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避免小混再出言消遣華山一派,令顏景松等尷尬,孫浩文趁機岔言道︰「大師兄,出事當天是怎麼樣的情況?」

  小混非常清楚孫浩文轉移話題的用意,便瞟了他一眼,呵呵笑道︰「好吧,顏老哥,你就仔細說說當時的景況,咱們也好合計合計,看要如何殺回華山消滅叛逆,正名復位,重振綱常。」

  孫浩文明白小混那句『好』,是表示決定放他一馬,他心照不宣地朝小混拱著手,含蓄輕笑道︰「多謝幫主大量,多謝幫主。」

  顏景松自然不知道小混他們這些語言之中,竟然還暗藏玄機。

  他見小混如此慷慨允諾要助他華山一派重振基業,不由得感激異常,也學著孫浩文猛向小混拱手道謝不已,他那模樣,可還真叫迂吶。

  小混見狀,不由得噗嗤失笑︰「得了,顏老大,你沒頭沒腦謝什麼?」

  顏景松怔了怔,一時沒反應過來。

  小混也不待他反應過來,已然逗弄地笑謔道︰「大師兄老哥,你還是快快言歸正傳,細數出事經過吧!你若再不開這金口,馬上就有人要蹲馬桶了。」

  秋心怡不解道︰「大師兄說不說出事經過,和人蹲馬桶有何關系?」

  「當然有關!」小混不壞好意地瞅著孫浩文,邪邪笑道︰「你沒瞧見,你未來的老公,本幫碩果僅存的小白臉老哥,為了想知道出事當時的情況,已經快急屎拉(急死啦)!他這一急一拉,不要馬桶像話嗎?」

  孫浩文滿臉的焦急頓時化成哭笑不得的苦笑。

  「缺德!」秋心怡低低啐笑一聲,她罵的當然是小混。

  誰知小混卻接著她的話尾,一本正經地頻頻頷首道︰「對對,有急屎要拉卻又找不到馬桶的話,是很缺德。」

  「我不是……」秋心怡好氣又好笑,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小混的刁舌。

  「我知道,我知道!」小混得理不饒人地故作正經道︰「你當然不是那個需要蹲馬桶的人。」

  「得了!」孫浩文忍不住一巴掌刮向小混後腦勺,笑罵道︰「你這小混混有完沒完?你真的不能有點正經的時候嗎?」

  「不能!」小妮子等人立刻證實了這一點。

  小混縮頭躲過這一掌,呵呵笑弄道︰「不是我不想正經,實在是他們逼得我不能正經。」

  想到出事當時的顏景松,神色本已變得黯然,但是經過小混這一陣笑鬧,心情漸又恢復輕松。這原本也是小混笑鬧的用意,他向來可是不喜歡听人說那種淒淒涼涼的故事,氣氛炒熱一點,听起故事來,不也愉快多多嘛!

  顏景松終於平靜地開口︰「四天前,大約近午的時辰,太師祖突然和三師叔一起到師父所居的『金天宮』來,太師祖竟以他的輩分為由,試圖強迫師父他老人家退位。師父他老人家雖是深知太師祖他們有奪權之心,卻不料他們居然敢如此公然提出。當下,師父向他面陳道理,並以宗門律法無此前例,斷然拒絕了太師祖和三師叔他們的逼退。太師祖卻說要師父好好考慮,不要弄到來日同門操戈,之後,他們便離開。」

  小妮子有口無心道︰「古掌門也太好說話了吧!人家既然來逼他退位,就是叛跡已露,他怎麼不將你們那位太師祖和三師叔捉起來,這樣子不就一切事情都不會發生了嘛!幹嘛還放他們走?真是自找麻煩!」

  顏景松苦笑道︰「師父他是顧慮到,若將太師祖他們拿下,怕引起門人弟子的非議。」

  小刀深沉道︰「這次,古掌門的決定,可就太過優柔寡斷了。」

  小混輕笑道︰「依我看,是人家那位太師祖和三師叔的心眼厲害。他們如果不是拿言語擠住了古掌門,令他有所忌諱,就是他們捉準了古掌門心慈手軟的個性,知道古掌門必定不會當場拿下他們。否則,他們哪敢如此堂而皇之地找上門去逼退。」

