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樓中。

  一間寬敞的客房裡,層層輕紗低垂,一十二盞八角宮燈正散發著柔柔的光輝。

  一式紫檀鑲玉的眠床、家俱,光華而華貴,高雅中蘊含著恬淡的氣息,幾幅幽遠的水墨畫適宜的掛於壁端。

  這個房間所給人的感受,無疑是寧靜與祥和。

  只是,此刻屋中人並不寧靜,更不祥和。

  空空門的祖師,丁仔的爺爺,那個老而彌辣的無影神偷丁莫空,丁老爺子正在憤怒地重拍桌面。

  他口沫四濺地怒吼道︰「辣塊媽媽的,那個混小子到底死到哪裡去?我家阿辛還等著他救命!這個可惡的小混球,都是他慫恿阿辛到苗疆去偷那千結回魂香,才害得阿辛中毒,等那小混球回來,我一定要剝了他的皮!」

  小刀滿懷憂心地瞥眼床上昏迷不醒的丁仔,以及圍坐床旁,臉色沉鬱,愁眉深鎖的丁仔他父親偷絕丁大發。

  小刀輕嘆道︰「丁老,曾樓主已經加派人手尋找小混,空空門亦是全體動員追蹤小混,只要小混得到消息一定會盡快趕回來,您心急也無濟於事呀!」

  小妮子接口道︰「是呀,丁爺爺您如果剝了小混的皮,小混不就沒辦法救丁仔了嗎?您老還是儘量放寬心等小混回來。」

  「放寬心?」丁莫空發作道︰「我怎麼放寬心?阿辛是我們丁家四代單傳,唯一的根吶!都是那死混混惹的禍!」

  丁大發疲倦道︰「爹!孩子們說的對,您老發那麼大的火,也無法使小混早些出現。再說我已餵阿辛服下千結回魂香,阿辛不會有事的,您老若氣壞了身子可就不划算!」

  丁莫空重重一哼,伸手接過小妮子遞上的熱茶,喝了一口,悶聲道︰「如果不會有事,那阿辛怎麼還不醒?真是辣塊媽媽的,胡扯!」

  丁大發似是習慣他老頭子的脾氣,不以為意地道︰「我不是曾能混,所以不知道為什麼阿辛還不醒。」

  忽然——

  「回來啦!少爺回來啦!」

  哈赤那如雷的吼聲,使得屋內醒著的四個人全從椅子上蹦了起來。

  「砰!」地一聲,房門被哈赤粗手粗腳地推開,門口站的,正是眾人日思夜想的小混。

  小妮子歡呼道︰「小混,你回來了!」

  小混快步走入屋內,匆匆在小妮子頰上隨意香了一吻,漫應道︰「我不回來行嗎?」

  他的人在最後一字出口時,已到達床邊,隨即為昏迷不醒的丁仔把脈。

  眾人全都關心地圍攏在小混身邊,緊張地盯著小混越皺越緊的眉頭。

  丁莫空終於憋不住,著急道︰「辣塊媽媽的,情形如何?你倒是說話呀!」

  小混瞪他一眼,仍是默然不語地換過丁仔另一手,繼續把脈。

  丁莫空氣呼呼道︰「辣塊媽媽的不開花!你這混小子居然敢瞪我,我警告你,我家阿辛若有個三長兩短,我非得將你挫骨揚灰……」

  忽然,小混左手倏揚。

  丁莫空呱噪的聲音倏然而止,就在他啞穴上,一枚金針正顫巍巍地閃動著金芒。

  小混擱好丁仔的手,方始慢條斯理道︰「丁爺爺,你難道不知道大夫看病時,最忌諱有人吵鬧?萬一我因為你的打擾而導致誤診,那時你負得起這個責任?」

  在場其他人對如此突發的變化,先是一怔,接著每個人都憋紅了臉,不敢笑出。

  丁莫空恨恨地拔下金針,一言不發轉出客房。

  他的身子剛踏出房門,一陣鞭炮似的三字經已然由他口中劈哩啪啦地衝口而出。

  丁莫空的叫罵聲,眾人自須臾的怔愕中猛然醒悟,隨之爆出嘻嘻哈哈的哄堂大笑,當然,這其中小混囂張的狂笑吼得最大聲。

  這丁莫空還真怕自己火爆脾氣壞了小混的診斷,為了寶貝孫子丁仔,他不得不吃次大癟,懊悔地到屋外去開罵。

  半晌,小混笑得脫力,雙腿發軟地就一屁股坐倒在床腳邊的地上,抱著肚子又踹又笑地哀哀直叫。

  小刀終於找回自制的力量,儘量深呼吸著,正經地問道︰「小混混,這幾個月來,你獨自一人躲到哪兒去打混?為什麼曾樓主和空空門動員那麼多人手,卻都查不出你的行蹤?」

  「對!」小妮子雙手往腰間一插,茶壺般架式十足地大發嬌嗔︰「死混混,你老實招來,你到底幹什麼去?到哪裡去?為什麼躲得不見人影?」

  小混斜眼笑謔道︰「唷,我說妮子,你這是包公審案還是河東獅吼?擺出這種德性能看嗎?」

  小妮子糗大兼懊悔地猛跺其腳。

  小混呵呵一笑,懶得理會她發嗲,逕自向小刀及丁大發解釋道︰「天津事情了結之後,我剛好在海口碰見威金船長,所以就坐他的船到東海上打了幾轉,看看是不是能碰巧找到烏龜島。所以偷兒門的大偷、小偷,還有樓主老兄的手下才會找不到我。」

