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草黃、楓紅的季節。

      早晚的空氣裡,都逐漸加重一股刺人的寒意。

  可是,秋日午後的太陽,雖然有點慵懶,還是能曬得人頭皮發麻,真叫人受不了!

  睡過一場好覺的小混,推開蒙古包的帷幄,鑽了出來。

  他瞇起眼睛瞄著太陽,低啐道︰「他奶奶的,秋老虎……奇怪,人都跑到哪裡去了?」

  小混對著有些空曠的左近,不解地皺了皺眉,他忽然「啊——哈!」伸個懶腰,扭扭脖子,大踏步投入午後的懶陽裡……

  參加那達慕盛會的人潮,此時很有秩序地一圈又一圈團團圍坐著。

  大伙兒一改喧鬧的氣氛,全都壓低了嗓門,瑣瑣細細地輕聲交談。帖納罕和小刀、小妮子他們,就坐在人群中的最內圈,一個視野無阻,風水頗佳的好位置。

  驀地——

  「小妮子喲!我的親親準老婆,你到底是在哪裡躲藏!」

  十足山歌對唱的調子,聲音雖然不至於有若睛天霹靂,但是嘹亮高亢的歌聲,在安靜的人群中,堪稱異軍突起,引人注目。

  眾人一見小混,發現他就是早上騎著赤焰落敗的英雄,全都含笑對他揮手招呼。

  帖納罕看他正和其他人比手劃腳(因為言語不通),把臂言歡,你拍我一掌,我拍你一掌,遂道︰「這小子,真能……漢人叫什麼來著……喔!對了,吃得開是不是?」

  小刀點頭輕笑道︰「也叫真能混!」

  他扭著身,向小混揚了揚手。

  小混笑嘻嘻地和眼前這些不認識的朋友們寒喧得正是熱切,瞥見小刀對他招手,總算找到藉口脫身。

  他笑瞇瞇地指著小刀那裡,忙不迭揮手再見,急急穿過人群,往場子內圈擠去。

  到了小刀等人的坐處,小混人一矮,一屁股擠坐在小妮子和小刀之間。

  他嘻嘻謔笑道︰「奇怪,我明明找的是老婆,老哥你出什麼頭?莫非……你染上斷袖子的習慣?」

  小刀微怔,然後猛地想通小混話中隱喻,他猝然翻腕,一巴掌刮向小混的後腦勺,笑罵道︰「他奶奶的,你才有斷袖之癖!」

  小混頭一低,讓過這巴掌,嘿嘿笑道︰「我是清白的!你沒看我已經有老婆了,當然不是亂搞同性戀的男人!」

  帖納罕本想問他們,何謂斷袖之癖,這下子小混可說得夠白了,不需要多餘的解釋,他也聽懂其中的含意。

  於是,帖納罕口裡念念有詞︰「斷袖之癖……唔,斷袖子的習慣就是指同性戀呀!」

  他因為多學到一句漢人的成語,不禁得意的哈哈輕笑。

  小混驚訝地瞪大眼道︰「哎喲!帖老兄,瞧你笑得那麼開心,原來,你老兄有這種習慣!」

  小妮子已經「噗哧!」笑了出來。

  帖納罕卻仍是憨然問︰「習慣?我有什麼習慣?」

  小混用手比了比割袖子的動作,哈哈大笑道︰「當然是斷袖子的習慣,你不是笑得很曖昧嗎?」

  帖納罕粗黑的老臉漲的通紅,他急急搖手否認道︰「沒有,我沒有斷袖子的習慣!不不不,我老漢才不會是那種人。」

  小混眨著眼,黠謔道︰「那種人是哪種人?」

  帖納罕老臉更紅,他吶吶地不知該如何解釋。

  「啪!」然一響,小刀偷襲成功,順利賞了小混的腦袋一巴掌,他謔然地為帖納罕解危道︰「好了,小混蛋,你少欺負老實人。」

  小混大意失荊州,挨了結結實實的一巴掌,不由得瞪眼摸著頭道︰「好,我不欺負老實人,那我就……」

  話未完,他已經撲上身去,壓著小刀左右開弓,繼續道︰「我就……專門欺負……你這……你這種賊人!」

  小刀豈是省油的燈,他在猝不及防下,被小混壓倒在地,挨了兩掌之後,陡然大喝一聲,縮肩抬手,雙臂格開小混的攻擊,接著翻掌扣住小混腕脈,猛力一拖,反將小混拖下來壓在自己身下。

