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哩啪啦的鞭炮聲響徹大青山的草原。

  震天價響的鑼鼓鈸鬧,彷彿更增添了初夏艷陽的光彩。

  如此熱鬧的氣氛,不止是老天爺笑開了臉,『連雲牧場』裡上上下下每個人,更是笑咧了嘴、笑開了心。

  『連雲牧場』,牧場連雲。

  只要是在關外跑跑的人,誰不知道大青山(即陰山)畔,黃河的河套平原上,有座望家的連雲牧場。

  那裡有關外最富足的水草、最肥美的牛羊、最剽悍的駿馬。以及望家三代唯一僅有,最刁鑽潑辣,卻又純真善良得一塌糊塗的大小姐——望若妮小子。

  提起小妮子,敏感一點的江湖中人,不論他是在關內,或是在關外,只要在道上混過二天,就沒有不立刻聯想到,那個在近幾年來以轟動武林,驚動萬教,號稱打混界的第一高手,『狂人幫』歷代以來最最「大條」的第一任幫主,偉大的混蛋、超級的混球,世間碩果僅存的,天才混混——曾能混也乎!

  因為,他正是這妮子心里愛得甜蜜蜜,偏又時常氣得牙癢癢的準老公。

  打從小混出道以來,只要有熱鬧可湊的地方絕對有他,而只要有他的所在,他非得出盡風頭搶盡風光不可。

  可惜——

  今天連雲牧場上,這場熱鬧既不是他娶妻,也不是小妮子出閣,而是小妮子的爺爺,望振雷望老爺子七十大壽的慶典。

  所以,這回的熱鬧,小混一不沾邊,二是客人。他不得不勉為其難地委屈自己,「暫時的」別去搶老壽星的風頭。

  而能令小混如此暫時委屈自己「安份守己」的真正原因,那還是因為他現在正忙著,和遠自中原而來的小刀、丁仔、孫浩文他們,一起哈殺哈殺的拚酒。

  一向忠心耿耿,隨侍小混左右的蒙古巨人,「怒獅」哈赤,提著酒缸子,牢記小混剛才的吩咐,只要看到有人的大海碗干了,就不斷往碗里斟酒。他自家面前所用的那個大碗,更是理所當然,從沒有真正見底的時候。

  小妮子早被打發到望家大宅那邊,陪她爺爺享受熱鬧去了。

  此時,在這棟望老爺子特地為未來的孫女婿所加蓋的獨立雅舍裡,狂人幫所屬的列位「大丈夫」,在小混諸般威脅利誘的灌酒下,全都有了三分微醺。

  酡紅的臉龐,染著一抹赤霞,曾幾何時,小混已由昔日初出道的半大娃兒,成長為相貌堂堂的弱冠少年。

  他的人長高了,體格也更加健壯結實。但是,他那寬朗豐滿的額頭,柔和的眉毛,晶亮如星的眼眸,俊挺如削的隆鼻,紅潤帶笑的菱角嘴,白嫩細膩的肌膚,在在一如往昔。

  就連他外表所散發的氣質,那種看起來令人覺得纖細柔弱、溫文爾雅的氣質,也是一丁點兒都沒有改變。

  如果真要說他和以往有何不同,那就是他雙眸之中的神采,比過去更加清澈明亮。

  即使在小混微醺的此時,他那雙朦朧的醉眼裡,也仍然躍動著掩不住的光彩。

  那光彩是如此的活潑、如此的狡黠、如此的戲謔,完完全全流露出他飛揚跋扈,又狂放不拘的本質來。

  小混乾了一大碗醇酒,咂咂嘴哈口酒氣,數落道︰「他奶奶的,不是我說你們,你們這票鳥人真是不夠意思,自從上回咱們擺平血魂閣的陰老鬼以後,你們要求放榮譽假,以便各自回家當當孝子和賢孫,本幫主也很阿沙利地答應你們。可是哪有人的假一放就是二年?」