  丁大發自是不明白什麼是烏龜島,只得怔怔地看著小混欲言又止。

  哈赤卻是興奮地大降雷雨,聲如霹靂道︰「少爺,你找著那撈子啥個島了嗎?」

  「哇!」

  小混驚險萬分地拉起蓋在丁仔身上的軟被,擋住哈赤橫飛四濺的口水。

  丁大發卻沒那麼好運,他在怔愕之中來不及有所反應,被哈赤這一陣雷雨噴得滿頭滿臉都是靈芝露。

  哈赤見狀,尷尬道︰「呃……丁大爺,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

  丁大發無奈地擦著臉上的口水泡泡,苦笑道︰「沒關係,習慣就好,下次我會注意一點。」

  小刀悶聲偷笑,乾咳道︰「咳!小混,天津和烏龜島的事待會再說,你先看看丁仔到底中了什麼毒,為什麼至今昏迷不醒?」

  小混拋開棉被,自地上站起來,拍著手白了小刀一眼,詭異道︰「誰說丁仔是中毒?」

  小刀等人聞言俱是一怔。

  丁大發緊張道︰「什麼?阿辛不是中毒?那他到底怎麼回事?他為什麼會昏迷不醒?這該怎麼辦?」

  「怎麼辦?我看只得涼拌嘍!」

  小混神色鬱鬱地猛搖其頭,搖得丁大發一顆心都快跳出口,怔忡地不知所以。

  小妮子關心道︰「小混,你是不是看出丁仔大哥的毛病在哪兒,所以覺得不妙?」

  小混呵呵苦笑道︰「不愧是我未來的老婆,真正越來越了解我的心意。」

  小妮子受用地啐了他一聲,心情愉快極了,一時間,這妮子倒忘了床上還有病人在躺著吶。

  小刀靈光一現,驚疑道︰「丁仔不是中毒,莫非是……中蠱!」

  蠱字出口,房裡眾人,除了小混之外,全部大驚失色,每個人臉上俱是佈滿驚駭疑懼的神色。

  小混嘿嘿無奈嘆道︰「答對了,老哥,你的反應的確夠快。」

  小混嘴裡說著,眼睛卻瞥向床內的丁仔,只見丁仔原本是紅潤健康的面孔,此時卻瘦得皮包骨,宛若一具骷髏般。

  這一看,看得小混的眉頭又鎖緊幾分。

  丁大發驀地掩面呼號道︰「天呀,你為什麼這樣對待阿辛!」

  小刀急忙安慰道︰「丁叔,你先別著急,只要有小混在,丁仔一定不會有事。」

  小混苦笑一聲,暗罵道︰「他奶奶的,老哥,你這不是存心要我好看,萬一丁仔救不回來,我砸了招牌不打緊,只怕咱們全得陪葬。」

  丁大發滿懷希望道︰「真的?小混,你救得了阿辛?苗疆的蠱毒可不是一般人能夠解得了吶!」

  小混心裡雖沒有十成把握,卻也只得對丁大發及其他人報以安慰人心的笑容,鎮定道︰「丁叔,你別忘了,你眼前的人可不是尋常的一般人,就算是苗疆的蠱毒又如何,我若解不了……就沒有人能解。」

  小混及時嚥下差點脫口而出那句大不了等死的話,改口換上一句狂人幫典型會說的大話。

  小刀卻是會意地瞥了小混一眼,從這一眼中,小刀看出前途不甚樂觀的跡象,首次,他開始為丁仔的小命擔心!

  丁大發此時雖已是憂心如焚,老眼盈淚,可是仍然強自微笑道︰「好,好,我就知道雙狂的傳人不是混假的。小混,阿辛的命,就靠你周全。」

  小混早在心裡苦笑,可是表面上仍然海派道︰「沒問題,看我的本領就是,不過,丁叔,還得請問你,丁仔他是中蠱後自己昏迷,還是被人點了穴道?」

  丁大發回道︰「他是被川境的門下弟子在一處荒郊小廟裡發現的,據發現他的人說,丁仔那時就已陷入昏迷不醒當中,而且他口中還兀自嚷嚷著別人聽不懂的話,等我到達四川接他,他卻只是昏迷,沒有叫嚷。」

  小混不置可否地點點頭,隨即道︰「能不能麻煩丁叔找個熟鴨蛋來?」

  「熟鴨蛋?」不僅丁大發不解其意,就連小妮子等也是覺得新鮮。

  小妮子好奇問道︰「小混,你要熟鴨蛋做什麼?該不是你餓了想吃蛋吧!」

  小混瞄眼謔道︰「我是餓了,不過我這種餓只有吃你才會飽,吃蛋沒有用,蛋要用來驗蠱用的。」

  小妮子想了想才明白小混話中之意的是色中餓鬼的暗喻,不由得嬌啐一聲,不敢再多言。

  丁大發聽明白蛋是要驗蠱之用,立即答道︰「沒問題,我馬上去要個熟鴨蛋,一個就夠了嗎?」

  他不放心地又追問一句。

  小混點頭說道︰「一個就夠了,另外,小妮子,你把我放在你那裡備用的所有藥品全都搬來。」

  丁大發和小妮子兩人匆匆出去,不一會就再度回到房內,兩人手中各自拿著小混交代的東西。

  此時,逍遙樓主曾均盛伴著丁莫空亦一同進入客房之中。

  「小混幫主,你總算回來了,丁少俠之毒是否能解?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幫忙或支援的地方,請儘量吩咐!」

