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波濤洶湧。

  風神號在眾船員催力划動下,宛如一支急箭,筆直朝東邊纏戰的兩艘船接近。

  眼見雙方距離逐漸縮短,由遙遙相望,到百丈……八十丈……五十丈……三十丈……

  驀地--

  小混將千里鏡塞給小妮子。

  他長嘯一聲,雙臂齊振,人如衝天飛鶴直上半空,只見他大吼一聲,半空中的身形猝逝,忽而出現於十餘丈外的海。

  小混腳在海面微點,藉著踏波之際,他身形再閃,迅速掠向遭劫的船隻。

  小刀不言揚手劈下兩片船舷,他亦是長嘯入雲,人蹬著船椽,直撲海面,就在他即將落水時,他拋下手中木板,藉以落腳換氣,再度掠往貨船。

  就在小刀身形甫起時,他瞥見丁仔身若浮雲,腳下迅速交蹬著水面,比他稍快一些,朝貨船掠去。

  小混閃身上船,揚手便震翻兩名手持東洋刀的黑衣倭寇,另外四名黑衣倭寇悍野的衝來,小混搖身一晃,自這四人之間穿過,雙手齊飛,登時,這四名倭寇慘嗥著噴向半空,噗通連響,他們全都口吐鮮血的墜入海上。

  此時,已有不少黑依倭寇開始搬箱移櫃,將大批船貨搬往倭寇船。

  丁仔和小刀兩人,先後一步之差登上貨船,只見刀光映閃,不少圍向兩人的倭寇已然死的不明不白。

  小刀高呼道:「小混,這些倭寇們在咱們沿海一帶幹下不少慘無人道的事,今天撞見,咱們絕對不能放走任何一個。」

  平素裡,小刀絕不是個嗜殺之人,只因日本倭寇在襲擊我國沿海村莊,不僅是奸淫擄掠,更甚者,常有聞及這些倭寇佔了村莊,找來孕婦,相互猜賭孕婦所懷為男或女,之後當場將孕婦開膛剖腹,取出腹內嬰兒定輸贏之事。

  這一切種種慘事,小刀他早已聽多、見多,此時在海中遇見倭寇,又見他們殘殺毫無抵抗之力的船員,他不由得怒從心生,決心將這些倭寇個個誅絕。

  丁仔亦是明白個中情由的人,他隨即附和道:「對!他媽的八格亞魯(日本粗話),今天你們這些鳥操人不愛的倭寇撞見少爺,算你們運氣太差!」

  黑衣倭寇驟聞「八格亞魯」,不禁凶相猙獰,亦是左一句「八格亞魯」、右一句「八格亞魯」,雜夾著日本扶桑語與丁仔開罵。

  丁仔嘻嘻嗤笑道:「辣塊媽媽的,我只從小混那裡學了這一句扶桑話,沒想到反應居然這麼好,不過,你們其他說什麼,少爺有聽沒有懂!」

  隨著他的話尾,丁仔身形猝閃,隱藏的軟劍如蛇吐信,已經七次進出七名黑衣倭寇的咽喉。

  其他黑衣倭寇不由得暴烈的狂吼衝向丁仔,東洋刀狂揮猛掃,恨不得將丁仔剁成肉醬似的。

  小混原本只想救人,但此時,他環顧一匝後,只見滿船二、三十名船員已經無一倖存,只見整艘貨船上,充斥著黑衣倭寇,或是搬貨,或是截殺自己等人。

  小混已是心情大惡,再聽得小刀之言,腦海中迅速閃過小刀平時閒聊所提及有關倭寇種種惡行,他怒然暴吼道:「殺!」

  隨著他的怒斥,一團團血紅迷濛的掌影在空中印現,血刃掌已在剎那間奪走十數名倭寇的性命。

  小混人不稍停,復又悍然撲向那些搶貨的倭寇群中,手起腳飛,連劈帶踹,來回衝殺,不一會,他身上已濺滿倭寇的鮮血。

  另一邊--

  小刀長嘯如老龍吟空,一柄凝魂寶刀呼嘯著尖銳的破空聲,迸濺著冰冷的青芒,毫不留情的濺血奪命,殺得這群倭寇呼爹喊娘,漸生恐懼之心。這些倭寇腳下已開始不自覺地朝後挪移,生怕那冰冷的刀光招呼在自家的身上。

