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地——

  半空中爆出一團刺目晶亮的光球,原本晦黯的天空好像忽然亮麗起來。

  尖銳如泣的刀嘯映和著呼呼的風吼,這團突然現的光珠,直如要毀天地般,轟然轉向目瞪口呆的血魂殺手。

  五毒郎君急追而至,大吼道︰「快躲!」

  但是,慢了!

  光球轉過之處,枯樹粉碎如齏隨之拋掃,一聲淒厲的不似人類所能發出的長嚎,恐怖地尖響而起,起霄雲端天際,點點殘紅宛如風中飛絮,噴散飄揚。

  光球驟斂,小混披頭散髮,俊臉慘白如雪,渾身血污泥濘的跌坐於地,手拄長刀拚命地喘息。

  他的四周,此時佈滿一地殘骨遺骸,半空之中猶有落英般的肉糜,輕輕飛墜。

  那些或段、或塊、或糜、或碎的人體血肉,便如屠場中棄置的廢物,腥赤的、噁心的、零落的,散佔於仍然留有些微殘雪,約有二丈方圓的地面。

  一名在小混刀下僥倖逃生的血魂殺手,持劍的手不可掩抑地悚悚直抖,他的雙目充滿出自靈魂最深處的恐懼。幾乎不可察覺地,這名殺手腳下一分一分,一寸一寸地向後拖移,好似他只要再受一點點刺激,便會拔腿狂奔而去。

  小混右側,五毒郎君握筆的雙手因用力過度,指關節已經白的堪與殘雪媲美,他的雙唇因震駭而扭曲,他的兩眼因看到不可發生的事,瞪大如銅鈴,彷彿還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實般。

  他就像一尊雕像,直挺挺地僵立在那裡,忘了移動,忘了追殺。

  就連小刀他們,也被小混所使出如此浩瀚、恢宏的刀法攝去了魂,全都屏息地直盯著小混手中那一柄依然流燦著冷冷青茫的凝魂寶刀。

  一時之間,樹林內靜默下來,空氣中只剩下小混急促粗重的喘息,就連剛剛猶自低嘯的風聲,似乎也嚇跑了般,失去聲響。

  沉寂中,雪,悄悄地自天際無聲飄落……

  小刀機伶伶打個冷顫,恍然驚醒過來,他幾乎是連滾帶爬地衝到小混身邊,抱住小混雙肩,激動叫道︰「小混!小混!你還好吧!」

  小混嚥口乾沫,他想笑但是卻無力牽動嘴角,只好,連連翻了翻無神的雙眼,瘖啞黯道︰「還好……才怪!」

  忽然——

  五毒郎君發出神經質的狂笑,他似瘋了般,驀的拔筆朝小混衝戳而至。

  原本舉步正待上前慰問的哈赤見狀,虎吼一聲,猝然旋身擋攔,五毒郎君依然猝笑不絕,瞧也不瞧哈赤一眼,雙筆忽地挺刺如飛。

  待哈赤發現不妙,五毒郎君的右手筆尖已經刺到哈赤左腹,本能的,哈赤雙手鎖扣,他右手及時拿住五毒郎君的右腕,左手卻抓緊五毒郎君左手中的鐵筆。

  出於長年摔角的直接反應,哈赤扣住五毒郎君之後,立刻大喝甩身,將五毒郎君橫摔飛出。

  他自己雖然左腹受傷,卻像個沒事的人,又待衝上前去……

  「別去!哈赤!你打不過他的。」

  小妮子連忙喝止哈赤,她扶著亨瑞的肩,一拐一跳地蹦向小混,哈赤立刻跑上前,將她抱到小混身邊。

  小混吃力地伸手入懷,取出一只小油紙包,交給小刀道︰「讓哈赤裹傷……咳咳!」

  小混直到此時,他還記著要照顧受傷的人,他卻忘記了自己才是受傷最嚴重,最需要療傷的人。

  小刀接過油紙包交給哈赤,小妮子側身跪坐著扶穩他,雙目含淚,哽咽道︰「小混……你趕快再喝些龍涎靈芝露,好不好嗎?」

  亨瑞忙著幫哈赤上藥包紮,小刀俯身探問道︰「小混,藥呢?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他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小混身上,卻忘記一旁尚有兩個虎視眈眈的大活人。