  丁莫空亦是憂心忡忡道︰「小混混呀,我家阿辛沒事吧?」

  小混輕笑道︰「樓主老兄,我一回來急著替丁仔看病,所以沒時間去找你聊天。」

  逍遙樓主含笑道︰「救人如救火,小混幫主何用客套。」

  小混嘿笑道︰「我當然不會客氣,剛才那些話只不過是隨口說說,你別太認真。」

  他一眼瞥見丁莫空又快發作,連忙道︰「別吼,丁老爺子,我怕你就是,現在,除了老哥之外,所有人一律迴避,我要開始替丁仔治毒!」

  小混不願惹得丁莫空再次雞毛子鬼叫,是以故意不言明了丁仔中蠱之事。

  丁莫空不悅道︰「我們為何一定要出去?我留下來又不會打擾你看病。」

  小混瞪眼道︰「我是大夫,我說出去就出去,否則出了岔你能負責嗎?」

  丁莫空猛地窒言,無話可說。

  逍遙樓主勸道︰「老爺子,治病的確忌諱干擾,我看我們還是到樓下花廳坐坐。」

  小妮子在小混眼色示意下,拉起丁莫空枯瘦的老手,嬌聲道︰「丁爺爺走嘛!小混替人治病時最討厭有雜事惹他分心,所以從來不許有外人在場。」

  丁莫空在數人半哄半勸,半推半拖下被請了出去。

  小刀關上房門,落了閂,方才笑道︰「好了,現在閒雜人等都走了,你有放話可以直說了!」

  小混嘿嘿謔笑道︰「奶奶的,老哥,你真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嘆口氣,小混又接道︰「我說老哥,這回咱們的樂子可大了!」

  小刀憂心道︰「難道你也解不了蠱?」

  小混皺眉道︰「蠱,其實說也算是毒的一種。只要是毒,沒有不能解的,只不過,以丁仔中蠱之後的跡象看來,他這番中蠱極深,要解已是不易,而丁叔又笨笨地餵他吃下千結回魂香,使得蠱蟲大受其益,抗力增強。所以……以丁仔目前體力情況能否撐得過除蠱的折騰就很難說。」

  小刀聽完這話,兩道劍眉也都結成一團,沉聲說道︰「能不能先替丁仔補一補,再動手解毒?」

  「補什麼?」小混誇張地叫道︰「補藥進了丁仔的肚子裡,等於進了蠱毒嘴裡,無路用呀!」

  小刀皺著眉問︰「丁仔到底中了什麼蠱?怎麼和肚裡長蟲一樣?」

  小混不言解開丁仔褲頭,除下丁仔的長褲,指著丁仔瘦得宛如鶴膝的雙腿,沉著道︰「老哥,你仔細瞧瞧,丁仔的膝蓋是不是好像有東西在鑽來鑽去?」

  小刀凝目細看,果見丁仔膝蓋似有異物在內,正緩緩地蠕動著,不禁微嘔道︰「沒錯!」

  小混冷靜道︰「這是中了蔑片蠱特有的現象,這蠱蟲專門吸食骨髓之中的營養,所以丁仔才會變得如此面黃饑瘦。這種蠱毒,快的話半年,慢的話拖個四、五年,人才會受盡折磨而死。」

  小刀動容道︰「你看得出丁仔中蠱有多久?他有幾分得救的希望?」

  小混深吸口氣,咬著下唇道︰「照丁叔剛才所說的現象看,丁仔被發現時還會怪吼怪叫,表示他剛中蠱不久。因為一般中蠱的初期症狀,就是中蠱之人會產生許多幻象。照此推算,丁仔中蠱大概不超過四、五個月,至於中蠱毒性的深淺,等試過了才知道,現在咱們只有祈禱丁仔的毒性別太深,否則,就沒戲唱啦!」