  「正是如此。」一旁歇著的古瑤萍,此時幽幽開口道︰「太師祖他們來的那天,我隱在簾後听了他們與爹爹的談話。太師祖先是以一種打著商量的和緩口氣,向爹爹告了罪,要爹爹恕他大膽進言。

  「爹爹原是以為,大概又是白師兄在外惹了什麼紕漏,因此便允了太師祖所請,怎料,他們竟是為逼這而來,待爹爹拒絕他們荒唐的讓位提議之後,也曾想將他們二人留下,但太師祖威嚇說,四師叔和白師兄已在玉女峰他們所居的『乘龍軒』,結集了數百弟子,若是太師祖他們『無故』遭到拘囚,這些人就會立即起事來援。如此一來,華山五峰必將干戈四起,嶺為血染。爹爹為了避免華山子弟自相殘殺,只得忍氣放他們離去了。」

  小混黠慧地一眨眼,推測道︰「古掌門放你家太師祖離開之後,大概馬上找來和他站在同一邊的二師弟孫前輩,以及六師弟秋前輩二人,大伙兒湊在一起,商議商議看如何懲治這些企圖謀反的叛徒,是不是這樣?」

  顏景松頷首道︰「正是如此。太師祖他們一走,師父立刻命我前往『澄心精舍』和『翠雲精舍』,請二位師叔到金天宮商議此一大事。最後,師父和師叔們決定昭示全派弟子,下令將太師祖等意圖謀反篡位的叛徒首腦逐出門牆。誰知,他們卻早有預謀,在師父諭令剛剛下達的當晚,派中總壇『金天宮』就遭到一批武功極高的不明人物所攻擊。」

  小混撇嘴一笑︰「不是我說你們那些爹呀、叔呀的太笨,可是這麼簡單的請君入甕之計,他們怎麼會看不透呢?人家如果沒有預謀,豈會如此大剌剌地找上總壇逼退?

  「他們當然知道古掌門一定不會答應讓位,而且他們一定也很清楚,只要這種事公開提出來了,古掌門就不可能不對付他們。但是,他們卻還故意跑去通知你家的大掌門,這不是已經擺著告訴你們,他們決定發動叛變啦!」

  「是呀!」秋心怡直到此時,方始恍然大悟︰「他們既不傻,也不瘋,當然知道這種事,不是可以隨便說說就算了,若非已有布置,他們豈敢公開。只是,當時的他們和爹怎地都沒想到呢?」

  顏景松苦笑一聲︰「師父他們不是沒想到,只是認為光憑太師祖他們的力量,他們應該不至于輕舉妄動。師父和二位師叔怎麼也沒料到,太師祖他們竟然不顧宗門安危,和師門情誼,聯絡外人來介入本門派系之爭。」

  「如此說來……」孫浩文微喟一聲,坦然直言道︰「太師祖他們上金天宮見掌門師伯,真正的目的,就是故意要引掌門師伯召集我爹和六師叔,以便讓他們一網打盡,不虞遺漏了?」

  小混睇眼謔笑道︰「你總算還不太笨。」

  孫浩文這話一說穿,更顯然古掌門誤入人計而不自知,才會因為處置不當,而導致今日華山的巨變,責任不可謂不重。只是,這麼一來,顏景松他們愈發覺得窩囊和難堪了。

  秋心怡低啐一道︰「文哥,現在說這些干嘛!」

  其實,孫浩文會如此直言無諱,也是因為和小混他們混久了之後,自然而然,變得比以往坦率真誠,敢做敢言。不再像過去那般注重面子問題,為了些許虛名虛利,就要為失敗或錯誤找借口。