  雖然,小混他們三人仗著一身精絕藝業,殺得黑衣倭寇人仰馬翻。

  但是,畢竟倭寇人數甚多,不下百人,小混他們一時之間,也無法立即消滅對方,只得任由這些倭寇將船貨搬得一空。

  此時,一名顯然是倭寇頭目的日本浪人,正高倨倭寇船上觀戰,他見小混他們雖然只是三名半大不小的孩子,竟將自己手下視若無物地宰殺,他不由得重重冷哼,側首對身邊另外幾名浪人低聲數語。

  其中一人便開口嘰哩哇啦大吼一陣,黑依倭寇聞言立即散了開來,不再與小混他們纏戰。

  而這些恰似穿著褲裙般的日本浪人,大剌剌的提著佩劍,由倭寇船跳上貨船,朝小混他們走來。

  驀地--

  「救命呀!」

  一聲尖銳的女人呼救聲自船艙底下傳來。

  小刀恰好離著艙口距離最近,回眸一瞥,正瞧見一名倭寇肩上扛著一名十七、八歲的年輕女孩自艙底鑽出。

  那名女孩拚命掙扎著尖叫道:「放開我……放開我!救命呀!」

  挾持女孩的這名倭寇,猶自得意的哈哈大笑,一隻手老大不規矩的在這女孩臀上又捏又摸,驚得那女孩又是尖叫連連。

  小刀冷哼一聲,身形猝移,右手同時暴閃!

  「哇--」

  一聲慘嚎,那名挾持女孩的倭寇已被小刀斬成四截,肚破的慘死於艙口。

  而那名女孩此時安安穩穩的被小刀扶抱於懷中。

  只是這女孩尚不知自己已得救,不住顫抖著哭叫道:「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嗚……」

  小刀心中驀然升起一股從未有過的憐惜之情,他輕拍著女孩肩頭,柔聲安慰道:「姑娘,妳放心,只要有我在,沒有人能再傷害妳。」

  這名女孩驟聞小刀所言竟和自己所說相同的中土漢語,她驚疑得抬起梨花帶淚的臉龐,盯著小刀猛瞧。小刀俯視倚在自己懷中這張素淨中猶帶三分嬌俏的容顏,心中不知怎地莫名一震,彷彿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狠狠敲了一下,使得他一張俊臉沒有由來的微微發熱。

  他輕咳一聲,力持鎮定道:「妳別怕!我們是來救人的。」

  他環顧滿船死屍,不由得接口輕嘆道:「只可惜還是晚來了一步,看這樣子,只有姑娘妳一名活口了。」

  這名女孩聞言悲喜交加,哇地一聲,撲入小刀前膛悽悽切切的號啕大哭起來。

  小刀一時間窘得無以復加,竟有些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丁仔站在他左側不遠,見狀故意吹聲口哨,眨著眼謔笑道:「英雄救美,飛來艷福!」

