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知了喧囂呱噪的唧唧高唱,盛夏的腳步近了。

  轉眼,小混他們已在董家住滿一個月。

  不知是仙女湖畔這個小村太過於偏僻,或是血魂閣在上遭失利之後,元氣大傷,至少,這一個月來,小混他們過得非常平靜恬適。

  然而,在這一個月裡,最快樂的人卻是董娘的兒子——小龍。

  因為自從小混他們來此之後,小龍一下子就多了四個玩伴,每天有人陪他上山下湖,從天光玩到天暗,真是不亦快哉!

  如果說,在這一個月中,董家有什麼變化,那也只是屋外的松樹上多出一間樹屋和一座秋千。

  那自然是出於小混的主意,因為他自己從來沒玩過如此遊戲,如今逮著機會,當然得親身體驗一下個中滋味,人生才不會遺憾。

  因此,每天中午吃飽飯之後,在樹屋中小睡一番,已經成了小龍和小混他們的例行公事了。

  這天,天氣好的離譜。

  晴空萬里,風和日麗。

  午後的蟬聲更是催人入夢。

  這麼完美的天氣,若不睡上一個慵懶的午覺,那實在太對不起老天爺精心的傑作。

  豈料——

  小混等人正當迷迷糊糊,將睡將醒之際,他們突然被董娘的驚呼嚇醒。

  小混彈坐而起,打著哈欠道︰「搞什麼,吵死人啦!」

  小刀自樹屋的隙縫探出頭去,當他看清樹下光景,不禁輕呼︰「大嫂子好像有麻煩,咱們快點下去看看。」

  小混等人立刻拋開惺忪的睡意,紛紛自垂掛於樹幹上的麻繩一溜而下。

  只見八名年約二十歲至二十五歲之間的妙齡女郎,俱是一身白素羅衫打扮,人手一柄三尺青鋒,神情冷漠的將董娘團團圍住。

  小混嬉皮笑臉地上前問道︰「各位大姑娘好呀!你們如此氣勢洶洶地圍著大嫂子要幹什麼?」

  一名年紀較長的女郎,頭也不回地冷然道︰「不關你的事。」

  小混碰了一鼻子灰,心中不禁有氣,他索性大馬金刀往場中一站,強硬道︰「他奶奶的皮球,我說娘們,你不瞧瞧自己是在誰家的土地上,說話竟敢如此個橫法,真是無法無天,外帶囂張嘖嘖。」

  那名女郎登時臉罩寒霜,怒哼道︰「無知小子,你是找打!」

  她右手一翻,一記凌厲的掌風擊向小混,想給小混一個教訓。

  小混哇啦怪叫道︰「喲,好潑辣的娘們,你也敢對少爺毛手毛腳,真沒禮貌。」話中,他不退反進,好像要自動送上前去挨耳刮子。

  可是,就在白衣女郎自以為吃定了小混時,小混突然斜踏半步,右手微閃即逝,啪地一聲脆響,白衣女郎不但一掌落空,自己臉上反倒挨了小混火辣辣的一記大巴掌。

  白衣女郎撫著臉,怔然倒退半步,她還沒搞清楚自己是如何挨打的。

  小刀在一旁嘖嘖嘆道︰「我說小混混,你怎麼這麼不懂憐香惜玉,動手就打人。」

  小混聳聳肩,無辜道︰「我不知道她那麼呆,竟然不會躲開。」

  白衣女郎被他們二人一唱一合,損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她恨恨地咬牙怒道︰「小子,報上名來,冷艷宮將與你勢不兩立。」

  董娘急忙道︰「七師妹,他們是無關的人,不要把他們扯進來。」

  小龍突然叫道︰「娘,他們要欺負你,你幹嘛替她們說話,讓小混哥哥揍她們一頓嘛!」

  小混卻是喜孜孜道︰「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冷艷宮的娘們,我們正愁找不著你們的老鼠窩,如今你們倒是自動送上門來。老哥,你怎麼說?」

