽君子!

△    曹毅東的指著曹偉欽鼻子,氣得說不出話來。

曹毅東:你……你……,你這小子……反了!反了!我……,我……

△    曹毅東突然表情痛苦的摀著心臟,坐倒在沙發,臉色發白的指著書桌。

曹毅東:我的心臟……我的心臟,快……,藥……藥在抽屜……,

△    曹偉欽走到書桌後,緩緩坐下,卻沒有其他動作。

△    曹毅東痛苦的呻吟。

曹毅東:快……,快把藥……拿給我……。

△    曹偉欽笑容很冷,口氣輕緩的說。

曹偉欽:上次心臟病發作後,醫生就警告過你,千萬不能激動啊。

△    曹毅東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著曹偉欽。

曹毅東:你……,你……

△    曹毅東緊抓著心口,身體慢慢滑臥的斷了氣。

△    書房的門傳來敲門聲,曹偉欽這才打開抽屜做出慌亂尋找藥瓶的模樣。

△    房門打開,老何站在在門口問。

老 何:董事長,沒事了吧?我準備去睡了……

曹偉欽:(故口氣做驚急)快叫救護車!快,爸心臟病發了。

△    老何傻了一下,曹偉欽拿著藥瓶衝到曹毅東身邊,回頭大聲罵道。

曹偉欽:還愣在那邊做什麼?快去叫救護車啊!

老 何:(慌張)我馬上去把車開出來……

△    老何轉身離去,曹偉欽探著曹毅東脈搏,臉上露出滿意的冷笑。

 

場次

S:14              

時間

地點

診所\診療室

人物

王璟明

△    報紙上大幅報導曹氏財團遭逢變故,曹偉欽因喪父之故繼承財團的消息。

△    王璟明看到報導,彈著報紙露出陰險的笑容……。

場次

S:15              

時間

地點

辦公室\董事長室

人物

曹偉欽、王璟明

△    曹偉欽瞪著王璟明,口氣不悅的說。

曹偉欽:你刻意大駕光臨,到底有什麼事?

王璟明:現在你是曹家財團的掌門人了,財富與權勢都握在你手中,我想,投資醫學研究必定能為你的社會地位加分。你說是不是?

曹偉欽:(警覺的問)你這話什麼意思?投資醫學研究?我為什麼要投資醫學研究?

△    王璟明抱起雙臂,好整以暇的看著曹偉欽,故做溫和的說。

王璟明:曹少爺是聰明人,又何必跟我裝傻?事情說開了,難看的可是大少爺你啊。

曹偉欽:(怒)你這是在威脅我?別忘了你也清高不到哪兒去!

王璟明:(笑)威脅?講這樣就難聽了。我不過是實話實說,同時期待能與曹氏財團的新任董事長,建立更積極穩固的關係。

△    曹偉欽氣怒已極的轉身,走向窗前努力重新控制脾氣。過了好半晌,他終於說。

曹偉欽:好,我可以用個人名義投資你的診所。但是,你得先幫我處理一件小事。

△    王璟明笑容可掬的站了起來。

王璟明:談條件?可以。只要你我繼續保持互利共生的關係,自然能夠相安無事。

 

場次

S:16              

時間

地點

夏宅\臥室

人物

小艾

△    小艾披著晨褸坐在梳妝台前顧鏡自憐,一邊說話。

小 艾:王醫師是個對實驗著迷的研究癖,要錢的目的無非就是為他所謂獨創性的整型科技,既然你已經決定投資他的診所,就當花錢消災唄。倒是老何,你打算怎麼處理?

△    浴室傳出淋浴的沖水聲,沒有回應。

△    小艾臉上露出捉弄的笑意,故意提高了嗓門,嬌喚道。

小 艾:家偉、家偉,我在問你話,你到底有沒有聽見了沒?

 

場次

S:17              

時間

地點

夏宅\浴室

人物

曹偉欽

△    曹偉欽關掉水龍頭,皺著眉,大聲回道。

曹偉欽:提醒過妳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家偉,姚家偉已經死了!

△    曹偉欽抹著臉,走到鏡子前面,貼近鏡面瞪視著鏡中自己的臉孔。(淡出)

 

場次

S:18              

時間

地點

森林裡

人物

曹偉欽、姚家偉

△    (淡入)曹偉欽身後傳來窸窣聲,他猛然回頭,看清來人臉上正露出笑容,姚家偉突然舉起藏在背後的木棍,照著曹偉欽腦袋狠狠敲下!

△    一聲慘嚎,曹偉欽昏厥,姚家偉將他扛上肩頭,走出森林。

 

場次

S:19              

時間

地點

診所\開刀房

人物

王璟明、小艾、姚家偉、曹偉欽

△    姚家偉與曹偉欽分別躺在兩個床上,小艾護士服、口罩裝扮齊全站在病床旁,準備協助開刀。

△    王璟明檢視著曹偉欽頭部的傷勢,嘀咕道。

王璟明:嘖,怎麼把前額給弄傷了,這樣換臉時怕要留下傷疤。

小 艾:既然是遇到山難,額頭上弄出點擦傷、刮傷什麼的,也算正常,不是嗎?