  小刀與他兩人相對苦笑一聲,即刻動手準備為丁仔試驗毒性。

  小刀正好奇地猜想著,小混打算如何使用那個熟鴨蛋?就看見小混三兩下剝掉蛋殼,拈起一枚銀針刺入鴨蛋中,然後煞有其事地左右瞄看。

  「好了!」

  「好了?」小刀懷疑道︰「這樣就試出毒性深淺?」

  小混呵笑道︰「準備好了,可以開始驗毒!」

  「奶奶的!」小刀一巴掌刮向小混,嗔笑道︰「你敢消遣我,還沒開始就亂叫什麼好了。」

  小混脖了一縮躲開這巴掌,訕謔道︰「我怎麼知道你那麼好騙,隨便一聲好了都當做寶似的,真是有夠竹本!」

  小刀故做凶惡地抿嘴道︰「少廢話,你再出口成髒,本少君就剝了你的皮,拿它當草紙用。」

  小混將手中插有鴨蛋的銀針納入丁仔牙關裡,嗤笑道︰「得了,偉大的至尊少君老哥、少宮主閣下,你少嚇唬我,別忘了我的膽子不太大,萬一嚇出毛病,倒霉的還不知道是誰。」

  他拍拍手,大剌剌地在一張椅子上落座後,索性翹起二郎腿,斜瞅著小刀,一副人五人六的德性。

  小刀側頭看著丁仔,只見那個鴨蛋就貼在他唇上,不知有何妙用。

  他顧不得小混囂張的樣子,忍不住好奇問道︰「這回又是怎麼啦?難道這樣子就可以測出毒性?」

  小混挑著右肩,反問道︰「不然你想怎樣?你以為測毒有多大學問?」

  小刀聳聳肩,逕自在小混身旁落座,問道︰「接下來呢?」

  小混懶懶打個哈欠道︰「接下來就是等,等半個時辰後你再叫醒我。」他一翻身就想夢周公去。

  小刀一把將他拉回來,嘿笑道︰「小混混,你別想打混,說正經的,天津那事到底如何解決?還有你小子究竟找到烏龜島沒有?或者那只是藉口,你趁機打野食去。」

  「打野食?你少破壞我的形象。像我這麼純潔的人會去做那種事嗎?」

  小刀撇撇嘴,嘲弄道︰「難說喔!你如果叫純潔,只怕天底下沒有人不純潔嘍!」

  小混一骨碌翻身而起,猛地揮掌摑向小刀臉面,笑罵道︰「奶奶的,你這簡直是瘋子拿畫筆。」

  小刀輕易抓住小混揮至的手掌,呵呵笑問︰「什麼是瘋子拿畫筆?沒聽人說過這種歇後語。」

  小混瞪眼道︰「瘋子拿畫筆——什麼畫(話),根本不像畫(話)!」

  小刀放開他的手,笑謔道︰「他奶奶的,你的名堂真不少,連俏皮話都可以自己創造。說吧,到底你有何艷遇、奇遇或外遇?」

  小混白眼道︰「遇個屁!我這是落難記!」

  當下,小混將前往天津找李老板的詳情,細說了一遍。

  小刀動容道︰「又是殺人滅口!如今李老板一死,就再也無人可以揭破這位幕後神秘人的身分。」

  小混哼聲道︰「誰說無人可以揭發他?如果真要找出這個神秘傢伙還是有辦法。」

  小刀意外道︰「真的?難道你握有什麼線索?」

  小混搔搔頭,嘿笑道︰「線索當然有,只是現在我還沒有時間去找。」

  「廢屁!」小刀訕笑道︰「我還以為你真有什麼通天轍地的本領,原來不過爾爾,全都是打屁的功夫罷了。」

  小混不以為然道︰「話不是這麼說,而是,事有輕重緩急,目前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辦,所以腦子沒空仔細去思考有關小紅毛他家遇害的事。反正,他們現在已經平安,那個神秘人又沒有特別找咱們麻煩,這事就暫且擱下不提了。」

  小刀嘲笑道︰「那麼大忙人,你打算何時再提?別忘了小紅毛可也是拜了天地狂人幫的幫兵,他家的事,就是咱們狂人幫的事,你可別想打混不管。」

  「我當然會管。不過這事要等本大幫主在江湖之中的俗事俱了後,才有時間去管。」

  小刀不解問道︰「為什麼要等你江湖俗事俱了才能管?這話好像不太合理嘛!你人在江湖,俗事能了嗎?」

  小混沒好氣道︰「廢屁!若是俗事不能了,我還說幹嘛!至於為什麼要等那時才……」

  小混賣著關子道︰「告訴你第一條線索,記不記得那錢重曾經說過,小紅毛這檔事不是江湖事,非江湖之事,自然要非江湖中人來管。因為如此,所以這般,這就是時機未到。」

  小混仔細回想當初在武林販子的秘室中,所曾做過的交談,隨後點頭道︰「他的確是這麼說過,不過,那不是指李老板非江湖中人之意?」

  小混沉思道︰「自然是指李老板,但是我想應該還有更深的含意才對,不管啦!反正到時我若想不出來,就再找那錢重騙騙看不就得了。」

  小刀輕笑道︰「的確是個好方法!」他心裡開始有些同情那錢重,接著哈欠連天。

  小刀打斷小混的哈欠,追問道︰「那天津之後的事呢?烏龜島、烏龜門什麼的找著沒有?」

  小混撇撇嘴道︰「若是找著,我還會那麼快回來呀!別說威金他們長年往來海上的人沒聽過東海有什麼烏龜島,就是東海島上住了好幾代的漁民,也沒有人知道那是啥個鳥島!哼!烏龜門?我看是門都沒有,到哪裡找?」

  小刀正待說話,門外響起喀喀的敲門聲。

  小妮子在外細聲道︰「小混,情形到底如何?都快半個時辰了,丁爺爺快憋不住想衝進來。」

  小混揚聲道︰「憋不住就叫他到茅坑裡去,別到這裡來作怪,不衛生又沒禮貌。」

  小妮子人在門外一陣嬌笑道︰「小混,人家是說正經的,你幹嘛非要出口成髒,真受不了你。」

  小混閒閒道︰「我也是說正經的,妮子,你去告訴丁老頭,說我這是治病,不是變戲法,哪有說好就好的事。光是測驗中毒深淺就得個把時辰,另外還有毒性分析,醫療方式鑒定一大堆的事情要辦,少說三天出關,多的話,五天或一星期都不一定能有結果。」