  他語重心長道︰「師兄、師妹,我剛才那番話,純粹是就事論事,而非想指責什麼。如今,事已至此,的確說什麼也沒用。但是,既然我們在這事後做檢討,便應該找出當時的疏乎,避免重蹈覆轍。一方面,我們也可借此檢討反省,多了解一點對手的計謀、心性,以期在來日反撲回山時,能制敵機先,一舉而成。如果只是為了窘于承認我們所曾犯下的失誤,一意加以遮掩,萬一因此造成重光基業的失敗,這豈不是得不償失?再說……」

  他緩和語氣,輕笑道︰「這裡全都不是外人,小混混最了解當狗熊比當英雄有利,所以大家有什麼話盡管直說,沒什麼好難堪。」

  小混混呵呵笑道︰「孫老哥,你幹嘛把我常當狗熊的光榮往事拿出來獻寶。這麼一來,你不怕你的師兄和師妹們,對本偉大的幫主失去信心?」

  顏景松莞爾道︰「小混幫主,這點你倒是無庸擔心。」

  「為什麼?」小混好奇地嘿笑道︰「該不會是因為我人長得帥,看起來就容易使人充滿信心,所以你才這麼相信我吧!」

  小妮子咯咯訕笑道︰「又有人在臭美了。」

  秋心怡嬌笑道︰「小混幫主,不是因為你長得帥,才讓我們有信心。而是因為掌門師伯臨危囑咐,所以我們不得不冒險,將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她現在可也逐漸有點了解小混的脾胃,所以言談之間,也放得比較輕鬆自在。

  「真的?」小混嘻嘻笑道︰「你家大掌門臨危之際,交待了什麼後……厚望的囑咐?」

  他本想說後事二字,但是及時想起古掌門的女兒、愛徒都在場,這種玩笑可不能亂開,這才臨時改了口。

  別人不了解他的心思,可是狂人幫眾成員,卻太明白他這改口的玄機。就連一向憨厚的哈赤,和中文程度不算高明的亨瑞,也都知道怎麼回事,全笑成了掩口葫蘆。

  小混沒好氣地白了他們一眼,用眼神警告他們不準隨便放炮,以免拆了他的台。

  顏景松他們師兄妹三人,雖然覺得他們笑得古怪,卻也不明所以。

  秋心怡好奇地瞅著孫浩文,可惜得不到情人的暗示,也只有當個悶葫蘆。當然,不是孫浩文想瞞她什麼,只是,此時此地,這個玩笑還是不公開比較妥當些。

  古瑤萍嬌嬌柔柔地開口道︰「巨變發生的當晚,我爹察覺圍攻金天宮的人手中,竟有不少武功路數極為詭異的不明人物,幫著太師祖他們造反,便知情況不妙。他立刻命令大師兄帶著我和心怡師妹突圍而出,並交代我們盡快趕往關外尋找孫師兄,再叫孫師兄為我們引見小混幫主。當時,爹爹說︰『一步差,步步差。華山改旗易幟,已是不可避免,若要挽回華山浩劫,唯靠小混幫主才能有所擔當。』說完之後,爹爹便催著我們全力突圍了。」

  小混陶醉地呵呵笑道︰「不是我說,令尊古大掌門可真是慧眼識英雄吶!」

  小刀在心裡暗忖︰「古掌門事前雖然忽視了白如秀他們,卻也算是警覺的快,早叫顏兄他們突圍。否則,時間若拖長了,混戰展開後,對方好手到齊,只怕顏兄他們還走不成呢!」

  顏景松憂心接口道︰「說來,也是師父他老人家知機得早,事變一生,已然當機立斷要我們走脫。那時,對方好手尚未到齊,一見我們有突圍之意,便如師父所料,全力攔截他們三位老人家,顧不得阻攔我們,因此我和師妹她們,才能順利脫出重圍。我們離開『金天宮』不遠,便已聞得對方高手支援的長嘯,听那嘯聲便可知對方來人為數不少,而且功力非凡。師父他們落入重圍,情況真是令人擔憂。」