  小刀俊臉泛紅,只得僵挺挺的站著,任這女孩在他懷裡盡情大哭。

  小混早就瞧見正從倭寇船上走來的那幾名日本浪人,個個殺氣內歛,腳步沈穩,一看即知不是易與的高手。

  但是他依然吊兒郎噹的調笑道:「老哥呀!佳人在懷,你是太緊張,還是不感興趣?幹啥站得跟木頭人一樣?放溫柔些,好好安慰人家嘛!平常時,我都是怎麼做給你看的?」

  小刀窘然笑笑,那姑娘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離開小刀胸前。

  小刀暗裡一咬牙,強抑著如雷心跳,輕輕將左掌擱在這始娘腰際,滿心呵護的環著這位魔爪下倖存的佳麗。

  驀地--

  遠方黑沈沈的天際猝然亮起一道金蛇般的閃電,一聲悶雷隨即隆隆的響起。

  海面的風浪更大,這艘遭劫的貨船已有進水的趨勢,隨波起伏之間已經顯得不太平穩。

  包括倭寇頭目在內,一共六名日本浪人,卻無視這船的顛波,一前五後,定定的在小混他們面前不遠站定,大剌剌的環臂於衣內,任空蕩的衣袖在風中擺動。

  為首那名浪人冷漠的注視著小混,以生硬的漢語緩緩開口道:「你是誰?新太郎的事你也敢管嗎?你注定該死!」

  小混咂著嘴嘲謔道:「你也懂得咱們中土漢語,真是不簡單,少爺以為你們這些倭奴都是殘酷如獸、愚蠢如豬!」

  新太郎身後五人聞言怒喝半晌,卻被新太郎揚手阻止。

  小混低哼道:「少爺是中原武林鼎鼎有名的狂人幫幫主曾能混,今天你們撞見本幫,是你們注定該死!」

  新太郎微微仰首,翹望烏雲密佈的遠方,以極為輕視的態度,嗤鼻道:「狂人幫?沒聽過!」

  小混豁然長笑道:「他奶奶的!你那死樣子是少爺的招牌,如今倒被你冒用,有沒有聽過狂人幫都沒有關係,只要能送你們入地獄,就是勾魂使者!」

  隨著話聲,小混臉色由笑漸冷,狂風吹亂他有些紊亂的髮絲,使得他看來果然如一尊來自九幽地獄的拘命魔神。

  此時自小混身上所散發出那股冷厲肅殺的殺氣,使得對面的新太郎有些微然動容。

  新太郎緩緩鬆開雙手,自衣袖探出,輕搭於腰際佩劍之上,他沈喝一聲:「其利(殺,扶桑語)!」

  他身後五人,「唰!」地抽出東洋刀,朝小刀和丁仔圍去,新太郎自己則是斜退半步,沈馬立樁,氣度雍容的緩緩抽刀直指小混。

  一股銳利的殺氣,就隨著新太郎的出刀直逼小混。

  小混沈沈一笑,右手微探,晶瑩剔透,寒氣森森的孽龍寒匕,赫然在握,他已下定決心要大開殺戒!

  海風更厲,波濤洶湧,這象徵著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

  驀地--

  一記驚雷,霹靂般猝然響起--

  新太郎隨著雷聲,倏然揮刀,直劈小混頭頂。

  其餘浪人和倭寇似是接到指示一般,同時喝聲,蜂擁而上再度圍殺小混他們三人。

  小混狂笑一聲,倏然斜退半步,寒匕帶起一弧迷濛虹彩,反捲新太郎,他左手同時驀揚猝拋,血刃掌呼嘯而出,砰然震翻身後兩名黑衣倭寇。

  新太郎怒斥著,長刀改劈為掃,一口氣揮出十數刀,刀光如電疾掛小混渾身上下。

  這新太郎的確不愧一名劍道高手,小混方見刀光如雪,隨即驟覺劍氣臨身,他馬上低喝著身形猝閃,寒匕同時反襲,卻仍免不了被新太郎的劍氣,劃破身上衣服。

  小混身形稍退即進,長笑如雷道:「好個新太郎,你的刀法的確不是蓋的。」

  長笑聲中,小混寒匕捲起如浪虹光,一波波、一圈圈,隱含迫人冰寒的罩向新太郎以及周圍的黑衣倭寇。

  新太郎見對方來勢洶洶,連忙閃身急退,而數聲慘呼告訴他,他的手下並不如自己那般能夠躲開小混的寒匕。

  新太郎悶叱一聲,錯步旋身,刀光宛如經天長虹,再與小混纏戰一堆。

  另一邊--

  丁仔吃吃笑道:「辣塊媽媽的不開花!我倒要瞧瞧你們這群八格亞魯有啥屁個皮調好耍!」

  他這一開口,倒有點像粗話大雜燴,沒一句是好聽、能聽的話。

  「我操你祖宗!」

  一名臉上帶有刀疤的日本浪人,不甘示弱的以正宗漢語回敬丁仔,同時他手中東洋刀猝揚直劈,夾以劈天裂地之勢,咻地朝丁仔當頭罩落!