  小刀深沉道︰「人家既然抬出冷艷宮當靠山,難不成咱們狂人幫會怕了她們,真是可笑之至。」

  被稱為七師妹的那名女郎,愕然道︰「什麼,你們就是狂人幫?」

  她盯著小混道︰「那麼,你就是天才混混曾能混?」

  小混拍拍衣服,畢恭畢敬揖手為禮道︰「正是區區在下敝人小弟我。」

  他起身含笑接著道︰「所謂人的名,樹的影,看來我是真的出名了,既然能將你嚇成如此,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他臉上倒無一絲一毫不好意思的表情。

  白衣女郎力圖鎮定道︰「曾能混,這是敝宮懲治叛徒的私事,按照江湖規矩,外人不得加以干涉。」

  小混嗤了一聲道︰「放你奶奶的烏拉屁。我告訴你,娘們,一來,少爺我最喜歡破壞江湖規矩,二來,你已經得罪少爺了,你不是要跟我勢不兩立嗎?所以,今天大嫂子的這檔子事,是私事也罷,是公事也罷,少爺我說管定了,就管定了,沒什麼好廢話。」

  小刀追加道︰「更甭提敝幫和貴宮,另有一段公案待了,今天,你們撞見狂人幫,只能說是你們的運氣不佳。」

  「夠了!」

  突然,另一名年紀較輕,但威武更甚的女子揮手阻止七師妹的辯駁。

  這名年輕女子緩緩踏前兩步,面對小混,冷漠道︰「在下梅芳寒,忝居冷艷宮刑堂之職,奉命捉拿叛徒董惠芳,狂人幫若欲插手,儘管劃下道來便是!」

  小混捉狎道︰「乖乖不得了,出來一個厲害人物,梅姑娘,聽你說話的樣子,大概是個狠角色吧!」

  梅芳寒古井不波道︰「是不是,試過便知道。」

  「真要試?」小混呵呵笑問道︰「你若輸了,是不是就聽憑我們處置?」

  梅芳寒回避道︰「要談條件,可得等你們贏了再說。」

  小混笑謔道︰「奶奶的,難怪你年紀比較小,官位卻比較高,原來你挺滑頭的嘛!」

  梅芳寒不悅道︰「廢話少說,動手!」

  小混突然扭頭就走,擺擺手叫道︰「老哥,人家只是刑堂堂主,你也是刑堂堂主,你不出場,難道要本大幫主侍候她不成!」

  他語氣中的狂妄和不屑,果然激怒淡漠的梅芳寒。

  梅芳寒厲聲道︰「曾能混,本堂主要親自會會你,別走!」

  小刀適時上前,橫身攔在她面前,淡然道︰「梅姑娘,敝幫幫主只不過是在試探你的修養是否真的爐火純青……」

  頓了頓,他接著道︰「可惜,火候仍是稍差了些。」

  梅芳寒聞言有如醍醐灌頂,登時冷靜下來,道︰「而你提醒我,卻是不智之舉。」

  小刀哂然道︰「你太自大了,娘們,我既然敢提醒你,就表示尚不把你看在眼中,不信你可以試試看。」

  梅芳寒冷哼道︰「亮刀!」

  「嘖!」小刀嘲笑道︰「如果你連本少君的習慣都摸不清,真枉費你是一堂之主,本少君向來是亮刀即出手懂嗎?我順便再提醒你,我的刀鋒利得很,你的劍若不夠快,可千萬別往上碰,否則吃虧時,別說我沒告訴你。」

