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星光閃爍。

  野地里,不甘寂靜的夏蟲扯直了嗓門,唧唧啾啾地相互爭鳴。

  小混、小刀和丁仔他們三人趁夜趕路,此時已渡過了黃河,自華陰縣外的荒郊,全力朝華山方向飛騎而行。

  小混胯下所乘,正是他那通人性的寶貝兒子,赤焰神駒是也!

  小混之所以將赤焰小子騎來,也是為防萬一必要時,逃起命來更有本錢。

  沿途,小混要小刀將上下華山的各個路線,仔細解說一番。

  小刀一一詳述道︰「華山一共分為東西南北中五峰,以陡險著稱,有所謂奇拔峻秀冠天下之說。主峰為南峰的落雁峰,就是歷代華山掌門所居金天宮的所在。

  此外,東峰朝陽峰上有澄心精舍,過去是我大伯和堂哥的住處。北峰雲台峰上的雲台精舍,就是落魂劍林振英和他徒弟官晴的居處。

  西峰蓮花峰則有鐵掌斷虹秋前輩父女所居的翠雲精舍。剩下的中峰玉女峰上的乘龍軒,就由白如秀、白文華父子和邢心玉他們長住。

  當然,我這是指昔日他們尚未叛變之前的居處分布,至于現在情況如何,就等咱們自己上去看過才知道。」

  「廢話!」小混謔笑道︰「拜托你說些我不知道的新鮮事,行不行?」

  「別急!」小刀訕謔道︰「反正長夜漫漫,路途遙遠,多扯兩句廢話也無傷大雅。你又何必學我堂哥,沒事偏要蹲馬桶,大喊急屎拉?」

  「他奶奶的!」小混癟笑地嘀咕道︰「怎麼我發明出來消遣別人的話,卻反過頭,被人拿來消遣我?這豈不成了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丁仔早在馬背上笑得前俯後仰,甚是夸張。

  小混看他笑得恁般張狂,忽地屈指一彈,一縷勁風猝然點向丁仔右腰。

  丁仔猶自陶醉在看人笑話的得意中,冷不防被小混點中穴道,登時整個右半身一陣僵麻。

  快馬奔馳中,丁仔身子一滑,便朝馬腹右側墜摔而落,嚇得他不由自主地怪叫一聲。

  總算他的反應還不慢,人一打滑,左腳已急忙勾進腳蹬,同時猛探尚能活動的左臂緊緊扳住鞍頭,才免掉墜馬的命運。

  饒是如此,丁仔卻已經是半垂半掛地吊在馬腹邊晃蕩,模樣好不狼狽。

  「辣塊媽媽地不開花!」丁仔好不容易重新坐穩在馬背上,面色如土地大罵道︰「死混混、臭混混,這種玩笑你也敢開?我若真的摔下馬去,哪還有命在?你存心想要謀殺老子,是不是?」

  這下子,換成小混猖狂大笑︰「奶奶的,丁小辛,你以為本幫主的笑話,是隨便能看的嗎?我只是提醒你,想看老子的笑話,你得小心,這可是要付代價的吶!再說,我若真的想謀殺你,就不會讓你半身麻痹,還給你留下自救的機會。」

  丁仔只是冷不防被嚇到,才會大吼大叫地反應過度。嚇過吼過之後,連他自己也覺得有趣地呵呵失笑。

  小混翻個白眼,訕笑道︰「有人驚嚇過度,變得有點歇斯底里。」

  小刀忍不住搖頭嘆笑道︰「我看,咱們狂人幫遲早要改名為瘋人幫,才能比較適合本幫的‘瘋格’。天底下,大概只有你這混混才敢在縱騎急奔時,來這麼一手,這真是在玩命,而且是玩別人的命吶,呵呵……」

  小混沾沾自喜道︰「為人所不敢為,向來是我的嗜好之一,如果是人人都敢做的事,做來哪還會有什麼樂趣?況且,我早就說過,你們倆天生就是玩命之徒的料,我玩累了自己的命,當然得偶而玩玩你們的命,才夠刺激嘛!」