  小混甩了甩頭,想搖醒逐漸昏沉的神志,無力笑道︰「天底下……哪有那麼多……超級特效藥……龍涎靈芝露只有那一瓶……喝了……就沒有啦……」

  小刀和小妮子登時如中雷殛,小刀不相信地抓住他的雙肩,激動叫道︰「那別的呢?你還有沒有別的藥,你不是神醫嗎!神醫怎麼會對自己束手無措!」

  小混猛力的睜開一只眼睛,不服氣道︰「誰說我……束手無措!」

  忽然——

  他雙目猛地怒嗔,用力推開小刀,嘶吼道︰「小心——」

  小刀冷不防為他這股突發的大力推得朝右側翻跌一步。

  「噗!」的輕響,五毒郎君帶著瘋狂的獰笑,將刺中小混的左肩瑟琶穴的右手鐵筆,再次用力猛推。

  登時,鐵筆貫穿小混左肩,筆尖已露出在小刀身後。

  「啊——」小妮子一聲驚恐的尖叫,劃破灰濛濛的天空駭人的回響。

  小混驟覺一陣尖銳的痛楚,隨著小妮子的尖叫,由肩胛直躥腦門,「轟!」然震得他兩眼發黑,猛然跌入一處無底深淵。

  直覺的,小混知道自己就要昏倒,在他急落的黑暗中,他甚至看到點點的金星在眼前亂舞。

  小混渾然不知自己為了抗拒這股就快將他淹沒的痛楚,已將下唇咬得血肉模糊。

  最後一絲閃過小混腦中的思緒,竟使小混不覺地露出一抹淡笑︰「他奶奶的!原來頭昏眼花,金星直冒就是這麼回事……」

  小妮子失神的用雙手撫著自己的嘴,睜大的雙眼緊瞪著小混左肩,那裡血正順著鐵筆汩汩淌流,只是這縷不斷泉湧而出的熱血,對已是渾身血污狼狽的小混而言,不過是多添了些濕意罷了。

  五毒郎君帶著血腥的滿足,狂笑著扭動那只穿透小混左肩胛的鐵筆。

  小混倒抽氣的嘶嘶聲,驚醒小妮子,不顧一切的,小妮子尖叫著撲向前推開五毒郎君。

  五毒郎君被這一推,不覺地鬆手踉蹌一步,憤怒中,他右手猛揮,「啪!」的將小妮子摑倒於地。

  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在電光石火的那瞬間,待小刀反應過來,他憤怒地大聲狂吼,像失了理性的瘋虎,一頭撲向五毒郎君。

  五毒郎君揮摑的右手尚未完全收回,小刀已經撞到,將他撲倒在地,拳如雨下狂捶亂打。

  此時的小刀在悲憤和傷痛的煎熬下,早已丟開了理性,他甚至忘記所有的拳法和招式,只是遵從自己原始本性的驅策,狂亂的揮拳攻擊著五毒郎君。

  雖然,小刀這些猶如幼兒扭打的攻擊並不能傷害五毒郎君,但是,一時間,仍將五毒郎君纏的難以脫身。

  於是,五毒郎君對唯一那名幸存的血魂殺手吼道︰「他媽的!你還在發什麼怔,不會過來幫忙。」

  那名殺手悚然驚醒,提劍直奔而來。

  忽然,哈赤和亨瑞兩人同時吼著衝向血魂殺手。

  若以平時情況而言,血魂殺手要除去因中毒而功力全失的哈赤及手無縛雞之力的亨瑞,本是易如反掌。

  但是此刻,這名血魂殺手方從酷厲的刀法下逃得一命,心中猶自惴惴不安,復又震憾於小混他們那種堅韌近乎無可摧折的生命力,使他不禁懷疑,眼前這些人還算是人嗎?像這麼狂悍拚命的人,誰能殺得死他們?

