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混在他背後叫道︰「我勸你別進裡間,否則,那些跳蚤老兄一旦搬到家裡住,就很不容易趕走他們,那時,本幫主要用法寶,只要到你房間找就有啦,你別說我沒事先警告你。」

  丁仔的聲音遙遙傳來︰「老子高興把跳蚤養在家裡,等我養足數目,也要讓你有機會試試這樣法寶……」

  小混朝聲音消失的方向,扮個鬼臉,謔笑道︰「你嚇不著我!我要是沒辦法對付這些小吸血鬼,我憑什麼把他們當寶貝一樣帶在身上?笨!」

  他嘀咕歸嘀咕,一面回頭招呼其他人重新落座。

  亨瑞一見伏桌而醉的哈赤,高興地推著他,又叫又笑道︰「哈赤,醒來,小紅毛叫你。大獅子,起來!」

  哈赤咕噥一聲,身子微微一動,仍然睡得起勁。

  小混毫不費勁地把他提起來,順手塞到一旁的椅子,這才拍拍桌面要亨瑞坐下。

  「坐這裡!」小混呵呵笑道︰「咱們得好好聊聊才好。」

  亨瑞吐吐舌頭,直拍胸口道︰「小混力氣大,小紅毛怕怕!」

  「少假仙!」小混睨笑道︰「以前你不是沒見過中國功夫?我才不信你會怕,不過,如果你是拐著彎拍我馬屁,誇我功夫好的話,我就接受你這一『怕』!」

  「又來了!」小妮子皺著俏鼻子,嘲謔道︰「你要是不隨時找機會自我標榜,你就混身不舒服!」

  小混勾著她的下巴,涎臉笑道︰「不愧是我的親親小妮子,實在有夠了解我!」

  小妮子一巴掌拍掉他的祿山之爪,哼笑道︰「還來這一套?換點新鮮的可不可以?免得被人批評你曾能混沒有創意,混來混去混不出一點新的玩意。」

  「嘖嘖!」小混泄氣道︰「現在的娘們真是愈來愈難伺候了,對她太好,她說你老套。不去理她,她又說你沒良心,故意冷落她,好好壞壞、挑挑撿撿,全都得看女人的臉色?時代真的是變了!」

  「知道就好!」小妮子理理雲鬢,拋給小混一記令他難以消受的嬌俏媚眼。

  「真是女大十八變!」小混低聲咕濃道︰「而且愈變愈三八。」

  但他不待小妮子聽清楚,也不讓她有機會反問,話風一轉,逕自向亨瑞問道︰「小紅毛,你慢慢說,說清楚一點,你不是和你哥哥格瑞回荷蘭的老家去?怎麼又突然跑到這裡來找我們?誰告訴你,我們在這里?」

  「找你們不是故意的!」亨瑞盡可能清楚地表達道︰「格瑞和我回荷蘭家,住好久,想你們,也想找殺爹地和媽咪的壞人,殺!」

  小混會意地道︰「你們是想報仇殺父殺母之仇?經過三、四年了,你們的仇家大概想不到你們還會回到中原來找他們算帳,自然無法陷害或暗算你們。不過,憑你這麼搶眼的特殊外形,只怕一入中原,還是有可能驚動你的仇家吶!」

  「不怕!」小紅毛拍著胸脯道︰「我會假裝,還有你們幫我,沒問題報仇!」

  「假裝?」小混上下瞄眼打量著他,不帶指望道︰「你這模樣想要偽裝得好,只怕難喔!不過這事以後再說。先告訴我,你說找我們不是故意的,是什麼意思?」

  亨瑞孩子氣地笑笑︰「我和格瑞坐大船,到波斯做生意,格瑞波斯朋友,騎駱駝做支那(中國)生意,我跟他來,找狂人幫,我們走沙漠,問人,找沒有。再走!大草原有,波斯朋友的朋友,說牧場生日,有大生意,我們來做生意、賺錢。看到小妮子,不小心的,不是故意找的!」