  他再乾一碗,才又繼續哼聲說道︰「這次,如果不是我逮著望老爺子做壽的機會,把你們逐個通緝回來,我看你們大概還一個個都樂不思蜀,不想回來報到收假。」

  哈赤聞言,帶著酒意,轉向小混,急吼吼地口沫橫飛道︰「少爺,哈赤沒有……哈赤從來沒有離開少爺,哈赤不用通緝……嗝兒……哈赤沒有騙少爺啦!」

  這頭「怒獅」依然沒改他聲如雷、沫如雨,一開口就下『雷陣雨』的習慣。饒是小混見機擋得夠快,仍然被他噴了滿頭滿臉的靈芝露。

  小混好氣又好笑地賞了這憨獅子一記大響頭,笑罵道︰「告訴過你多少次,說話就說話,不要亂下雨,你每次都忘記。」

  哈赤抹著大嘴,嘿嘿乾笑著。

  小混舉袖擦掉臉上點點口水,瞪他一眼,沒好氣地接道︰「還有,你一直跟著我待在狂人谷裡面練功,我又不是白痴,難道我不知道?要你又吼又叫地提醒我?我剛剛雖然說『你們』,可是你就不會把自己從『你們』裡面扣掉,非得下一場雨來向我聲明兼示威?你真他奶奶的,牛就是牛,牽到北京還是牛!」

  哈赤尷尬地咧嘴一笑,不過,這回他可學聰明,沒再胡亂來場雷陣雨。

  小刀等人早對哈赤這場雷陣雨,樂得笑不絕口。只是,他們並非喜見哈赤的習慣,而是幸災樂禍于小混所遭受的口水之災。

  「笑?笑什麼笑?臉皮抽筋是不是?」小混威脅地重重一拍桌面,裝腔作勢道︰「我看你們是太久沒有幫規伺候,一個個都皮癢了,你們難道忘了得罪本幫歷代以來最偉大的幫主,該受什麼懲罰?居然敢笑得如此張狂?」

  提起『幫規伺候』,除了最晚入幫的「小雙絕」孫浩文尚未見識過以外,其他人還真的是打心眼裡有些含糊。

  劍眉虎目,相貌英挺的小刀眨眨眼,沉穩一笑︰「喲,偉大的混混幫主,敢情你一直養著那些獨門法寶?不過,狂人谷地處沙漠之中,那些跳蚤、螞蟻之類的活寶,有辦法生存下去嗎?」

  幾年不見,小刀顯得更成熟穩重了,他已然是十足的已成年氣概,絲毫沒有小混那種稚氣猶存的感覺。

  小混聞言斜睇著他,得意地嘿嘿笑弄道︰「老哥,看你長得像個大人,怎麼你卻盡問這些不成熟的問題?我何必浪費時間精力,在狂人谷里養跳蚤?本幫主難道不會就地取材,在通緝你們的同時,順便在這牧場裡弄些法寶,等著伺候你們?嘖,你真是越活越笨啦!」

  他誇張地猛搖其頭,頗有孺子不可教也的味道。

  孫浩文雖是入幫最晚,但年齡卻是全幫最長之人。他身上一襲月白長衫,襯著他那張眉清目秀、唇紅齒白的臉盤兒,怎麼看怎麼像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絲毫沒有半點武林中人的架式。

  但他卻是地地道道的武林名門華山一派的後起之秀,江湖之中名聲卓然的青年俊彥。

  此時,孫浩文帶著三分好奇問道;「小小的虱子、跳蚤真有那麼厲害?竟成為大幫主閣下的法寶?」

  他的語氣,猶帶些許調侃之意,顯然是因為他不曾嘗試過這些法寶的滋味,自然不明個中的奧妙。

  小混不懷好意地呵呵邪笑道︰「小白臉老哥,我看你乾脆親自體會一下算了,這樣你就知道本大幫主的法寶,到底厲不厲害?」

  丁仔立刻煽動鼓噪地道︰「對對對,小白臉老大,小混混的法寶非得親身玩味,否則難解其中神髓,你不妨試試看。」

  不待孫浩文有所回應,小刀豁然大笑︰「奶奶的,你這個神偷世家的賊貨,空空門的大活寶,你的心肝可真是狠毒。你以為別人的孩子死不完是不?想要騙人去死,也得看看場合、挑挑對象。你就如此當著我的面,設計陷害我的堂哥,這未免太說不過去了吧!」

