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古稱笠澤,又稱五湖。

  是江南平原中心 是我國著名的魚米之鄉。

  湖中大小島嶼四十八座,與沿岸的半島及山峰聯合號稱七十二峰。

  七十二峰之中則以東洞庭山、西洞庭山二峰最為高大、著名。

  逍遙樓,便是建築在山外有山,湖中有湖,風景絕冠太湖的洞庭西山之上。

  雖說這逍遙樓名之為樓,其實,卻是無數精巧雅緻的房子聚集而成,儼然如一個規模不大的市鎮。

  尤其,由山下望去,一片連著一片的茂密林木,青業濃鬱的枝葉覆蓋著整座山峰的表面,幾乎看不見些兒空隙。

  可是山頂卻是意外的平坦,四周為樹林環圍著,不但有溪流、有草坪,更是有田有地;配上幢幢的房舍,逍遙樓在西洞庭山上,自成一個幽雅恬靜的小天地。

  就在逍遙樓東南隅等處斷崖前,矗立著一棟輝宏的巨樓,樓前門簾正中懸有一方氣派的大匾,上書「洗心齋」三個斗大的金字。

  雄渾有力的字跡,蒼勁豪放,襯著巨樓飛鉤微翹的重重簷角,豪華瑰麗之外,別有一番逼人的聲勢。

  如今,洗心齋寬敞的大廳之中擠滿人潮,每個人都聚精會神地盯著廳首牆上高掛的一幅超大型磁石棋盤。

  此刻,棋盤上大戰甫興即艾,紅黑雙方棋子殺得如火如荼,戰狀緊張激烈而且扣人心弦,使得在場之人無不摒息觀戰,鴉雀無聲。

  大廳左首坐著一名五旬左右的清☆老者,他乃當今大國手,有棋王之稱的陳昌平。

  經過一陣費時長思之後,這位陳大國手慎重道︰「車二退四,吃炮!」

  大棋盤旁邊分侍著兩名青衣僕役,左邊那人依言在棋盤上移動棋子。

  這一著退車吃炮是入局關鍵,紅方因而佔盡優勢。

  觀棋眾人隨著陳昌平這一妙著的出現,不禁響起嗡然的佩服之聲。

  大廳右側正與這位大國手對奕者,不是別人,正是在此逍遙樓大出其風頭的人物,天才混混曾能混大幫主是也!

  小混斜瞟了對面那位滿有掩不住得意的棋王老兄一眼,搓著下巴呵呵笑道︰「大國手,你的功力的確不是蓋的,下起棋來又狠又絕,全不與人退路吶!」

  陳昌平捻著顎下那綹花白鬍鬚,神情高傲道︰「這是自然,老夫這棋王之名,可不是以蒙混能夠得到。近十數年來,老夫對奕不下數百回合,從未有過敗績,足堪誇口打遍天下無敵手。」