  其他另有二名浪人不吭半晌,揉身上欺,分左右與刀疤浪人共同夾襲丁仔。

  丁仔冷冷嗤笑,身形倏閃,幻起七條人影,同時揚劍分開刺向三名日本浪人。

  這些日本浪人曾幾何時見過如此詭異的身形,他們不由得同聲低呼,慌忙後躥三步。

  丁仔豈會放過如此大好先機,他再次緊逼而上,軟劍忽隱忽現,幻灑著點點寒芒,分別罩向三人。

  登時,這三名日本浪人在丁仔快速凌厲的攻擊,顯得手忙腳亂,狼狽不堪。

  其他倭寇囉嘍見狀不妙,紛紛上前阻攔丁仔,這才使得雙方戰況稍平。

  三名日本浪人在惱怒之餘,暴烈地狂吼著揮刀撲向丁仔,此次,他刀法狠厲且殺氣盈溢,一時之間竟與丁仔殺得平分秋色。

  其餘兩名浪人,則在同伙與丁仔動上手時,雙雙找上小刀。

  小刀左手依然環護佳人,右手大剌剌插在腰間,他冷哼道:「本少君就讓你們先動手,免得你們遺憾沒有反抗的餘地。」

  這二名浪人似是也聽得懂漢語,他們冷哼一聲,兩柄刀自下而上,以詭異的來勢斜挑小刀和小刀懷中的姑娘。

  小刀怒斥道:「無恥!」

  他左手帶著這位姑娘斜退半步,右手急探而出,一抹匹練般的芒華驀然映現,密密護住左側。

  只聽到一聲低微的「噹!」一響,偷襲左側這名浪人的東洋刀,已被凝魂寶刀削斷。

  小刀不待這兩名浪人稍退,右腕猝翻,凝魂寶刀似是有了生命一般鮮活起燦動的尾芒,宛如眨動的鬼眼,帶著淒淒利嘯,迸濺出萬道炫人眼眸的寒光,幽幽蕩蕩,似虛似幻,森冷的罩向兩人。這兩名日本浪人驟覺寒光耀目,刀氣森冷,不由得雙雙驚呼撲地,拚命朝後滾去。

  但是,在「孤渺六絕」無比輝宏的威力下,多少中原高手都已認栽,何況他們二人不過是泛泛之屬的東瀛浪人,豈能討得好處?

  「哇!」

  數聲淒厲的尖嚎,隨著一隻噴濺的斷臂,同時響徹雲霄。

  偷襲小刀左側那名浪人的右手齊肩而斷,另一人卻是在臉上留下一道三寸長的刀傷,翻捲的皮肉,宛若惡鬼翕動的血盆大口。

  其他數名黑衣囉嘍,無一倖免的慘死在「孤魂飄飄、茫茫渺渺」這兩招之下。

  就在小刀再度開彩的同時,小混引吭長嘯,孽龍寒匕在他手中驀然幻起無盡虹光,這些七彩艷麗的光影,有的宛如利箭般蓬然四射,有的恰似圓月墜塵,有的好像星鑽驟殞,有的更如萬道彩虹齊映半空。

  登時,在小混身旁三丈方圓之外,佈滿凍人的寒氣和充斥著死亡氣息的無情光影。

  是的,「絕殺」!

  那足以毀天滅地,令萬物同殞的至絕必殺之招。

  「嗚哇……」

  「呀--」

  慘叫聲、哭嚎聲,此起彼落的在飄蕩,在淒厲的海風之中,隨著這陣陣不似出自人類口中所發出的尖銳驚叫之後,是無數的殘肢斷臂,鮮血肉靡飛散在風中,濺落在海面!

  小混滿身染血,手持寒匕,神情冷漠的獨立於貨船舺板上,彷彿,他身旁週遭的淒厲慘景與他無關似的定定目注著三丈之外,衣衫破碎,滿臉血污的新太郎。

  新太郎滿臉的驚懼迷茫,就好像他還不相信剛才所見到的一切,彷彿他仍在懷疑,自己是否正經歷一場血腥殘酷的夢魘。

  小混冷冷道:「新太郎,當你們殘殺我大漢族沿海居民時,可曾想過你們也會有被人殘殺的時候?當你們打劫貨船,屠殺船員時,你可曾想過自己也有被人屠殺的一日?血債血還,你認命吧!」

  新太郎機伶伶一顫!

  驀地--

  一個人頭砰地墜落在新太郎跟前。

  「鳩!」新太郎淒吼一聲,回頭看向左側。

  那邊,原與小刀動手的兩名日本浪人,已被小刀大卸八塊,死相悽然。

  丁仔見自己力戰三名對手,竟仍無斬獲,驀地將心一橫,停身收劍,等著三名對手刀鋒臨身。

  他忽而驚天一吼,右劍左掌,倏然旋身出招。

  一陣掌勁澎然和刀劍交擊的聲音甫響,丁仔復又長嘯連連,幻出無數濛濛身影,軟劍似雪旋飛盤繞。

  「哇--」

  慘叫聲猝起!