王璟明:(點頭同意)說的也是。好吧,準備開始手術。

△    小艾俯身在已經昏迷的姚家偉耳邊輕輕叫喚道。

小 艾:家偉、家偉,你放心,手術絕不會有問題的,畢竟,王醫師已經做過一次了,不是嘛。只是,以後再也不能叫你家偉了。(淡出)

 

場次

S:20              

時間

地點

夏宅\浴室

人物

曹偉欽、小艾

△    (淡入)曹偉欽依舊站在鏡前發呆。

△    小艾擠入浴室,自背後環腰抱住鏡子的曹偉欽,一起看著鏡中影像。

小 艾:怎麼了,家偉?你在發什麼呆啊?

△    曹偉欽回過神來,不耐煩的又說了一次。

曹偉欽:告訴過你,別再叫我家偉!

△    曹偉欽撥開小艾的手,扯下浴巾裹住自己,走出浴室。

△    小艾在他背後扮了個不以為然的鬼臉。

 

場次

S:21              

時間

地點

夏宅\臥室

人物

曹偉欽、小艾

△    曹偉欽枕著雙手,放鬆的仰靠在床頭櫃上看著小艾梳頭。

曹偉欽:當初你選擇拋棄夏秋芳的身份變成金小艾,老實說,還真把我嚇了一跳。不過想想,金小艾的家境富裕,長得也不難看,這交換該算值得吧。

△    看著鏡子的小艾不禁恍神,(ins,黑白畫面)想起自己在病房裡醒來,發現自己臉上裹著繃帶。

△    小艾回頭瞪了曹偉欽一眼。

小 艾:你錯了,那時我根本沒有選擇的機會。

△    曹偉欽愣了愣,問。

曹偉欽:為什麼?

△    小艾猶豫了一下,終於娓娓道來。

△    ins,黑白畫面,續第3場)夏秋芳轉身準備離去,王璟明突然抓起剛才準備的迷藥紗布,自背後襲擊夏秋芳摀住她的口鼻。

△    夏秋芳悶叫一聲,掙扎幾下,便被藥物迷昏……。

△    拆下繃帶後發現自己竟已從夏秋芳變成金小艾,不禁放聲尖叫。王璟明進入病房,軟求硬哄外帶威脅,最後手持注射針劑脅迫夏秋芳接受既定的事實化身為小艾。

小 艾:(OS)我被王醫生從背後迷昏,醒來後一切已成定局。剛開始,我根本無法接受,但是王醫師為了移植能夠順利成功,在我體內注射了他獨自研發的某種活體藥劑,那種藥劑必須持續注射,如果我不答應他,就只能等著全身潰爛而亡。

△    床上的曹偉欽滿臉震驚。(特寫)

△    小艾轉向曹偉欽。

小 艾:本來這件事王醫師威脅我,不可以告訴你。但如今,我們已經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了,我想,也沒有必要繼續瞞著你。

曹偉欽:(急忙問)那我是不是也被注射了那種會被他控制的什麼活體藥劑?

小 艾:(聳肩)我不知道,這種事他是不可能告訴我的。但如果有,過陣子你回去複診時,他自然會告訴你。

△    曹偉欽不禁臉色大變,重重的搥了床頭櫃一拳。

曹偉欽:可惡!這個王璟明……太陰險了!

 

場次

S:22              

時間

地點

診所\診療室

人物

王璟明、老何

△    王璟明手裡拿著一大包藥進入診療室,坐著的老何連忙站了起來。

△    王璟明擺擺手,把藥擱在辦公桌上。

王璟明:坐坐坐,喝杯茶再走。

老 何:不了,這麼晚了,我還是趕快把藥帶回去給少爺比較妥當。

王璟明:不急、不急。我這兒剛好有朋友送的上等高山烏龍,難得今晚空閒,你就陪我喝一泡再走。

老 何:(乾笑推卻)真的不用了。

王璟明:(扳起臉來)欸,你這就不給我面子囉。我聽你家少爺說,以前你常常陪過世的老爺子品茶的,怎麼?嫌我關係不夠親近,還是身份不夠啊?

老 何:(尷尬)王醫師,你這麼說就言重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

王璟明:這就對了。以後你家少爺就要投資我的診所了,我跟他是合夥關係,你還跟我客氣什麼呢。

△    王璟明背過身,開始泡起茶來,老何只得又坐了下來。

  何:少爺要投資診所?這事我倒是沒聽他提起過。

△    有頃,王璟明把斟好的茶,推給老何。

王璟明:他大概是想等事情確定了才公開吧。來,喝茶。

△    老何道聲謝,舉杯聞香之後一飲而盡。王璟明立刻又為他斟滿。

△    老何急著想走,再次舉杯一飲而盡。王璟明立刻又倒上一杯。

王璟明:來,再喝一杯,你覺得這茶如何?

△    老何有些為難的喝下。

老 何:老實說,這茶是好,論甘、香、喉韻,都是上等,可是……為什麼喝完,舌尖卻有點麻麻的感覺?

王璟明:(笑)這就是這泡茶的特色了。

△    老何的精神恍惚起來,整個人變得有點昏昏欲睡。

王璟明:我看你是有點累了,來吧,坐到這有靠背的椅子上休息休息。

△    王璟明轉身推來一張輪椅,將老何扶坐進去。

老 何:(大著舌頭笑道)王醫師……,你怎麼……讓我坐輪椅?

王璟明:(笑容詭異)這樣比較方便。

老 何:(強打起精神)方便?怎麼……說呢?