  「要這麼久?」

  「當然,此外,不準再有人前來打擾,如果正好遇上我們再以內力逼毒,是會引起走火入魔的。快去,別再打擾我。」

  「這麼嚴重!」小妮子在門外,不由得吐了吐舌頭表示不相信,不過,她仍是匆匆返身下樓,去傳達小混所說之事。

  小刀斜睇眼問道︰「小混混,你惟恐天不不亂是不是?幹嘛把事情說得這麼嚴重。」

  小混輕哼道︰「本來就是有這麼嚴重,老哥,你可別忘了,丁仔是中蠱,無人可解的蠱吶!」

  小刀仔細看著小混的表情,知道這次他可沒有誇大,當下,心裡也就慎重三分。

  小混不言,起身走向床榻。

  小刀隨後而至,他這才注意到,此時含在丁仔唇上那個鴨蛋的蛋白,竟已整個轉成灰黑色澤。

  小混看著變色的蛋白,喃喃道︰「奶奶的,居然這麼糟糕!」

  小刀心情沉重道︰「情形很不妙?」

  小混臉色沉沉地點頭,又搖搖頭道︰「是不妙。不過如果運氣好,也許救得回來!」

  說著,他為自己第一次說出如此沒把握的話,自嘲地抿嘴露出苦笑。

  別瞧小混平常對自己的小命不怎麼在乎,沒事時還故意找些玩命的事做做,那是因為他對自己的醫術有信心,知道自己握有多少玩命的本錢。

  如今他卻對丁仔中蠱的情形沒了把握,這使得他的心情首次感到一股幾乎無法負荷的沉重壓力。

  因為小混對他朋友的命在乎呀!不但是在乎,而且在乎的比自己所有一切都在乎,他希望在他所能照顧周全的範圍內,他每一個朋友都能有遺害千年的超級長命。

  因此,向來難得正經的小混,終於真正正經的沉思起來。此時,他臉上只有沉靜謹慎的表情,再也不見絲毫平日他慣有的懶散和嬉笑。

  客房裡的氣氛隨著小混的沉默,彷彿凝結成有形的巨錘,正慢慢地自四面八方迫向小刀。

  小刀感染到這股形成的壓力,不自覺地皺起一雙劍眉,希翼的盯著小混,等待他想出挽救丁仔生命的方法。

  良久復良久……

  終於,小混決定了什麼事般,斷然道︰「老哥,麻煩你去請樓主老兄上來一趟!」

  小刀沒有多問,略微頷首後,立即迅速拉開門閂,閃出房外。

  ※  ※  ※

  一間密不透風的廚房外。

  小刀、小妮子、哈赤以及逍遙樓主和丁莫空、丁大發等一群人,或坐或立,或者來回蹀踱,行態不一。

  但是,他們每個人的臉上俱是寫滿憂慮。

  他們沒事幹嘛圍著這間怪異的廚房打轉?而且一個個還憂心如焚,彷彿即將發生什麼大事般?

  實際上,這間廚房原本也和其他任何一間廚房一樣尋常,不但有爐、有灶、有門、有窗,並且通風良好、採光十足。

  只是,在小混一句話示下,這間廚房每一處進出口和所有的縫隙,即刻全被封死,變成如今這座密不透氣的火窟模樣,以做為小混治療丁仔奇症的特別病房!

  廚房裡。

  那兩口平時專施供應逍遙樓百餘名賓客伙食之用的超級大鍋,此刻正冒著白茫茫的蒸氣出來。

  鍋內所沸騰的深褐色液體,是小混以燒酒所調配的獨家秘方。

  一陣陣濃烈的酒香和刺激的藥味,正隨著每一次滾騰,不斷散發出來,充滿在這間密閉的廚房中。

  小混渾身赤裸,只著一條貼身短水褲,蹲在灶旁,汗如雨下地拚命扇著早已烈火熊熊的火爐。

  而丁仔此時則光溜溜,一絲不掛地躺在一張編搭得並不很細密的竹床上,那竹床,呵呵!卻是架在那兩口大鍋上蒸著。

  丁仔現在的德性,活像端午節被蒸的粽子。

  忽然——

  小混猛地甩頭,淋灕的汗珠隨著他的動作,劃著弧濺落在灶上滋滋有聲。

  那汗水印漬還未來得及全被燙乾,小混早已迫不及待的衝到廚房一角,噗通跳入存著清水的大水缸裡涼快。

  半晌,小混嘩啦一聲自水缸裡跨出,呼口氣道︰「奶奶的,洗三溫暖也不過如此。」

  他抹去臉上水漬走向竹床,順手就啪地一記響頭賞給昏迷中的丁仔,口中謔笑道︰「辣塊媽媽的丁小辛,等你醒了後你給我小心,非得要你補償我為你所受的痛苦和損失!」

  小混一人咭咭咕咕地嘮叨著,同時仔細看著已被蒸氣炙得渾身通紅的丁仔,滿意地看見丁仔泛紅的皮膚上,已然隱約浮現細碎的淡黃色汗珠。

  而原本集結於丁仔膝蓋處的蠱毒,此時受到酒味和藥味的雙重刺激,似是受不了般地向四面游散開來。

  正一路順著丁仔的兩腿,緩緩往上半身蠕蠕而行。

  小混緊張地盯著游動的蠱蟲,喃喃道︰「成敗與否在此一舉,丁仔,你自己要自求多福!」

  說著,小混抓過早已有準備的金針,集中心神,大喝一聲,揚手將金針插入丁仔胸前一十二大穴,而他自己則躍上灶台,準備行功!