  這位長相平凡,而且身材越補越瘦的「幽靈小神偷」,眨動著他那雙不平凡的精亮賊眼,嘿嘿賊笑道︰「我說儂的至尊少君,冷艷宮的少宮主,玉麟小兔崽子,笨小刀老弟,我丁小辛若是真的要陷害你堂哥,我干嘛在你面前說出來,故意讓你知道?看你長得還像個大人樣,怎地開口盡些不成熟的呆話?你的確是越活越不聰明了,小混混難得沒有冤枉你。」

  他學著小混方才的口氣,也將小刀著實調侃一番。

  小刀被他搶白得苦笑連連︰「奶奶的,難道今天是黑七?要不,為什麼我一開口就犯沖?」

  孫浩文噗嗤失笑道︰「我想,不是因為日子不好,你才犯沖。而是,這二年來,你待在『冷艷宮』和華山我爹那兒時間太長,看的、學的盡是些中規中矩的榜樣。如今乍然回到以前油嘴滑舌和刁鑽古怪聞名江湖的狂人幫裡,若不吃癟才叫奇怪。」

  小混哈著酒,嘖嘖有聲地笑謔道︰「奶奶的,小白臉老哥,你的確有夠了解本幫的風格,難怪二年前,你會對狂人幫一見鐘情,再見傾心,馬上迫不及待地拋棄華山派,加入咱們狂人幫。真是所謂︰『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吶!」

  孫浩文幽默道︰「我可沒有拋棄華山派,我只是另外加入狂人幫,以充分享受『左擁右抱』的樂趣罷了。」

  丁仔嘖聲弄笑道︰「左擁右抱?我看你是存心腳踏兩條船。小心哪天來個大風吹,把華山派和狂人幫吹成對頭冤家時,我看你要如何選擇從一而終。」

  「這種事情不太可能會發生。」孫浩文呵呵輕笑道︰「據我所知,掌門師伯挺欣賞小混的,而且對咱們狂人幫的印象很好,因此他才會特準我加入。在如此情況之下,華山要和狂人幫反目相對的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

  「就是嘛!」小刀嘿笑地接口嘲謔道︰「丁仔,其實你小子也不用老大笑老二了。咱們狂人幫里,腳踏兩條船的人,可也不光是我堂哥一個。先甭提我就兼了『冷艷宮小宮主』的差,連你自己,還不是另外抱了個『空空門少門主』的羊頭招牌大享『齊人之福』。」

  小混湊趣地哇哇大叫︰「好呀,難怪你們這些沒良心的傢伙都捨不得到狂人谷修身養性,原來你們有的忙著左擁右抱,有的大享齊人之福,絲毫沒有顧念到我在大漠之中,日日痴痴地等,夜夜望君早歸吶!」

  他歇口氣,再浮一大白,接著摩拳擦掌,威喝道︰「你們說,你們給我老實說,這一年多,將近二年以來,你們三個翹幫的小孩究竟都干了些什麼歹事?還有現在的江湖,正在流行什麼?這一切的一切,快快識相地從實招來。招的好,來日有機會享受本幫的『從優撫恤』。若是招不好,本幫主听了不爽,立刻幫規伺候。」

  丁仔扮個鬼臉,哼咭道︰「從優撫恤?那對死人才有用,和我們這些大活人似乎扯不上關系。」

  「廢話。」小混嘖弄道︰「如果本幫主會隨隨便便就讓你撈著好處,嘗到甜頭,那我豈不是混假的了。真能混這個招牌還能用嗎?」

  孫浩文不禁莞爾道︰「小混混呀,連這些『後事』,你都已經算得這般清楚,你可真是一點虧都不吃吶!」

  小刀促狹笑謔道︰「堂哥,你這可就有所不知了,這混混的胃口是什麼都吃,唯獨不吃虧。」

  「知道就好!」小混奸笑道;「看在你沒有忘記本幫主習慣的分上,我特準你取得程序發言的優先權。說吧!這二年來,你究竟幹了些啥名堂?」

  小刀輕松笑道︰「我還會幹什麼?不就是如你所言,待在冷艷宮里當孝子,承歡我娘和師父他們的膝下。沒事時,就跟著祖師奶奶學兩手冷艷宮的招牌絕學,或者和師父一起參研『孤渺六絕』這套刀法的奧妙。」