  「看劍!」

  話出劍到,格芳寒這一手和偷襲沒兩樣。

  小刀嗤笑一聲,斜退三步,揚手起處,一抹青白光華宛如銀河曳空,立即將梅芳寒的長劍逼回。

  梅芳寒輕喝地展開身形,登時,她如馭風仙女,自四面八方攻向小刀。

  小刀神閒氣定,至尊刀法綿延而出,剎時之間,凝魂寶刀如雪似雨,輕靈而又飄逸的灑落無限刀光寒芒。

  忽然——

  梅芳寒劍勢陡斜,自一處難以察覺的死角劃向小刀脅下。

  小刀輕噫半聲,頗為自然的閃身相避。

  同時,再演至尊刀法中「結露為霜」一招,空中頓時湧現如雷似霧的濛濛刀影,而無數如星似鑽的光點,突兀的自刀影裡彈跳而現,飛射對方一十二大重穴。

  梅芳寒似乎早就知道小刀刀勢的變化,輕而易舉地化解掉小刀的攻勢。

  小刀終於了悟到,冷艷宮定然已研究過至尊刀法,才能對自己師門絕學如此熟悉。

  忽然,一個念頭閃過小刀腦際,小刀驀地冷喝道︰「家師可還安好?」

  梅芳寒冷笑道︰「等你進入本宮地牢,見到令師之後,不就明白。」

  小刀驚怒道︰「冷艷宮該死。」

  驀地——

  凝魂寶刀在小刀的揮動下,似是有了靈性,活轉了般,發出駭人的咻咻尖嘯,登時,刀若鬼魅,茫茫渺渺的飄蕩開來。

  梅芳寒不料小刀竟會突然使出如此詭異犀利的刀法,而這刀法顯然不是至尊刀法,她只得急急揮劍封架,腳下同時點地倒掠。

  但是,小刀含憤而發的孤渺六絕,攻招豈是易與的刀法,凝魂寶刀似是索仇的惡鬼,直追梅芳寒之後。

  一陣叮噹密響,空中刀光劍影同時斂散。

  梅芳寒的長劍斷成數十截紛墜於地,而小刀的刀尖赫然指在她的喉頭穴上。

  董娘驚呼道︰「不要傷她!」

  其他白衣女郎同時拔劍撲向小刀,但是,小混飛快一閃,雙手齊揚,當他幻出的指影還殘留在眾人的眼眸中,咚咚連響,另外七名白衣女郎一個個被點中穴道,自半空中摔倒於地。

  而這些冷艷宮的姑娘們,甚至還來不及發出一聲半響的嬌呼。

  小混拍拍手,呵呵笑道︰「沒想到我文爺爺的拈星指這麼管用,拿來抓人是一個也跑不掉。」

  董娘惶然問道︰「小混,你沒有傷著她們吧?」

  小混不解的道︰「大嫂子,她們是要來殺你的,你還那麼關心她們的死活做什麼?」

  董娘幽嘆道︰「畢竟,我曾是冷艷宮的人,而冷艷宮卻在我感情受創,極需安慰時收留,我不能不顧同門之誼。」

  梅芳寒在小刀的刀尖下雖然動彈不得,卻仍然冷聲道︰「你既然受恩於宮中,為何又要做出背叛冷艷宮之事。」

  董娘分辯道︰「我不是故意要背叛宮裡,可是感情的事,不是我們所能控制,入宮之時,我的確是發誓遵守宮內規條,終生不論婚嫁,不談感情,可是,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我和建之是真心相愛,為什麼我們不能長相廝守。」