  豈知——

  「哇!好燙!」

  小混光腳丫一踩上火熱的台面,立刻大叫著又蹦回地下,同時兩只腳不停地又抖又搓,直呼受不了。

  「小混,你還好吧?」

  廚房外傳出眾人關心的慰問。

  小混沒好氣道︰「不好,我差點被燙死啦,鞋呢?快替我把鞋拿來。」

  頃刻,小混慣穿的軟底快鞋自門隙處被塞了進來。

  小混一邊套著鞋,一邊猶自咕嘀道︰「笨!真不是普通的笨!」不知道他罵的是自己,還是門外那群人。

  忽然,小混沒安好心地咯咯失笑,自言自語道︰「奶奶的,有這麼好的三溫暖我幹嘛一個人享受?」

  他眼珠子滴溜溜地轉了轉,打定主意後,竟彎身將火門內燒得正旺的柴打散,登時,火力驟減,鍋中沸騰的情形見緩,蒸氣也消散許多,廚房中的溫度略略下降。

  之後,小混穿著鞋,重新跳上灶台。

  此時,蠱蟲已游至丁仔小腹附近,正因為外界溫度變化,而停止蠕動。

  小混毫不怠慢,深吸口氣,雙目倏睜,右手併指,喝聲點向蠱蟲停處。

  蠱蟲經小混暗含內力的一指點中,驀地劇烈游竄。

  小混下手不稍停留,一指之後,立即左右開弓,雙手手指輪番倏揚急點,不但追著躥動的蠱蟲,同時更兼顧丁仔的安全,連封蠱蟲躥經之處附近大小穴道。

  只這一陣用力,小混渾身上下的汗水宛如驟雨頃流。

  他手中忙著,耳朵也不閒著,只聽著爐內的火聲漸弱,他猛地扯起嗓門叫道︰「不得了,你們誰呀,快進來支援我。」

  廚房的木門,砰地敞開,一陣冷風直貫而入,吹得爐火倏旺又殘。

  小混急吼道︰「笨,門關上,別讓熱氣走漏了。」

  進人廚房中的不是別個,正是丁老爺子莫空,和他兒子丁大發,以及小刀和逍遙樓主。

  哈赤是因人高馬大,功力不足,沒有用武之地而留在門外。

  小妮子則是鑒於廚房中有兩個光著身子的男人,所以不得不迴避。

  奔入的四人依言重新封住門口後,小刀急忙問︰「小混怎麼回事?要如何支援?」

  小混心裡在偷笑,臉上卻表情十足地驚懼道︰「火,快,火越大越好,千萬不能熄!」

  小刀和逍遙樓主兩人立刻將大塊大塊的木材往火口扔,剎時,爐火重新轉炙,發出呼呼的騰燒聲。

  丁莫空雙手緊抓著竹床邊緣,緊張道︰「我能幫什麼忙?我能幫什麼忙?」

  小混控制住亂躥的蠱蟲後,噓氣道︰「你的功力夠不夠?」

  丁莫空不悅地瞪眼道︰「廢話,我老頭子練了六、七十年的功力,難道會比你不如?」

  小混故作力乏道︰「好,你來接替我。」

  丁莫空聞言,立即輕鬆地掠上台面,問道︰「我該怎麼做?」

  小混指著蠕行的蠱蟲,吩咐道︰「像我這樣,以內力逼使蠱蟲往上爬,同時小心別讓蟲子躥向心、肺。每一處蟲子經過的地方,穴道要即時封閉,蟲子經過之後,要再度放鬆穴道。」

  丁莫空慎重地點頭,立即接手小混的工作,只見他力透指尖,出手如風,動作較之小混迅捷許多。

  小混滿意地拍拍他肩頭,呵笑道︰「好,寶刀未老嘛!」

  丁莫空專心著手上的工作,並未回答小混。

  小混神秘一笑,躍下台面,走到水缸邊,再次衝了個涼。

  其實,此時廚房內,因為火勢重燃,藥酒再度沸騰,蒸氣恢復彌漫後,早已變得既悶熱又潮濕。

  就算不以內力逼迫蠱蟲,蠱蟲也會順著小混金針所佈的路線,爬出丁仔的體外。

  小混故意找人進來幫忙,幫的全是白忙!

  而匆忙入內的四個人,在不及脫衣卸履的情況下,不過一會兒工夫,每個人都已是汗透衣衫,髮濕額際,狼狽的不成樣子。

  四人之中,又以丁莫空的情形最為淒慘。

  由於他就站在鍋旁,蒸氣直接蒸烤著他,只見豆大的汗水不斷自他滿佈皺紋的老臉,順溝而下,宛若山洪之勢,不可抑扼。

  加上丁莫空不敢稍怠地以全副功力為寶貝孫子逼蟲救命,那份緊張,那份費勁,更使得他比別人多出三斤汗水。

  此時,他的模樣,就像一頭剛被人自水中撈起的落水老狗。

  慘,他實在有夠慘!