王璟明:人一旦昏迷或死亡之後,那體重可真叫驚人。你大概有有六七十公斤吧,要我一個人搬動這麼重的身體,老實說,還真得費點力氣才行。

△    老何想要掙扎,卻已出現無力的狀態。

王璟明:(自顧自的繼續說)可是有輪椅就方便了,我待會兒可以很省力的直接把你推入密室,我所有的實驗和研究,都是在那裡面進行的。

△    電磁爐上水開了,吹響笛壺。王璟明探手關掉電磁爐,在昏睡過去的老何面前蹲下,嘿嘿獰笑道。

王璟明:你家少爺要我負責把你「處理掉」,我可不打算浪費你這個難得的活體實驗對象,畢竟活人的細胞比死人有用多了,更何況像你這麼健康的大活人實在可遇不可求。能夠參與我偉大的實驗,你該覺得榮幸才對。

△    王璟明表情邪惡的嘿笑著,推著輪椅朝黝暗的角落走去……。

 

場次

S:23              

時間

地點

辦公室\董事長室

人物

曹偉欽、劉父

△    (時間過程)

△    劉父笑著進入曹偉欽辦公室。

曹偉欽:(意外)劉董,怎麼有空過來?

劉 父:還叫劉董?該改口叫岳父啦!

△    曹偉欽咧嘴笑了一下。

劉 父:我剛好到這附近,就順便過來看看你了。

曹偉欽:你坐!要不要喝個茶或咖啡?我叫林秘書泡來。

劉  父:(制止道)不用了,我等下就走。我聽說你把親家母送去美國?

△    兩人一起在會客沙發坐下。

曹偉欽:是的。父親突然過世,對媽的打擊很大,為了不讓她睹物思人,我暫時把她送到美國的私人機構休養。

  父:這樣做也是對的,不過你和婷婷的婚事恐怕又有得拖了。這陣子婷婷老跟我抱怨說,你忙得沒時間陪她?

曹偉欽:岳父,你也知道,這陣子我不但要安排父親的喪禮,還得努力贏得董事會的認可,這些事都是得花精神的,對婷婷難免是會有點疏忽了。

劉 父:這個我瞭解。其實我也聽說了,你表現的比大家所預期的要好很多。尤其在劉曹兩集團聯手開發的度假村營建案,以及景觀華宅的建設案上面,你的幾個見解相當精闢。你放心,我絕對會支持你!

曹偉欽:(開心)謝謝岳父,其實我要跟岳父你學習的地方還很多。

劉 父:(滿意)你工作忙,我也是可以瞭解的,男人嘛,本來就該以事業為重。不過今天過來,我還是提醒你,可也別太冷落了婷婷啊。

曹偉欽:這點你放心,我一定會多注意的。

△    劉父滿意的點頭,起身,曹偉欽緊跟著站起。

劉 父:你也知道,婷婷可是我的心頭肉,她如果不開心,我可也跟著煩惱了。我要是有了煩惱,就容易做下錯誤的決策……,我這麼說,你瞭解吧?

曹偉欽:(點頭)是的,我非常明白。

  父:你能明白就好。

△    劉父開始往門口移動,曹偉欽陪著劉父往門口走,劉父在門口停下,語重心長的加上一句。

劉 父:你知道,我們習俗,若是父親過世了,而兒子也有婚約,得在百日之內結婚,不然恐怕得等上三年?

曹偉欽;是,我聽說過。

  父:我想,你不會希望拖上三年吧?畢竟劉曹兩家早日聯姻,這對穩定人心和股市,都有很大的作用,你懂吧?

曹偉欽:(頷首)我瞭解。

△    劉父滿意的拍拍曹偉欽肩膀後離去。送走劉父,曹偉欽關上門陷入沈思。

 

場次

S:24              

時間

地點

高級餐廳

人物

曹偉欽、劉莉婷

△    為了掌握劉莉婷芳心,曹偉欽展開鮮花、燭光、浪漫晚餐攻勢。

劉莉婷:(耍小姐脾氣,嬌嗔)忙、忙、忙!我才不信你真有那麼忙。

曹偉欽:天地良心啊,婷婷。不信你可以問爸啊!他也是一個集團的首腦,最清楚這種在上位者的無奈。

劉莉婷:(假意掙扎一下)別扯上我爸。他現在可欣賞你了,說你山難回來後簡直脫胎換骨了。可是他欣賞你那是他的事,你要是真的忙得連陪我的時間都沒有,我看,我乾脆趁早換個未婚夫算了。

曹偉欽:唉唷,你這麼說,不怕我心碎啊?

劉莉婷:你還有心啊?你還有心,就不會丟下我一個人。

曹偉欽:(哄道)下次不敢啦!就原諒我這一回吧。別再生氣了,等我們用餐,我帶你上山去看星星、賞夜景,今晚就陪妳個夠,妳說好不好?

劉莉婷:真的?你幾時變得這麼浪漫啦?

曹偉欽:哈,浪漫是我的天性,只是現在才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發揮罷了。

劉莉婷:(啐笑)呿,少來了。

△    劉莉婷陶醉在曹偉欽的甜言蜜語中。

 

場次

S:25              

時間

地點

夏宅\臥室

人物

小艾

△    小艾坐在梳妝台前撥打手機,鈴響,彼端傳出曹偉欽的聲音。

曹偉欽:(OS,電話聲)喂,什麼事?

