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黃昏。

  狂人幫的幾支大樑,還沒有一個人有任何準備清醒的跡象。

  小妮子在哈赤的陪伴下,坐在廂房附屬的小廳裡,無聊地玩著自己的大拇指。

  好不容易,熬到晏起的興世子和武林四公子等人相偕前來串門子,這妮子才終於逮著機會,纏問昨夜所發生的種種事故。

  等到小妮子完全清楚昨夜城裏城外所發生的一切之後,武林四公子也終於明白何以小混他們聰明的選擇蒙頭大睡。

  眼前,這妮子盤問事端和聽人講古的磨人功夫,實在堪稱恐怖一流。

  眼看著又近掌燈時分。

  興世子開始坐立難安地直朝小混房門口,頻頻翹首探望。

  不久,賓館內的執事人員來報,通知說城隍廟前的『潛龍升天』煙火業已佈置妥當,隨時可以舉火燃放。

  興世子更加焦躁,在小廳內來回踱步。

  終於,他忍不住問了︰「小混幫主到底打算什麼時候起床?」

  只見,十隻眼睛齊齊望向小妮子。

  小妮子強忍笑意道︰「很難說,如果沒人叫他,這混混可以睡到明天早上。」

  興世子正欲啟口,小妮子接著搶言道︰「就算有人叫他,如果這混混不打算起來,他還是可以賴到明天早上。」

  興世子傻眼道︰「他就這麼能睡?難道連……連吃、喝、拉、撒都可以省了,不用起床解決?」

  「然也。」小妮子同情地望著他,鄭重地點頭。

  輕咳一聲,皇甫涇爾雅道︰「不知……望姑娘是否有辦法,能請小混幫主起床?」

  「方法是有啦!」這妮子狡黠輕笑道︰「只要你們肯負擔後果與代價,我倒是可以替你們叫叫看。」

  「什麼樣的後果?」

  「什麼樣的代價?」

  濮陽無華與端木青雲二人心頭忐忑,異口同聲地詢問著。

  小妮子眨眨眼,一本正經道︰「打擾大幫豬睡眠的後果,很難預料。這得看那混混起床後的心情好壞,才能決定,至於代價嘛……」

  這妮子艷若麗日地嬌笑連連︰「跟我打商量,總是比較容易的啦!」

  在場五位大小公子哥,齊齊呻吟道︰「唉……狂人幫的人就是狂人幫的人,不分男女老少,全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興世子情急心切地答應道︰「好啦,打擾小混幫主睡眠的後果,由本世子全部負責。」

  「小王爺。」武林四公子大驚失色地叫著。

  但是興世子一擺手,威嚴地阻止他們打岔。

  他接著道︰「至於姑娘你想要何種代價,請儘管開口,只要本世子做得到的事,絕對答應你。」

  「好,夠爽快。」小妮子咯咯笑道︰「我的代價其實很簡單……我在牧場裏時,曾聽說小紅毛他在北京石獅子胡同的家業,自荒廢後,因無人出面認領,已被朝廷收了回去。可是,據小紅毛說,那是他父親花錢買下的地產,房地契原本放在他荷蘭老家,這次回來中原,他哥哥特地交給他帶了來,準備要收回那片產業。……」

  微微一頓之後,這妮子接著又說:「由於這件事與朝廷有關,雖然我們也能夠處理,不過若是由你這位小王爺出面的話,事情會更容易擺平。所以,我的代價就是請你負責幫亨瑞‧葛林斯特上奏,以便讓他順利收回產業。」

  「葛林斯特?」興世子沈吟道︰「此事我有點印象,不過事隔太久,也記不周全了。但是,既然你說這位亨瑞‧葛林斯特手上握有房地產證明文件,如此要請求皇上賜回遭沒收的家業,應該沒多大問題。我答應你回京之後,協助他取回石獅子胡同的產業便是。」

  「好。」小妮子豪爽不讓鬚眉地伸出手,道︰「君子一言……」

  「快馬一鞭!」興世子亦是海派地伸出右手與這妮子擊掌為諾。

  這位世子心想,反正回京之後,這件事可以交給武林四公子在朝為官的四位老爹去處理,自己不過是做個順水人情罷了,沒啥困難之處,他有何不好答應?