  血魂殺手眼見哈赤和亨瑞二人,帶著滿臉駭人的殺氣朝自己衝來,心中竟感到一股無可言喻的悚慄。

  好像,此時他所面對的不是兩個軟弱的殘兵,而是一對自地獄逃出的厲鬼。

  「該死!三號,你還猶豫什麼!」

  五毒郎君的吼聲,將小混自飄飄忽忽的半昏迷狀態中喚回魂來,自模糊的視線裡,小混瞥見五毒郎君已將小刀壓在身下。

  此刻,正高舉著拿著筆的左手,想搗碎小刀的腦袋。

  小混拄著凝神寶刀努力站起來,他踉蹌如醉的揮著刀朝五毒郎君殺去。

  忽然,不知什麼絆倒了小混一腳,原來就踉蹌的小混,因而整個人就朝前撲跌出去,他手中的凝魂寶刀同時脫手砸向五毒郎君背後。

  小混苦笑的回頭低瞄,原來自己是被昏倒在身邊的小妮子所絆倒。

  五毒郎君驚覺背後異響,來不及加害小刀,左手鐵筆反掃身後,「嗆!」、「噹」,鐵筆正巧敲在刀鋒上被削成二截。

  小刀趁著五毒郎君這一疏神,揮拳擊中對方下顎,自己也扭身逃離壓制。

  驀地——

  「誰幹的!是那個雜種幹的!」

  小混跪在小妮子身旁狂怒的大吼,他輕輕揉撫著小妮子腫漲青黑的左頰,心痛又溫柔的為小妮子拭去嘴角邊一絲血漬。

  忽然——

  小混唬地轉過身,雙目泛射出異樣的精光。

  如果仔細看,就能發現此時他的眼光之中,包含著可怖的冷酷,深沉的憤怒,以及氤氳著無情的血腥氣息。

  這使得原本看似織弱稚嫩的他,變得宛如一頭即將擇人而噬的狼——一頭只有狂野獸性的狼。

  小混身形搖晃地緩步逼向五毒郎君,一列歪斜迤邐的血漬隨著他的移步而延伸,他惡狠狠地直盯著神色驚疑不定的五毒郎君,宛如一頭盯住眼前獵物的野狼。

  冷淒淒的語聲並自小混唇隙,一字一頓道︰「你!是你!對不對?」話中只有肯定,而非懷疑。

  五毒郎君暗自深吸口氣,抑制心中忐忑道︰「曾能混,你認命吧!此次本使奉命務必置於你死地,以你現在體力,絕無生出之理,你又何必太掛心那妮子的遭遇……」

  小混齜牙嗔目地狂吼,緊集了全身的力量猛然揮掌衝向五毒郎君。

  五毒郎君雙掌齊揚,登時半空之中詭異地泛出幾十隻烏黑腥臭的爪影,如勾魂魔爪抓往小混。

  這正是五毒郎君平時不肯輕易使出的壓箱底絕活——五毒神抓。

  五毒郎君原以為這幾抓至少可以逼退小混,豈料,小混對當胸抓到的烏黑手爪,竟宛若無睹,不聞不問,身形依然不變,挾以雷霆萬鈞之勢,奇快無比地朝五毒郎君衝去,存心來個硬碰硬。

  「轟隆!」巨響,小混如同摔死狗般,「趴!」地重重摔出丈外,五毒郎君也被小混結結實實的印上二掌,連退三步之後,「哇!」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另一邊——

  血魂殺手經五毒郎君的一聲怒喝,果然收回不少心神,立刻揮劍攔殺哈赤和亨瑞二人,不出十招,哈赤和亨瑞二人已經是左支右絀,狼狽不堪。

  小刀見狀立即拾起地上的凝魂寶刀,加入戰局。

  此時小刀的功力仍未恢復,但是他一刀在手卻有說不盡的神勇。

  尤其,他已定下心神,刀法中絕妙的招式連綿而出,雖然無法打敗血魂殺手,但與哈赤他們三人連手,一時之間倒也不至於落敗。

  五毒郎君不料重傷累累的小混,竟然還能如此的餘力震傷他的內腑。

  他喘過一口氣後,他憤怒地朝正搖搖晃晃站起的小混衝去,罩面就是十掌七腿,將尚未站穩小混打得口噴鮮血,滾出三尺之外。

  小混嗆咳著又吐了口鮮血,再一次慢慢地翻身掙坐而起,五毒郎君毫不放鬆,閃身欺近,手腳齊出,「嘶!」的一聲,小混前胸被五毒郎君的毒爪連皮帶肉硬生生撕下巴掌大的一片,同時再被他一腳踹飛,直上半空復又砰然墜地。