小 艾:最近在忙什麼?人家好久沒見到你了。

曹偉欽:(OS,電話聲)當然是公司的事囉。聽著,我現在正準備去開一個會,晚點我再打給你。

小 艾:什麼,跟你講不到兩句話,你就要打發人家啊?

曹偉欽:(OS,電話聲)你聽我說,最近我被劉莉婷的父親盯的很緊,不方便在公司跟你聯絡。

小 艾:他為什麼要盯你?

曹偉欽:(OS,電話聲)有人知道我常去你那兒,就跑去打小報告囉。

小 艾:可是……,老何不是已經……

曹偉欽:(OS,電話聲)不是老何,我也不知道是誰。大概是之前他有跟別人提起過吧,反正不太妙就對了。為了避免洩漏我們兩人的秘密,我想,這陣子我們倆還是暫時不要聯絡比較妥當。

小 艾:(不悅叫道)什麼?!

曹偉欽:(OS,電話聲)唉,親愛的,我也不願意啊,其實我也很想你。可是為了更長遠的將來,你就稍微忍耐一陣子,好嗎?

小 艾:(勉強答應)好吧,可別讓我等太久啊。

 

場次

S:26              

時間

地點

辦公室\董事長室

人物

曹偉欽

△    曹偉欽獨自站在明亮的大玻璃窗前講手機。

曹偉欽:放心吧,只要情況許可,我就會主動打電話給你的。

小 艾:(OS,電話聲)真的喔,不可以騙我喔。

曹偉欽:我幾時騙過你。好了,林秘書在催我去開會了。拜拜。

△    闔上手機,曹偉欽露出微笑,自言自語的說。

曹偉欽:就怕情況根本不許可囉……。

△    窗外陽光閃耀生輝。

 

場次

S:27              

時間

地點

森林裡

人物

曹偉欽

△    陽光刺目。

△    曹偉欽在林子裡拼命跑著,四周除了噗通噗通的心跳聲,沒有其他任何聲響。

△    狂跑中的曹偉欽猝然回頭,滿臉血跡,殭屍般伸出雙手,嘶聲狂吼。

曹偉欽:還我的臉來!還我命來!

 

場次

S:28              

時間

地點

曹家豪宅\臥室

人物

曹偉欽、劉莉婷

△    曹偉欽大叫著從惡夢中驚醒,彈坐起來,嚇出一身冷汗。

△    劉莉婷模模糊糊醒來,翻身打開床頭燈。

劉莉婷:什麼事,叫那麼大聲?

△    燈光下,曹偉欽滿臉是血。劉莉婷回頭看見,嚇得放聲尖叫。

 

場次

S:29              

時間

地點

診所\診療室

人物

曹偉欽、王璟明

曹偉欽:這張臉到底怎麼回事?

王璟明:你不用擔心,這是活激素在你體內老化的現象,只要再注射新的藥劑進去,就沒問題了。

曹偉欽:(故意問)注射新的藥劑之後,能維持多久?

王璟明:以我目前改良的新藥劑來說,大概一個半月左右。不過我建議你,最好不要超過一個月,就回來複診一次。

曹偉欽:(暗自咬牙)這種情況沒辦法改善嗎?我的意思是說,你沒有那種一勞永逸的藥劑嗎?

王璟明:(笑)有,當然有,只是還需要新的科技和多點研發。

曹偉欽:(哼聲)這種話是廢話,說了等於沒說。

王璟明:那你就錯了,其實國外已經有新技術的可以改良培養體,只要能夠取得這種改良過的培養體,研發出穩定持久的藥劑並不是神話。

曹偉欽:(試探道)哦?聽說,王醫師對研究有很深的興趣,怎麼不會想設法取得這種改良過的培養體呢?

王璟明:我當然想啊,只是礙於這種研究,不管在哪國都還不屬於合法的範疇,除非是透過特殊管道才能取得樣品,其所費不貲啊,豈是區區一個整型醫生所負擔的起呢?

△    曹偉欽聽出王璟明的暗示,閉口不語。

△    王璟明故意看著曹偉欽,又說。

王璟明:對了,我剛才好像忘了告訴你,依照你今天檢查的情況看來,你現在這張臉和你本身似乎有點排斥的現象,不像小艾融合的那麼好,如果不及早研發這種更穩定的新藥劑,就怕後果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

曹偉欽:(驚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王璟明:意思就是說,為了你個人的利益,我誠心建議你,最好再多投入一些資金,讓我設法取得這個新的培養體,好研發更適合你的活體藥劑。

曹偉欽:你……

王璟明:(陰險的笑問)我怎樣?

△    曹偉欽敢怒不敢言的瞠目瞪著王璟明,掙扎半天,最後還是屈服道。

曹偉欽:你還要多少錢?

王璟明:通常在國外,這種研究經費都是以「億」為單位計算的,不過我們暫時是不需要這麼誇張啦,所以我先跟你拿一千萬,等取得樣品,實驗證實永久的安定劑確實可行的話,其他的再說。

曹偉欽:(OS,心聲)暫時?其他的再說?你這個需索無度、貪得無厭的黑心醫生!你給我記住!