  他頓了頓,接著語帶興奮道︰「以前,我還認為自己對這六招刀法的領會,已經算是深入。可是,再看看師父他老人家的比劃之後,我才發覺,過去自己所學到的,不過只是這套刀法的皮毛而已,根本和如今的領悟不能相比。」

  小混點頭道︰「那當然了,你師父既然號稱武林第把一刀,他的功力、理解力和領悟力全都比你強,他學起孤渺六絕來,收獲自然也會比你多嘛!」

  「這只是小部分的原因!」小刀斜眼睨笑道︰「依我師父的說法,是當初教我這套刀法的人程度太差,所以我才會學得如此粗枝大葉,絲毫不見精妙之處。」

  當初,教他孤渺六絕的人正是小混,以那時小混的本事而言,用『程度太差』四字來形容,已經算是非常客氣的形容。若是有說小混根本沒有程度可言,才算是比較貼切的說法。

  但是,小混聞言非但不糗,反而理直氣壯道︰「老哥,當初我在代傳孤渺六絕時,就已事先聲明過,因為我的功力不行,所以無法表現出刀法的精髓,你得自己想辦法體悟個中奧妙。結果你自己不用功,現在反倒數落起我來啦!怎麼?咱們小別也不過才二年,你就已經把良心拿到當鋪去當掉了嗎?」

  小刀狡黠地戲謔道︰「我哪敢數落你?你可是本幫歷代以來,最最能混的幫主。像我這麼老實古意的人,若是數落你,豈不是在自找麻煩,我不過是將師父所做的評述、實況錄音轉播罷了!」

  「省省吧!」小混訕訕一笑,岔言道︰「這二年,你除了賴在冷艷宮當你娘的乖乖寶寶外,是不是也已經認祖歸宗了?」

  小刀愉快道︰「認祖歸宗是當然的事。這二年來,我大部分的時間待在冷艷宮練功,偶而也會到華山澄心精舍大伯那兒小住一陣。就是因為常要兩頭跑,所以才沒空回狂人谷。」

  「真的?」小混表情狡獪地眨著眼楮,故作神秘道︰「那麼,你有沒有再在華山派裡軋一角,當個掛名弟子什麼的,好混幾招華山絕學?」

  孫浩文哈哈一笑,代為回答道︰「以麟弟如今所學而言,早已超越華山派的技藝許多。再說,以他至尊少君的名頭和冷艷宮少主的身份,哪項不比當個華山弟子有分量多了。所以咱們華山這座小廟,可真是供不起他這位大菩薩吶!」

  「講這樣……」小混吃吃直笑︰「真是太實在了。可見華山掌門老歸老,腦筋倒還沒有扒袋(神經錯亂)!」

  孫浩文輕笑著又道︰「麟弟上山,除了能從我爹那兒討教兩招下棋的功夫之外,其他便無啥絕藝可學,倒是我,反而從他那里學會孤渺六絕。沒想到這套刀法換為劍式,依然可行。據我爹說,若是功夫練到家,只怕這六招化成掌法使用,亦無不可。只見,這孤渺六絕正是『無相三招』的最高境界吶!」

  「那當然嘍!」小混與有榮焉地呵笑陶醉道︰「你不看看這六招是誰所創的傑作,我武爺爺壓箱底的玩意兒,還會錯得了嗎?」

  丁仔嘲謔道︰「辣塊媽媽的,瞧你小子這副陶醉的德性,不知情的人準以為那六招是你創得勒。」

  「對了!」小混沒有搭理丁仔,忽而彈指笑問︰「孫老哥,我記得你好像有個感情不錯的七仔(女朋友)不是嗎?」

  他換話題的速度,簡直比翻書還快!