  丁仔彈身入空,灑落點點血漬,他一個空心觔斗,翻落小刀身旁,腳下踉蹌不穩。

  小刀急忙出手將他扶住,他低咳一聲,噴出一口瘀血。

  而與他對陣的三名浪人,卻是一個個打著旋子轉了數圈,砰然倒地,至死他們都瞪著驚怒的大眼,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小混瞅著新太郎,肅殺道:「你的手下已經全部完蛋大吉!」

  這時百餘名倭寇只剩二、三十人,紛紛集中在新太郎身旁。

  新太郎咬牙切齒道:「八格亞魯,我絕不與你善罷干休!」

  小混忽然笑了,他神情古怪道:「你難道以為我就要和你善罷干休?」

  忽地--

  「小混--」

  風神號裡,響起小妮子驚惶的尖叫聲。

  小混心頭突地一跳,猛然回頭向風神號瞧去。

  只見龐大海正率領手下圍困小妮子和哈赤,而且,雙方已經動上傢伙,展開拚戰。

  小混驚怒吼道:「龐大海,你想幹什麼?」

  龐大海隔洋冷冷笑道:「奉命誅殺狂人幫!」

  「你奉誰之命?」小混懸念小妮子,心急之下,忽略一旁滿懷憤怒的新太郎。

  新太郎便於此時突起發難,持刀和身撲刺小混。

  「小心!」

  小刀和丁仔同時出聲警告,但仍然慢了一步。

  小混奮力移身,仍被新太郎抱個正著,一刀自腰際斜插而入,總算小混避開要害,沒有被捅成前心穿後背。

  小混虎吼一聲,揚匕斬斷新太郎雙手,再一腳砰地將他踢飛撞向桅桿。

  「噗!」地一響,新太郎的腦袋像個炸開的爛柿子,鮮血、腦漿四濺中,變成血糊糊一團。

  其他倭寇見首領身亡,自知逃脫無望,兇性大發,一個個如狼似虎撲向小混。

  小刀和丁仔急急來援,登時,一片刀光血影,鬼呼神號,場面再次演變得血腥凶戾。

  小混卻在此時,揮動匕首斬斷腰際長刀,帶傷回撲風神號而去。

  龐大海見小混悍不畏死的反撲而回,急忙叫道:「轉舵,全速開航!」

  他一邊指示手下開船離去,一邊揮舞著一對三叉戟迎戰哈赤。

  哈赤為保護小妮子,不敢稍離半步,他手中彎刀大開大合狂劈急掃,一時逼得風神號眾船員無法近得了他和小妮子身前。

  小妮子早已撤下血玉龍筋鞭,揮舞得劈啪作響,她與哈赤兩人近守遠攻,搭配得宜,一根鞭子抽得圍困他們的人皮破血流,哎哎直叫。

  小混眼見風神號逐漸遠去,深恐小妮子吃大虧,心急之下,氣息大亂,於是身形一窒,噗通入海半截。

  海水泡到小混腰際傷口,那種傷口抹鹽的滋味,令他痛得倒抽口冷氣,只有奮力振臂,筆直拔空而起。

  他人在空中,口中同時發出一連串打著呼哨旋兒的嘯聲。

  嘯聲甫起,赤焰已長嘯著衝出艙底,宛似一團怒火,滾滾衝向包圍小妮子的人群而去。

 