  於是,兩人就在場邊先行展開一場拳打腳踢的會外賽。

  只見,他們二人乒乒乓乓地,互不相讓地狠打死拚,當真幹架開打來了。

  猛地,小混斜刺裡一記左勾拳砰然擊中了小刀的下巴,將他打得仰面翻跌出去。

  驀地——

  「嘩!好啊!再來一拳!」一陣嘩然喝彩。

  小混剎住高舉的拳頭,四面一看,他們身邊已圍滿觀賽的人潮。

  小刀揉著下巴坐了起來,見機不可失,猛的又撲上去,騎在小混身上,狠狠照著他的後腦勺,給他一記清脆有聲的爆栗子。

  「哇!」

  小混慘叫一聲,硬是扭腰揮拳,「啪!」的回敬小刀俊臉一巴掌,將小刀掃落於地。

  「停——」

  小混揉著被敲腫的後腦,石破驚天的大吼叫停。

  其實,小刀也已經氣喘吁吁地撐坐地上,無意再戰。

  「他奶奶的!」小混自嘲地啐笑道︰「不賣票的比賽,打得那麼有勁做什麼?真是勞民傷身,哎唷!」

  他還是忍不住痛地呻吟一聲。

  小刀看看自己,又斜瞅著小混,但見他們二人同樣的鼻青臉腫,衣衫盡裂,一副狼狽不堪的慘狀,他忍不住「呵呵!」……「呵呵呵!」慢慢地輕笑起來。

  小混橫了他一眼,然而,甫一瞄到小刀神經質的傻笑嘴臉,小混的菱角嘴,驀地咧開豁然哈哈大笑。

  於是,他和小刀二人像是六、七歲大,剛打完架的毛頭小孩,跌坐於地,互指著對方,「哈哈哈!」、「哈哈哈!」終於忍不住抱著肚子笑成一堆。

  圍觀的人群,對他們二人純真的樣子,也不禁莞爾,連聲呵呵輕笑。

  忽然——

  「喔……」一陣歡呼和震天的掌聲如雷般響起。

  小混黑著眼圈,眨眼笑道︰「呵呵!真客氣,看完戲還那麼給面子,居然有掌聲鼓勵呀!」

  原本圍著小混他們的人潮,突然迅速地散開。

  小妮子羞笑道︰「得了吧!你以為你是誰,人家才不是為你而鼓掌呢!」

  帖納罕興奮道︰「快!小子們,快回來坐好,摔角比賽要開始了,摔角勇士們要進場嘍!」

  小混他們二人,懶懶地將屁股挪回場邊,原先所坐之處。

  此時,八名穿著傳統獨特服飾的摔角勇士,排成二路縱隊,雄糾糾,氣昂昂,大步地走進場內空地。

  這八名勇士俱是打著赤膊,只有在肩胛連臂之處,象徵性地穿戴著釘有銀亮鐵扣的小牛皮軟甲,腰際圍有三層顏色各異的腰巾,下身穿著五色斑爛,色彩鮮艷的繡花燈籠褲,足蹬精緻繡花的長筒牛皮靴子。

八名勇士,個個長得粗壯結實,他們那一條條,一塊塊線條明晰流暢的粗硬肌肉,彷彿是斧鑿刀削所成的石雕,隱含著令人窒息的孔武力道,清楚地浮現在裸露的臂膀和胸膛上。

  小混他們全都瞪大眼,好奇地盯著眼前的摔角勇士猛瞧,那樣子,就像見著新奇玩具的小孩,好奇中還有掩不住的興奮與欣賞。

  小刀突然問道︰「帖老兄,我聽說蒙古的摔角勇士們,都以爭取一個叫什麼……紅帶金牛的玩意兒,為最高的榮譽,那紅帶金牛到底是什麼東西?」

  帖納罕搔著大鬍子笑道︰「紅帶金牛就是一條鑲著純金牛的紅皮腰帶,那是代表著蒙古第一武士的身分標誌。」

  小混好奇問︰「那要怎麼樣才能得紅帶金牛?」

  帖納罕舔舔厚唇,解釋道︰「首先,摔角勇士必須先取得自己所屬那一旗內比賽的前三名,然後,才有資格參加蒙古各旗之間所舉行的全蒙古各旗聯盟摔角大會。如果能夠在全蒙古親王環視下,打敗各旗摔角好手的話,就能獲得紅帶金牛首旗武士的榮銜,得到這條象徵最強健勝利者的紅帶金牛。」」」