△    曹偉欽咬牙簽下鉅額支票,對王璟明恨意更深。

 

場次

S:30              

時間

地點

西餐廳

人物

小艾

△    小艾獨自無聊的喝著咖啡,順手翻著八卦雜誌,突然之間愣住。

小 艾:什麼?!(低聲唸著)曹氏財團新任董事長與劉家財團的小公主即將於本月底隆重舉行婚禮……

△    曹偉欽和劉莉婷兩人大大的跨頁婚紗照映入小艾眼中。

 

場次

S:31              

時間

地點

車上

人物

小艾

△    小艾淚流滿面的開著車。

小 艾:姚家偉,你這個無情無義的負心漢,居然背叛我!枉費我對你的付出!我恨你!(越說越大聲)我恨你!(越來越激動)我恨你!

△    「叭──」一聲急迫刺耳的喇叭聲震醒心神不寧的小艾。

△    小艾猛地回過神來,驚懼的發現,自己正逆向駛在公車車道上,一輛公車正狂按喇叭迎面衝來……。

 

場次

S:32              

時間

日→夜

地點

辦公室\董事長室

人物

曹偉欽、林秘書

△    桌上電話響起,曹偉欽一邊看著公文,一邊拿起電話。

曹偉欽:喂?哦,婷婷啊,(心不在焉)什麼事?

劉莉婷:(OS,電話聲)我要跟我的姊妹淘去巴黎辦嫁妝,順便享受最後的單身生活,你有沒有什麼意見啊?

△    曹偉欽擱下公文仰靠在椅背上,笑道。

曹偉欽:有啊,黑色薄紗睡衣、蕾絲內衣褲、吊帶褲襪,這些可別忘了買喔。

劉莉婷:(OS,電話聲)呿,你少變態了。

曹偉欽:這是情趣,哪是變態咧。

劉莉婷:(OS,電話聲)不跟你說了,我要去趕飛機了。你要乖乖等我回來,不准拿告別單身派對做名義,跑去花天酒地喔。

曹偉欽:你放心吧,為了擠出結婚和度蜜月的時間,我得先把公事處理好,忙都忙翻了,哪還有什麼時間花天酒地。

劉莉婷:(OS,電話聲)最好是這樣。

曹偉欽:(笑)出門在外,你自己小心點囉。拜拜!

△    放下聽筒,曹偉欽搖著頭好笑道。

曹偉欽:說走就走,連機票都訂好了?只要有機會瞎拼,女人的動作可是比什麼都快。

△    曹偉欽繼續埋首工作。(時間過程)窗外由明變暗。

△    曹偉欽疲倦的伸個懶腰,低頭看看手錶。

曹偉欽:這麼晚了?

△    曹偉欽起身收拾準備下班,嘀咕道。

曹偉欽:今晚只有我一個人了……。對了,正好找小艾出來吃宵夜,她一定想死我了。

△    曹偉欽拿出手機撥打。

  機:(OS)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嘟一聲後開始計費……

曹偉欽:(闔上手機)沒開機?

△    想了想,曹偉欽再撥另外一通。手機傳出市話的響鈴聲,半天沒有人接。

曹偉欽:奇怪,她會跑哪兒去了?怎麼手機和家裡電話都沒人接?

△    曹偉欽掛斷手機想不通的搖搖頭,穿上西裝,關燈離開辦公室。

 

場次

S:33              

時間

夜→日

地點

飯店\蜜月套房

人物

曹偉欽、劉莉婷、賓客若干

△    穿著新娘禮服的劉莉婷坐在雙人大床床畔。終於將客人打發的曹偉欽,關上房門,轉身,笑道。

曹偉欽:終於只剩下我們兩人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    說著,曹偉欽餓虎撲羊般將劉莉婷撲倒床上,兩人嘻嘻哈哈笑鬧不停。

△    關燈,變黑。(時間過程)

△    窗簾刷地拉開,刺眼的陽光照入室內,床上的劉莉婷以手擋住陽光。

劉莉婷:(嬌嗔抱怨)唔……,把窗簾拉上啦!

△    曹偉欽站在窗邊看著床上嬌娃,表情冷淡。

曹偉欽:起來了!

劉莉婷:(撒嬌)讓人家再賴一下床嘛。

曹偉欽:(皺眉)別忘了我們還得趕飛機!動作快點。

劉莉婷:(不悅的坐起)怎麼了,幹嘛這麼陰陽怪氣的?才結婚一天,就對我不耐煩啦?我是聽說過,男人結了婚就會變了樣,可你也變得太快了吧!

曹偉欽:(語帶嘲諷)有妳快嗎?以前跟我上床時,妳那副清純可愛的模樣到哪兒去了?去趟巴黎回來,不但變得開放了,連技術也成熟不少啊。

劉莉婷:你就為了這個不高興?以為我背叛你嗎?

曹偉欽:(哼聲)背叛?哼,我倒是覺得,妳好像整個變了個人似的。

劉莉婷:(臉色微變)你在胡說什麼啊。

△    劉莉婷悻然下床進浴室盥洗,曹偉欽表情沈悶看著窗外,氣氛顯得詭異。

 

場次

S:34              

時間

地點

辦公室\董事長室

人物

曹偉欽

曹偉欽:(撥打電話)喂,王醫生嗎?好久不見,是,我要跟你約複診的時間。

王璟明:(OS,電話聲)這麼快就渡完蜜月回來啦?下個禮拜三晚上有空吧?

曹偉欽:禮拜三,可以。對了,王醫生,你最近有沒有碰到小艾?我怎麼始終聯絡不上她?

王璟明:(OS,電話聲)小艾?你還不知道嗎?小艾出車禍死了,你婚禮前的事。

曹偉欽:(愣)車禍死了?