  而這正是小混為報答丁莫空三番兩次對自己又吼又叫不給面子,所特意安排的些許謝禮!

  小混悠哉地泡在水缸中唱著小曲,欣賞著眼前四人不住擰衣拭汗的精彩鏡頭。

  雖然小混肚子裡早已笑得腸子打結,可是他不愧鎮定功夫到家,表面上只有那微翹的嘴角不住地抽搐,竟能忍得住沒有脫口失聲哈哈大笑。

  隨著越來越濃密的茫茫蒸氣,小刀等人終於忍不住濕熱,一個個開始動手寬衣解帶。

  丁大發扒去上半身的衣服,瞥眼瞧見他老頭為了他兒子,不但忙得渾身濕透,卻又不敢歇手寬衣。

  當下,丁大發躍上台面道︰「爹,您老歇歇,換我來。」

  丁莫空畢竟年齡大了,大概是年紀大的人心臟總是比較容易無力一點,此番他竟沒有反駁他兒子,只是忙不迭閃邊喘大氣,讓丁大發接手為丁仔點穴逼蟲的工作。

  忽然,丁大發遲疑道︰「小混,這蠱蟲好似已經到了丁仔的喉頭穴下,這……這地方的穴道能點嗎?」

  「什麼?那麼快?」

  小混驚得自水缸中直接嘩啦躥至竹床邊,心中暗叫︰「要命!玩笑開的過火了!」

  他急忙拍開丁仔所有的被制的穴道,同時撤下丁仔胸前的金針,急叫道︰「你們快出去!這蠱蟲要是飛出,是會轉嫁在別人體內,快出去!」

  衣衫不整的四人還來不及重新著衣,就被小混連逼帶推,推出門外。

  門外,小妮子驚呼道︰「小刀哥哥,你們……你們怎麼這樣出來?」

  就在門外響起小刀呵呵苦笑的同時,一陣刺耳的蚊蟲嗡鳴之聲,在白茫茫的蒸氣中,倏然響起。

  小混但見眼前茫然一片,難以視物,他索性閉上眼睛,憑聽音辨位。

  正當那陣尖急的嗡嗡聲,宛若轟炸機隊朝小混迎面而至時,驀地——

  小混右手猝揚,那把取自丁仔身上的金針帶著咻咻破空聲飛擊而出!

  登時,鳴聲大亂,緊接著悠然而息。

  小混鬆口氣,慢慢走向丁仔。

  突然——

  嗡聲再起,勢如破竹的直鑽小混雙腿後膝穴。

  小混大吃一驚,兩腳急拍而起,險險躲過蠱蟲的偷襲。

  他的一隻手吊在廚房頂梁之上,破口大罵道︰「他奶奶的皮球,這玩意兒竟然還會玩陰的,八成是蠱王!」

  隨著他的話聲,那陣單調的嗡鳴聲略一盤旋,再度追著小混而來。

  小混攀著頂樑的手一鬆,身形急速下落,然後在落地的瞬間微微點地,人如怒箭般直射竹床的床頭方向。

  在那個地方,有他準備好的應用之物。

  只見小混機靈的探手閃過窗台旁邊,那蠱王也恰好再度進擊落空,直往屋頂飛去。

  小混立即單足拄地,身如陀螺急旋,手中一把晶亮的繡花針隨之電射而出。

  嗡鳴聲驟然中斷!

  小混靜止身形,豎起兩隻耳朵,仔細地凝聽,他可不相信這只賊頭賊腦的蠱王會這麼容易對付。

  果然,稍停之後,蠱王鼓翅振動的嗡叫聲,再度響起,準確無比地射向小混!

  小混扣著繡花針的右手微提,直到那嗡鳴聲逼臨身前三尺處,他才驀然揚掌,繡花針宛如急風暴雨脫射而出。

  「嗡……」

  一聲響亮的鳴叫,驟然拔高,那聲音刺得小混耳膜生痛。

  接著,四周隨之一陣沉寂!

  小混暗自捏了捏手中僅存的三枚繡花針,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朝灶台接近。

  忽然——

  「嗡……嗡嗡!」

  蠱王臨終突發的微弱振翅聲,嚇得小混急急倒掠丈尋,捏足了一把冷汗。

  好在,在這一聲微弱的嗡叫後,蠱王終於永歸極樂。

  小混噓口氣,探頭探腦地朝最後發出嗡鳴聲的方向行去。

  終於,讓他在靠近門邊大約三尺之處的地面,找著那只被繡花針穿胸而過的蠱王。

  那蠱王大小有如綠豆蒼蠅,一對薄翅卻是身長的兩倍,樣子長的似蠶非蠶,通體深褐帶有紅斑,頭上還長有一對狀似鐮刀的角。

  除了醜陋、噁心、猙獰,小混實在想不出該如何形容蠱王的德行。

  小混乾嘔一聲,順手將這只厭物拋入火中燒成灰燼。

  隨後,小混心情愉快地走向丁仔,準備進行治療的最後階段。

  待小混拉起丁仔的手為他把脈,小混心跳驟停一拍,渾身涼了一半,原來他竟摸不著丁仔的脈象。

  小混一張俊秀的臉色,刷地一白,他不相信地趴在丁仔胸前凝聽,果然,丁仔已經沒了心跳。

  小混大驚道︰「丁仔,你別死,你可死不得呀!」

  他急忙取來一個羊脂玉瓶,翹開丁仔緊閉的牙關,將整瓶芳香四溢的救命靈芝,悉數傾入了丁仔的口中。

  同時,小混猶自心驚肉跳地嘀咕道︰「閻羅王,別這樣,別忘了咱們是合夥人,我可也是你的後台老板之一,丁仔是我的朋友,你就看我的面子放他一馬,否則,我可要跟你沒完沒了,不讓你當王!」