  五毒郎君咬牙切齒道︰「小子!我叫你狠,竟然傷我,有本事你就再起來試試看。」

  小混像是聽到五毒郎君的詛咒,他混身血淋淋的,又一寸一寸的爬了起來,再一次,搖晃不止地踉蹌著朝五毒郎君走近。

  小混那一身是血,卻又雙目放光,搖搖欲墜,卻又顛躓不倒的模樣,就像一尊受了魔咒重生的死屍,正無意識地朝著施咒者走去。

  五毒郎君駭然心驚地盯著逐漸逼進的小混,不禁機伶伶打個心悸的冷顫,他不敢相信有人受創至此,還能站得起來。

  忽然,五毒郎君神經質地怪叫一聲,雙掌再次狂揮而出,瞬間劈出數十掌,掌掌毫不落空地擊中小混。

  小混再度仰跌而出,也再一次地站了起來,他早已進入一種昏迷的狀態,此刻他的動作,純粹是潛意識所激發的生存本能。

  在他久居沙漠的歲月中,他早已磨練出一種不到死透死絕,絕不放棄生命的強韌生存意識。

  因此,他跌倒了會再起來,再跌倒還要再起來,只要有一口氣在,就要尋求一絲反抗的機會,唯有反抗,才能使他的生命繼續……

  五毒郎君不相信眼前的小混還會是個活人,理智告訴他,活人絕對不可能承受小混所承受的傷勢。

  理智又告訴他,只要是人沒有打不死的,難道,眼前這個人已不是人,是鬼!是魔!是索魂的僵屍!

  五毒郎君原本蒼白的臉上更是不見一絲血色,他憂戚眼神中,有著來自靈魂最深處的恐怖。

  他迷亂的瞪視著搖晃逼進的小混,嘴裡不知呢喃著什麼,抖嗦著朝後一步一步的退去。

  驀地——

  不遠處一聲淒絕的悲叫陡然穿空響起,竟是那名倖存的血魂殺手被小刀大卸八塊。

  似乎受到這聲慘叫的刺激,五毒郎君繃緊的神經驟然一震,他忽然神經質大吼︰「殺呀!殺呀!」

  正當他凌空彈起,雙手屈張成爪,朝小混頂門落時,一抹宛如來自九天放射出的毫光,猝然而至,帶走五毒郎君的雙臂,嚎叫尚未成音,匹練似的毫光略一舒捲,再次帶起五毒郎君的頭顱,如柱的鮮血自無頭的頭頂衝出,噴出三尺,無頭屍體「叭噠!」撞入小混的懷中。

  小混雙臂本能地收縮,倏然箍緊這具斷氣多時的死屍,只聽見「喀喳!」一聲,五毒郎君的屍體竟被小混攔腰勒斷。

  恢復功力的小刀,此時已是髮髻蓬散,一身劍傷,情況頗為狼狽,可見他功力恢復的多麼是時候。

  否則,這場拚鬥的最後結局如何,可還真難預料。

  小刀收起凝魂寶刀掠至小混身邊,擔心道︰「小混!你還好嗎?五毒郎君死了,你可以放開他啦!」

  半晌,小混仍只是抱著倒垂的屍體不言不動,小刀心中掠過一絲不祥的感覺,他急忙伸手拔著小混,輕叫道︰「小混……」

  誰知,就在小刀右手觸及小混身體地,小混就像遇到熱的臘像般,突然軟倒。

  小刀順勢抱住他,急吼道︰「小混!」他虎目之中登時溢滿濛濛淚水。

  哈赤和亨瑞聞聲都跑了過來,他們幫著小刀用力扳開小混箍緊在屍體上的雙臂,小刀連忙伸手試探小混的鼻息,接著又俯身貼在小混心房聆聽他的心跳。

  總算,小刀輕噓口氣,舉袖拭去額頭冷汗和頰上不知何時滑落的兩行清淚。

  小刀因為放心,忍不住衝著哈赤他們呵呵直笑︰「還好,還有心跳。很微弱,但總是還活著。」

  說著,他將右手探入小混懷裡,想找尋些治傷的丹藥,這才發現小混前胸已經被五毒郎君的五毒神抓抓得稀爛,正流著腥臭的黑色毒血,那還有衣服和丹藥可言。

  小刀心頭一跳,怔道︰「糟……」

  不遠處,被摑昏的小妮子,正發出一聲微弱的呻吟,小刀大喜道︰「對了!小妮子也許知道哪裡還有藥可用!」

  他抱起小混急步走到小妮子身旁,哈赤和亨瑞緊跟著他團團亂轉。

  小心地將小混交給哈赤之後,小刀扶起小妮子將右手抵住她背後靈台穴,緩緩將內力輸入小妮子體內。

  一刻鐘不到,小妮子已悠然轉醒,她睜開雙眼,入眼竟是小混已不似人形的慘狀。

  直覺地,小妮子以為小混已死,她驀地悲呼一聲撲在小混身上嚎啕痛哭。

  亨瑞在一旁,口齒不清的勸慰道︰「不哭!不哭!小混死沒有!不哭。」

  小刀拍拍小妮子香肩,柔聲道︰「先別忙著哭,小妮子,快告訴我,小混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丹藥放在你這裡?或者其他地方?」