王璟明:(OS,電話聲)在外人眼裡你和她非親非故,所以才沒有人通知你吧。

曹偉欽:哦,大概吧。謝謝你告訴我。

△    曹偉欽掛上電話,半信半疑的嘀咕。

曹偉欽:車禍死了?怎麼會這樣?

 

場次

S:35              

時間

地點

曹家豪宅\餐廳

人物

曹偉欽、劉莉婷

△    曹偉欽坐在空蕩蕩的餐桌前,高聲問。

曹偉欽:你以前不是從來不下廚的嗎?怎麼突然想做菜了?

△    劉莉婷端著托盤出來,邊回答。

劉莉婷:人家不是說,要掌握男人的心得先掌握男人的胃嗎?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    曹偉欽看到上桌的佳餚,覺得不可思議。

曹偉欽:耶?這些都是我喜歡的菜色咧。

△    劉莉婷再度進廚房端了兩碗白飯出來。

劉莉婷:當然囉,這表示我有在留心你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啊。來,大老爺,吃飯囉。

曹偉欽:(愣了愣)你剛叫我什麼?

劉莉婷:大老爺啊。難不成要我叫你董事長?來,吃吃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    曹偉欽以狐疑的眼光看著劉莉婷,開始舉筷試嚐。

曹偉欽:這……,你是跟誰學做菜的?你這手藝一點也不像從沒下過廚的人。

劉莉婷:是嗎?你這是在誇獎我囉?對了,還有一道最能打動你的心的極品,應該差不多了。我去端出來。

△    曹偉欽看著離開的劉莉婷,嘀咕道。

曹偉欽:怎麼這口味覺得好熟悉……。

△    劉莉婷端上清蒸麻辣臭豆腐。

曹偉欽:(訝異)我從沒告訴過你,我最喜歡這道菜了。

劉莉婷:是啊,因為以前有人不愛吃辣嘛。

△    曹偉欽臉色變了變。

△    劉莉婷偎著曹偉欽,很自然的伸出小指,輕沾醬汁送到曹偉欽嘴裡。

劉莉婷:來,嚐嚐看這泰國辣椒夠不夠味兒。

△    ins,黑白畫面)小艾以同樣的習慣、同樣的姿勢、同樣的問語要姚家偉試味。

△    曹偉欽撞翻椅子跳了起來,大叫。

曹偉欽:你是小艾對不對?

△    劉莉婷看著滿面驚疑的曹偉欽,咯咯失笑。

劉莉婷:幹嘛那麼激動呢?我當然是小艾,我不是一直在給你暗示了嗎。

曹偉欽:(駭然質問)王醫師說你車禍死亡,果然是假的!

△    劉莉婷扶起剛被撞翻的椅子,自己坐了下來。

劉莉婷:你這個沒良心的負心漢!當初我從夏秋芳變成了金小艾,可不是沒機會甩了你,但是看在多年感情的份上,我非但沒踢開你,反而供你吃、供你穿,還幫你牽線、為你付錢讓你順利變成曹偉欽,你卻是怎麼報答我?

曹偉欽:妳把婷婷怎麼了?

劉莉婷:這種事還要問嗎?你又把曹偉欽怎麼了,還用得著我說?

△    曹偉欽整個人傻了,腿軟的跌坐在椅子上。

曹偉欽:妳是怎麼辦到的?妳根本不認識婷婷啊,怎麼把她騙到王醫生手上?

劉莉婷:(小艾所化身)其實,比你所以為的容易多了。

曹偉欽:(苦笑)要不要說給我聽聽?

劉莉婷:我不過打了個電話跟她說,我是你的秘密情人,想約她談判。她便迫不及待的送上門來,接下來就簡單了,只要把王醫師給我藥加入她喝的飲料裡面便成了。

曹偉欽:(喃喃自語)事後再製造一場把頭撞爛的車禍……

劉莉婷:(嬌笑)沒錯,不愧是過來人,果然內行。這個點子還是我差點出車禍時,得來的靈感咧。

曹偉欽:那通要去巴黎的電話,是妳打的?

劉莉婷:當然不是,你應該聽得出那是她的聲音才對。不過,那時我就在她身邊。

曹偉欽:她為什麼會聽妳的,打這樣一通電話?

劉莉婷:因為我告訴她,只要她肯陪我到巴黎一個禮拜,供我吃、穿、住和一切花費,另外給我一筆錢,我就會離開你曹大少。

曹偉欽:(嘆)是嗎?婷婷就是太單純了,她該問我是不是真有這回事的。

△    劉莉婷上前跪倒,伸手抱住曹偉欽的腰,頭枕在曹偉欽腿上,悱惻的說。

劉莉婷: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好嗎?我實在是因為太愛你了,我無法忍受失去你的痛苦,再說……

△    劉莉婷抬頭看著曹偉欽,淒怨接道。

劉莉婷:我說過,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人,跟我在一起,你永遠不用擔心秘密會洩漏,不是嗎?

△    曹偉欽低頭看著變成劉莉婷的小艾,臉上滿是悲哀的神情。

 

場次

S:36              

時間

地點

診所\診療室

人物

曹偉欽、王璟明

△    曹偉欽進入診療室,王璟明放下醫學雜誌,桌上正放著藥劑和新的注射針筒。

王璟明:怎麼拖到這麼晚才來?我還以為你忘了今晚的事。

曹偉欽:(開門見山)我給你的錢還不夠嗎?為什麼要和小艾聯手整我冤枉?