  小混等人聽完他洋腔怪調拚湊的漢語,一個個笑不攏口。

  丁仔就在這時換好衣服出來,劈頭就問︰「你們笑什麼?笑得這麼誇張!」

  孫浩文一字不漏地把亨瑞那番話轉播了一遍,丁仔抱著肚子,笑得比其他人還要猖狂。半晌!丁仔喘口氣,促狹笑問︰「牧場生日?我怎麼不知道也有人專門替牧場過生日的?」

  亨瑞不知自己說錯什麼,自然無詞以對。

  小妮子機伶地為他辨護道︰「百貨公司都有周年慶,為什麼牧場不能過生日?丁仔老哥!你真是少見多怪!」

  「咦!」丁仔怪叫道︰「小妮子,咱們的交情可也不是三冬兩冬的事了。怎麼小紅毛才一來,你就馬上幫著他說話啦?你如此喜新厭舊,未免也太『那個』了吧!」

  小妮子皺起鼻子,嬌笑道︰「丁仔老哥,你有一副伶牙利齒也不是三冬二冬的事了!你拿這麼伶利的口舌對付小紅毛,這種連話都說不清的人,豈不是要讓人笑你欺侮老實人?這可是弱了你丁大少伶牙利齒的威名哦!我幫著小紅毛和你抬杠,這全都是為你好,免得你落人口實嘛!」

  「呵!」丁仔瞠目結舌道︰「你們聽聽這話,說的可比唱的好聽勒,好像跟真的一樣。其實,骨子裡全是拐著彎地刮我的鬍子吶!」

  小妮子刁鑽笑謔道︰「丁仔老哥,你明明嘴上無毛嘛,再說,我也不是舒適牌刮胡刀,哪能刮得到你的鬍子?」

  「嘴上無毛?」丁仔窒言道︰「你這小妮子,又在兜圈子暗示我辦事不牢?還說,還說……」

  「我沒說,是你說的!」小妮子咭咭咯咯笑得可開心了!

  丁仔悻然地泄氣道︰「辣塊媽媽的!怎麼才二年不到,你這妮子就變得這麼刁蠻?還說我伶牙利齒、油腔滑調,跟你這一比,我可是小巫見大巫,只有甘拜下風的分兒!」

  小混吃吃大笑︰「丁仔噯!這妮子自從回到牧場後,天天和那三位嫂子們勤練口把式,如今連我都快惹不起她,你偏要朝刀口上撞,你真是走不知路的呆鳥!」

  「早說嘛!」丁仔搔耳抓腮地嘿笑道︰「這年頭,真是唯女子與小人難惹也!」

  小刀穩重一笑︰「連環泡不是說,時代不同了,時代在變,咱們也只好跟著變了!」

  小混早已拉著亨瑞和孫浩文二人面對面,介紹他們互相認識,不管這個時代怎麼變,小混當幫主的威風,可是一點也沒有改變!

  這時,一名英俊挺拔、氣質高貴、面貌和亨瑞極為酷似的外國紳士,在小妮子二哥望英杰的陪伴下,步入花廳。

  小混眼楮一亮,哈哈大笑著招呼道︰「大紅毛,好久不見!」

  大紅毛格瑞學著中國人的禮俗,朝廳中眾人拱著手,以緩慢卻流利的漢語,清晰地含笑道︰「你們大家好,啊,我聽說你們狂人幫通通在此,我很高興,我們大家又見面了。」

  小妮子嬌笑道︰「大紅毛,你和咱們牧場的生意談妥了嗎?」

  格瑞神情愉快地道︰「談妥了,小妮子姑娘,我喜歡和你們漢人做生意,你們對朋友很夠意思!和你們做生意,沒有問題。」

  小刀輕松道︰「大紅毛,幾年不見,你的漢語愈說愈溜了。你為什麼不教教小紅毛?也省得我們聽他說話聽得太痛苦。」

  「愈說愈溜?」格瑞皺著眉頭道︰「這是說我的漢語講得很好嗎?」

  丁仔嘻嘻笑道︰「才說你,你就砸鍋啦!」

  格瑞茫茫地搖搖頭苦笑︰「對不起,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小混擺手笑岔道︰「大紅毛,你別理他,這個人有時連自己說什麼都不清楚,別人哪听得懂他在說什麼?」