  小混鼓掌道︰「說得好,哪有人可以規定別人能不能談感情,要不要結婚的事,這種規定,根本就是布鞋。」

  他見冷艷宮眾人都不知其所雲,索性講得更明白些︰「布鞋就是狗屎的意思,我是說定下那種規定根本就是狗屁不通,狗屎一堆。」

  梅芳寒冷澀道︰「請你說話客氣一點,不要侮蔑本宮規條。」

  小刀以刀背抬了抬她的下巴,警告道︰「如果我是你,會先想想是不是該管住自己的舌頭,免得後悔來不及了。」

  梅芳寒氣結道︰「你……」

  小刀冷哼一聲,揚刀以刀尖點中她的軟麻穴,收回凝魂寶刀後,逕自走向小混,問道︰「接下來你打算如何處置這群娘們?」

  小混笑道︰「這還用問,當然是請這些大姑娘帶我們到冷艷宮走一趟。」

  小妮子將小龍交給他母親,接口道︰「剛才,我還以為小刀哥哥動了真怒,想殺掉冷艷宮的堂主呢。我們若不先救出小刀哥哥的師父,小刀哥哥一定很難過,對不對小刀哥哥?」

  小刀苦笑道︰「何止難過,根本是寢食難安。剛才若不是想拿這些娘們當人質,我早就將她們剁成十七、八段了。」

  小混在梅芳寒面前蹲下,他笑瞇瞇地道︰「梅姑娘,你都聽明白了?敝幫現在是大獲全勝,至於如何處置你們的條件也都開出來,咱們是不是即刻啟程到冷艷宮去玩玩?」

  梅芳寒僵硬道︰「要我洩露本宮之秘,那你們是在做夢。」

  小混嘆口氣道︰「唉,不是我說你,梅姑娘,你實在是有些不知好歹,難怪你要躲進冷艷宮!」

  他暗罵這娘們就是不知好歹,才會沒人愛。

  「你想想……」小混接道︰「你和你的手下都在我們手中,我若要讓你說實話,最少就有七、八百種法子,比較文雅一點的方法,可以用藥物控制你的心神,不過那也比較麻煩,至於簡單的方法,也就粗魯多了,你知不知道是什麼辦法?」

  梅芳寒撇過頭去,不理會他。

  小混搓著下巴,自顧自地道︰「我想,將你的衣服一件一件扒下來,可能有點作用。」

   梅芳寒聞言立刻回頭,驚怒地盯著小混。

  小混恍若未覺道︰「若是效果不彰,我就找個籠子把你裝在裡面,拿到山下去展覽,看一次收一兩銀子,噢,我是指籠子裡的你先脫光衣服,這樣來參觀的人才會覺得值回票價,說不定他們還會來看第二次,第三次……」

  梅芳寒驚恐叫道︰「你敢!」

  小混古怪笑道︰「奶奶的,我最喜歡向人證明,我曾能混沒有不敢的事。」

  說著,他作勢要去解梅芳寒的裙子。

  梅芳寒嚇得尖叫道︰「不要!」

  小混的手仍抓著她的裙擺,故做不解地問道︰「為什麼不要,反正你們又不帶我們去冷艷宮。」

  他故意用力扯了扯梅芳寒的裙子,以壯聲勢。

  梅芳寒又是一聲尖叫。

  其他的白衣女郎以為小混真的在扒她的衣服,紛紛勸言道︰「堂主,答應他吧!不然,他真會……」

  董娘想阻止小混,卻被小刀拉開,小刀暗示她說︰「這混混在演戲。」

  董娘總算稍稍安心,原本,她打算若是梅芳寒真的不肯透露冷艷宮的宮址,她會要求小混放走冷艷宮眾人,由她帶他們前往冷艷宮。

  梅芳寒終於哽咽地同意道︰「你別……別扒我的衣服,我帶你們去就是。」

  小混拍手站起身道︰「很好,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句話男女通用。我們現在就進去收拾東西,等一下,立刻上路。」

  小混將這群花不溜丟的大姑娘就如此擱在地上,逕自回到側屋去。

  小妮子隨後進屋,卻發現小混蹺著二郎腿,口裡哼著小調在休息,似乎不忙著動身。

  小妮子笑問︰「咦?你不是說馬上要動身嗎?」

  小混好整以暇道︰「我在等你。」

  「等我?」小妮子不解問道︰「為什麼要等我?」

  小混突然跳起來抱住她,送小妮子一記透天響吻。

  小妮子嚶嚀地靠在小混胸前,羞澀道︰「討厭,不害臊。」

  小混呵呵笑道︰「我這是在慶祝我的親親好老婆,終於對我有信心,能夠了解我為什麼對女人毛手毛腳,而不吃醋。」

  小妮子捏起粉拳,捶他一記,啐笑道︰「我又不是沒腦筋的人,當然知道你是在演戲,吃醋幹嘛?」

  小混攬著她在床邊坐下,輕笑道︰「說演戲,那可不一定,如果她們真的撐得住,我是非脫光那些娘們的衣服不可。」

  小妮子撇撇嘴,俏皮問道︰「就為了那一句︰你敢是不?」

  小混哈哈笑道︰「答對了。」

  小妮子白眼道︰「真受不了你,遲早有一天你會為了這兩個字,把命都混丟了。」

  小混枕臂仰躺向床上,懶散道︰「如果真有那一天,再說啦!」

  小刀掀簾而入,打趣道︰「兩位戀愛中的人,請問情話聊完了沒有,咱們是否能上路了?」

  小混嘖聲道︰「你就不先問問,我的身體情況適不適合做長途跋涉,說走就想走,真是一點良心也沒有。」

  小刀嗤笑道︰「別忘了是我天天在替你換藥,我自然知道你目前雖未痊癒,卻也好了八、九成,長途跋涉已是沒問題,僅餘一成的傷勢,正需要適當的運動來加速康復,我是為你好,兄弟。」