  「是呀!」孫浩文不知他這一問有何用意︰「她正是我同門的師妹,人稱『華山雙燕』中的蘭心飛燕秋心怡。你問這事作啥?」

  小混黠謔地呵呵笑道︰「我只是突然想到,我老哥你堂弟他是因為時間太多,每日無所是事,閑著無聊,所以只好利用練功來打發時間。

  可是,就憑你,堂堂的華山俊彥,江湖中有名的小雙絕孫公子,咱們狂人幫裡第一號小白臉,你既然已經名草有主,有位花不溜丟的未婚妻,可以隨傳隨到,你為什麼沒有忙著拍拖(約會)。幹嘛把美好的青春,寶貴的光陰浪費在練劍習武的無聊事上面?」

  他一口氣說到這兒,歇了歇,換個表情,故作暖昧地眨眼嘿笑,繼續又道︰「你難道不怕冷落你的那位七仔之後,下回再見到她時,她會請你吃閉門羹?或者,她乾脆把你給休了,另外再找個護花使者?」

  「說這什麼話?」孫浩文聽完這番長篇謬論後,哭笑不得道︰「前面講的還算正經,說到後來根本不像人說的話了嘛!」

  丁仔嘻嘻笑道︰「孫大哥,你對他的話還會感到意外,就表示你太不了解這混混啦!你可千萬得記住,當這小子開始文不對題地贊你時,你就要小心了,他東拉西扯之後,保證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你若是認真去听他說話,就成了天字第一號的超級呆瓜!」

  「講這樣!」小混不以為忤地謔笑道︰「實在太實在啦!可見你這個辣塊媽媽的小賊貨,實在有夠了解本幫主嘖嘖(之至)!」

  丁仔嗤謔道︰「廢話,我丁小辛認識你這個小混混,也不是三冬、兩冬的事。我如果不是夠了解你,還能混得住這第二副幫主的地位?」

  小刀穩重地一笑︰「其實,依我看來,小混混剛才那番長篇高論,應該是他個人的經驗之談。所以,他才會有感而發的侃侃直述。」

  「經驗談?」小混擺手嘲謔道︰「差多,差多,就憑我曾能混的媚力,我那親親小妮子巴結我猶嫌來不及,她哪舍得請我吃閉門羹。」

  半天不吭一聲的哈赤,此時已醉得差不多。他聞言勉強抱著酒缸子抬起頭,大著舌頭道︰「少……少爺,咱……咱們前幾天……嗝兒!剛到……到牧場裡的……的時候,小妮子姑……姑娘……不是因為你……太久……太久沒來看她……嗝兒!所以在生……生你的氣……躲著……躲著不理你嘛!這……這不就……是閉門羹?」

  哈赤這一抖漏,小混的大話泄了底,其他人立即一陣哄堂訕笑。

  「這次你混的太離譜了,嘻嘻……」丁仔笑得直打跌。

  小刀更是夸張地摟著肚子哈哈嘲笑道︰「我就說是你的經驗談嘛!這種事,憑我對你的認識,不用猜也能知道是怎麼回事。你以為魚目混珠就可以胡賴過去?你這回混得太凶,穿幫啦!」

  孫浩文早已笑岔了氣,咳得說不出話來,不過光看他的表情,也知道他在幸災樂禍,擺明著一起嘲笑這個小混混。

  小混糗大地賞了哈赤一記響頭,笑罵道︰「他奶奶的熊,你這頭傻獅子、笨獅子。平時當我的差、吃我的糧、支我的薪,我哪裡虧待了你?你居然在這種節骨眼上拆我的台,漏我的氣,你還想不想繼續在狂人幫裡朝下混?你那張烏鴉嘴給我少爺閉緊些,若是再隨便放炮,小心我開除你的幫籍。」

  「少爺……」哈赤咕噥一聲,話還沒說,人已咚地一聲臥在桌上呼呼大睡,也不知他是醉倒了,還是被小混這一巴掌打昏頭?