  小妮子沒想到如此容易便幫小紅毛解決久懸心頭的這件大事,心情愉快之餘,笑容更見嬌艷。

  她歡聲道︰「你們坐一下,我去把那幾個臭男生挖起來。」

  不待興世子等人回答,這妮子已毫不避嫌地推門,大剌剌闖進小混的寢居。

  興世子他們不由得面面相覷,暗自搖頭嘆笑狂人幫裏,果然沒有任何人會將什麼社會禮俗這種玩意兒放在眼裏。

  小混的寢居裏——

  「起床了,臭混混。」

  小妮子人未到聲先至地嬌喚著,小混卻像睡死了般,毫無反應。

  這妮子直接走向窗前,捲起遮陽擋光的垂簾,任艷赤若血的夕陽灑滿屋內每一個角落。迎向如此和淒美的落日餘暉,小妮子不禁出神地倚窗凝望。

  半晌,她忽而回過神來,想起自己進屋的目的。

  這妮子回頭看看依然安穩地擁被而眠的小混,兀自得意悶聲偷笑一番,然後躡手躡足地潛向床前,嬌軀微俯,湊近小混耳際。

  「起床嘍!」小妮子故意使壞地霹靂大吼。

  吼完之後,這妮子立即咯咯笑著,遠遠地逃離床沿,以免小混在被嚇醒之餘,有任何突兀的驚人之舉發生。

  豈料,床上的小混對於那聲雷霆之喝,竟然只是嘀咕一聲,翻了個身便繼續他與周公未完的約會。

  小妮子好氣又好笑的瞪著這混混,索性大步走上前去,扯掉這混混的被蓋,用力搖著他,叫道︰「小混……起來了啦!」

  小混不為所動地揪回被子,蒙起頭來,睡語朦朧道︰「我要睡覺……別吵。」

  小妮子哭笑不得地噘起嘴兒,嘀咕道︰「哪有人這麼難叫的?」

  她再接再厲地拉下小混蒙在頭上的被子,俯著身叫喚道︰「臭混混,起來了啦,你難道忘了咱們還得去放煙火耶!」

  小混語氣模糊道︰「太累了,不放煙火,今晚休息。」

  小妮子繼續努力搖頭道︰「不行啦,全城的人都在等你,你若不去,他們就要發生暴動衝進這裏面來了啦!」

  小混推開小妮子煩人的小手,咿唔道︰「不管他,反正有鐵血堂的人擋著,我要睡覺……」

  「不行啦!」這妮子惱火地半趴在小混身上,對著這混混耳朵大吼大叫道︰「你還答應人家興世子,今天晚上的熱鬧他也有份的。現在人家早在外面等著你了啦!快起來嘛!」

  「叫他自己去好了。」這混混說著,又要拿被子蒙住頭。

  小妮子眼明手快地奪下被子,叫道︰「不行的啦,小混……」

  不待這妮子有機會再大吼大叫,小混乾脆反臂用力攬過這妮子纖腰,將她拖上眠床,用自己身子定住這妮子四肢,喃喃道︰「我說別吵,陪我睡覺。」

  這妮子被鎖在小混懷中,不禁又羞又急地扭動著︰「臭混混,快放開我。」

  小混稍稍加強力道,制止這妮子的掙扎,以略見清醒的口氣警告道︰「別亂動,我說妮子,要不,咱們可得先圓房,再來補辦結婚的手續,這後果,你得負全部的責任吶。」

  這妮子腦中立時閃過昔日在牧場時,許多阿姨、姑娘、大娘、大嬸、大媽等等女人家,私底下閒聊著的一些女人家的體己話。

  她突然發現自己現在這個姿勢,實在是非常的不安全。