  「哦!」格瑞信以為真地頻頻頷首︰「原來如此。」

  不讓丁仔有喊冤的機會,小混左手一把推開擋路的丁仔,右手親親熱熱地拖著格瑞一屁股坐到桌前。

  「大紅毛!」小混一本正經道︰「我聽小紅毛說,這回你們兄弟倆是專為報仇而來,是不是這樣?」

  望英杰一見桌面上杯盤狼藉,只得轉身而出,準備找人來收拾這桌殘局。

  其他人聽到小混要談正題,全都自動圍攏過來。

  「是的!」格瑞沉重道︰「你們漢人也有說,殺死父母的仇,是天下最大的仇。如果沒有找到仇人,我和亨瑞睡不安心。當年我們走,是避難。現在回來,要復仇的!不知道你有沒有消息打聽到,關於我們的仇人的事?」

  小混拿手指在桌面上滴滴答答地輕彈著,他一面斟酌道︰「當年出賣你家的人,是李記洋貨行的老板。我趕去找他時,他正好遭人滅口,所以一直到現在,我也還沒查出那個幕後的主謀是誰?」

  「主謀?」小紅毛搔著頭,皺眉道︰「不懂!」

  小刀解釋道︰「主謀就是說,那個想要害你們的主要凶手。他利用李老板找人殺了你父母,然後再殺掉李老板,所以現在我們不知道他是誰!」

  「看不見的凶手!」格瑞憂心道︰「很可怕,我們不知道他,他知道我們。如果他要害我們,很容易。可是我們躲,不容易。」

  小混點頭道︰「正是如此。所以,我是覺得,你和小紅毛就這麼往中原闖,是很危險,也是很傻的一件事。」

  格瑞沉默半晌,似是在考慮小混的話。

  隨後,他抬頭問道︰「你是幫主,很聰明,也很厲害。你有沒有好的辦法,讓我們可以報仇?」

  小混得意忘形地呵呵直笑︰「啊哈!大紅毛,你真是太了解我啦!我這個人最大的長處,除了聰明,就是厲害。你們要報仇的事,就包在我身上好了。」

  「騙人!」小紅毛哼聲道︰「幫主,是混的!找仇人,好幾年,找沒有。以前找沒有,現在也找沒有。」

  在場所有的人聞言之後,登時哄堂大笑。

  小妮子戲謔道︰「小紅毛,難得你還記得咱們這個歷代以來,最偉大的幫主是用混的,你真是太了解他了嘛!」

  小刀嘿笑道︰「小混混不用混的,還能幹啥?」

  「他奶奶的!」小混賞了亨瑞一個大響頭,癟笑連連道︰「我剛才灌醉一只泄我氣的笨獅子,怎麼換你讓我吃癟!」

  「吃鱉?」小紅毛連忙搖手否認︰「沒有,沒有請客,不吃鱉。」

  小混哭笑不得道︰「請客?你當我這只癟是甲魚做的?真是亂七八糟。」

  他轉頭朝格瑞道︰「我跟小紅毛講話,簡直是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我還是直接和你談,比較不那麼痛苦。」

  其實,格瑞也不完全了解小混這句話的涵意,但憑他多年和異族打交道的經驗,他知道像這種時候保持愉快的微笑就沒錯了。

  小混接著又道︰「以我的意思呢?我是認為如果你和亨瑞冒冒失失地闖入中原,萬一引起那個看不見的仇家的注意,你們就有生命危險了。」

  「我懂!」格瑞頷首道︰「你們有個成語,叫做……打草驚蛇,對不對?」

  「答對了!」小混呵呵一笑︰「和你這種夠程度的人說話的確有樂趣多了。」

  他一頓之後,又道︰「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所以聰明的我,替你們想了個辦法。」

  「什麼辦法?」小紅毛興沖沖地追問。

  小混得意笑道︰「最好的辦法,就是你們不要入關。不過,如此一來,你們不就等於白走了一趟?所以我想,反正我正好打算再次入關,準備回江湖中遊戲遊戲,而小紅毛既是狂人幫的正式成員,理所當然他該和我們一起去見世面。不是我誇口!有咱們狂人幫替小紅毛撐腰,就算那個幕後的隱形凶手想對他不利,可也先得三兩棉花紡紡(訪訪)看,是否招惹得起我這個天才混混,和咱們狂人幫,因此……」