王璟明:(笑)看來你已經知道了。不過,小艾已經死了,需要我提醒你尊夫人是劉莉婷嗎?

曹偉欽:(激動)少用這麼屁話敷衍我!為什麼要把小艾變成劉莉婷?

△    王璟明不慍不火的回答。

王璟明:原因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有兩點,一是小艾答應變成劉莉婷之後,會說動劉董蓋一棟醫學大樓給我;再者,小艾多年來始終協助我從事人體實驗,其實光憑這一點,我就不該拒絕幫她達成變成劉莉婷的心願。

曹偉欽:(驚訝)她用自己的身體幫你做實驗?她瘋了!

王璟明:(詭笑)你錯了,用她的身體實驗,那是我下一步的計畫。如果要委婉點解釋……,就說她協助減少街頭的流浪漢,或是幫忙增加了失蹤人口的名單吧。

△    曹偉欽會意之後,震驚道。

曹偉欽:你是說,她幫你誘騙人口,提供實驗之用?!

王璟明:(笑)說誘騙就難聽了,只是邀請他們參與實驗計畫罷了。

△    曹偉欽看著王璟明,毛骨悚然道。

曹偉欽:你瘋了!你們兩個人都瘋了!

王璟明:你又錯了,我們沒有瘋,我們只是勇於嘗試的實驗先驅。其實我們做的,不過和那些利用動物進行實驗的研究人員是同樣的行為。

曹偉欽:(激動)動物是動物,可是人命關天,怎麼能說和動物實驗相比!

王璟明:(漠然道)這是見仁見智的問題。就像從佛家的觀點來說,任何動物的生命和人命同樣寶貴,所以人類無權只為了圖利自己,便任意犧牲動物的性命,但又有多少人聽得進去?

△    曹偉欽頓時無言以對,只能以驚恐的眼神看著王璟明。

王璟明:今晚你來,不是為了抗議我幫小艾變成劉莉婷的事吧?我勸你還是接受事實算了,舊鞋畢竟比新鞋合腳,這道理你懂吧?好了,幫你打完這一針,你就走吧,我還有實驗要照顧,沒空跟你磨菇。

△    王璟明拿起針筒撕開包裝,曹偉欽突然撲前搶奪桌上藥劑!

王璟明:(怒)你想幹什麼?

△    王璟明即時抓住藥劑,緊握著不放,曹偉欽抓著他的手努力想將藥劑奪過來,邊說。

曹偉欽:我再也不要受你這個瘋子的控制!有了這藥劑的樣本,憑我的財力還怕找不到可以複製這藥物的人?

△    王璟明滿臉猙獰,大吼。

王璟明:你想得美!

△    王璟明不知哪來的力氣,一把將曹偉欽推開,曹偉欽往後退跌好幾步。

王璟明:(獰笑)想要搶我的研究心血,我就讓你不得好死!

△    王璟明將藥劑猛往地下砸去,曹偉欽驚恐的大叫著撲上去想要搶救,卻晚了一步,藥劑摔碎在地上。

曹偉欽:(大吼)你這個瘋子,我跟你拼了!

△    曹偉欽橫了心,衝向王璟明,兩人發生激烈扭打,撞翻診療室裡面擺設的器具。

△    曹偉欽漸落下風,被王璟明勒住脖子,呼吸困難。狂亂掙扎中,曹偉欽無意中摸到尖細的拆信刀,下意識抓起來用力捅向王璟明肚子!

△    王璟明慘叫一聲,鬆手放開曹偉欽,摀著自己的傷口往後退,最後不支倒地。

△    曹偉欽看著倒在地上不動的王璟明,慌亂道。

曹偉欽:完了!完了!這下全完了!怎麼辦才好?

△    失了主張的曹偉欽丟下拆信刀,胡亂擦著自己手上鮮血,跌跌撞撞逃離診療室……。

 

場次

S:37              

時間

地點

曹家豪宅\客廳

人物

曹偉欽、劉莉婷

△    身上染著血跡,模樣狼狽的曹偉欽進入客廳。

△    劉莉婷在沙發上打盹,聽見聲響醒了過來,乍見曹偉欽渾身血漬,不禁嚇了一跳。

劉莉婷: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滿身是血?

曹偉欽:(嗓門顫抖)王璟明死了!我剛不小心把王璟明殺了!

劉莉婷:(失聲尖叫)什麼?!你殺了王醫師?你瘋了?你難道不知道王醫生一死,我們兩人也會跟著沒命啊!

曹偉欽:(怒叫)我當然知道!我也不想殺他啊,只是情況突然就失控了……。

劉莉婷:(走近曹偉欽)什麼情況失控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清楚點。

△    曹偉欽頹喪的坐倒在沙發,說道。

曹偉欽:這陣子,透過網路,我找到王璟明曾經提過類似的活體藥劑研究計畫,我想如果能拿到王璟明開發的藥劑樣本,自然找得複製藥劑的人,這樣就不用受他控制了。

劉莉婷:(大叫)彼此相安無事不是很嗎,你幹嘛這麼想不開啊?

△    曹偉欽雙手摀著臉,沒說話。劉莉婷見狀嘆口氣,接又猜道。

劉莉婷:所以你趁今晚約好要去複診的機會,想要搶奪那藥劑,可是失敗了?