  赤焰野火飛揚般的鬣鬃在狂風中翻飛。

  牠掀唇怒嘶的悍野神態,嚇得風神號的船員心驚膽顫,他們不由得讓出一條通路,容赤焰奔馳而過。

  小妮子順勢攀著赤焰頸脖一躍而上馬背,她頭不回、腰不扭,長鞭反手抽捲,巧妙至極的纏住哈赤,將他一併帶上赤焰背上。

  赤焰縱聲長嘶,四蹄一蹬,踹散大片船舷,牠亦因這猛然踹蹬之力,載著小妮子和哈赤劃著優美的弧線,噗通入海,奮力游向力竭再度落海的小混。

  這時,原本晴朗的晨空,已經烏雲密佈,沉晦如昏,一陣電光閃耀後,又起了連串的轟隆雷響,涼沁沁的,綿綿密密的雨絲,已夾著狂風自空中霏霏灑落。

  龐大海恨恨的猛拍船舷,啐罵道:「他媽的!便宜了他們!」

  他身旁一名獐頭鼠目的猥瑣漢子陪笑道:「老大,眼看著暴風雨就要來了,他們就有艘倭寇船可容身,但是不懂得如何航行,還不是要喪生在海龍王手中,你何必生氣?」

  龐大海嘿然笑道:「老六,你說的有理,咱們還是趁著暴風雨還沒來,先找個地方躲躲再說。」

  他們相視一眼,不禁發出得意的哈哈大笑。

  龐大海立即喝令手下,調轉船頭,朝普陀山的航線駛去。

  小混看著赤焰救出小妮子他們之後,心下稍定,他鬆洩強抑的一口氣,任自己落入海中載沉載浮。

  直到赤焰游到他身邊,他不禁抱著赤焰狂吻數下,哈哈笑道:「好兒子、乖兒子,這次你可真是立了大功一件!」

  小妮子和哈赤由於不諳水性,他們倆全都臉色慘白,死命的抱著赤焰,深恐一不小心就被大浪捲入海中,葬身汪洋。

  小混摟了摟小妮子香肩,安慰道:「妮,別怕,有我在,海翻了都有我壓著,妳放一千二百個心,一定會沒事的。」

  小妮子勉強擠出一絲笑意,顫聲道:「有你在……我……我不怕……」

  小混點點頭,又拍拍哈赤,打氣道:「哈赤,現在可是學游水的好機會,以後你就不會再害怕下水啦!」

  哈赤雖是鐵青著一張臉,但仍強自鎮定道:「是!少爺……有你在,哈赤不怕。」就在此時,哈赤仍然表露他對小混慣有的信心。

  小混有些激動,其實他腰際的傷勢,已經大大影響他的體力,他並無把握是否能夠帶著小妮子和哈赤安然游返約在二十丈外的貨船,更何況,由於風浪的影響,貨船似乎正離他們越漂越遠。