  「玩你的頭!」小刀和丁仔同聲叫道︰「以後少把主意打到我們身上來,我們還想多活幾年哩!」

  小混嗤弄道︰「別這麼小氣嘛,這樣子好不好?以後,你們的命三不五時借我玩一玩,我的命,你們也可以隨時拿去玩。這樣不就很公平了嘛!」

  「不干!」

  小刀他們想也不想,拒絕的相當干脆。

  小刀嘿笑道︰「小混混,我們兩人的腦筋,都還很正常,既沒有阿達,也沒有銹斗。這種玩命的事,說什麼也不干,你死了這條心吧,別把主意打到我們身上,不,是命上來。」

  「就是嘛!」丁仔附合道︰「誰不知道,你這小混蛋想玩別人的命容易,別人想玩你的命,只怕比登天還難。我們既不瘋,也不傻,怎麼可能答應你這種虧本的生意?」

  「奶奶的熊!」小混吃吃失笑道︰「想不到丁仔你現在拍馬的功夫這麼高竿,說出來的話讓本幫主听了好爽,好吧,爽就好。以後本幫主只好委屈自己,只玩自己這條小命,絕不打你們的主意。」

  「多謝幫主開恩。」

  小刀和丁仔在馬上湊趣地朝小混直拱手,樂得小混眉開眼笑,大有忘了我是誰的德性。

  小刀和丁仔兩人對看一眼,會心竊笑地忖道︰「你只說不打我們的主意,可沒禁止我們玩你的命,嘿嘿……混小子,以後你可得自求多福嘍!」

  他們三人便在詼諧戲謔之中,一路朝華山奔去,不覺月沉星稀,又近天明。

  當天空泛起魚肚的微白時,小混他們三人,也已經抵達華山的山腳底下。

  他們三人下了馬,藏身于山腳邊一座密林之內。

  「要上華山,必須從山麓的玉泉院出發……」

  小刀手持樹枝在地上畫著地形圖,不厭其煩地詳述著上山之路︰「沿著山溪而上,經五里關、莎羅坪、毛女洞到達回心石。由此,攀著鐵索渡過險徑千尺幢幢和百尺峽,再經老梨溝,就是華山北峰。從北峰繼續前進,經蒼龍嶺,可直上中峰玉女峰。

  中峰不遠處的金鎖關,有兩條路可供登山,一條繞過鎮岳宮,通上西峰峰頂的翠雲精舍,另一條,可直達東峰的澄心精舍。東、西兩峰均有山徑通達主峰雁峰,金天宮便是在此。」

  小混瞧著地形圖沉吟道︰「如此看來,華山最險的地段,就是在千尺和百尺峽這里。」

  「這還用說。」丁仔手點地圖道︰「你沒听人講,自古華山一條路,指的正是此處。上華山游覽的人,如果膽子小一點,走到了回心石就得回頭啦!這地方既狹又險,若是設下埋伏,便有千軍萬馬也難越此雷池一步。」

  小混想了想,又問︰「華山派關人的大牢又在哪里?是不是在金天宮里面?」

  「不!」小刀道︰「金天宮純粹為掌門人的居處,里面並未置設囚人之所。華山派的大牢是設在金天宮下不遠的避詔崖。那里前臨斷崖,後倚山壁,地形易守難攻,劫囚非易,一直是華山歷代以來囚關重犯的地方。」

  「避詔崖?」小混呵呵笑道︰「這里和皇帝老爺也扯上過關系?」

  小刀笑道︰「相傳陳摶老祖在那里寫過謝詔表,因此而得名,誰又知道究竟是真是假?」

  丁仔看看已經大亮的天色,調侃道︰「本幫歷代以來最偉大的幫豬,現在天已大光,你可想出什麼驚人的計劃,好讓咱們能夠順利潛上山去觀光一番?」

  小混的腦筋正忙著運籌帷幄,因此,他還是沒注意到,自己這個幫主已經被篡改為幫豬。

  「就是這樣了!」小混驀地擊掌,回過神來。

  丁仔和小刀同時呵呵直笑︰「對,就是這樣。」

  他們是指,小混這只幫豬,已經當定了。

  小混奇怪道︰「我還沒說,你們就已經同意了嗎?」

  「我們絕對無條件同意。」他們倆笑的更促狹。

  小混以懷疑的表情睨著他們二人︰「你們二個家伙笑的太不對勁,你們到底同意了什麼?快點給我從實招來。」

  「沒有呀!」小刀他們無辜道︰「我們只是同意你為本幫歷代以來最偉大的幫主。」

  想吃小混的豆腐,可也得看時候。像現在,就不能含混其音地亂打迷糊。否則,搞不好非但吃不到家常豆腐,反倒叫來了麻婆豆腐,那可就辣人啦!