  這妮子登時駭得不敢再胡亂扭動,連呼吸都不敢喘得太重,以免刺激了自背後懷抱著自己的小混。

  不過老實說,在這妮子緊張兮兮的同時,心底卻別有一番溫馨旖旎的甜蜜滋味。

  小混似又睡著了般,微微放鬆箝制的力道,但是依然以身子交鎖著佳人。

  小妮子安安分分又略帶僵硬地躺在那裏,感覺貼在自己身後的小混呼出的輕淺氣息,正搔亂著自己的耳後和頸際,逗得她癢麻難當。

  「小混……」這妮子語如蚊蚋般,悄細道︰「醒醒嘛,人家真的有事告訴你啦,很重要的事耶!」

  「什麼事?」這混混睡意深濃地喃喃一聲,趁機輕啄著小妮子粉頸反問。

  這妮子被一陣沒有由來的酥麻震得險些說不出話來,她不自覺地頸泛潮紅,膩聲低細道︰「我剛剛和小王爺談定了一筆大買賣。」

  她一五一十地將適才自己和興世子所做的約定,細細說給小混知悉。

  「難得你有心,還記掛著這檔子事。」

  小混嘀咕一聲,放開小妮子,翻身仰躺於床,伸著懶腰道︰「這麼一來,今晚這場煙火,本幫豬不得不出面,好多巴結一下那位小王爺嘍!」

  「你少來了。」小妮子翻身趴俯,雙手支顎,哼笑道︰「你會答應保這位小王爺的暗鏢,難道不也是為了小紅毛的事,別人也許不知道,我還會猜不著?你少裝了啦,再裝就不像了。」

  小混忽然彈坐而起,滋地賞了這妮子一個甜吻,吃吃諧謔道︰「不愧是我的親親好老婆,果然能夠瞭解我的心,呵呵……」

  「老套啦!」這妮子甜在心裏,窘在臉上,卻仍忍不住皺皺俏鼻子,千嬌百媚地嘲弄道︰「就算是甜言蜜語,也得三不五時換些新鮮的詞兒說說,才能打動人心嘛,老是翻來覆去那兩句,聽都聽膩了,誰還理你呀!」

  「當然是你理我嘍!」小混伸出祿山之爪,在這妮子粉頰上摸了一把,涎臉嘻笑道︰「如果換了個別的娘們理我,你不打翻醋桶才怪。」

  「你才打翻醋桶哩!」小妮子受用地嬌哼一聲,推開這混混跳下眠床,理理雲鬢和衣衫,回眸道︰「你別賴了,快起來準備準備,我去叫小刀哥哥他們起床。」

  「等我一下!」

  這妮子剛舉步,就被小混叫住。

  小混推被下床,就著冷水隨便抹了把臉,然後摟著小妮子香肩,朝外走去︰「想到你剛才叫我的方法,我可不放心你獨自去叫人。」

  「你說這是什麼話……」

  不讓這妮子有發潑的機會,小混猛地將她轉過身,拉進懷裏,印上一記纏綿銷魂的熱吻。

  良久……

  「哇!」小混氣息不穩地抬起頭,呵呵傻笑道︰「這下,我是真的完蛋了……。」

  放開小妮子,這混混茫酥酥、昏陶陶的帶著滿臉傻笑,不住地搖著頭,嘴裏不知嘀咕些什麼,逕自轉身出房而去。

  小妮子像是尚未返魂地怔在門口,兩眼光彩明亮異常,卻又視而不見地兀自發呆。

  半晌,這妮子突然舉起雙手,撫著依舊嫣然滾蕩的粉頰,失神地呢喃︰「哇!以前……從來不像這樣的……」

 

  ※※  ※※  ※※

 