  小混自床上彈坐而起,咕咕噥噥地抱怨道︰「奶奶的,我真是遇人不淑,才會認識你這種老哥。」

  小刀不以為忤道︰「這話你早已經說過啦!快點,哈赤已經在外面等著,赤焰我也把牠叫回來了,就差你這位偉大的幫主。」

  小妮子嬌笑道︰「小刀哥哥,你又不是要去和女孩子約會,幹嘛這麼迫不及待。」

  小刀扮個鬼臉道︰「要是和女孩子約會,我就不用如此迫切啦!」

  小混被他硬拖下床,只得一迭聲道︰「好嘛,好嘛,你別拉啦!」

  三人磨磨蹭蹭回到松樹下,白衣女郎們依然東倒西歪躺滿地上,赤焰一見小混等人,立刻歡嘶上前。

  此時,牠背上已經繫好一襲五花斑斕的湘繡鞍褥,代替那襲被燒掉的鵝黃褥襯。

  小混按照慣例和赤焰親熱一番,再賞牠一記響吻,這才走向地上的娘們,他不知從懷中取出什麼藥丸,每個冷艷宮所屬都被塞了一顆到嘴裡。

  梅芳寒被迫吞下藥丸後,驚疑地問道︰「你給我吃下什麼?」

  小混解開她們的穴道,神秘笑道︰「為了方便各位自己照顧自己,所以我請各位大姑娘吃了一顆獨家秘製的七日斷腸丹,如此既能不約束各位的行動自由,又不怕你們半路逃跑,實在是一舉兩得,呵呵……我發覺自己實在很聰明,能夠想出這麼完美的方法,哈哈……」

  說著說著,小混還真是陶醉在自己的聰明裡,得意忘形地哈哈大笑。

  梅芳寒臉色大變道︰「七日斷腸丹?那是什麼樣的藥物?」

  小混斜睨眼道︰「你簡直是明知故問,光聽名字也知道那是毒藥,不過是七天之後才會發作的慢性毒藥罷了,只要你們乖乖聽話,七天後我會給你們解藥,所以你們不再擔心自己的小命。」

  梅芳寒大怒道︰「曾能混,你卑鄙、無恥、下流、你……」

  小混瞪眼道︰「管管你的舌頭,我說娘們。否則,你會更深刻地體會到,什麼才是真正的卑鄙、無恥和下流。」

  梅芳寒猛地噎住話尾,總算及時想起自己的命運,還操縱在別人手中。

  小刀和小妮子茫然地對望,他們實在弄不清楚,小混到底是玩真的,還是在演戲。

  小刀聳聳肩道︰「小混混,該上路了吧!」

  小混招過赤焰,和小妮子一起翻身上馬,他有若出征的大將軍一般,意氣風發,高倨馬背,大刺刺地揮手叫道︰「走,遠征冷艷宮去也!」

  眾白衣女郎面面相覷,實在搞不清楚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到底是俘擄還是小混手下的兵將?