  他這一說,可又引起了古瑤萍和秋心怡二人的哀切,兩個美人兒眼眶一紅,顯得有些泫然欲泣。

  顏景松不由得一怔,隨即暗罵自己呆頭鵝,這種節骨眼怎麼可以把心裡擔心的話,說出來讓兩位師妹難過。

  小混卻明著開腔︰「顏老大,說你呆,你還真是大棵呆,你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你擔心師父、師叔是應該的,不過何必說出來嚇唬小女生?再說,你這擔心根本就是危言聳听,情形不會有那麼嚴重的啦!」

  他口中的小女生,可都是已過雙十年華,年紀比他還長的美嬌娘。

  古瑤萍和秋心怡被他這聲『小女生』,叫得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听到他最後一句話,兩人已顧不得計較這些,雙雙急問︰「小混幫主,我爹他們真的會無恙嗎?」

  「你們問我,我要問誰?」小混心裡雖是這麼想,表面上卻不得不老成持重地勸慰道︰「我保證沒問題啦!不管怎麼說,今天你們華山只是兄弟鬩牆的權力之爭,而不是幫派之間的惡鬥。所以,你們那位太師祖和那位偽掌門,勢必不能做出趕盡殺絕的事,以免引起武林人士的公憤。這樣,他們才能打著名門正派的招牌,繼續當華山的家嘛!

  「因此呢,依我看,古掌門他們吃點小苦頭是免不了的事,可是不至於有太嚴重的後果啦!」

  顏景松他們師兄妹三人一听,覺得小混言之有理,安心不少,神色也恢復了原來的輕松。

  只有孫浩文,他可是很清楚小混的保證,在必要時,非常具有彈性。

  但是——

  此時此景,他不能不幫著小混拍胸脯、掛保證。因為,令華山眾師兄妹擔心事小,若是懷疑狂人幫歷代以來,最偉大幫主的英明,這可是犯了家法伺候的大罪吶!

  狂人幫其他眾兵將,當然對小混保證的可信度,同樣是心照不宣,只不過,他們還不至于笨到在這種時候去冒犯小混的龍威。

  因此,他們每個人雖然都已經在肚子里,笑得腸子抽筋,但是表面上,卻又不得不拚命咬著舌頭,一個個裝出幫主言之有理的樣子不斷點頭。

  他們的動作,可比雞舍裡面的雞啄米,還要整齊劃一許多。

  「好了!」小混滿意地呵呵笑道︰「現在,有關華山派內亂的詳情,本幫主已經完全了解。其他沒什麼問題了,等後咱們就可以開始準備上演絕地大反攻。呵呵……」

  小妮子可是還憋了滿肚子的疑惑想問,但是,剛剛她開了兩次口,問了兩個問題憋死,也不願吃小混憋死,她索性賭氣地閉緊嘴巴,裝作毫無問題。

  「對了!」小混忽又問道︰「顏老大,剛才在官道追殺你們,卻被我干掉的那個領頭角色,是何方神聖?他就是幫著你家太師祖他們造反,那批不明人物中的人嗎?」

  「不是!」顏景松微訝道︰「小混幫主不是已經叫出班照的匪號了嗎?你難道不知道他是新興殺手組合斷魂樓中的殺手?」

  「我哪知他是誰?」小混莫明其妙道︰「我是因為他所使的掌力之中,暗含混元氣功,所以才叫他混元掌。難道那個老小子的外號,就叫『混元掌』?」

  「沒錯!」小刀沉穩一笑︰「班照的外號正是叫『混元掌』,他原是粵境的獨腳巨梟,以前行蹤都在珠江一帶活動。大約年餘以前,他被『斷魂樓』所收買,成為十二樓使之一,才開始在中原地區顯露了名氣,難怪你不認識他。」

  「斷魂樓?」小混攢起眉頭道︰「這又是什麼東西?怎麼我離開江湖還不到兩年,就又多出這些稀奇古怪的牛鬼神蛇?」

  丁仔嘻嘻笑道︰「小混混,你別以為這二年不到的時光不長。你大概還不知道,自從二年前,咱們揭露『血魂閣』和『武林正義盟』的內幕,幹掉陰老鬼一家三代之後,江湖中的局勢,因為武林正義盟的瓦解,而有了極大的改變吶!」