  城隍廟前。

  人潮依然洶湧。

  萬頭攢動的景象,更勝昨夜。

  鬧哄哄的氛圍裏,有一股掩不住興奮的情緒在人群之間浮漾。

  一隻栩栩如生的八丈巨龍,探爪聳鱗,彷彿急欲升天地巍然矗立於廟前廣場之上。

  圍觀的群眾,莫不對這隻結合了花燈與煙火製作技巧所紮就的精致巨龍,紛紛報以欣賞的讚嘆。

  狂人幫眾將終於在全城百姓千呼萬喚之下,和武林四公子一同護著興世子,姍姍而至。

  萬千群眾登時夾道歡呼,劈劈啪啪的熱鬧掌聲更加萬炮齊發,經久不歇。

  在鐵血堂一群弟兄們辛苦開道之下,小混等人享以風光的被擁簇入場。

  小混保護性地隻手摟著小妮子,排眾而行。

  飽受擁擠之餘,這混混終於呵呵苦笑道︰「他奶奶的,熱鬧如果搞得太大,也是頂叫人頭痛的事哩。早知道就不該放那隻大獅子年假,他來開路肯定效果比較好。」

  還沒睡醒,就被小混粗魯挖下床的小刀,望著如此人山人海的景況,也忍不住失笑道︰「你這混混居然也會有嫌熱鬧太過的時候,這可真是新鮮了吶。」

  小紅毛揉著惺忪睡眼,呵欠連天道︰「熱鬧大,好辛苦擠人,不好玩。今天煙火放,我沒有事,想睡覺下去。可是,小妮子生意談有好,只可以爬起床,陪著來勉強的。」

  丁仔負創在身,尚未歇息夠本,因此對今晚的煙火盛會也是興趣缺缺。

  他無奈地呻吟道︰「小紅毛,你因為是事主,所以今晚不出席未免說不過去。可是,我乃傷兵是也,竟然連臥床休息的資格都被取消了,這還有天理可言嗎?」

  孫浩文正辛苦地掙脫一隻太過熱情的女性魔掌的糾纏,聞言調侃道︰「在狂人幫裏,你還奢望有天理?丁仔,你昨夜難道傷到腦袋了?要不,怎麼會生出這種美麗的幻想來?」

  「孫大哥……」白駿逸吃吃笑著接口︰「你這話可真是太實在啦!」

  他們幾個走在後面的人,吃定小混聽不見這片肺腑之言,一個個忍不住地縱情開懷暢笑。

  好不容易,他們一行人終於擠入無人的警示圈之內,得以喘大氣。

  小混一本慣有的威風,重咳一聲,高舉右手,以目光掃視人群。

  慢慢地,群眾似乎感染到這混混不怒而威的氣勢,嗡嗡的喧鬧聲逐漸沈寂下來。

  小混滿意地點點頭︰「很好,現在你們已經注意到了,今晚的舉火典禮馬上就要開始,這也是今年元宵的最後一場熱鬧,看完這場煙火之後,大家都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回家去慢慢期待,看明年有沒有哪個無聊的人,也學本幫主如此大手筆地放煙火給你們好看了。」

  眾人一陣大笑聲中,齊齊鼓掌,也算是他們感謝小混提供了如此史無前例的熱鬧,讓他們在今年一開春,便擁有如此愉快的經歷。

  小混看到大家開心,他也開心。

  尤其在他懷中,還擁著情深意濃的俏佳人。

  小混不止是開心,更是春風得意、笑容滿面,那張微翹的菱角嘴,只差沒笑得咧到天邊去。

  小混等到這陣宛似要衝破雲霄的震天掌聲漸歇之後,這才瀟灑地輕擺衣袖,比手相請,示意興世子上前燃放煙火。

  興世子終究還是個小孩子,接過火把之後,高興地兩眼放光,帶著些許緊張,他一手撫耳,一面伸長火把,全神貫注在點燃引線這件事上。

  武林四公子不自覺地被興世子臉上那種興奮又專注的表情吸引,也跟著把注意力放到點火這事上面。

  小刀不禁暗笑︰「這四位公子哥兒,好像有點忘形了,竟只顧著注意看煙火,完全忘記自己負有護駕之責。像他們這個樣子在闖江湖,可真是險得很吶!弄得不好,可是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嘍!」