  他歇口氣,接著咂嘴一笑︰「小紅毛和我們在一起,我保證絕對安全。至於大紅毛,可就要委屈你留在這裡靜候佳音了。」

  小刀也頷首道︰「對,混跡江湖也正好易於打探消息,不管那個隱形凶手是什麼人物,既然他曾和江湖中人扯上過關系,遲早總會讓咱們查出點什麼!」

  「沒錯!」丁仔呵笑道︰「以前咱們沒查出什麼,那是狂人幫另外有事要做,所以不曾仔細調查這宗懸案。如今,既然小紅毛這事的主兒跟著咱們闖了,咱們自然要為這件事多加把勁,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好讓大小紅毛兄弟倆,有冤的報冤,有仇的報仇。」

  亨瑞雖然有很多話聽不懂含意,但是,他卻明白小混要帶他去闖江湖的意思。想重新經歷過去那段驚險刺激的江湖生涯,亨瑞興奮地真想大叫。相形之下,報仇的事好象沒有那麼重要。

  格瑞仔細思考小混他們的意見之後,緩緩地點頭道︰「好吧,亨瑞和你們在一起,我放心。我也住在這裡等消息,暫時的,過久一點,我會和波斯朋友先回波斯一下,然後再回來。」

  小混想想,同意道︰「這樣也好。我們這一去,也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查清楚事情的始末,總不能叫你在此痴痴地等。就這麼辦吧!以後,我們以連雲牧場為聯絡站,雙方隨時與牧場這邊保持聯系。這樣,一但有什麼消息,或者哪邊出了什麼狀況,都能聯絡上。你們兄弟倆就不用為對方擔心了。」

  格瑞愉快笑道︰「很好,我很放心。小混幫主真的很聰明。」

  小混陶醉忘我道︰「這不用說,你以為我曾能混是混假的嗎?」

  久未開口的孫浩文忍不住噗嗤失笑,他壓低嗓門對格瑞道︰「格瑞老哥兒,原來你是做帽子生意的高手呀!」

  格瑞會意地眨眨眼,輕笑道︰「這是我的漢人朋友教我的,他告訴我,誰都喜歡高高的帽子戴,這種帽子不用本錢,我很高興送,漢人也高興收,大家笑呵呵,很好。」

  「可不是!」小刀湊上來道︰「光瞧咱們這位混混頭子,陶醉欲昏的德性,就知道這種帽子的媚力有多大,大紅毛,我看你光憑這一手賺了不少銀子吧!」

  「好說,好說!」格瑞打著哈哈道︰「這是你們捧場的關系。」

  孫浩文暗自好笑地忖道︰「這位大紅毛不但帽子生意做的好,中國的太極拳打得也很妙。」

  這時,忽然——

  「噹噹……」「噹噹……」

  牧場裡的警鐘驀然驚響!

  人群驚擾的喧嘩聲甫起,陣陣悶雷也似的鐵蹄逼近之聲,也在警鐘急響中,震天撼地般地傳來。

  望英杰一閃而入,沖著小混急聲高叫︰「小混,外面來了批想吃生米的傢伙,是『四十響馬』那群殺胚。」

  「四十響馬?」小混哼了一哼︰「就是『血煞人熊』巴大酋所率領的那票關外老橫?他們以為這里是鹿谷嗎?居然敢來此『找碴』。」(注︰鹿谷茶葉,頗為有名。)