  小妮子抹著淚點頭道︰「有,我這裡有!赤焰背上的鞍褥也有。」她一邊已掏出幾支小巧的玉瓶、瓷瓶。

  小刀撮口打個招呼赤焰的哨聲,不曾走遠的赤焰立刻像團火般捲了過來。

  小刀依小妮子的指示,在赤焰鞍褥的夾層口袋裡,又摸出一堆瓶瓶罐罐不知是何用途的藥物。

  挑選半天,小刀終於從取自小妮子身上的玉瓶中找出一瓶,他唯一認識,也是他曾吃過的碧玉回生丹,餵小混服下。

  另外,哈赤和亨瑞也發現一瓶紅色粉末,正是小混交給哈赤裹傷用的金創藥。

  於是,他們為自己和小混敷敷抹抹一番之後,小刀環顧四周道︰「這時裡不能再留,既然血魂閣能在此處截住咱們,他們必定也知道我們原先計劃的去處。」

  想了一想,小刀沉吟道︰「看來咱們得換個地方。好吧!就到那裡,地方雖然遠一點,但是絕對隱秘安全。」

  小妮子等人不約而同,異口同聲問︰「哪裡?」

  小刀神秘笑道︰「去了你們自然知道,走吧!」

  他喚過赤焰,將小混抱上馬,直扶著小妮子坐在小混後背圈抱著小混,安置妥當,他回頭瞥見哈赤不斷地齜牙咧嘴,好像很痛苦的樣子,他這才想起哈赤所中的冰心風神霧毒性未除。

  小刀歉然笑道︰「哈赤,很抱歉我不知道解藥是哪一瓶,只好讓你等小混醒來再為你解毒。」

  哈赤扭扭身子,露齒笑道︰「沒關係,小刀少爺!忍一忍,這陣麻麻癢癢的感覺過去就好了。」

  小刀鼓勵地拍拍他,再次看了看四周,只見越下越大的雪,已經掩去部份血腥和零亂,不久之後,這裡將會是一片雪白,好像未發生過事情一般。

  「走吧!」

  一行人頂著越見淒厲的風雪,轉身朝他們來時走過的小徑而去……


  ※  ※  ※

 

  靜——

  絕對的寂靜!

  原本淒厲的寒風,彷彿也不願破壞天地間這份寧靜祥和的氣氛,不知何時已悄然停止它的呼嘯。

  只有點點紛飛,柔柔的、細細的,宛如鵝毛又似棉絮的白雪,兀自輕悄悄地從天際飄落凡塵,佇足在樹梢,停歇於大地……

  這裡是五台山區,離著梨花尖,說遠,其實也不算太遠,只要由梨花尖西行十餘里,翻過長城,再走上數十來里的山路,也就差不多了。

  此時,山裡層疊交錯,起伏綿延的峻峭巒峰,在繽紛瑞雪的粉飾下,遠山近嶺,觸目盡是一片潔白。

  偶爾,雪地裡間或隱露出一、兩株長青的松柏,點點綠意,將山中雪景襯托得越見雅緻。

  提起五台山,幾乎無人不知是為佛教聖地,而那狀似五髻的五座禿峰,更稱得上是三步一小寺,五步一大廟,處處可見遊人如織,香客絡繹。

  就在五台山的背台東北方不遠處,有一座狀似鳩頭鳩眼,勾啄栩栩如生的孤峰,遺世獨立,山中僧人都稱之為鳩頭峰。

  由於這座鳩頭峰前阻雲海滾騰的萬丈深淵,猿猱難攀,飛鳥難渡的峭嶺絕壑,因此,鳩頭峰一向被人認為無路無達,人蹤絕跡。

  然而——

  此時鳩頭峰那雙上不著峰頂,下不接深谷,既無垂藤可供下攀,又無曲徑可以上朔的鳩眼左眼眼洞之中,赫然有人,而且還不是普通人。

  那人渾身上下纏滿白布繃帶,像煞一粒特大號的湖州粽子,倚著洞壁而坐,從那張鼻青臉腫,卻依然眼露黠光的面貌仔細看來,除了那位自稱天才混混的狂人幫大幫主——曾能混,還會是誰。