  「原來如此!」小混恍然大悟道︰「紅帶金牛就是全蒙古摔角冠軍的優勝獎!」

  帖納罕微笑地點頭,小妮子天真問道︰「帖老兄,那麼你們這一旗裡面,有沒有出過紅帶金牛首旗武士?」

  帖納罕得意道︰「當然有,二年前,我們旗內的怒獅哈赤,就曾經代表阿爾察汗諾而十二旗,參加全蒙古各旗的聯盟摔角大會,贏得紅帶金牛首旗武士的榮耀,被稱為蒙古第一勇士!」

  小刀嘆服道︰「天爺!你們阿爾察汗諾而一共有十二旗?那是不是說,那個叫怒獅的人,要先贏得你們正白旗的前三名,再參加十二旗比賽,然後,才能參加全蒙古的聯盟大賽?」

  彷彿是自己的驕傲般,帖納罕重重地點頭,滿臉傲然道︰「不但如此,而且哈赤在每一場比賽中都是第一名,他以三十六場全勝的記錄,獲得紅帶金牛,因此他被公認為有史以來,全蒙古最偉大勇猛的摔角武士。」

  小混不禁吃吃笑道︰「真的?我倒挺想見見這頭獅子,看看他到底是何方星宿下凡,竟然這等子厲害法。」

  大鬍子帖納罕神色忽然一黯,似乎頗為感傷道︰「可惜,我們就要失去這位最偉大勇猛的摔角武士了。」

  小混他們聞言,不由得訝然微怔,正要問帖納罕是怎麼回事時,忽然,四周再次響起熱烈的掌聲和歡呼。

  此時,八名勇士已經繞場完畢,其中六人已經退出場外,眾人在歡呼後,漸漸安靜下來,大家都期待著第一場比賽的開始。

  場內僅剩那兩名摔角勇士,分別屈起雙臂,交扭於肩,他們先對四周觀眾行禮之後,兩人再相互抱臂一鞠躬,接著,立即拉開架式,準備展開撲鬥。

  小刀用肘輕頂小混,他下顎微微往左前方一點,低聲地說道︰「喂!咱們那位杜公子也來啦!」

  小混不動神色地轉著眼珠子斜瞟過去,果見杜雲亭盤膝端坐於自己前方的場邊,在他膝上則橫擱著一把金柄、金鞘,通體金光閃閃的金黃長劍。

  杜雲亭此時已換過一襲白綢鑲金邊的長衫,潔淨的白衫,映著閃爍的金芒,襯著他那張俊美瀟灑的臉龐兒,十足風流倜儻的富家公子模樣。

  尤其,他坐在服裝邋遢,言語粗俗的牧人之中,更顯得他的飄逸出群,英姿不凡。

  小混輕嗤道︰「他奶奶的,噁騷!」

  「噁騷?」小刀茫然地重覆。

  小混目不轉睛看著場內的比賽,淡然道︰「噁心加騷包!」

  小刀無言一笑,突然場中一聲大喝,他連忙凝神觀戰,只見場內雙方你來我往,盡是貼身肉搏,扭纏摔打的雙方,都想將對手壓倒在地。

  一時間,眾人都沉默地各自觀賞比賽。

  忽然,小妮子突發奇想,咯咯嬌笑道︰「小混,你看那兩個摔角武士的腰上,那三層飛來飛去的彩色腰巾像不像女孩子的短裙子?」

  小混呵呵笑道︰「像,像極了,如果穿在女孩子身上就更妙,只要風一吹,嘖嘖!可就精彩啦!」

  帖納罕和小刀附合般地嘿嘿輕笑,小妮子白眼啐道︰「死相!」

  小混有意無意的將手搭在小妮子香肩上,同時伸指謔笑道︰「瞧,裙子又飛起來了!」

  小妮子撫著嘴,呵呵笑得花枝亂顫,小混順手攬過小妮子肩頭,順勢將她帶入懷中,靠坐在自己的胸前。

  小妮子剎時羞紅了臉頰,可是舒服的姿勢,和甜蜜蜜的喜悅,都使她捨不得離開小混溫暖的胸膛。

  小混微一側頭,正好迎上杜雲亭的眼光,於是,他裝做這才發現杜雲亭在場般,對杜雲亭微笑頷首,打個遲來的招呼。

  杜雲亭的臉上在笑,但是,笑意似乎沒有進入他的眼中,使得他這一笑,少了一份親切感,反倒顯得有些森森的冷漠。

  孔雀開屏是為求偶,天下爭風相妒者,豈止於女子而已!