  小混沒好氣地瞪眼道︰「這種大事,你不早告訴我,我怎麼會知道?」

  丁仔表功不成,反倒吃了一頓排頭,不由得苦笑連連。

  小混發過威風,罵完人之後,翻臉比翻書還快,表情一變,立刻換上十足自我陶醉的神情,志得意滿地眯眼笑弄道︰「除了我,還有什麼人能夠干出這種,足以改寫武林歷史的大事。」

  「是嗎?只有你能嗎?」

  小刀、丁仔和小妮子等人斜睨著他,發出質詢的異鳴。

  小混溜眼一瞟,但覺眾怒難犯,立即嬉皮笑臉地嘿然改口︰「當然!除了我,也只有你們這些本幫歷代以來,最最偉大的幫兵們,才能有如許偉大的成就嘍!」

  「嗯!知道就好。」小刀他們可是毫不客氣便接受這混混的拍捧。

  秋心怡和古瑤萍她們對小混這種換臉比翻書容易的精湛演出,除了怔愕愕的瞠目而視,更不禁佩服他如此爐火純青的牆頭草本事。

  小混尚且怡然自然地比劃唱諾道︰「好吧,我說,眾——呀將官,還不快快將本幫改寫歷史之後的最新江湖情報,稟告給本王知——呀之!」

  小刀輕笑一聲︰「剛才我所提到的『斷魂樓』,就是取代昔日血魂閣,而成為現今有實力的殺手組合。不過,斷魂樓上自其樓主『鬼面屠夫』杜不全,以至所屬十二位『樓使』和五名『護樓』,個個都是黑道上有名有號響當當的角色,他們是明著幹殺手生意的組織,它和過去血魂閣那種神神秘秘陰里行事的作風完全不同。」

  小混呵呵笑道︰「黑道上有的是想出名又不怕死的家伙,這種人聚在一起開殺手公司,氣勢上可比血魂閣囂張不少。就是不知道那個『鬼面屠夫』有沒有頭腦,如果他是有勇無謀之輩,我看這斷魂樓只怕也難張狂太久。」

  孫浩文沉穩道︰「杜不全既然能在短短二年不到的時間內,使斷魂樓從無中生有,並且取代昔日血魂閣的地位,足見他也不是個易與之輩。」

  「除了斷魂樓之外……」小刀繼續道︰「如今,江南的『日月山莊』聲譽日隆,由於其莊主『一劍落月』孟星雲是個慷慨好客的主人。因此,日月山莊業已取代昔日遭毀的逍遙樓成為最受江湖同道贊賞與留連之地。」

  「江南?」小混蹙眉尋思道︰「江南不是『武林四公子』他們家的地盤嗎?這個『日月山莊』居然還能在四大世家的夾縫下紅得起來。看來,這個『一劍落月』有一套。」

  「這倒不見得。」丁仔嘿笑道︰「其實,江南四大世家的威風,是因為他們四大家世代都有人在朝為官的原故。武林四公子是沾了個好家世,才能在武林中享有名頭,而不是因為這些公子哥們和江湖有牽扯,四大世家才會出名。所以,嚴格說來,江南地區真正的武林豪客,只有『日月山莊』才算純種。」

  「原來如此。」小混恍然道︰「難怪這個『一劍落月』敢在江南做他的武林美夢。」

  小妮嬌笑問道︰「那麼,除了這兩個取代過去前人,既有地位而出名的新勢力,現在江湖之中還有哪些幫派組合比較出名?有沒有咱們狂人幫?」

  「狂人幫算什麼東西!」小刀促狹的呵呵直笑︰「我念句歌謠讓你听听,你就知道除了九大門派之外,還有哪些出名的角色。」

  「好呀!」小妮子性急催促道︰「小刀哥哥,你快念。我倒要瞧瞧,是哪些幫派敢比咱們出名。」

  這狂妄的口氣,和小混簡直是如出一轍,顏景松等人不由地會心一笑。

  小刀干咳兩聲,方始輕吟道︰「江北倨雙堂,江南唯一莊,湖中神秘宮,不如混混狂!」

  小混听完最後一句,不由的龍顏大悅,活像一隻喝足老酒的哈巴狗般,瞇著眼睛陶醉地大笑道︰「說的好,說的妙,說的呱呱叫,這句歌謠形容得真的是太中肯、太確實啦!」

  小妮子不依道︰「臭混混,你只顧著自己出名就高興了?真是太沒有團隊精神了嘛!這樣子咱們跟著你混,有啥意思?好歹,你也得想個辦法,讓咱們狂人幫的名頭,在江湖中好好風騷一番才行。」