  小混瞧他那付狂成二五八萬的德性,打從心坎裡就看不順眼。

  於是他暗自嘀咕道︰「奶奶的,少爺和你客氣,你倒是土地公放屁——神氣啦!向來只有咱曾能混在別人面前張狂的份,我豈容你這老小子在本大幫主面前如此囂張。

  今天若不露點本事讓你瞧瞧,你倒以為少爺在逍遙樓這一個多月的名聲真是用蒙混混出來的。」

  陳昌平見小混良久不語,以為小混是因棋局不利而傷腦,他暗暗冷笑忖道︰「什麼狂人幫幫主,亦不過爾爾,全是小孩子的玩意。」

  小混正巧於此時抬眼望去,瞥見對方眼底那抹輕視中略帶揶揄的目光,他心中雖然有氣,但臉上表情卻是懶懶笑道︰「馬四退三。」

  這一退,使得原本就處於劣勢的黑棋更是門庭大空,只要對方揮軍直入,便可輕易贏得江山。

  眾人不禁對小混如此出人意料的一著棋議論紛紛。

  陳昌平面對這不尋常規的一著棋,眉頭忍不住皺了皺,他在心中暗忖道︰「這莫非是空城計?」

  猶豫了一會兒,陳昌平還是否決心底的念頭。

  他始終不相信小混有多麼高深的道行能用出如此高明的妙著,任自己陷入挨打的地位,再行反攻!」

  於是,陳昌平採取試探方式,叫棋道︰「卒五進一!」

  小混淡然道︰「炮五平二。」

  這招過宮炮在平淡之中盡得先機,不但進可抽車,且退可守馬,是一計反守為攻的高著。

  陳昌平沒料到小混下棋竟是如此老練,果真使出空城計搶得先機。他暗自懊惱一番,當機立斷道︰「象四進二。」

  這是守著,以犧牲一只車回保老將。

  小混在眾人動容讚嘆聲中,再次大爆冷門,不吃紅車,反而喊道︰「車二進八!」直逼對方城下,好一計狠著。

  「炮五平八!」陳昌平暗自慶幸紅車未失,急以後手歸心炮想迫使小混回防。

  如此一來,雙方都成了以攻制攻的局面,剎時這局棋進入短兵相接的白熱化程度。

  小混嘿然一笑,叫道︰「炮三進二,吃車,將軍!」

  陳昌平被小混如此破釜沉舟的秘著,逼得不得不調炮回守。

  小混見對方完全落入他的設計之中,毫不猶豫道︰「馬二進四,再將。」

  陳昌平猛然頓足,知道自己是一步差,步步差,先機盡失,完全處於挨打的局面。他不得已叫道︰「車二平四。」

  這著棋不過是順著小混的安排而下,即使想力挽狂瀾,也是大勢已去。

  小混輕笑道︰「棋王,這是你近十數年來的第一次敗績啦!炮二進三,將!」

  將!將!將!陳昌平難以招架,輸棋已成定局。

  小混呵呵笑道︰「大國手,我這棋下得如何?還勉強過得去吧?」

  陳昌平臉色僵硬道︰「只有一盤棋,難定實力如何,你可敢再來過?以五戰三勝定輸贏!」

  小混大方點頭道︰「可以!」

  他是存心要殺得陳大國手潰不成軍,當然巴不得多下幾盤,而且下得越多回,越能表現出他的實力。

  這種有風頭可出的機會,小混豈肯輕言放棄。

  只是這位陳大國手不知自己死之將至,還一個勁兒打著如意算盤想好好扳回剛才失去的面子。

  第二盤棋,和局。

  那是小混為了提高看棋眾人的興緻,故意放水的結果。

  可是陳昌平竟也未察覺出不對,反倒對此和局感到沾沾自喜。

  小混覺得已經將對方逗得差不多,接下來兩盤毫不保留實力的大殺四方,三兩下間,陳昌平這位棋王已經輸得額頭見汗,臉綠牙歪,真是太糗了!