  小混扭頭收回視線,正好迎上小刀一臉若有所覺的笑意,他無聲地咧咧嘴,彼此心照不宣地將目光重新投向比賽場內。

  半晌——

  小刀忽有所感地低聲道︰「小混,蒙古的角力摔跤的確名不虛傳,你瞧他們這種近身相搏,實在與武術中的拳腿掌指大異其趣,獨樹一格呢!」

  小混目注場內,點頭同意道︰「嗯!瞧他們進撲攻擊時的靈巧和快速,的確頗有名堂,加上他們出手的鎖扣絆拿,全是關節要害和使力重點,若是真個兒被他們抱牢,只怕連擒拿手也沒有什麼用處。」

  說著,他順勢圈緊環抱小妮子的雙手。

  小妮子不好意思地扭身低啐道︰「討厭,你又不是蒙古的摔角勇士……」

  小混低頭附在她耳邊,輕聲道︰「有豆腐不吃,非小混也!」他又順嘴「滋!」地輕吻小妮子的香腮。

  小混把小妮子弄得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只得嚶嚀低啐,更加縮進小混懷裡,躲避小混的天外飛來之嘴。

  小刀捉狎地嘆笑道︰「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呀!」他暗指小妮子越縮越貼進小混的懷裡,使自己更加無路可退,無處可逃。

  小混黠謔地眨眼笑道︰「便縱有龍潭虎穴,行之何所怯?」

  小妮子乾脆嘟起嘴盯著比賽看,對小混和小刀二人捉狎逗弄的話語,全部裝成沒聽見。

  帖納罕非常不解風情地皺眉道︰「小子,你們兩個嘀咕些什麼?看比賽時專心點。」

  小混對著他的後腦扮個鬼臉。

  忽然,群眾一聲驚呼。

  此刻場內一名摔角武士,正被對手橫肩撞退三步,他的對手趁這機會,立刻衝向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腰巾,腳下沉馬立樁,豁然猛旋用力向外疾扯,這名勇士順勢被對手摔倒在地。

  在觀眾的呼聲中,對方撲上前雙手自他的腋下穿過,反臂按住他的頭頸,使他臉面朝下動彈不得。

  受制的這人,立即伸手在地上連拍三下,然後四肢大張表示認輸。

  勝利的一方馬上放開他,同時伸出手將他自地上扶拉起,比賽的二位摔角勇士,非常有風度地握握手,一起接受觀眾的喝彩歡呼後,退出場外。

  小混輕笑道︰「我喜歡這樣,比賽時雙方全力以赴,比賽完了不論輸贏勝負如何,兩人還是和和氣氣,不傷感情地繼續做朋友。」

  小刀語重心長道︰「江湖中人如果都是這種想法就好了,只可惜江湖不是那達慕,朋友可不是那麼容易維持的……」

  一陣鼓掌之後,又另外二名摔角勇士進場,進行第二場的比賽。

  看了一陣,小混評論道︰「這兩人的摔角技術比剛才那兩個高明不少。」

  帖納罕接口道︰「通常摔角比賽都是一場比一場精彩,技術最好,名氣最大的摔角勇士,全都排在後面當作壓軸好戲。」

  小刀淡笑道︰「理應如此,對了,怒獅哈赤是不是也會參加今天的比賽?」

  帖納罕搖搖頭,一陣喝聲打斷他的話,觀眾們正為場內旗鼓相當的比賽,各自的吶喊助威。

  其中一人在被對方扣住手腕摔倒時,趁隙將對方絆倒,兩人一陣扭壓之後,雙雙滾開躍起,有如鬥雞般互視一眼,力刻又衝迎而上,再次展開搏鬥。

  帖納罕盯著場中的摔角比賽,似乎懷著無限遺撼地搖頭嘆道︰「你們以為這兩人的摔角技術不錯?其實,他們在怒獅手下走不出三招呢!可惜,哈赤病了,再也不能參加比賽了……」

  忽然,小混他們背後的場外傳出一陣騷動,驀地,一個有若旱天雷鳴的霹靂吼聲叫道︰「你們騙我!你們怎麼可以騙我說沒有摔角比賽!」

  小混等人齊齊回頭向後望去,只見一名身高八尺有餘,魁若小山的龐然巨人,正瞪著一雙銅鈴眼,鼻息咻咻地憤怒咆哮。

  這巨人最惹人注目的,就是他那頭倒豎如獅鬃,飛揚披散的蓬亂褐髮,那就像頂著招牌似地告訴別人說他乃怒獅是也!