  丁仔擠眉弄眼地訕謔道︰「哎呀!哈赤的話都已經說完了,你的底也洩了,現在才想要殺人滅口,豈非為時已晚,來不及啦!」

  小混不經意地一揮手,嘿嘿怪笑道︰「哎呀!我說丁仔呀!怎麼才一年多不見,你的話就變得多了?你難道不記得了?本幫的幫主是不能隨便嘲笑的,否則,後果堪憂呀!」

  丁仔聞言一怔,小刀似已想到什麼般,拉著孫浩文就往門外沖出。

  丁仔就在小刀他們身形甫動之際,人已如被針扎到屁股般,尖叫一聲,猛古丁地跳了起來。

  「死混混,你用跳蚤暗算我?」丁仔像只大馬猴似的又扭又蹦,雙手拚命在胸背各處亂抓。

  他臉上的表情,在這一句話之間,已由原先的驚怒,剎時變成齜牙咧嘴癢不可當的怪樣,看得即時躲往門外避難的孫浩文兩眼發直。

  小刀低聲苦笑道︰「堂哥,現在你知道這混混法寶的厲害了吧!」

  孫浩文輕噓口氣,驚嘆道︰「更厲害的是小混的手法,我根本沒有察覺他在何時動了手腳,怎麼丁仔就著了他的道?」

  小刀呵呵低笑道︰「奶奶的,這個小混球使壞的手法,的確是越來越帥。可見,這兩年他在狂人谷的日子裡,確實是下了點苦功,沒有白混吶!」

  廳內——

  丁仔正忙著脫衣解衫抓跳蚤。

  小混遠遠坐在花廳的另一端,蹺著二郎腿揚聲道︰「孫老哥呀,這回你堂弟我老哥的反應,算是不錯的啦!由于他的即時醒悟,才讓你們逃過此劫。本來,我今天特地為你們所準備的這道大菜,每人有份,你們三個統統有獎。可惜現在只好讓丁仔一個人享受了。」

  丁仔突然猛朝小混撲去,口中哇啦大叫道;「辣塊媽媽的,就算要倒霉,老子也要拖你這個混蛋墊背。」

  小混閃身躲避,嘻嘻笑謔道︰「想把跳蚤傳染給我?你少做夢啦!本幫主身上早就用噴效噴過了,不管是跳蚤或虱子,全都要聞風而逃。」

  「既然如此,你有本事就別逃呀!老子倒要看看你的噴效能多有效?」

  丁仔恨得牙癢癢,追撲之勢並不稍緩。但是,盡管他追的快,小混逃的也不慢,他們二人就繞著花廳玩起官兵追強盜。

  驀地——

  「小混,你快猜猜看,又有誰來了?我保證你一定猜不到。」

  一個嬌滴滴、脆生生的銀鈴嗓音,距離屋子還隔著大老遠,便已掩不住興奮地大叫傳來。光是听到如此悅耳動人的嗓音,便使人不由自主地聯想這個聲音的主人,應該生得也不會太難看才對。

  「小混……」

  不等小妮子再次嬌喚,小混已然閃過丁仔,飛快掠向門口。

  「我來嘍!」小混叫聲未歇,眼前微暗,一條人影當門搶入。

  小混想也不想,直覺認為那是小妮子,一張臂便朝門口來人摟去,打算來個軟玉溫香抱滿懷。

  來人驚嚇地一呼,尚不及躲避,已經被小混抱個正著。

  「小混混,抱人做啥?噁心!」

  「啪!」的一聲脆響,這個被抱之人順手賞了小混腦袋一記大巴掌,光看此人俐落的手法,就知道他這手絕活,鐵定師出狂人幫。

  小混哎喲一聲,抱著腦袋朝後倒蹦三步,抬眼瞪著這個膽敢偷襲自己的家伙。

  眼前,當然不是小妮子那張明艷動人的嬌面。

  但是——

  當小混看清這個足足比他高出一個頭有餘,滿臉稚氣未脫,有著如火般的齊肩紅發,雪也似的白皮膚,輪廓鮮明的面容和一雙碧綠如翠,宛似貓眼的長臉少年時,他忽而驚喜地怪叫一聲,激動地沖上前去,再次結實地擁抱來人。