  小混好整以暇地抱臂倚坐在椅中,嘿嘿笑道︰「如何?陳大國手、大棋王,你對區區在下敝人小弟我的棋藝,是否感到滿意?」

  陳昌平板著白裡透青的一張老臉,硬著頭皮道︰「小老弟象棋棋藝的確高明,可是象棋畢竟只是講究短兵相接的交戰之道,不如圍棋那般靈活深廣。」

  小混故作恍然大悟狀,黠笑道︰「哦,你的意思是下圍棋比下象棋更有學問,想再試試我是不是?」

  陳昌平暗吸口氣,故作不在乎的道︰「當然,如果小老弟不識圍棋的話,那也就算了!」

  小混唉聲嘆氣道︰「唉,老實說,我的圍棋還真是不如象棋下得好。不過你老小……你老先生有興趣,我自然是捨命陪君子,再陪你下幾回圍棋,也好讓你有機會扳回面子。」

  小混及時吞回險些脫口而出的老小子三字。倒不是小混怕這老小子發飆,而是小混存心要擺這位棋王的道,暫時不想和陳昌平扯破臉。

  陳昌平聞言滿心不是滋味,偏又發作不得,只得悻悻地要人換過牆上的棋盤,暗自在心中盤算著如何好好一雪前恥。

  小混將對方變幻不定的神色看在眼裡,以他鬼靈精怪的程度,豈有不知陳昌平心底打什麼主意的道理。

  他卻暗哂以置之,故意起哄道︰「在場的親朋好友兄弟們,光是看我們下棋多沒意思,大家有沒有下個賭注賭輸贏呀?下棋不賭實在是不夠勁!」

  其實在場眾人之中,十個有九個半是在江湖中打混的二大爺,若說他們真懂得看棋,那是騙人的,賭才是使得洗心齋大廳擠滿人群的最大原因。

  如今小混將話挑明了說,正合眾人的胃口,立即有人接口叫道︰「早就賭上啦!小混幫主,拜托再來個滿貫大通吃,待會兒我請你吃紅。」

  小混嘻嘻笑道︰「奶奶的,你們真正是上道。這麼說我若不認真點,可就對不起捧我場的人嘍!」

  另一邊,支持陳昌平的,不甘示弱地嘩然吼道︰「陳老,拿出你棋王的實力,痛宰這小混混一場,別弱了您老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名頭。」

  登時,大廳裡因為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各自為自己下注的對象加油打氣而鬧哄哄地亂成一團。