  此時,怒獅身前一名年約六旬有餘,身材瘦小乾癟的老頭,拈著顎下的山羊鬍子,急急頓腳道︰「哈赤,你講點道理好不好,你的病隨時有發作的可能,而你若是再上場比賽,只有加速病情的惡化,你難道真的不要命了嗎?」

  怒獅哈赤不屑地輕哼一聲,拔開擋路的小老頭,嗤鼻道︰「阿骨郎大夫,要不要命是我哈赤自己的事,用不著你操心,怒獅說要比賽,有誰敢阻止試試看!」

  小老頭阿骨郎大夫,急得小跑步追在哈赤身後,一直「你你……唉呀!」叫個不停。

  哈赤根本不理會阿骨郎大夫,逕自踏地有聲地走向眾人圍坐的圓場。

  他排開人群,往場中擠去,同時揚聲叫道︰「耶魯爾,你出來!你竟敢騙哈赤,你算什麼好兄弟?你是不是害怕再輸給怒獅,不敢和怒獅比賽,所以故意找藉口不讓哈赤參加今天的比賽?你出來呀!」

  此時,場內的比賽因為哈赤的出現,已經停止下來。

  方才出場的八名摔角勇士其中一名年約二十五、六歲,生的方臉大耳,魁武威風的年輕人。

  他走入場中迎向哈赤,皺眉道︰「哈赤,你怎麼不聽阿骨郎大夫的話,好好躺在床上靜養,卻又跑出來呢?」

  哈赤插著腰往耶魯爾面前一站,大剌剌道︰「呸!要我躺在床上等死?他是做夢!」

  耶魯爾好言勸道︰「哈赤,他是大夫,他自然知道什麼對病人最好,你就回去休息吧!等你病好了,你要參加比賽,或是練習摔跤,我耶魯爾一定奉陪。」

  哈赤一把撥開耶魯爾擱在他肩上的手,瞪眼道︰「耶魯爾,你不用說的那麼好聽,我哈赤知道自己的病是好不了的。近這一、兩個月來,我頭痛得越來越厲害,發作的次數也越來越多,還有,我的眼睛也常常變得模糊,就算吃藥也沒什麼管用啦!」

  耶魯爾微微一震,強笑道︰「哈赤,你別胡說,你一定會好的,你忘了,你是全蒙古有史以來傑出的武士,你絕對不會輕易被一點小毛病打倒,你……你不會死了!」

  說到後來,他的聲音已經有點哽咽不止。

  驀地——

  哈赤仰天哈哈笑道︰「不錯,我怒獅哈赤是全蒙古最偉大、最勇猛的首旗摔角武士,哈哈……」

  他的笑聲中,有一股說不出的落寞和淒涼,彷彿是一頭瀕臨死境的雄獅,正發出無畏的悲吼。

  良久,哈赤收住笑聲,莊嚴道︰「耶魯爾,如果阿拉真的要哈赤死哈赤也無話可說,只是,你既然也是摔角武士,應該更能體會哈赤的心情,一個摔角武士,尤其是一個紅帶金牛首旗武士,就算是死,也該死在摔角場上而不是床上!」

  哈赤伸出雙手,搭在耶魯爾肩膀上,搖晃著他,語氣略見激動道︰「耶魯爾,你如果真是哈赤的好兄弟,你就不要阻止我參加摔角比賽,你應該幫助哈赤完成我這個最後的心願!」

  耶魯爾微仰著頭,淚水盈眶,他猛地伸手抓緊哈赤的雙臂,沉重點頭道︰「哈赤,我們這輩子是好兄弟,就是下輩子也還要做好兄弟,我答應你,我會一直陪你摔角,直到……直到最後一場!」