  ※  ※  ※

  牧場外。

  四十乘鐵騎,在一名粗壯如牛,長相暴戾的魁梧巨漢率領之下,彪悍又狂野地朝連雲牧場急速卷至。

  牧場大門和四周,專為御敵所備的雙層粗木厚實柵牆,已在警鐘初響之際,便已完全封鎖。

  喧騰的賀壽人潮,在望家迅速應變的引導下,全都躲入安全隱秘的地方,剎那之間,人聲俱寂。

  此時,偌大的連雲牧場,除了大門兩側的了望台上猶見人影之外,已然變做一座空蕩沉寂的堅固堡壘。

  四十響馬來到牧場近處,為首的巴大酋看見了望台上,有人大剌剌地卓立相候,似是有些意外。

  他在馬背上抬了抬左手,這四十騎令關外老民談之色變的響馬爺們,齊齊勒住了奔馬之勢。直到距離牧場大門前尚有十丈之遙,四十響馬方始住馬停止前進。

  大門右側的了望台上,候立之人,除了連雲牧場當家主事的望老爺子和望大爺之外,便是狂人幫的眾將官。

  小混睇眼打量著這撥惡名昭彰的關外土匪,只見他們四十人一式的黑甲銀錐,血紅披風,黑靴黑護腕,背後交叉斜背著大砍刀和馬牙刺。

  光看他們一個個橫眉豎目,滿臉凶殘的模樣,就知道這幫人絕對沒有一個好貨,更沒有一個好纏。

  巴大酋也同樣逐一打量著了望台上的眾人,他的目光冷冷地掃過望老爺子和望大爺,卻在瞥及小混那張似童稚未泯的孩兒臉時,嘲笑般地撇了撇嘴角。

  顯然,巴大酋並不認識小混,只將他當成個愛看熱鬧的無知小輩。

  「上面是姓望的老壽頭嗎?」巴大酋陰森森地開了口。

  小混臉上堆起一抹天真的笑容,溫吞吞地反嘲道︰「下面是巴大酋那隻老狗熊嗎?」

  此言一出,四十響馬爆出一陣威嚇叱喝的咆哮。

  巴大酋聳動著他那個朝天鼻,桀桀怪笑道︰「小畜牲,你約莫是被巴大爺的名號嚇昏了頭,竟敢對你家巴大爺如此說話。」

  「我呸!」小混輕蔑至極道︰「你這個老狗操的,少爺看你真他媽的,武大郎當知縣——不知自身的高低,就憑你姓巴的這麼點的名頭,聽進本幫主耳裡還算是種污染,你還想嚇唬你那個爹呀?」

  巴大酋兩眼凶光頓露,惡狠狠道︰「小子,聽你這人五人六的口氣,想必也是道上闖的角色。巴爺念你年幼無知,不與你計較太多。只要你叫姓望的老鬼交出一萬兩黃金、五十萬兩白銀、白面三千袋、牛馬羊各五百頭,巴爺今天破例不見彩收紅,回頭就走。」

  小混忽然呵呵有聲地笑了起來,他笑得還真愉快。

  巴大酋怒然道︰「小畜牲,你笑什麼?」

  「他奶奶的!」小混以指遙點巴大酋鼻頭,吃吃笑道︰「姓巴的狗熊,你不去打聽打聽少爺是什麼人物?我不去你家賊窩扒你的褲子,刨你的老根,他媽的就算你姓巴的八字生得巧,祖上燒了高香!你居然敢打劫,劫到我老婆的娘家來。你可應了那句買『滷魚放生』的俗話,真是個他媽的不知死活的東西!」

  「好好好!」巴大酋怒極反笑,暴烈道︰「想不到我巴大酋在關外橫混了二、三十年,賣了一輩子狂妄,今天是踫上個比老子還要張狂三分的後生晚輩。小子,你報上名來,巴爺倒要瞧瞧,你這個模樣長得嫩生生,活脫像個小媳婦似的龜兒子,會是吃哪門子生米的角色。」

  「我不說!」小混眨眨眼,促狹地呵笑道︰「我怕本大幫主一旦報了名號,會把你這個老狗操的給嚇跑了,那可就大大的不好玩啦!」

  巴大酋身側,一個銅鈴眼,血盆口,滿臉胡碴,長得活像是猛張飛的彪形大漢,惡聲惡氣道︰「老大,何必和這個滿口噴糞的小畜牲羅嗦。讓我上去摘了這小畜牲狗頭,咱們好早些殺進去,血洗望家連雲牧場。」