  情急之下,小混竟將早日神遊地府的戲言,再度翻出來當真,威脅起閻王老子。

  他嘴裡念著,手裡也沒停。

  為丁仔灌下靈藥之後,小混突然抓住丁仔雙腳雙踝,大喝一聲,將丁仔頭下腳上地拋向半空。

  小混自己隨後跟上,丁仔的身子甫剛下落,他已雙手同揮,砰地一聲重重擊中丁仔,將丁仔擊得再次噴高。

  然後,小混有如海豚玩球般,周而復始地將丁仔的身子一次又一次擊高、墜落、擊高!

  原來,小混竟然施展出早已失傳數百年之久的曠古神奇醫術——拍穴震腑續魂術。

  此種奇特的絕妙醫術,便是利用人體凌空時五臟六腑毫不著力,沒有壓迫的情形,施以精確的拍穴手法,貫通人體一切受創的血脈通路,以期續回病人已停的一口氣!

  自然,要施用此等醫術,除了認穴要準之外,內力更要深厚,方能得到預期中的功能。

  只可惜,小混平常混慣了,認穴或許還不太差,內力方面可就不敢恭維。

  因此,如今他施用拍穴震腑續魂術不但事倍功半,而且大約只有半吊子功效。

  小混一邊耗費真元的為丁仔施術,心裡暗自叫苦道︰「奶奶的,這次混得太離譜!空有絕妙本領,卻也沒力氣使用!」

  廚房門外。

  丁莫空等人全心全意地凝神傾聽門內小混的動靜。

  先時,他們聽得令人魂飛魄散的蠱蟲飛掠聲,不禁全為小混擔足了心,深恐他獨自一人應付不來。

   尤其那種只能聞其聲,不能見其形的折磨,較之親眼目睹慘狀還要痛苦三分。

  好不容易眾人聽明白小混終於戰勝蠱王,隨著鬆口氣後,卻又聽到小混一人嘀嘀咕咕,好似緊張地不知在叨念些什麼。

  丁莫空三番兩次想開口問問小混,到底情形如何?可是又怕因此分了小混的心,擾了小混的神,反倒誤了丁仔的救治。

  丁老爺子只得再三將到口的話,硬給憋回肚子裡去。

  正當門外眾人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心煩,不走也煩時。

  「哎唷!」

  門內,小混突然慘叫一聲,嚇掉眾人半條命!

  原來,小混由於內力不濟,耗用真元過鉅,傷動本身內腑,於是四肢發軟癱跌於地,再也無法繼續施展拍穴震腑魂術。

  可是他眼見半空中的丁仔就快墜摔落地,屆時,就算丁仔的魂被他續了回來,經此重摔豈不是一樣得泡湯。

  於是,小混拚著最後一股力量,四肢齊用,爬向丁仔落地的地面,以他自己的身子當圃團接住丁仔。

  而他自己卻在丁仔猛力落下時,被壓得當場口吐鮮血,慘呼一聲︰「哎喲!」

  小刀忍不住拍門問道︰「小混,怎麼啦?要不要幫忙?」

  小混呻吟道︰「要呀,你們……快來個人……救命呀!」

  「砰!」木門被丁莫空性急地撞開。

  丁莫空驟見門內鮮血滿地的景象,不由得大吃一驚︰「出了什麼事?」

  他匆匆抱起壓在小混身上的丁仔將他放回竹床。

  即使只得匆匆一瞥,丁莫空還是瞄見寶貝孫子臉上多了些不明不白的烏青,他有點迷惑那是怎麼回事?

  難道丁仔已經醒得能和小混打架?

  當然,丁莫空絕對想不到小混是如何治療他的寶貝孫子。那些烏青,是小混功夫太差,不小心拍錯地方的錯手之舉?

  小妮子進房瞥見小混嘴角流血地躺在地上,不禁撲身而至,扶起小混,驚呼道︰「小混,你怎麼受傷了?」

  小混隨便抹去嘴角血漬,無力道︰「快試試丁仔還有沒有氣?」

  「什麼?」

  丁莫空嗔目狂吼一聲,閃至竹床邊,正待貼耳探查丁仔的心跳,小刀已早搶先一步做了!

  小混在小妮子和哈赤的扶持下,搖搖擺擺走上前。

  當小刀回頭興奮地宣佈︰「沒問題。心跳雖然微弱,可是很正常,連呼吸也比以前順暢。」

  小混聞言不禁手舞足蹈,同時連聲呵呵傻笑道︰「有就好,呵呵……有救好……我曾能混的招牌畢竟沒有混假的,呵呵……沒砸啦!」

  屋中眾人不禁發出近似歡呼的哄笑,一掃先前凝重沉悶的心情。

  輕鬆之下,任誰也沒有注意到逍遙樓主的目光中別有一股抑然的激動情緒閃爍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