  小混倚坐於距離雲海幾乎不足三尺的洞口旁,有些視而不見地瞪著洞口之外的寂靜落雪,小妮子和亨瑞端坐在他對面,二人正聚精會神地盯著眼前地面……

  原來,地上畫著一尺見方的棋盤,幾截松枝叉充棋子,他們正在下象棋吶。

  小妮子身兼顧問和軍師二職,在一旁指點小紅毛作戰,同時告訴他車馬炮長的是何德行。

  因為亨瑞從未見過那些刻在棋子上的支那字,象棋,自然也是第一次下。

  亨瑞抓起刻著炮的松枝,看了看小妮子,笑問︰「炮?」

  小妮子耐心地點點頭。

  亨瑞高興叫道︰「炮,砰!」他得意地轟掉小混的一只「卒」。

  小混回過神來,呵呵謔道︰「砰?我還『槓』呢!你以為這是打麻將?」

  「麻將?」小紅毛雙眼一亮,興奮的點頭道:「會!」

  小混嘖嘖咋舌道:「真的?下次有機會咱們打個八圈試試,看看你的道行有多深。」瞄了地上的棋盤一眼,他淡淡道:「『馬』八進七,吃『炮』!」

  小妮子代他動手,將亨瑞的大炮吃掉,亨瑞輕哼一聲,皺眉搔耳,陷入苦思,瞧他這邊棋盤上,只剩得老帥一只,紅「仕」二名,單相獨存,實在也沒什麼妙招可想的。

  半晌,亨瑞咯咯一笑,抓著相便要吃掉小混的黑馬,小妮子輕笑道︰「小紅毛,你又忘了,『相』是不能過河的。」

  亨瑞不服氣道︰「為什麼?」

  小妮子向來明白下棋的規則,象棋之中絕無飛象過河這一招,若問她為什麼,她從沒想過這道理,怎麼知道象為什麼不能過河?

  小紅毛見她答不出,得意地用飛相,吃掉小混的黑馬。

  「啪!」地悶響,小混裹著繃帶的右手,賞了亨瑞一記響頭,笑罵道︰「他奶奶的!小紅毛,你真是天才,這麼重的一只象,又沒船渡它,怎麼可以過河,還沒到河中間就淹死啦!」

  亨瑞撫著腦袋,裝傻的咯咯直笑。

  忽然——

  「吃飯嘍!」

  小刀帶著笑意的聲音,自洞底深處傳來。

  原來,這處山洞,由五台山區的方向瞧看,是個山洞,實則,卻是一條自然天成的隧道,只是一般人並不知道罷了。

  難怪小刀能夠帶著受傷昏迷的小混到達這處無人可及的眼洞之中療養。

  不一會兒,小刀和哈赤二人,一身風雪,自洞底走了出來。

  他們二人手上都捧著些山精、地黃等可食的植物,而小刀左手中赫然多持著一株色澤深褐,大如人掌的靈芝,興高采烈地步向小混等人所坐之處。

  小刀放下手裡的東西,輕笑道︰「天那麼冷,為什麼不升個火烤烤,還要坐在洞邊吹冷風?」

  小混不在意道︰「風停了,而且我怕升火會讓外面的人察覺這洞裡住人。赤焰小子在哪兒?」

  小刀拍掉頭臉和身上漸溶的雪花道︰「我讓赤焰小子留在另一頭出口附近,若有異動,牠可以即時通知我們,還有,只要你不要這麼靠近洞口旁升火,外面的人是看不出這洞裡別有乾坤。」

  小妮子瞥見靈芝,歡叫道︰「小刀哥哥,這是靈芝※!你在哪裡找到的?」

  小刀呵呵笑道︰「其實,那是赤焰小子挖出來的,牠的鼻子可真靈,連雪下面有名堂都瞞不過牠!」

  亨瑞撥了撥他們的晚飯,失望道︰「又是草?不要。」

  「不要!」小刀捏捏他突出的鼻子,威脅道︰「我和哈赤冒著大雪去找吃食,你敢說不要!下回由你去張羅三餐。」

  亨瑞側頭想道︰「張樓?不懂!」

  小刀洩氣地擺擺手,謔道︰「唉!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還是讓小混無聊時多教你一些中文。」