  小混還是以不信任的眼光,盯著他們二人猛瞧,但是又看不出什麼名堂,只得暫時放他們一馬。

  「哼哼!」他白眼道︰「本幫主向來寬大為懷,這次,就先假設你們說的是真話好了,本幫主不予計較。」

  小刀不讓他再有發飆的機會,截口問道︰「得了,小混混,你剛才想到什麼計劃了?準備開始行動了沒有?」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呀?」小混大剌剌地問著。

  丁仔估量道︰「報告幫豬,現在是卯時末接近辰時初(上午七點左右)。天空艷陽高掛,萬里無雲;大地風和日麗,晴朗炎熱……」

  「好呀!」小混驀地叫道︰「原來你們剛才笑的是這個?」

  他終于听出毛病,大吼一聲便朝丁仔撲去,準備為自己的威名討回公道。

  「辣塊媽媽的!」丁仔閃身躲避,脫口叫笑道︰「這下子說漏嘴了,不過,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被我們這麼叫,而且回答的也挺順口的。所以,偉大的幫豬,依我之見,你對這個動听的封號,干脆認了,也就算了嘛!」

  「不要拖我下水。」小刀嘿笑著聲明︰「幫豬的封號,可是你這個小賊頭所創,我只是順便隨你叫著好玩而已,事情和我無關。」

  小混正忙著追殺丁仔,聞言叫道︰「叫著好玩?那你也順便下來叫給我听,玩給我看。」

  他雙掌一錯倏揮,漫天的指影掌印,已同時攏罩了丁仔和小刀二人,頗有不見真章,絕不善罷甘休的架式。

  「想要大小通吃?」小刀呵呵一笑︰「算你小子夠狂!」

  他腳下不丁不八地大剌剌一站,和丁仔連手揮掌,硬拒小混的掌勁。

  「砰!」地一聲悶響,掌勁接實。

  小混和連手的小刀、丁仔二人一樣,都被這互擊的勁力震退半步。

  「幫豬,有你的!」丁仔嘿嘿怪笑道︰「想不到你現在居然能接得住我和小刀的連手一擊,看來你這兩年的確沒白混。」

  小刀雖是對小混功力精進如斯,倍感驚訝,口里卻依然戲謔地調侃道︰「這一擊不算什麼,咱們倆都還沒有全力以赴吶!如果咱們倆都盡了全力,還怕這混混不被咱們震得屁滾尿流,大叫饒命。」

  丁仔眨眼黠笑道︰「你可說出我心底的真話啦!」

  小混似也斗出了興趣,當下狂放道︰「他奶奶的,本幫主今天若是制不住你們這兩個專愛扯我後腿的小豬(卒)仔,豈不成了名符其實的大幫豬?你們倆有啥個屁的本事,快快放風過來,看本大幫主打得你們哀哀豬叫。」