  但是,為了他心愛的小妮子,為了忠心耿耿的哈赤,小混以無比堅決的意志,強迫自己掙起僅有的餘力,他半拉半牽著赤焰,目注遠方的船影,奮力划臂,一寸一寸的向目標游去。

  忽而--

  俯身赤焰背上的小妮子驚奇道:「小混,你看……那艘倭寇船開過來了!」

  小混抹去滿臉雨水和浪波,凝神細看,果然,那艘倭寇船在大風浪中走的很勉強,甚至有些搖擺不穩,但的的確確的正朝他們接近中。

  小混心下大喜,他知道一定是小刀和丁仔奪下倭寇船,前來搭救他們。

  當倭寇船和小混他們又接近了些時,小刀和丁仔果真同時出現在船頭,他們二人腰繫纜繩,雙雙躍入海中,朝小混他們游來。

  小混興奮的拍著二人肩膀,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你們會來。」

  小刀沈著笑道:「不來行嗎?萬一你又心血來潮,來個幫規處置,那我們豈不是自找麻煩?」

  眾人泡在海水裡,仍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

  他們這笑,何嘗不是笑自己等人又劫後餘生的相守在一起……

  當狂人幫一票連人帶馬全都上了倭寇船後,小混這才發現,掌舵之人竟是小刀自虎口救出的那位姑娘。

  小刀介紹道:「她是莫慧雲姑娘,是貨船船主的女兒。」

  小混用肘撞撞小刀,壓低嗓門曖昧道:「不簡單,已經知道對方的姓名,下一步就趕快訂個約會時間。」

  小刀瞪他一眼,尷尬道:「別胡扯!」

  小混無辜道:「我是認真的,誰和你胡扯?」

  他早已看出小刀對這姑娘有某種特殊的感覺存在。

  這時,掌舵的莫慧雲忽而驚呼一聲,原來她因力薄無法持穩狂風大浪中的舵盤,竟被舵盤彈開,摔倒一旁。

  此時,船身因失去控制,猛然一傾,眾人登時摔得滿地亂滾。

  小刀急忙一個箭步躥前,使出一招「落地生根」定住身形,一邊扶起莫慧雲,另外空出一手抓牢急旋的船舵。

  他關心道:「慧雲姑娘,妳還好吧?」

  莫慧雲歉疚道:「對不起,因為風浪太大……」

  小刀連忙岔口道:「這不是妳的錯,慧雲姑娘,妳千萬別自責。」

  小混在翻滾中即時拉住落帆的一角,才沒滾入海中。

  他呵呵輕笑道:「老哥,你乾脆從背後幫著莫姑娘掌舵,這樣就不會有問題。」

  他這是故意為小刀製造機會和莫慧雲接近。

  莫慧雲卻沒想得那麼多,她欣喜道:「對,我負責把舵,但是你幫著我穩舵盤,這樣我就不會因為力氣太小而被舵盤彈開。」

  小刀忽然心跳加速,他有些無助的瞄向小混。

  小混故意道:「好極了,咱們的命可都交在你們二位手中,請兩位合作得有默契些。」

  他暗地推了小刀一把,要小刀上前扶穩莫慧雲。

  莫慧雲嫣然一笑,點頭道:「你放心,只要有人幫忙,我一定有辦法將船駛回陸地。」

  她隨即往舵前,扶穩船舵的方向。

  小刀暗吸一口氣,伸出健碩雙臂,由後往前扶住船舵,這一來,正好是將莫慧雲環在他的胸前。

  小刀輕輕呼吸著自莫慧雲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淡淡的幽香,心中莫名其妙的一甜,彷彿飲下一杯瓊漿玉液般甜美甘潤,精神為之一爽。

  他忽而閃過一個念頭:「難道這就是情?天!我戀愛了嗎?」

  小刀猛然怔忡,他從沒想到感情是這麼回事,來的如此突然,如此令人措手不及。

  小混可謂旁觀者,他知道小刀這回中了愛神的箭,怎麼也逃不掉。

  雷又響起了。

  雨也較落得更是大了……

  海浪在呼嘯,翻騰起丈高的浪頭,無情的撲擊著這艘二十來丈長的倭寇船。

  一縷耀眼欲眩的電光忽然閃起,隨之一聲震人耳膜的暴雷猝響。

  小妮子掩耳驚叫一聲,躲入小混懷中。

  丁仔盤膝定坐在桅桿旁,喃喃自語道:「海中的枯葉,直到此時我才明白,當一片枯葉在大海中沉浮起落是什麼樣的一種情況。」

  哈赤卻是抱著另一隻桅桿,正在大吐特吐,他已經開始暈船啦!

  波濤翻騰,怒浪排空。

  小小的船身隨著無情的波浪拋上拋下,彷彿海龍王正閒來無事,拋著這艘汪洋中的一條船逕自玩耍。

  怒濤掀天,雷鳴狂號!

  小混心血來潮,拾起一截綑綁落帆和桅桿所餘的纜繩,繫住小妮子,口中輕笑道:「這樣子我就不用擔心妳會被海浪捲走!」

  他回頭瞥及驚惶的赤焰,呵呵笑道:「乖兒子,你不用怕,老爹用繩子將你綁牢,你就不會到處亂滑,無所倚靠。」

  說著,小混又從帆下拖出兩條繩索,一條套過赤焰脖子綁在桅桿上,另一條穿過赤焰腹部將牠固定在小妮子身旁。

  小混拍拍赤焰,滿意道:「如何!這樣子你就不會嚇得發抖了吧!」

  驀地--

  一層滔天巨浪狂捲而至,小混首當其衝被撲個正著。

  「小混,小心!」

  眾人齊聲驚叫!

  海浪轟然退去之後,舺板上已不見小混蹤影。

  小妮子首先發出淒厲的尖叫:「小混--你在那裡?」

  小刀等人心中猛地一沉,紛紛叫吼道:「小混……你別開玩笑!」

  巨浪依然嘩啦沖擊,狂風仍是呼嘯吹襲,小混卻是飛鴻杳杳,無聲無息,無影無蹤。

  「小混……」

  「小混……」

  小妮子忍不住驚駭,一次又一次泣血船的狂呼吶喊……

  但是回答她的只有風聲和暴雨!

  小刀和丁仔登時如中雷殛,他們不敢置信的衝向船舷,望著黝黑如墨,動蕩翻騰的海面瘋狂吼道:「小混……你在那裡?」

  「小混……」

  「少爺……」

  「小混……」

  「曾公子……」

  「小混……」

  眾人扯肝裂腸般的狂吼,吼聲卻無助的飄散在狂風暴雨之中。

  小混,他究竟在哪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