  巴大酋略一沉吟,隨即頷首道︰「也好,你自己小心點,依我看,這小子明知咱們是什麼路數,卻敢在那高台上和咱們如此嬉笑怒罵,也必有所依恃,你放機伶些,別著了他們的道。」

  「老大,你放心!」

  這名猛張飛圈馬上前兩步,戟手叫戰道︰「小畜牲,老子『混世太保』雷仲,來取你狗命。」

  小混嘖地撇嘴嘲弄道︰「奶奶的,在本幫主面前,那有你混世的餘地。來人呀,本幫總護幫何在?」

  「總護幫在此。」丁仔呵呵輕笑地踱前兩步︰「幫主有何指示?」

  小混背著手,大剌剌道︰「這頭老狗熊的名號,令本幫主聽了不爽,你去把他的腦袋給我摘下來當球踢。」

  「遵旨!」丁仔湊趣地朝小混拱手呵腰,一副唱戲般的領命架式。

  他們在高台上一搭一唱,雷仲在下面看得也听得一清二楚,更把他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雷仲憤怒地哇哇大叫︰「無知小輩,老子叫你們狂。」

  『狂』字出口,他人已離鞍,直朝了望台飛撲而至,原本斜背在他背後的大砍刀和馬牙刺,也在他一個滾翻之際俐落地抽握在手。

  丁仔嘿嘿怪笑︰「我們若不狂,還混它個鳥的江湖?老小子,你真辣塊媽媽的,有夠孤陋寡聞吶。」

  他亦由瞭望台俯撲而出,宛若攫兔蒼鷹般聲勢驚人地撲向仰面上沖的雷仲。

  雷仲不料對方動作如此迅捷,只見人影微閃,勁風已當頭罩落。更令他心下大驚的是,他的經驗告訴他,當頭而至的這股凌厲勁風,絕非泛泛之輩所能出手。

  他做夢也沒想到,眼前這個年紀不大的小輩,竟會是個功力非凡的一流高手。現在,他可知道人家之所以敢賣狂,原來憑的是真材實料的功夫。

  但是——

  雷仲知道的太晚了!