  他不以為然地輕輕搖頭,一抬眼,正巧望著小混和孫浩文,也和自己是一個樣的表情。

  於是,他們三人互相交換個會意的眼神,轉而將目光投向密密麻麻的人群,來回搜尋警戒。

  小紅毛望著專注於點火的興世子,又抬頭看了看眼前這只巍峨輝煌的巨龍,不禁對自己今晚未能親自下海點火略感洩氣。

  無聊之餘,他搔搔自己那頭齊肩紅發,伸展著結實雙臂,仰天打個呵欠,一面扭動著微感僵硬的頸脖。

  一陣輕微的嘶嘶聲,以及空氣中飄來淡淡的煙硝味,告訴小紅毛,眼前這巨龍的引線已經點燃了。

  既然事不關己,他索性繼續伸伸懶腰,做做體操,放鬆一下僵硬的肢體。

  燃燒的引線點著斜立於地面的一支衝天火箭,咻地一聲,火箭帶著一溜七彩的焰火正中仰天而開的龍口,轟然一響,一道烈焰自龍口衝出,直達三尺,好不壯觀。

  觀賞的群眾莫不驚呼一聲,隨即熱烈地拍手叫好。

  這道自龍口噴出的火焰,同時點燃了纏繞在八丈龍身之上的煙火,嘶嘶作響聲中,龍身灑落一陣金銀火雨。

  小紅毛由於站得離巨龍太近,火雨灑來正好朝他當頭濺落,嚇得他怪叫一聲,忙不迭朝旁跳開,引得群眾一陣哄笑。

  小紅毛這一閃,剛好跳到興世子身邊。

  一陣童稚的咯咯笑聲,令小紅毛垂首而望。原來,正是興世子被小紅毛有趣的怪樣逗得大笑不休。

  在狂人幫裏早已糗慣了的小紅毛,無所謂地一聳肩,習慣性的伸出手揉亂興世子的髮髻。這也是狂人幫互相取笑後,彼此關懷的一種習慣動作。

  只是,這興世子貴為王儲,頭頂豈容別人亂摸。

  「大膽!」

  武林四公子驟見小紅毛此舉,立即臉色大變地厲聲叱喝。

  小紅毛當然不明白自己做了什麼事,竟值得那四個說話老是讓他聽不懂的人如此大呼小叫。

  他自然毫不客氣地瞪眼回吼道︰「大蛋!」

  忽然——

  小紅毛瞥見四公子身後的暗處有微微的紅光閃動,像是……

  「小心!」

  他大吼一聲,直覺地抱著身旁的興世子猛朝地上撲去。

  「砰!」

  「咻……」

  「砰!砰!」

  巨龍身上的霹靂火炮,正好於此時同聲齊發。

  幾乎在小紅毛撲倒興世子的同時,興世子立身處之後,城隍廟口的一支盤龍石柱突然像是被火藥炸開了般,碎石四濺,露出個海碗口的缺角。

  小混、小刀和孫浩文三人,早在小紅毛出聲警告之際,便已不動聲色潛向四公子身後那處陰影所在。

  白駿逸和丁仔趕步上前,一個扶起興世子,一個拉著小紅毛,與小妮子及哈赤一同閃身避向石柱後面。

  直到此時,武林四公子方始驚覺情況不對,於是惶恐地掠向石柱之後,探視世子安危。

  興世子驚魂甫定,小臉還微微泛著白,但神色鎮定道︰「我沒事,多虧亨瑞機警,才使得本世子逃過此劫。」

  小紅毛亦是驚悸猶存地直拍胸口︰「乖乖,放火槍,我專門,還好看得見,躲得快。不然槍打中,救不及,鐵定死。」

  這時,廣場上的巨龍再度炸開一連串聲響震天的火炮。

  興世子和小紅毛同時自石柱後面悄悄露出半個腦袋,覷眼觀看煙火,小妮子亦是不甘寂寞地螓首微傾,目不轉睛地望著廣場那邊。

  丁仔嘀咕道︰「辣塊媽媽的,這放煙火的炮聲和剛才火銃擊發的聲音可真像,如果不是小紅毛看見放冷槍的火光,那真是死了人,還不知是怎麼回事呢!」

  武林四公子臉色同時刷白,齊齊驚出一身冷汗。

  他們當然明白,如果興世子出了萬一,自己這四條小命可也得跟著陪葬吶!