  「啊哈!小紅毛,你怎麼來了?你跟誰來的,他奶奶的,你怎麼一聲不吭就跑來了?你的船呢?你是一個人來的嗎?哈哈……」

  小混樂得口齒不清,不知所云。他一邊笑一邊用力拍著小紅毛亨瑞的後背、肩頭,傻笑不停。

  小紅毛接受過小混這場哥們式的擁抱和招呼後,比小混更激動地抓著他的手猛搖。

  「小紅毛,想你!不見,好多年,危險沒有了,來看你們。跟駱駝來的,走好遠,從波斯、天山,走絲路,走好久。來看你們,看狂人幫!」

  小混努力聽著亨瑞的半吊子漢語,聽了半晌,還是滿頭霧水。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奶奶的,小紅毛,幾年不見,你的漢語不但沒進步,反而愈說愈破啦!你說了半天,我全都有聽沒有懂吶!」

  亨瑞佯嗔地瞪他一眼︰「你,聽沒有漢語,笨!」

  小妮子和小刀等人此時也已經全部涌進廳中,聞言不由地張狂哄笑。

  「我聽沒有漢語!」小混憋笑道︰「我聽沒有的,是你這小子的蕃仔漢語,你還好意思罵我?」

  「啪!」地脆響,小混跳起來,勉強補及身高之差,還給亨瑞一個響頭,這才加入眾人一起狂笑。

  小刀朗聲笑道︰「小紅毛,這麼多年不見,你的漢語忘了不少,可是罵人的功力和打人響頭的本事,你可是一點也沒有忘記呀!」

  亨瑞高興地直點頭︰「打響頭!小混混招牌,小紅毛忘不會!」

  眾人聞言俱是一怔。

  小妮子腦筋得快,立即猜中道︰「你是說,打響頭是小混的招牌,你不會忘,是不是?」

  「對對!不會忘!」小紅毛眉開眼笑地拚命點頭,他很高興終於有人能了解他東拚西湊的中土漢話!

  「奶奶的!」小混豁然大笑道︰「不會忘都忘不會了,你還笑得這麼開心?該打,該打!」

  他追著要打亨瑞響頭,亨瑞一吐舌頭,立刻抱著腦袋逃之夭夭。他們二人追來追去,追入小混他們剛剛喝酒的花廳,瞧見丁仔還在猛抖衣服,顯然他的跳蚤還沒捉完。

  亨瑞以前雖然沒見過丁仔,但是卻嘗過丁仔此時所嘗的「法寶」滋味。

  他衝入廳中,乍見丁仔現下衣冠不整的模樣,一怔之後,立即會意地放聲大笑︰「脫衣服?我知道,幫豬法寶,嘖嘖!好厲害、好癢。我脫衣服有過,脫一件不行,統統脫才好!」他字不正,腔不圓,因此沒人注意到他的發音非常有問題。

  「統統脫?」丁仔傻瞪眼道︰「那不成了建築土地上的曝光秀?」

  小混他們早已抱著肚子,笑倒在地上。

  亨瑞一本正經道︰「經驗我有,要脫光光,衣服燒,才不癢。」

  小刀暴笑不休,拚命擦著笑出來的眼淚,半是呻吟,半是解釋道︰「丁仔!小紅毛是在告訴你他過去的經驗,以前他也被小混這招法寶整過,最後真的是脫光了衣服燒掉,再換套新的穿才把問題解決的,光是像你這樣子抖,是抖不掉跳蚤的!」

  「真的?」丁仔早被跳蚤叮得又痛又癢,抓又抓不到,搔也搔不著,說多難過,就有多難過。

  亨瑞同情地望著他,頻頻點頭道︰「法寶,味道嚐不好,小混!壞!脫衣服,快快,才不癢。」

  小混喘笑著糾正道︰「是法寶的滋味不好嘗,什麼味道嘗不好?真是亂七八糟,隨便說說。」

  丁仔惡狠狠地瞪了小混一眼︰「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我早晚也要擺你一道!」

  他一跺足,人朝里間掠去,顯然是听從了亨瑞的建議,準備回房快快把衣服脫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