  淚,隨著他的點頭,滑出眼眶,靜靜地溜下。

  全場突然暴出熱烈的掌聲,原本席地而坐的眾人紛紛站了起來。

  這時候全場近萬的群眾,沒有一人說話,他們已經將心中的最崇高的敬意,透過勢烈肅穆的掌聲,毫無保留地傳達出來。

  小刀也對眼前這個有怒獅之稱的蒙古豪士,有著一股說不出的欣賞和惺惺相惜的感情來。

  他很自然地瞄向小混,希望小混能夠有興趣露一記回春妙手,將哈赤這匹死馬,將就些救成活馬。

  小混正視而不見地仰望藍天,他的手無意地跟著其他人拍動著。

  此時,他緊蹙著眉頭,織弱純稚的臉龐上,流露出一抹沉靜深邃的表情,彷彿,他正跌入一個幽遠無涯的世界裡神遊。

  哈赤豁然脫去上衣,他身上早就穿戴好參加摔角比賽的行頭。

  他除了和其他摔角勇士相似的穿著打扮之外,哈赤在腰上多繫了一條巴掌寬的腰帶,腰帶的扣頭,正是一個金光閃閃的純金牛頭。

  觀眾們重新落座,興奮又略帶惋惜地等候著比賽開始。

  小混兀自不覺地怔然獨立著,小妮子頗為尷尬地扯了他一把,小混這才茫茫然地坐回地面。

  他好像尚未從那個太虛幻境中回來,只是,原本看著天空的他,此刻正怔怔地直盯著哈赤。

  哈赤和耶魯爾兩人依禮向四周觀眾和對手行禮致意,然後,哈赤習慣性地雙手互拍一下,大喝著展開攻擊。

  只見他猛然向耶魯爾衝去,卻在貼近對方的同時,驀的橫移一大步,出腳掃向耶魯爾的下盤。

  耶魯爾上身微傾,右腳倏然後拉,輕鬆避開哈赤的掃腿,反手撈向哈赤左腕,企圖扣住他的左手。

  哈赤哈哈一笑,左手急收,同時左臂弓肘頂出,撞向耶魯爾胸口正中。

  耶魯爾後躍一尺,立即又斜滑上前,低身朝哈赤腰際衝抱而去;哈赤一個大旋身,讓開耶魯爾,順手一掌推在他的肩部,耶魯爾隨著衝力被哈赤推得連衝三步才堪堪站穩。

  只這兩、三下交手,就可以看出哈赤的反應、技術,的確都在耶魯爾之上,不愧是蒙古的首旗摔角武士。

  哈赤沉喝道︰「耶魯爾,看仔細!摔角除了靠蠻力,還需要眼明手快,反應靈活。」

  他突然猛地伏身衝撲,照著耶魯爾適才的招式再使一次,耶魯爾疾然半旋,然而,哈赤卻適時沉踏右腳踵,左臂倏張,一把抓住旋身的耶魯爾,就勢再旋,繞著逆時針的方向,將耶魯爾反手拋出。

  哈赤這一拋之勢,其實純粹是利用耶魯爾自己旋轉所產生的衝勁,再加上自己覷準勢子,輕扯一把而已,就將耶魯爾拋出七步之外,在地上打個滾後,才站起身來,這完全是借力使力的技巧功夫。

  哈赤一拋成功,並未趁機進擊,反而擺穩姿勢等待耶魯爾主動攻擊。

  耶魯爾明白這是哈赤有意藉機教導他一些摔角技巧,這除了說,哈赤自知死期將至外,還有什麼解釋。

  早在此次那達慕展開之前 ,阿骨郎大夫就曾對他說,哈赤如果乖乖躺在床上,大約還有半年的生命,如果繼續摔角,哈赤就可能隨時斃命。

  如今,耶魯爾除了含著淚,咬著牙,盡心學習之外,他又能奈何?

  場外,阿骨郎大夫滿臉焦急地搓著自己那枯瘦如爪的老手,來回不停地蹀踱頓足。

  忽地,小混好似大夢初醒般,「啊!」的輕叫一聲,只見他雙目放光,神色欣然地猛拍腿,叫道︰「是了!」

  他急急回頭推著帖納罕道︰「帖老兄,快,快去將那位蒙古大夫請來,我可得和他好好研究一番!」

  帖納罕納悶道︰「找他做什麼?是不是你哪裡不舒服?」

  小混眉頭怫然微蹙,雙眼瞪嗔道︰「事關生死大事,說了你也不懂,快去!」

  早已習慣小混嬉笑怒罵的皮懶性情,帖納罕被小混此時不怒而威的嚴肅表情,瞪得心頭一窒,一顆心不聽使喚的怦怦亂跳。

  他驀地機伶伶一顫,登時,驚出了一身冷汗。

  於是,帖納罕幾乎是連滾帶爬地翻身而去,臨走他猶不忘回應一聲︰「我馬上去!馬上去!」

  小妮子輕扯小混衣袖,吐著舌嬌聲道︰「你幹嘛那麼凶?嚇死帖老兄啦!」

  小混茫然眨眼道︰「凶?我沒有呀!大概是心裡掛著事,所以說話比較嚴肅而已。」

  小妮子不以為然地皺了一下俏鼻子,輕笑著開玩笑道︰「看不出你正經時會那麼嚇人,難怪你老是不正經。」

  小混呵笑地輕捏她的鼻子,詼諧謔道︰「知道就好,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要我正經一點,我這個人呀!要是正經起來,就像這樣!」

  他學做凶惡狀地狠狠皺起眉頭,菱角嘴抿的老長,硬將嘴角往下拉,一雙黠慧精明的大眼睛,拚命睜得比雞蛋還大。

  然後,這才憋聲道︰「活似城隍廟裡的城隍爺。」可是他溫文織秀,略帶點孩子氣的臉盤兒,怎麼凶也裝不出城隍爺的威風,頂多,像個作怪的小鬼頭罷了!