  「放風過來?」丁仔忍俊不住道︰「好,瞧我的。」

  他向後一轉,屁股朝著小混一翹,果然噗地長響,對準小混放風而去。

  「哇 !」小混連退七尺,夸張叫道︰「你真听話,本幫主叫你放風,你就放風?既然如此,接下來就換我打你,你要學豬叫嘍,好吧,看招。」

  他話落人動,猛地朝丁仔撲襲而至。

  丁仔身形滴溜溜一轉,躲開攻擊。

  小刀卻是哭笑不得地搖頭嘆笑道︰「奶奶的,一個是出口成髒的超級混混,一個卻是上行下效的寶貝賊貨,怎麼我認識的全是些怪胎?」

  「物以類聚嘛!」

  小混和丁仔在狂笑聲中,忽然放棄對立,雙雙朝小刀偷襲而至,顯然有意思想先將他撂倒再說。

  小刀急忙揮掌,左攔右截,同時哇啦叫道︰「好呀,你們想玩三國志?誰怕誰來著。」

  他讓過丁仔攻勢,全力殺向小混,丁仔一見有機會落井下石,立刻自小混背後回撲過來,與小刀夾擊起這混混。

  小混腹背受敵,不由的怪叫一聲︰「哇,三國志變成三明治啦!」

  危急中,他驀地雙腳釘地,斜肩一晃,立即遁失所蹤。

  「大幻挪移!」

  小刀和丁仔的驚叫未歇,兩人便因為沖勢過猛,難以停身,而砰地撞做一團,哎喲大叫。

  小混以出神入化的輕功身法,閃過夾擊之後,一看小刀他們撞得鼻青臉腫,兩人纏作一堆倒在地上,不禁不懷好意地嘿嘿怪笑數聲。

  他立即雙臂大張,狠狠地朝倒在地上的二人身上,重重撲壓下去,壓得不及起身的小刀他們哀哀直叫。

  小混一邊用力壓,一邊呵笑叫道︰「奶奶的,不給你們兩個一點顏色瞧瞧,你們還不知道誰是大幫主,誰是小卒仔,現在你們服不服?」

  「服你的頭!」小刀和丁仔同時翻身反制,大叫道︰「我們當然知道,你就是那只大幫豬嘍!」

  這下,換成小混被他們二人騎在背上,活象只大烏龜似的劃動著手腳死命掙扎。

  「辣塊媽媽的!」小刀學著丁仔的口氣,敲著小混腦袋,哈哈大笑道︰「現在你服不服?」

  「烏龜才會服。」

  小混雙腳猛地一蹬,腰部再用力扭動,便將坐在他背上的二人,扭得東倒西歪,險些摔離他背上。

  小刀和丁仔趕忙施展大力千斤鼎的重力身法,想要困牢小混。但是,小混在扭腰的同時,反腕彈向背上二人。

  小刀他們只覺腰眼一麻,登時渾身力道盡消,整個人就像雕像般僵住不動。

  他們倆暗叫聲︰「不妙。」溜眼一瞟,果然看見自己的腰桿子上,正插著一支扎眼的金針。

  小混反手推開他們二人,爬起身,得意地賊笑道︰「嘿嘿……少爺這手無影神針,真是太厲害了。大至奪人性命,小到制穴拿人,真格的是百發百中,有夠帥吶,現在你們倆服是不服呀?我說兩只小豬(卒)仔。」

  丁仔忙不迭道︰「服,怎麼不服。反正小豬仔斗不贏大幫豬,是正常的道理,也沒啥好丟人的。」

  他知道,若是再嘴硬,倒霉的還是自己,反正輸小混也不是第一回,早點認命通常比較好命。

  小刀苦笑道︰「不服行嗎?我們也不是那種輸不起的人,更何況,事實勝于雄辯吶,這次,我們認栽。」

  他的意思暗指,反正以後還有的是機會翻本報仇。

  「服就好,服就好。」

  小混哎喲呻吟一聲,累極地癱坐于地,捶著自己的胳膊和後腰。

  他嘮嘮叨叨道︰「昨晚騎了一整夜的馬,還沒休息就被你們馬殺雞一場,殺得我骨頭都快散開。我還是先睡一覺補補眠,待會兒才有力氣爬山。」

  說著,他還真地倒頭就睡,徑自留下小刀他們二人,姿勢僵硬古怪地倒翻于地。

  丁仔哇哇叫道︰「喂喂喂!小混混,你就讓我們倆像臘人一樣,躺在地上擺姿勢?整人也不是這麼整法的嘛。」

  小混眨眨眼,嘿嘿邪笑道︰「不這麼整人,該如何整人?用虱子好不好?」他動手在懷里翻摸起來。

  丁仔嚇得噎聲怪叫︰「別別,別用虱子,算我怕了你可以吧!他奶奶的熊,真的是辣塊媽媽的不開花,倒霉倒到姥姥家。」

  「怕我就好。」小混翻身又躺回去假寢。

  小刀無奈地開口道︰「小混蛋,你有完沒完?咱們不是還得摸上山,你睡哪門子大頭覺?快把我們穴道解開,咱們休息一下,也可以準備上路啦!」

  小混打著哈欠,懶洋洋地擺手道︰「不急,不急,哪有人大白天去作賊的?要偷偷摸摸上山,還得等到天黑才行。剛才我問過了,時間還早得很,咱們除了睡覺也沒有別的事可干。否則,你以為我哪來這麼大精神,陪著你們做樂子耍,沒事玩這晨間運動?」