  「快看!」

  小紅毛和興世子不約而同,興奮大叫。

  濮陽無華他們還以為是小混逮住行兇之人,趕忙探出頭來看。

  原來,卻是廣場上那隻巨龍在陣陣劈啪的煙炮聲中,躥閃著星火,竟被無數同時引燃的衝天火箭所推動,開始緩緩騰空。

  「哇!」

  所有觀看今晚煙火的人,齊齊發出一聲嘆為觀止的讚賞和驚呼,目送著這八丈高的巨龍,越升越高,越飛越遠。

  終於——

  砰地一聲,飛升的巨龍於半空之中爆炸,起火燃燒,變化一隻烈焰爭騰的呼呼火龍。

  眾人眼見火龍將墜,這一片大火若是落入城中,豈不要引起偌大火災?於是,眾人無不驚駭地失聲尖叫,但是……

  半空之中的焰火,在發出一陣特異的耀目光芒之後,猶不及落地,即已焚之怠盡、消失無蹤。

  若不是夜空中仍有些微黑灰隨風飄散,觀眾還以為那隻龐然巨龍果真就此乘風升天了呢。

  此時,負責搭建這座潛龍升天的四位煙火名師,已被人群團團圍住,眾人無不追問著今晚煙火的個中奧妙。

  但是,這四位煙火名匠只回答︰「這是小混幫主獨創的秘法,更是我們四人此番設計煙火的酬勞,個中詳情,恕不奉告。」

  群眾在打聽不出所以然來的情況下,終於死心地逐漸散去。

  廣場之前,人影漸稀。

  濮陽無華正想建議先回賓館去等,小混三人已自暗巷中踱出,朝廟前而來。

  「小混,你回來了!」小妮子首先衝出,迎著小混嬌笑問道︰「剛剛那隻龍整個都化做灰了,你是怎麼弄的?」

  武林四公子聽這妮子一開口,竟先問有關煙火的事,差點跌倒,直想扯著頭髮大叫︰「天呀,怎麼會是這樣?」

  「都化做灰了。」小混滿意道︰「這麼說,今晚的煙火正如預料的,非常成功。」

  「成功,成功!」小紅毛拍手叫好︰「本來砰一聲,燒火了,好多人尖叫,然後火熄了,龍也沒有了,好厲害,像變魔術一樣。」

  丁仔亦是搔耳抓腮地探問︰「大幫豬,今晚你這招暗槓的漂亮!到底是怎麼弄的,可不可以說來聽聽?」

  「這沒啥稀奇的啦!」小混得意笑道︰「我只是要他們在所有的支架上全部塗上一層我獨家調配的火藥,就成了。這種火藥的特性是易燃,而且可以產生特別的高溫,如此就能在短時間之內將支架燒成灰燼,不留餘跡,今晚這只龍如果不能滅跡,就表現不出牠升天的神秘了,你們說對不?」

  「妙,妙極了。」連興世子都忍不住讚賞萬分。

  武林四公子卻像看著瘋子一樣的,睜目瞪著一本正經討論著今晚煙火的狂人幫眾人。

  他們可真是久違了狂人幫如此輕重不分、緩急無常的怪異行事風格。

  這四位公子哥無奈地對望一陣,只有苦笑。

  濮陽無華輕咳一聲,岔言道︰「小混幫主,不知是否拿住了行兇之人?」

  小混豎起拇指,朝後比了比。

  其他人這才發覺,孫浩文肩上似是扛著一個人。

  石天鵬興奮道︰「孫兄,你擒住此獠了?如此甚好,我們可以由他口中逼問出主謀者為何人?」

  孫浩文苦笑道︰「擒是擒住了,只不過是死人,不是活人。」

  他彎腰放下肩上屍體,其餘眾人方始看清這被擒之人竟已滿臉發黑,顯然是中毒而亡。

  小混拿下顎朝屍體點了點,負手道︰「這小子功力不高,依我推斷,會選他來行刺,應該是由於他會使用火銃的緣故。他藏在暗處,也衝著本幫主開了一槍,要不是我還有那麼個二步七,險些就著了他的道。」