  「這有何難。」小混大剌剌地一揮手,張狂地叫道︰「只要咱們幹掉那撈子什麼雙堂、一莊、神秘宮這些狗屁倒灶的組合,狂人幫想不紅都很難。」

  「難喔!」小刀和丁仔兩人表情古怪地搖頭長嘆。

  孫浩文和顏景松、古瑤萍、秋心怡他們,更是笑得前俯後仰,樂不可支。

  小混斜瞪了他們一眼,平板道︰「有那麼難嗎?你們以為老子辦不到?有什麼好笑?」

  「辦不到。」小刀猛搖其頭,似笑非笑道︰「你想幹掉這四大組合,我保證你辦不到。」

  他頓了一頓,不等小混開口,便又接道︰「你若真要動手,我第一個就和你翻臉。」

  小混靈光一閃,嘿嘿笑道︰「哦……神秘宮?神秘冷艷宮是不是?他奶奶的,原來這四大勢力裡面,居然還有機關,踫不得吶!」

  小妮子恍然有悟道︰「現在最出名的這四大勢力,倒底是些什麼組合?小刀哥哥,你快說嘛!」

  小刀呵笑不歇道︰「還記得問這點,就表示你們還不算太衝動。所謂『江北踞雙堂』,就是指江北綠林道推選出的盟主,『戰天戟』桑君所統治的『鐵血堂』,和江北白道一致尊崇的『飛馬堂』這兩堂。」

  「飛馬堂?」小妮子拍手道︰「是不是以前和咱們在普陀山,見過面那位白駿逸白大哥,他家開的飛馬堂?」

  「正是。」小刀頷首莞爾道︰「人家曾經請咱們有空到江北賞梅,你們小倆口卻想幹掉人家以求出名,這……可能有點技術上的困難吧。」

  小混癟笑道︰「奶奶的,怎麼連飛馬堂也攪和進來?四個大頭一下子去掉一雙,這台戲還唱個屁。」

  小妮子扳著手指數道︰「這湖中神秘宮,當然是指兩湖地區的冷艷宮了。那麼剩下的江南唯一莊,該不會就是剛剛才提過的日月山莊吧?」

  「答對了!」丁仔嘻嘻捉笑道︰「你這妮子還算不太笨。」

  小妮子皺皺鼻子,嬌哼道︰「還好啦,總算比你稍稍聰明一點點就是了。」

  「辣塊媽媽的!」丁仔吃癟地撇撇嘴,自嘲地苦笑道︰「我又說錯話。」

  小混沒有理會他們的拌嘴,逕自向顏景松側首問道︰「顏老大,『倆是天天跑給人家追的亡命之徒一樣。」

  「亡命倒不至於。」小混扮著鬼臉,笑謔道︰「玩命之徒,比較貼切一點。」

  顏景松他們師兄妹幾人,此時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小混。因為,直到現在他們才明白,小混表面上雖然是一副嬉皮笑臉,不挺正經的詼諧模樣。實際上,他確已在談笑之間,看清了事實真象,更定妥了行動計劃。

  而這些事,他若不說明,自己等人根本無法窺知一絲半毫。也是直到此時,他們才了解,在小混那張看似幼稚單純的面孔下,竟然隱藏著深沉而慎密的心思。

  顏景松第一次以全然不同的眼光,充滿信心地打量小混。他終于明白,為何自己的師父會將拯救華山一派的重責大任,托付給小混。

  除了小混,還有誰能挽回這場浩劫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