  她們這一輩子,還沒碰到過像小混如此莫名其妙,亂七八糟的人,有些女郎忍不住噗哧地笑了起來,卻被梅芳寒瞪著眼將笑聲逼回肚子裡。

  小刀爾雅地伸手相讓,打趣道︰「姑娘們,大軍已發,尚請開路。」

  梅芳寒好氣又好笑地白了他一眼,低聲咕噥道︰「狂人幫個個都是瘋子。」

  她一甩秀髮,領先而行,其他白衣女郎頗有規律地隨行於後。

  董娘和小龍隨後一路送到山下,送出小村,這才依依不捨地和小混他們揮別。

  小龍不住地叫道︰「小混哥哥,你們有空要回來玩喔!」

  終於,小混他們一行人的影子,逐漸消失在遠方。

  董娘摟著兒子肩頭,輕聲道︰「小龍,走吧,我們該回去了。」

  「噢!」小龍神色黯然地點頭答應。

  忽然——

  就在小混他們離去那條路相反的方向,一匹快馬踏著滾滾黃塵急馳而來。

  董娘驚覺的摟著兒子,當她看清馬上騎士時,不禁激動地叫道︰「呀……建之!」

  「爹——」

  來人勒住駿馬,馬兒揚蹄人立而起。

  馬背上,董娘的丈夫任建之,動作俐落地翻身下馬,大步衝上前,一把將妻兒摟入懷中。

  任建之語聲微顫,沙啞道︰「惠芳,小龍,還好你們都沒事。」

  董惠芳抬起頭道︰「你知道……宮裡的人要來?」

  任建之滿是風塵的臉上,露出一抹憂慮道︰「我打聽到冷艷宮派出刑堂高手北上,就猜到她們一定是知道你的去處,所以拚命兼程趕回來,還好,為時未晚。」

  董惠芳含淚笑道︰「不,其實你來晚了。」

  任建之疑惑道︰「難道,冷艷宮的人已經來過這裡?」

  董惠芳點頭道︰「來了,又走了。」

  任建之不相信道︰「什麼,她們竟然能放過你們母子?」

  董惠芳搖頭道︰「你想,冷艷宮派出來的人有可能放手嗎?何況是刑堂堂主。」

  「什麼!」任建之大驚道︰「竟是梅芳寒親自出馬,那麼到底發生什麼事,才使你和小龍都能平安無事?」

  董惠芳含笑將她在湖畔遇見小混等人開始,到他們剛剛離去的事,大略的說了一遍。

  任建之微愕地呢喃道︰「是他們,為什麼這麼巧,要是他們……」

  ※  ※  ※

  數日之後。

  又是華燈初上的時刻。

  家家的屋頂已經飄出縷縷的炊煙,點點暈黃的燈光,逐一燃亮開來,三數農人自田間荷鋤歸去,步向那個有家在召喚的小小市鎮。

  小混等一行十二個人,在赤焰昂然的領導下,浩浩蕩蕩的邁入眼前的小鎮。

  他們如此龐然的隊伍,立刻引起鎮上大大小小的家狗、野狗聯合抗議,萬犬齊鳴地朝他們猛吠不休。

  登時,平靜的小鎮因為小混等人的光臨熱鬧起來。

  尤其,隊伍之中那些花不溜丟的大姑娘,既年輕又美麗,無可避免地吸引了鎮上大部分男人的目光。

  直到,某些喝醋長大的老婆們,在門口找著兩眼發直的老公,將他們一個個揪著耳朵拖進屋裡跪雞蛋,鎮上的人總算拾回出竅的魂兒,目送小混等人住進鎮上唯一的客棧兼飯館。

  小混早就習慣自己出現時,經常帶給人群種種千奇百怪的反應,目瞪口呆或是驚訝讚嘆,不過是最最平常的一種。

  他率先步入客棧,當門便看見還在發怔的店小二,於是順手劈啪的兩巴掌,將店小二打醒。

  小混笑謔道︰「財神爺都上門了,你還在做什麼夢。店裡面有什麼好吃的,好喝的,盡快送上來,另外,我要包下通舖,今晚咱們就在你這店裡過夜。」

  小二誠惶誠恐地哈腰道︰「是,是,客官你們請坐。」他一甩抹布,拉開嗓門吆喝道︰「十二人份,好吃的,好喝的,儘管送,要快。」

  另一桌,梅芳寒不悅地說道︰「為什麼要包通舖,我習慣一個人住,和別人同處一室我睡不著覺。」

  小混黠謔道︰「睡不著你可以不睡。」

  「砰!」地重響,梅芳寒拍著桌子站起來,冷然道︰「曾能混,你不要欺人太甚!」

  小混眨眨眼,無辜道︰「我欺負誰啦?你睡不睡覺關我屁事,我包通舖的原因,是方便你半夜睡不著覺時,可以爬起來活動一番,順便捉個人質什麼的,好逼我交出解藥嘛!難道你連這種道理都不懂。」

  小混這一番反話,正好說中梅芳寒數天來,一直暗自盤算的心事,她不由得暗吃一驚,故做憤慨道︰「曾能混,你未免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如果要動手,為什麼不早幾天動手。」