  「城隍老爺?」小妮子嚇哧笑道︰「你要是城隍爺,我就是地藏王菩薩!」

  小混洩氣地垮下臉,忽而,又吃吃笑道︰「不,小妮子,你絕對不像地藏王菩薩。」

  小妮子不服氣道︰「為什麼?你怎麼知道我不像?難不成,你還見過地藏王菩薩的真面目,否則怎麼知道我像不像?」

  小混呵呵輕笑道︰「哎呀!這種事用肚臍眼想也知道,你哪時候聽過人家說地藏王菩薩是女的?當然你怎麼裝也不會像!」

  他故作神秘道︰「我倒是想到你凶起來時,會像誰的模樣。」

  小妮子好奇問︰「誰?」

  「母夜叉!」小混得意地宣佈。

  小妮子登時花容失色,她噘起的小嘴,足足可掛得上三斤豬肉,她捏起小粉拳,恨恨地擂著小混肩頭,大發嬌嗔道︰「死小鬼,你才是母夜叉!」

  小混哈哈笑得肩直聳,小妮子的粉拳捶上去,倒像是在替他搔癢!

  小刀啐笑道︰「好了,你們兩個,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公然打情罵俏,未免也太過於那個了吧!」

  小妮子重重一哼,賭氣地背過身去,不理會小混他們。

  小刀有趣地一笑,逕自對小混低聲道︰「瞧出來沒?那個怒獅好像有意在教導對方的摔角技巧。」

  小混瞄了幾眼場中,點頭輕聲道︰「應該的,那只獅子既然認為自己沒有生望,當然不甘心帶著一身絕技進棺材。」

  小刀擔心道︰「你有幾成把握可以醫好他?」

  小混攢起眉頭道︰「難講,這要看他的病情到底如何,如果,怒獅的毛病真如我所料的話,依他的現象看來,情況可不妙,所以我要找那個蒙古大夫問問看之後,才能夠對症下藥,決定該如何做。」

  帖納罕此時正帶著阿骨郎大夫,匆匆趕來。

  老郎中頗有漢風地拱手為禮道︰「小兄弟,不知你找我有何貴幹?」

  小混拉著阿骨郎大夫在自己對面坐下,他開門見山道︰「老郎中,我本身也學過幾天的醫,所以對哈赤的病情很有興趣。你能不能將他的病歷,自發病初期起,仔細說給我聽聽,或許,咱們倆會診一番,還能救了你們這位蒙古第一勇士。」

  阿骨郎驚疑不定地望著小混心想︰「你這小孩才多大年紀,就算學醫吧!又能學得多少?我阿骨郎行醫三十多年,什麼病沒見過,連我都束手無策的毛病,你又如何能救?」

  小混見這個蒙古大夫神色不定,半天不語,猜也猜得到他心裡在想什麼。

  於是,小混好整以暇,支顎淡然道︰「老郎中,啥赤的毛病,可是有絕症之稱的腦腫瘤?」

  阿骨郎愕然反問︰「你怎麼知道?」

  小混呵呵輕笑道︰「老郎中,這有什麼好驚訝,看病不離開望、聞、問、切,雖然我未曾替哈赤把過脈,但是剛才聽他說出自己的病兆,加上我仔細觀察他的氣色,大概也猜得出八、九分,如何?現在你該相信我不是吹牛了吧!」

  阿骨郎汗顏道︰「小兄弟的確高明,是老夫太小心眼。」

  小混理所當然道︰「知道就好,不過此時猶未晚也,好吧!你可以告訴我有關哈赤的病情了吧!我可是洗耳恭候多時啦!」

  阿骨郎尷尬地笑笑,然後,他輕咳一聲,似是整理思緒般,略為沉思後,緩聲道︰「大約在八個月前,哈赤因為他頭痛得受不了,一些偏方又都無效,所以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到我那裡。」

  小混肯定道︰「照理說,一般感冒引起的頭痛,應該不會那麼嚴重。」

  阿骨郎大夫附合道︰「是呀!我也是這麼認為,於是替他仔細把了脈,發現他後腦玉枕穴附近,血氣有些積窒不順,不像是感冒的症狀,便替他炙了一針,開了付藥,吩咐他兩天後再來。」