  他和丁仔二人,一個由下朝上躥,一個由上往下撲,雙方的接觸自是急速而且毫無轉圜的餘地。

  當雷仲發現丁仔竟是高手之際,丁仔的『擒魂手』已如帶著阿修羅咀咒的魔手般,來自幽冥、現於虛無,封死了他每一處可退的生路。

  雷仲雙目暴瞪如鈴,充滿野性地開聲虎吼,手中刀刺全力掄揮,硬接丁仔的攻勢。

  雙方勁道接實,轟然一聲巨響。

  雷仲暴騰的身形猛朝下墜。

  丁仔卻借力反彈再升七尺。然後身形甫升之際,他微一閃晃,空中突地出現七個丁仔排成一列,流光般射向雷仲下墜的身影。

  「迎風七閃!」巴大酋意外的喝吼剛剛傳來。

  丁仔在空中的幻影也倏閃而逝,人已詭異地來到雷仲面前,雷仲驚怒地狂吼一聲,拚命地扭身挪移,朝左橫出三步,但是……

  「太晚了!」

  丁仔齜牙一笑,話聲中,一抹銀光乍現即逝。銀光過處,雷仲那顆驚悸猶存,突目齜牙的大好腦袋突然脫離它應在的頸項,隨著腥紅刺目的血柱,飛噴七尺有餘。

  馬背上——

  巴大酋狂吼一聲,猝撲而起,大砍刀帶著匹練也似的寒光,捲向丁仔凌空的身子。

  小混已在巴大酋吼聲出口的同時,倏地閃身相攔。

  「別急!」小混呵呵長笑道︰「巴老大,你的對手應該是我才對哩!」

  長笑聲中,小混雙手猝然揮揚拋轉。

  登時,一溜溜、一片片,凝結成形的飄忽掌影,裹著蒙蒙血霧,宛似夜空煙火一般,猛地朝四面八方迸濺飛散。

  明朗的大地,剎那之間布滿了駭人的紅影,亮麗的天空立即慘然變色,空氣也似經不住這漫天腥赤的蹂躪,發出了泣血的哀嚎。

  巴大酋手中大砍刀所帶起的寒光,剎時被這片猩紅的血霧所吞噬。他雙眼觸目所及,只有血腥的夢魘窒得他心腔驟縮,壓得他大氣難喘。

  「血刃掌!」

  巴大酋心驚膽顫地自齒間迸出這三個字眼,他瘋狂地舞動著左手刺和右手刀護住全身。同時,駭然地蹬足倒掠丈尋有餘。

  饒是他反應迅速,逃的夠快。但是仍被小混的掌勁掃中右胯,撞得他連翻帶滾再退三尺,直跌到馬隊之前,才堪堪穩住身形。

  四十響馬其余所屬,此時飛快翻身落馬,兩名彪形大漢沖前二步,及時扶起狼狽的巴大酋。

  巴大酋驚魂甫定,瞪目怒視著齊齊飄身落地,在他面前一字排開的狂人幫眾人。

  「好好!」巴大酋怒極而笑,暴烈道︰「我道是誰有如此狂妄的氣焰,原來你們就是狂人幫的眾小輩。沒想到老子成天打雁,今兒個卻險些叫雁啄瞎了眼。」

  「只是險些嗎?」小混嘻嘻嗤笑道︰「巴老大!瞞者瞞不識,識者不能瞞,你又何必掩飾自己瞎了一雙狗眼的事實?不是我說你,你也不去打聽打聽,這裡是什麼地方?今天又是什麼日子?你這頭老狗熊挑上今天,蒙著頭硬生生往裡撞,你未免太死不知路了。」

  小妮子在旁怒氣沖沖道︰「光憑你們打擾我爺爺做壽這檔子事,姑奶奶就是抽你們的筋、扒你們的皮,也還不能善罷干休。你這頭瞎眼熊竟然還敢大言不慚,要咱們牧場奉金送銀?很好,姑奶奶倒要瞧瞧你有何本事,來搬這些孝敬。」

  巴大酋強忍著胯下的抽痛,強硬道︰「臭丫頭,巴爺爺在關外賣狂狠的時候,你不知道在哪里等著投胎轉世。你以為仗著狂人幫這等不成氣候的招牌,就配朝巴爺爺我說狠話?你還早得很吶!狂人幫算什麼東西?巴爺爺今天就稱量你們這群胎毛未脫的狂妄小輩。」

  丁仔搓搓手,伶牙笑道︰「辣塊媽媽的,咱們狂人幫關起門來修身養性,也不過才二年不到的辰光,怎麼就讓人看成了軟腳蝦,以為咱們的頭是拿來唬人用的吶?」

  小刀沉穩一笑︰「約莫是咱們休息得太久了,所以有人已忘記『狂人幫』這三個字所代表的涵義。」

  小混霸氣十足地謔笑道︰「如果有人忘記了『狂人幫』的涵義,咱們就用血來洗亮他們的記憶。如果有人不知道狂人幫是什麼東西,咱們就用殺,來教他們認清這三個字是啥玩意!現在本幫決定,就由關外四十響馬身上,開始執行這項諾言。」