  小混挖挖耳朵,擺手道︰「別大聲嘛!我又沒有要和你吵架,你不早動手的原因,是因為你是個謀而後定的人,不做沒把握的事;經過這些天的相處,你對我們幾人已經有些初步的了解,所以,你也相中要動手挾持的目標,那就是我最重視的親親小妮子,對不對?」

  小混斜瞟怔在當場的梅芳寒一眼,接著又道︰「你大概忘了,當你在研究探索別人時,別人同樣也會研究探索你,當你以為了解別人時,其實你也暴露了自己,而且很不幸地,每當別人在打些歪主意時,我總是特別敏感。」

  隨即,他又得意地加了一句︰「就算我的感應錯誤吧!那對我也是無所謂的事,你認為呢,梅姑娘?」

  梅芳寒氣結道︰「你……曾能混,我實在受不了你。」

  她沮喪地落座。

  小混奸黠地賊笑道︰「你受不了我,對我一點影響也沒有,我老婆受得了就行了,否則,你若太受得了我,惹得我老婆吃醋,我才會受不了呢!」

  說完,小混又故意地瞟了她一眼,小刀和哈赤忍不住哈哈大笑。

  小妮子又羞澀,又好笑地擰了他一把,低啐道︰「死相,厚臉皮,開口閉口就是老公、老婆,我真受不了你。」

  小混齜牙咧嘴,哇哇叫痛。

  這回輪到冷艷宮的人,不住冷冷撇嘴嗤笑。

  小混瞪眼道︰「撇什麼嘴,你們的臉頰抽筋是不是,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個個都像母夜叉,醜不拉嘰,難怪沒有男人喜歡。」

  七師妹於飛鳳,怒罵道︰「姑娘們有沒有人喜歡干你什麼事,不要以為你用毒藥制住我們,就可以在我們面前人五人六說些不是人說的話。」

  「喲!」小混咋舌道︰「你罵人還不帶髒字的嘛!不過,可惜呀可惜……」

  小刀淡淡接道︰「仍然像個潑婦罵街,一點氣質、水準都沒有。」

  於飛鳳怒火衝天,正要起身,卻被梅芳寒拉住。

  梅芳寒搖頭道︰「七姐,他們不過是江湖中不入流的混混,全都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和他們計較,唯有降低我們的格調,別再理會他們。」

  向來成熟穩重,不圖口舌之利的小刀,亦因為其師為冷艷宮所囚,是以對冷艷宮印象惡劣。

  此時,小刀聞言,冷冷嗤道︰「我們是不太入流,而堂堂冷艷宮卻栽在我們手中,可真是比不入流還不入流吶!」

  梅芳寒火氣陡升,卻又強行按捺住,正好店小二為眾人送上吃食,總算暫時打斷雙方面的唇槍舌劍。

  飯中,小妮子習慣性地聊著天道︰「奇怪,小刀哥哥,你平時火氣都不會這麼大,怎麼這幾天說起話來,老像要吃人的樣子?」

  小混若有所指道︰「這是環境的影響,和什麼樣的人在一起,自然會有什麼樣的表現,一點也無可厚非。」

  小刀暗諷道︰「是呀!我天生最討厭女人不像女人,不但不知溫柔為何物,甚至潑辣、悍野,遇見這類女人,我簡直是倒足胃口!」

  小妮子天真地道︰「可是我也不溫柔,有時也會潑辣、刁鑽,可是你從來都不會對我凶巴巴的。」

  小刀輕笑道︰「那是因為你的個性就活潑,而且保有未受環境污染的純真和善良,所以你的表現是發乎自然的天性,而非像有些人故作矯情,我當然不會倒足胃口,自然就不會對你凶啦!」

  所謂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無心之語卻能刺激有心人,何況是有心之語。

  梅芳寒等人差點被飯噎死,卻又苦於不能發作,只好將桌上的雞鴨魚肉,當作小混等人狠狠地戳刺,死命地攻擊。

  小混他們看在眼裡,笑在心裡,索性來個開懷暢飲,叫來數缸老酒,高唱︰「喝啦!杯底冇湯養金魚……」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