  「奶奶的!」丁仔癟笑著道︰「原來混混早就不安好心,等著暗算我們。」

  「廢話!」小混得意地謔笑道︰「只是你這只小豬仔不知死活,自己挖了個坑往下跳。敢叫我幫豬?哈,現在我不用找借口,就可以陷害你們啦,而且……」

  他又曖昧地猛眨眼楮,呵呵促狹地直笑︰「顯然,我的暗算非常成功。」

  小刀哭笑不得道︰「大幫豬,你好狠呀,居然如此明目張膽地設計自家的小兵兵,我到底是該生你的氣,還是要哈哈大笑幾聲?」

  「隨便你啦!」小混吃吃笑謔道︰「反正我早就說過了,你們近來欠訓練,所以反應有些遲鈍。我有義務隨時陷害你們,好將你們的謹慎心,重新培養起來嘛。」

  小刀和丁仔兩人躺在地上斜眼相對,聞言只能無奈地苦笑。他們知道這下想解穴是沒什麼指望,除非等到小混覺得他們已經「訓練」夠了。否則,就算他們說干了口水,小混不放人還是不放人吶!

  當然,小混也不至于殘忍到,非得等到月上樹梢頭時才放人。不過,這混混卻是拖到,他認為小刀他們已經累得沒力氣再找他運動時,才解開了小刀和丁仔受制的穴道。

  小刀和丁仔果然因為同樣的姿勢保持太久,穴道解開之後,兩人還是渾身硬繃繃難以動彈,的確是沒力氣找小混做我追你逃的劇烈運動。不過,他們還是很得意地給小混找了頓麻煩。

  原來,他們二人因為受制過久,氣血有些瘀滯,小混見他們解穴之後,久久無法行動,生恐他們二人有傷,于是又忙不迭為他們搓揉一番,以利舒筋活血恢復正常體能。

  這一忙活下來,小混累得滿身大汗,小刀和丁仔二人卻暗叫︰「好爽!」

  隨後,他們三人才都帶著放松的心情,以及滿身的疲憊,就地躺在密林中松軟的草地上,一覺睡到天黑才醒來。

  小混睜開惺忪的睡眼,入目便是赤焰那顆火紅的大腦袋。

  他順手摟過赤焰,拍拍它的大頭,打著哈欠道︰「兒子,這一天把風下來,可有什麼扎眼的人物出現?」

  「廢話!」丁仔在另一頭伸著懶腰道︰「就算赤焰小子告訴你有人來過,你難道能听得懂?」

  赤焰正用它的大腦袋,朝小混懷里磨蹭,嘴里也不住發出低低的嘶鳴,模樣還真像在和小混說悄悄話。

  小混煞有其事地直點頭道︰「小子,我知道,我了解。丁仔那家伙是很可惡,居然說我听不懂你的意思。對,他混蛋,待會兒咱們若真要逃命時,你就別理他,把他丟給敵人捉,不要載他逃走。」

  小刀精神飽滿地彈坐而起,順手賞了小混一記響頭,笑謔道︰「得了吧,大幫豬,不用再演戲了。咱們狂人幫誰不知道,是赤焰小子听得懂你的人話,不是你這混混能懂它的馬語。」小混抱著腦袋,哇啦怪叫道︰「君子動口,小人動手。老哥,你怎麼愈來愈小人了?」