  小混呵笑猜測道︰「結果他沒回來?」

  阿骨郎拈著鬍子苦笑道︰「沒錯!還是一個月後我碰到他,才問他情形如何。」

  小混黠笑道︰「他一定說很好,完全沒有問題。」

  阿骨郎訝然道︰「你怎麼知道?他就是這麼說的呀!」

  小混嘻嘻一笑,慢聲道︰「對那些不喜歡看病、見大夫的人而言,說這種話是天經地義的事,他不這麼說才叫奇怪,後來呢?」

  阿骨郎扳著指頭算道︰「就在五個月前,他被耶魯爾拖來見我,耶魯爾說哈赤時常喊頭暈、頭痛,脾氣變得很暴躁,他的朋友都快受不了他了,所以強迫他來看病。我一診脈之後,發覺以前玉枕穴的毛病不但未好,反而情況更嚴重,於是又為他下了兩針,同時吩咐耶魯爾,無論如何,隔天架也得把哈赤強架來看病。」

  小混皺眉道︰「就是這樣,有很多病本來可以醫得好,偏偏病人自以為自己沒問題,三拖兩拖之後,就變成絕症。那你又是何時確定哈赤得的是腦腫瘤?」

  「大約在三個月前。」阿骨郎沉重道︰「經過連續二個月的治療後,我只能控制住哈赤的病情不再繼續惡化,可是,玉枕穴附近的血路不通一直也不見改善,於是,我改而對他的足太陽膀胱經下針,發現有針響,而且哈赤也感覺好了些,我才肯定他的病症是罕見的腦腫瘤。」

  小混在心裡嗤道︰「你他奶奶的,還真不枉稱為蒙古大夫,如此明顯的毛病,竟也要兩個月才能肯定,真是庸醫!」

  他神色微沉,繼續問︰「你原先是如何對他下針治療?」

  阿骨郎心中竟有些莫名的忐忑,好像昔年他還未出道時,每當面對師父的臨時考問,心裡雖知自己沒錯,卻總有股子說不出的惶然。

  於是,阿骨郎乾咳一聲,不自在地扭一扭身,小心道︰「第一次和第二次的下針,我都是針對打通玉枕穴附近的血路,所以直接對玉枕穴下針。我是以一寸分長的銀針,用針管彈針進入皮下,然後施用捻針法,慢慢地刺入深部。」

  小混點點頭道︰「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你如此下針的確沒錯,而後呢?」

  阿骨郎悄悄噓口屏住的一口氣,稍為放鬆之後,繼續解說道︰「兩次用針以後,由於哈赤病情並不單純,所以我改而對他的督脈針、灸並用。」

  說完,他似乎等待著小混的同意,而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為什麼在小混面前,他始終有種戰戰兢兢的壓迫感,好像連自己信任了三十幾年的經驗,都不再那麼有把握。

  小混沉吟道︰「督脈起於會陰,上走背部的正中線,達於頭頂,各下走入顏面正中線,到於上齒齒根部,它掌管大半的頭部穴道,你如此下針沒有錯……玉枕穴屬足太陽膀胱經,你可有繼續施針?」

  「有!」阿骨郎肯定萬分。

  小刀、小妮子、以及帖納罕,還有一些關心哈赤病況的人全都圍著小混和阿骨郎他們二人,仔細地聽著二人會診的結果。

  但是,這些人當中,十之有八九不知道他們二人所談何事,尤其是牽涉到有關經脈、穴道和針灸之術等方面,眾人更是有如鴨子聽雷——一臉茫茫然,有聽沒有懂。

  倒是小刀自幼習武,經脈走向、穴道所在,無不了然,只是以往這些經脈穴道,對他而言是內力運行的方向,具有傷敵、制敵的功能而已。

  如今,他旁聽小混和阿骨郎的交談,這才明白武與醫,其實是一體兩面的事,它們所依據的理論重點,其實大致相同。

  陡然間,他對醫術一道有了概念,內心不禁喜忖道︰「聞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老古人果然誠不欺我。」小妮子眨動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痴痴凝望小混正經八百的臉龐,此刻,小混所流露出的神采膽識完全不同於他平時那種吊兒郎當的模樣。

  此時的他,實在是個能讓任何少女覺得足以托付終身的好對象。

  因為,他是那麼的沉穩,那麼的可令人依靠!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野 的頭像
莫野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