  小刀接道︰「我和堂兄原本追過了頭,就是聽見這小子放火槍的爆響,才回頭堵住了他。結果,他一看逃走無望,居然就咬破藏在嘴裏的毒藥自盡了。」

  白駿逸攢眉道︰「能將手下的人訓練到如此寧死不受擒,這個幕後人物若非恩威極重,就是殘酷至極之人,這種人,不容易對付。」

  孫浩文頷首道︰「這話小混剛才在路上說過了。」

  皇甫涇沈吟道︰「此人竟能如此準確地掌握放槍時刻,與炮聲同時而響,顯然必是極為清楚今晚煙火施放的過程。說不定……他也曾參與今晚煙火的安置,這麼該也是一條線索。」

  孫浩文再度頷首笑道︰「這話,小混剛才也說過了,所以我們在回來時,已經找了一名鐵血堂的弟兄去通知四位煙火師傅前來認屍,看看他們對此人有無印象。」

  果然,四位才剛回到家,還來不及歇口氣的煙火名匠此時在桑君無和白驥的陪同下,又被請了過來。

  四人見著小混,先是又興奮又佩服地恭喜小混今晚施放煙火的成功。

  小混一本狂態,笑道︰「如果連這點小事都搞不定的話,我也甭跟人家混了。」

  四位煙火師傅不住地奉承笑應︰「是極,是極!」

  小混懶得跟他們多客套,話鋒一轉,問道︰「四位師傅,這會兒請你們再跑一趟,倒不是為了今晚煙火的事,而是想請你們認一個人。」

  「認人?」四名煙火匠不約而同,納悶問道︰「認什麼人?」

  小混讓開身子,指著地上屍首,似笑非笑道︰「就是這傢伙啦!」

  四位煙火師傅乍見死人,不禁齊齊嚇了一大跳,異口同聲怪叫道︰「唉唷!是……是死人吶!」

  小混呵呵謔笑道︰「如果是活人,我們自己問他就成了,也不用勞煩四位到此一遊。」

  乾笑數聲,四個人全都壯起膽子,朝屍首仔細看了看。

  矮小精幹的林師傅輕噫道︰「我見過他!」

  石天鵬搶口問道︰「他是誰?住哪裡?是做什麼的?」

  林師傅苦笑一聲︰「這位公子爺,你問這些我可答不出來,我只記得他是今天晌午時分來幫忙的。」

  他轉向小混接道︰「小混幫主,你也知道這座潛龍升天的煙火工程挺浩大的,所以咱們便得招募些臨時工人幫忙。這人正巧分派在我手下,幫忙替支架漆上火藥,因此我對他還有點印象。可是至於他是誰、住在哪、是幹啥的,我們在招工人時沒問,我自然也就不清楚了。」

  「沒關系。」小混拍拍他肩頭,輕鬆笑道︰「你說他是晌午時來幫忙的,他說過些什麼沒有?你儘管揀知道的說就成了。」

  這位林師傅如釋重負道︰「是這樣的,今天晌午,咱們缺人手,便當街鳴鑼招人幫忙。這人呢,靠近過來說,他以前打零工時,在鞭炮店幫過手,問我們合不合用。我說,咱們這是要放煙火,又不是相府裏選家將,沒那麼多要求。既然他打過鞭炮的工,我就要他去幫忙漆火藥,我還記得他問我,為什麼火藥要漆在支架上?我還瞪了他一眼,叫他只管幹活,不要問東問西的。他就乖乖上工去了。後來,我一直沒再見到他,倒不知他怎地變成死人了。」

  瘦高的江師傅慢吞吞道︰「我倒是記得,這人在領工錢時報了名,叫李吾。他說是外地來的,打算出關去,因為正巧踫上這幾天連著放煙火,就留下來看熱鬧。其他的事,卻是沒聽他提起。」

  另外兩位師傅卻是搖著頭,表示對這人沒印象。

  小混謝過他們四人,這才讓一旁陪著的鐵血堂弟兄送他們回家。

  桑君無沈吟道︰「小混,這事你可有頭緒?」

  小混翻個白眼,謔道︰「想要謀殺未來的國家元首,這可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主謀者又不是笨蛋,豈有恁般容易留下頭緒,好讓我們揪出他來揭發陰謀的?別傻啦!」

  濮陽無華問道︰「那麼,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當然是回去睡覺嘍!」小混嘻嘻笑道︰「天這麼黑、風這麼大,你老兄如果有興趣留下來和城隍老爺做伴,我是不會反對,不過……」

  他故意嘆道︰「經過昨晚和剛才的折騰,本大幫豬為體恤眾小豬仔們連日的辛勞,所以英明地決定……」

  這混混揮手筆畫著說;「現在,本幫所屬,目標賓館,回去睡覺!」

  「呀呼!」小紅毛首先歡呼,拔腿就跑。

  小混等人卻是積習難改,一動身即已較上勁,看誰能夠先回到下榻的廂房。

  於是,只這一眨眼的功夫,狂人幫全體上下便已失去蹤影。留下武林四公子和興世子於冷清的城隍廟前,兀自與江北雙堂的兩位堂主老大人愕然相對。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