  哈赤難得幽默道︰「小紅毛,怒獅的漢語已經很不靈光,可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哈赤現在高興啦!」

  亨瑞不在意地聳聳肩,對哈赤扮個鬼臉,不知逕自低聲咕噥些什麼。

  小刀瞧著小混,關心道︰「你臉色不太好,要不要進去休息?」

  小混顯然有點累,於是病懨懨道︰「也好!這次挨的揍的確不輕,算是第一等傷,最少得休養半個月才恢復得過來。」

  頓了頓他接著道︰「當然,半個月是指經本少爺精湛的醫術診治才有可能。」

  小刀嗤笑道︰「還沒說你胖,你倒自己先喘了,你這混混還真他奶奶的有夠不要臉呢!」

  小混半閉起眼,由哈赤將他抱著走入洞腹深處,比較靠近另一個出口的地方,他猶不忘回道︰「誰說我不要臉,我這叫有自信……」

  說著,聲音漸弱,不知小混是倦了,還是睡著了。

  小刀朝小妮子扮個苦笑,二人略略收拾起晚飯,隨後追上哈赤。

  瞧小妮子那種輕靈飄逸的身形,唔!看來她曾扭傷的右腳踝,已經痊癒無礙。

  小刀有感而發道︰「不過,說實在的,小混,你還真是耐打,若是換做別人受了你這身傷,就算有神醫在場,只怕也救不回這條命。」

  小妮子也是心有餘悸道︰「就是嘛!前幾天,當小刀哥哥帶我們到了鳩眼洞,我還以為……」

  小混閉著眼,懶懶道︰「以為我再也混不下去了,是不是?老實說,我若不是仗著我武爺的冥元大法,只怕,我這次還真的混不下去,就此歸位大吉。」

  「冥元大法?」

  小妮子一臉茫然,而小刀卻是滿臉訝異。

  「這就難怪。」小刀沉吟道︰「據說,冥元大法是融合龜息大法和歸元神功,卻又另闢蹊徑的一門內功心法,只要學得這門心法,不但能如龜息大法般閉氣久留,同時兼有歸元神功那種迅速復功的效用,只是,我從未聽說武狂老前輩識得這門心法呀!」

  此時,他們正走進一處較為寬敞的洞腹。

  亨瑞已經先一步到達,正將洞腹中央一堆微紅的餘燼,重新引燃。

  火光照亮四周,只見貼著洞壁兩側,不知是誰想出的點子,竟然利用青綠的松樹為帳,搭起五座大小不等的松樹帳篷,使得小混他們在這處小小洞天之中,居然能夠擁有個人的天地和隱私。

  小混示意哈赤,將他在火堆旁放下,哈赤為他推來一塊大石,當做靠背,好讓他能夠舒舒服服地倚坐休息。

  遠遠地,在山洞另一頭似乎有隆隆水聲隱然傳來,彷彿在為小混等人所居的深洞,做著增添的演奏。

  小混接過小刀遞上的山精,咬了一口,這才接著剛剛的話題。

  他咿唔道︰「老哥,江湖中不知道我武爺爺所懂得絕學,還多著呢!只是經過那麼多年,我武爺爺已把一些拉拉雜雜,又不太高明的武功全都忘掉,光留著他認為值得學的功夫教我。

  而我,老實說,對學武沒什麼興趣,所以我兩位爺爺才聯合參透冥元大法的精義,逼著我學會。

  好歹,這總是我來闖江湖的本錢,所以,我也就勉勉強強學得十成,誠如你所說的,這門心法能閉氣,易復功,另外,就是能夠像程咬金一樣,打不死。」

  小妮子咯咯嬌笑道︰「你對學武沒興趣,就出來闖江湖創幫派,你要是對學武有興趣,天會知道你會幹什麼事!」

  小刀捉狎道︰「那還用說,他一定會把江湖填起來,讓大伙都沒得混,如此才能證明他曾能混的很能混,方不愧他狂人幫大幫主的身分。」

  小混搔搔頭,嘿笑道︰「這也有可能,只是我現在對學武還沒興趣,所以暫時不想,有了興趣之後的事。」

  他嘴裡這麼說著,可是心裡卻開始重新考慮,是不是該對學武多有點興趣,這個填江湖的事,聽起來好像還挺有意思……。

 

 

(待續)

創作者介紹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