  小刀呵呵輕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還不都是被你所污染,你還好意思問我。」

  小混故意大聲地咕噥道︰「唉,這年頭真是愈來愈沒有公理了,當小豬仔的人逮著機會,就只想造自己老大的反。我真是人善被人欺哦!」

  丁仔忍不住噗嗤失笑︰「你如果是善人,那天底下只怕再也找不出惡人來了。」

  「啪!」地脆響。

  小混老實不客氣地給他一記透天大響頭,諧謔直笑道︰「嘿嘿,你上當啦!我就知道你一定會這麼回答,你不敬幫主,是自己討打,呵呵……」

  丁仔揉著腦袋,想要追打小混。

  「停——」小混憋著嗓門叫道︰「運動時間已過,現在可不是玩游戲的時候。要是被人發現咱們的行蹤,這場華山夜游的戲,也就別唱啦!」

  丁仔不以為然地悻悻道︰「咱們白天大吼大叫的那麼吵,又在林子里睡了這麼久,不是沒有遇見半個鬼嗎?為什麼現在就不是玩游戲的時候?」

  「笨吶!」小混賞他一記衛生眼,嘲弄道︰「你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丁仔不解其意,滿頭霧水問道︰「現在是晚上的時辰嘛!怎麼?難道白天沒事,到了晚上就有問題了?」

  「廢話!」小混瞪眼道︰「你是當賊的人,平常你都是白天出事?還是晚上出事?」

  丁仔得意笑道︰「大幫豬,不是我丁大少爺夸口,不管我是白天或晚上動手,從來不曾出過事。」

  他一頓,連忙又接道︰「當然,我是指偷赤焰那次例外。」

  小混斜瞅著他,偷笑不止︰「罵你笨,不是沒原因的,我所謂的出事,是指你出門做事的意思。」

  小刀忍不住噗嗤笑道︰「丁仔,這回你又被擺了一道。」

  「什麼?」丁仔怔眼道︰「哪有人出這種事,叫人猜,我怎麼知道你在說啥咪?」

  「現在你知道啦!」小混白眼道︰「你既然都是在晚上出事去當賊,就該知道為什麼白天沒有事的地方,到了晚上就會有問題。」

  丁仔恍然道︰「你是指,山上那票人到了晚上,會放狗腿子出來散步?」

  「你說呢?」小混不答反問︰「你是過這種夜生活的行家,偷雞摸狗時,應該注意些什麼,你一定比我清楚。否則我叫你來干啥?」

  丁仔扮個鬼臉道︰「說的也是,平常我都是很機伶的,只是今天實在被你這只大幫豬忤逆得不輕,所以直到這會兒,還氣得頭昏眼花,思緒不寧。」

  「去你的。」小混揚腳踹道︰「想叫我‘認賊做父’?你等到下輩子,都還很難做成這種夢。」

  「少掰了。」小刀阻止他們二人的笑鬧,正色道︰「快要起更了,你們到底打不打算走?還有馬匹也得安置妥,否則萬一咱們上了山,卻有人搜查到這里來,就麻煩了。」

  小混胸有成竹道︰「赤焰跟著咱們一起上山,能摸到哪里,就藏到哪里,反正離金天宮越近,對咱們越有利。」

  至于其他三匹馬,你們把馬鞍卸下來藏到樹上去,只留馬兒在林內吃草,就算被人發現,也比較不引人注意。」

  小刀和丁仔點頭同意後,立刻動手卸藏馬鞍。

  片刻之後,他們三人已收拾包扎妥當,同時翻身騎在赤焰背上,出林向華山方向奔去。

  今夜,月明星稀。

  說來,這不是個適宜夜行人「出事」的夜晚。

  但是——

  小混他們單騎三人,就沐浴在皎潔皓亮的月光下,無所遁行地直指山麓玉泉院而行。

  即使小混一再強調,這回上山要偷偷摸摸,但是,從他們如此行徑看來,小混所謂來暗的,也依然是恁般狂態不減。

  小混他們一路安然地直抵玉泉院外,除了避開幾撥明著巡山的馬隊,並未受到任何阻礙。

  他們在玉泉院下了馬後,由小刀帶路,三人一騎借著地形陰影的掩護,直達華山北峰潛進。

  經過五里關、蘿莎坪之後,山上戒備逐漸變得森嚴,明著巡山的馬隊,不但為數增多,便是在各關卡處,也開始增加暗樁的安插。

  這使得小混他們行進的速度,大為減緩。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