曹偉欽:(點頭)他把藥劑摔破了。

劉莉婷:(尖聲道)你這不是自己找死嘛!可是你也沒有必要殺了他啊,還拖著我給你陪葬!

曹偉欽:(怒)妳懂什麼!我不殺他,他會殺我!再說,我是情急失手,又不是真的想殺了他。

△    劉莉婷焦急的在客廳來回踱步,一邊道。

劉莉婷:人都死了,現在講這些也都沒有用了。眼前,我們得想想該怎麼保命才好。

曹偉欽:王璟明死了,藥也沒了,我們還能怎麼樣?

△    劉莉婷停下腳步,堅決道。

劉莉婷:回診所去!

曹偉欽:(抬頭,訝然)回診所?

劉莉婷:當然是回診所,據我所知,王醫師所有的研究都在診所一間密室裡。我想,那藥劑應該不會只有一瓶,也許密室裡面還有。事已至此,只能像你說的,想辦法取得樣本,再設法找國外的研究機構複製了。

△    曹偉欽站起來,深吸口氣。

曹偉欽:也只能這樣了。另外,我也得回去清理現場,不能讓自己和王醫師的死,沾上任何關係。

劉莉婷:(點頭,篤定道)沒錯,就是這樣。

 

場次

S:38              

時間

地點

診所\診療室

人物

曹偉欽、劉莉婷、王璟明

△    曹偉欽與劉莉婷躡手躡腳進入診療室,現場依舊凌亂,但卻沒有王醫師的屍體。

劉莉婷:(輕聲)你不是說,在這裡殺了他的嗎?屍體呢?

曹偉欽:(茫然)不知道。我離開時,他就躺在這裡的地板上,妳看,這地上都還有血跡。

劉莉婷:會不會是已經被人知道了?

曹偉欽:不可能吧,如果有人知道,肯定會報警,哪輪得到我們再溜進來了?

劉莉婷:(點頭同意)先不管那些了,找活體藥劑比較重要。

曹偉欽:(點頭)分開找。

△    劉莉婷和曹偉欽翻遍診療室,卻怎麼也找不到藥劑。

曹偉欽:這裡沒有。妳說的密室在哪裡?

劉莉婷:我也不清楚,只記得王醫師提過那是個地下室。入口在哪,他從來不說。

曹偉欽:(懊惱)那要從何找起?

劉莉婷:裡間看看吧,我記得那邊他改建過。

△    兩人轉身正要往裡間的方向走,診療室牆壁突然有道密門悄悄打開。

△    一條身影自黑暗裡閃出,手持兩根粗大的針筒猛朝劉莉婷及曹偉欽的頸後刺入!

△    曹偉欽立刻倒地不起,劉莉婷偏身癱倒後痛苦的抽搐著。

△    人影將掙扎的劉莉婷翻過身來,映入劉莉婷眼簾的,赫然正是王璟明獰笑的嘴臉!

劉莉婷:(口氣模糊)你……沒死……?

王璟明:很遺憾你的老情人沒把我殺了吧?我剛才祇是一時暈死過去而已。這小子畢竟不是學醫的,連殺個人都不知道該刺哪來才會斃命。

劉莉婷:(掙扎著問)為什麼……連我……也殺?我始終……很……合作……

王璟明:(陰陰笑著)老實跟你說吧,實驗數據告訴我,換過兩次臉的人,細胞對於藥劑特別排斥,出現週身潰爛的現象是遲早的事,目前我是無法可醫。與其讓妳日後痛苦,不如現在結束妳的性命,對妳來說,這才是一種慈悲。

劉莉婷:我……不甘心……

王璟明:我知道,這項實驗雖然失敗了,但妳的犧牲還是可以提供我改進的方法,其實,妳該覺得高興才對。

△    劉莉婷再也無法說話,瞪著眼死不瞑目。

△    王璟明穿著染滿血跡的醫師白袍,表情陰森地將兩人屍體往密門拖去……。

 

場次

S:39              

時間

地點

診所\診療室

人物

王璟明、年輕男女各一

△    一對衣著寒酸的男女怯生生進入診療室。

男 生:我們聽說你這兒有個醫療實驗計畫,願意參與的話就有贊助金可拿?

△    王璟明醫師和藹可親的看著這對男女,臉上露出溫文的笑容,點頭。

王璟明:沒錯。不過我現在有點忙,能不能請你們晚上十點以後過來,屆時我們好好詳談……。

 

場次

S:40              

時間

地點

診所\診療室

△    (時間過程

△    桌上放著一份報紙。報紙上是曹偉欽、劉莉婷夫婦慷慨出資,興建大型美容醫學研究中心,並聘王璟明為院長的新聞,以及三人合照的照片(陰森的輕笑聲裊繞不已)……。

  

《全劇終》


本集演員:韋汝(金小艾/夏秋芳變臉後)、李傑聖(曹韋欽/姚家偉變臉後)、文汶(婷婷)、孫兵(王璟明)

播出時間:《驚異傳奇》是衛視中文台的類戲劇節目,主要是以單元劇的方式呈現,劇情以驚悚、懸疑、奇幻為題材,將怪誕、靈異、社會事件等元素融入劇中,具醒世作用。由杜德偉串場主持。2006年5月起,每週日晚間11點播出。

 

附註:此為原始劇本,內容與播出之劇集內容略有出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