  有人更是一對一驃上了,你叫一聲,我喊一句,情況越演越烈,聲音也越吼越響,頗有點群情激憤的樣子。

  不明究理的人,八成認為大廳中馬上會有一場群毆展開。

  「停——」小混一聲宛若霹靂的雷吼,震得所有的人耳膜生痛,怔在當場,頓時廳內又再恢復鴉雀無聲的景況。

  小混滿意地清清嗓子,慢條斯理道︰「吵什麼吵!你們是想看棋、賭博,還是想打群架?再吵的人就趕出去,省得耽誤比賽時間。」

  在場眾人懾於小混的氣勢,沒有人敢再多廢話一句,紛紛悶聲不吭逕自找組頭下注。

  小混斜瞟著陳昌平,懶懶問道︰「棋王老兄,這回的棋你打算如何下法?」

  陳昌平篤定道︰「以先分對局的方式,仍是五局定輸贏如何?」

  小混考慮道︰「可以,只是萬一有和局,變成不分勝負時又該如何?是否加賽一局?」

  陳昌平淡然道︰「理該如此,若再和局,再加賽,直到有結果為止。」

  小混暗忖道︰「再和?你老小子有興趣,少爺我可不一定有時間奉陪,五局就嫌太多嘍!」

  此時,負責移動棋子的棋手已經準備就緒。其中一人自放置棋子的罐內抓出一把棋,要小混他們猜單雙。

  小混讓陳昌平先猜,陳昌平亦不推讓,猜道︰「雙!」

  結果棋子數目為單,按分先的規則,由小混持黑子先攻。

  眾人的情緒,隨著小混第一顆黑子的落聲,開始慢慢緊繃。

  陳昌平因為前面輸了象棋,此刻,下起圍棋更是小心加謹慎,打從第一顆棋便開始細細思量該如何佈局,一點也不敢馬虎。

  時間就在對奕雙方不時的長思中逐漸消逝。

  當第一局結束之後,棋手一一將雙方得子之數大聲報出計算……

  小混微訝陳昌平的棋力竟比他所估計的要高出許多,於是呵呵笑道︰「棋王老兄,你不愧有棋王之稱吶!」

  這回,小混的讚美的確出於誠心誠意。

  豈料,陳昌平毫不領情,冷淡道︰「好說,好說,棋局未了,老弟不需費心誇讚老夫。」

  小混難得的誠心讚美,竟被這老小子當做是驢肝肺,不屑一顧。

  小混碰了一鼻子灰,不禁揉揉鼻子,低聲咕噥道︰「奶奶的熊,一輩難得說人一句好話,說了卻被人當成拍馬屁,真是見鬼。本少爺倒要看你狂到幾時!」

  第二局改由陳昌平持黑子先著,但見他氣勢如虹,揮軍猛攻,不多時盤面上已被他奪去半面江山。

  小混眼看一路守來幾欲困死自己所持的白子,於是,他將心一橫,白子一落堵死自己唯一佔有優勢的一處活眼,使得白子全然陷入死地。

  登時,大廳裡眾人嘩然,觀戰眾人再度為小混如此突然的怪招發出嗡嗡雜亂的議論。

  此次,稱讚妙招的人少,大嘆白子大勢已去的人聲幾乎可以震垮洗心齋。

  唯獨小混依然一副慵懶無聊的態度,對周圍人的議論紛紛宛若未聞。

  陳昌平得意地抿嘴竊笑一番,繼續將黑子落於棋盤左上角,成為雙飛燕的有利形勢,準備逼使小混棄子投降。

  小混見狀非但絲毫不慌,反而嘿嘿笑道︰「老兄,你這兩隻燕子左右攻殺我的一條龍,可真是狠吶!不過,你忘了置死地而後生這句話。」

  陳昌平得意的神色悚然微驚,他立即敏感地瞥向大棋盤,仔細研究起黑白兩方的棋路。

  小混接著輕笑道︰「現在研究或許晚了些,不過你至少還不會敗的太慘就是。我可以更清楚的告訴你,我自斷活路使自己陷入死地,為的便是免除後顧之憂以求放手一搏。

  如今,你若想吃我的白龍,勢必犧牲左燕的右翅部分。你若不吃龍,我也可以反噬你右燕的心臟,讓你飛燕變死燕,而且死的淒淒慘慘,永世不得超生,哈哈哈……」

  小混越說越得意,最後情不自禁地放聲哈哈狂笑,好似他已贏得勝利一般。

  大廳之中雖然俱是賭鬼,其中竟不乏識棋之人。

  這些人經小混挑明著說,方始明白小混所言乃指中間部分的白子和左、右兩邊的黑子之間的利害關係,已由剛才的黑子勢強,轉成白子有利。

  陳昌平更是老臉連連變色,幾番陰晴不定,復又陷入一陣窒人的沉思當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廳中隨著陳昌平的長思,也漸漸變得安靜。

  有人被這過份沉寂的氣氛壓迫直喘大氣,呼呼地鼻息在安靜的大廳裡顯得清楚而且吵人。

  終於——

  「唉……大意失荊州!」

  陳昌平一聲長嘆之後,象徵性地拈起一粒黑子拋回一旁的棋盒中認輸。

  押陳昌平這莊的人不由得紛紛搖頭抱怨他不該將會贏的棋下輸了,而只有陳昌平明白自己輸的一點也不冤枉。

  小混為了擺出勝利者的風度,雖未如方才那般囂張地放聲大笑,但他那種強忍笑意,故做不在乎狀的神情,更是像極了一個志得意滿的賊人陰謀地得逞的德性。

  廳首的棋手自動將大棋盤上的棋子清除後,準備下一局的來臨。

  小混斜昵眼,笑謔問道︰「棋王老兄,這回要不要再持黑子先著呀?」

  小混這一問可是有用意的。在圍棋的規矩裡,通常奕藝較低的人方能常持黑子先著,這謂之讓先。

  小混要讓先,無異是暗諷陳昌平棋力較差需要被讓,陳昌平豈會心甘接受。

  「不用, 還以猜棋數的單雙方式下一局。」

  陳昌平這話說得斬釘截鐵,無可轉圜,同時滿臉傲然的自信表情,一副深恐弱了棋王威風的模樣。

  而這正是小混故意設計,所謂攻心為上的圈套,果然陳昌平經此一激,爭勝之心已起,傲氣復現,哪還能神閒氣定靜心思考下棋佈局之勢。

  小混見自己詭計得逞,不禁在心裡暗自得意的偷笑,表面上他仍是無所謂地聳聳肩道︰「隨你!」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