  「來來來!」巴大酋氣極狂笑地拉開架式,招手厲叫道︰「巴爺倒要瞧瞧你們這些只會靠口把式賣狂的後生小子,除了狗掀門簾的那張臭嘴,還有什麼皮調可耍。」

  「呀哈!」小混嘲弄道︰「巴老大,你是不是氣昏頭了?還是剛才少爺賞你的那一掌不痛了?你這頭老狗熊真的還有勇氣找咱們挑戰?我有沒有聽錯?」

  巴大酋粗暴道︰「曾能混,你不用俏皮,剛才巴爺不過是一時疏忽,才讓你有機可趁。你別以為自己穩可吃定巴爺我。」

  小刀搖了搖頭,憐憫道︰「這個人若不是被氣瘋了,就是被嚇傻了。不然,怎會將小混混的手下留情,當作他自己的一時疏忽?」

  巴大酋狂野地咆哮道︰「兄弟們,別忘了咱們的規矩。這一次,除非大家全部死絕在這里,否則誓不空手而回。」

  四十響馬所屬緩緩地朝小混他們圍攏過來,三十多張粗獷的面孔上,除了凶殘冷冽的目光,便是同樣猙獰狠惡的表情。

  「辣塊媽媽的不開花!」丁仔哼聲嘲弄道︰「我看不光是這姓巴的大狗熊瘋了,其他人莫非也中了邪。瞧他們一副凶神附體,生死無忌的德性,老子光看著就有一肚皮的鳥氣!」

  孫浩文眉頭微皺道︰「奇怪?這四十響馬雖說橫行關外,甚少吃虧。但是他們應該明白,他們再怎樣也絕對強不過咱們狂人幫,他們為什麼一定要往上湊?這豈不是自尋死路?」

  「想死還怕沒鬼可做?」小妮子沒好氣道︰「姑奶奶今天便大發慈悲,成全你們。」

  小混朝逐漸逼近的四十響馬挑了挑右眉,睨眼笑道︰「我說各位老橫(土匪),你們真的就這麼想不開?非得朝刀子口上撞?」

  回答小混的,是三十九個人毫無征兆的猝起發難。

  四十響馬在巴大酋領頭之下,三十九人分從三十九個不同的角度一涌而上,大砍刀與馬牙刺交織成一面寒芒迸射的光網,猛朝小混他們五人頭頂罩落。

  「他奶奶的。」小混豁然笑道︰「你們真凶呀?」

  他雙掌一拋,砰砰兩聲,兩名黑甲大漢未夠上位置,便已被小混劈得口吐鮮血,仰面倒摔出去。

  小妮子右手揮甩, 啪爆響,血壓龍筋鞭已似猛龍出海,呼地卷飛三柄大砍刀,她身形再旋,抖掌便是九幽羅剎手的殺招,震翻其中一名敵人。

  這妮子動手之際,口中猶自嬌叱道︰「你們這四十個不開眼的老土匪,哪兒不好搶,居然搶到姑奶奶家裡來?姑奶奶今天既不要你們的黃金,也不要你們的白銀,只要將你們這四十響馬,變做四十匹死馬,也算是為關外的老百姓除害。」

  巴大酋狂吼一聲,騰空朝他撲至。

  小混再次橫身相攔,呵呵笑道︰「巴老大,你的對手是我,你怎麼又忘了?」

  巴大酋撲勢愈猛,大砍刀劃破空氣發出裂帛也似的尖嘯,狠狠轉向小混天靈。

  小混身形微一晃,雙掌運足功力,血刃掌狂猛揮出,硬拒巴大酋暴烈的攻勢,和另外四名黑甲大漢。

  勁道互擊的悶聲方起,兩名黑甲大漢身上布滿宛若慘遭利刃剮過的傷痕,像是喝醉了般歪歪斜斜地踉蹌直退,隨後兩腿一軟,爛泥般地倒地不起。

  小混隨著互擊之際反彈,略升三尺,又倏地撲落。

  巴大酋的攻勢不但為血刃掌所化消,他的左頰更添了道寸許長的血口子,皮肉翻卷著,有如嬰兒張開的小口一般。

  但是——

  巴大酋受傷之後並不稍退,右手刀直劈反削橫斬小混頸項,左手中的馬牙刺卻由下而上反挑小混肚腹,一招兩式,端的凶狠要命!

  同時,被小混震退的另外兩名黑甲大漢,呼嘯一聲,又和其他四名同伴一起涌上,手中刀刺交錯舞繞,齊齊朝小混身上招呼。

  小混身形倏閃,在這幾乎是滴涓不漏的攻擊中騰挪閃掠,狀似輕鬆已極。

  他甚至有餘力朝巴大酋扮個鬼臉,嘿嘿怪笑道︰「他奶奶的,大狗熊你們人多,少爺才不會笨得和你硬踫硬的死幹。」

  話聲中,他躲開二把大砍刀和一支馬牙刺,並趁隙反手抖掌,再度劈翻一名對手,氣得巴大酋目齜皆裂,齒切欲碎,攻勢更加狂猛悍野,完全一付拚死搏命,同歸於盡的打法!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