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小妮子拉著小混和小刀二人,湊趣地幫忙趕著牛群。

  晨曦微現的黎明時分,放牧的眾人在望五爺和數名領頭人員的率領下,騎著一匹匹高壯的大馬,分散成口袋形的隊伍,將上千頭的牛群,緩緩趕往有水源的草地。

  牛群此起彼落的「呣呣!」哞叫,牧人們在牛群揚起的塵沙中高聲吆喝答叫。

  望五爺居中,小混和小刀在他的右手邊,小妮子則在他的左手邊,其中還有六、七名人手,跟隨於兩側。

  望五爺毫邁地呵笑問︰「小混,第一次參加趕牛,覺得如何?場面頗為壯觀吧!」

  小混興奮道︰「壯觀極了,真令人有種熱情澎湃的感覺。」

  小刀突然「噗哧!」的脫口一笑,原來他聽到「澎湃」二字,又聯想到小混為望四爺治病時,精彩萬分的形容。

  望五爺微笑道︰「怎麼回事?小刀,有什麼不對嗎?」

  小刀乾咳兩聲,保留道︰「只是想起四爺罷了。」

  驀地,望五爺放聲哈哈大笑,原來他已聽聞過望大爺轉敘當時現場的情形。

  良久,望五爺喘笑道︰「小混,你的醫術可和你的形容詞一樣高明,聽大哥說,四哥服了你開的藥,立刻止住翻騰的一瀉千里,是不是?」

  小混眨著眼,嘿笑地點頭。

  望五爺好奇道︰「難得你年紀輕輕,就有此等醫術,可是跟誰學的?」

  小混輕笑道︰「我爺爺。」

  望五爺「喔!」的點頭,又道︰「憑你這身醫術,已經足以懸壺濟世,你有沒有興趣留在這附近開業呀?」

  小混故意溜了小妮子一眼,語含深意道︰「不但有興趣,而且興趣大得不得了,不過……」

  他故作無奈地嘆息道︰「我的俗事未了,只怕沒有辦法那麼早安定下來。」

  此時,有一頭公牛突然自牛群中衝出,逃往小混等人的面前。

  望五爺沉穩地大喝一聲,順手一揚,一支和小妮子在狼山上所用,形式相同的黑色長鞭,已在他揚手之際,「 啪!」脆響著攔阻公牛。

  那頭公牛聽得鞭聲,立刻朝右躥去,望五爺長鞭不收,再度挫腕揚鞭,「呼!」的一聲,長鞭橫飛向右邊而去,再次攔住公牛的去路。

  公牛又向其它方向逃,但不論這頭公牛往何處衝逃,始終衝不過望五爺揮動的長鞭,最後,這頭公牛只得洩氣地鑽回牛群隊伍之間。

  小混不禁脫口讚道︰「好鞭法!望五叔,你們這手俐落的鞭法是跟誰學的?使得既順暢又自如。」

  望五爺怔了一下,訝然問︰「你是說這使鞭的手法?」他呵呵笑道︰「這怎用得著人教,只要趕牛趕羊,趕得多了,你自然會用鞭子。」

  小混會意地道︰「所謂習慣成自然,就是這個道理!」他騎在馬背上,怔怔地盯著前方發呆。

  小妮子在另一邊笑道︰「五叔,你不曉得,小混他的鞭子耍得好棒呢!簡直比爺爺還厲害,我還想叫他教我,小混,好不好?」

  小混彷若未聞,依然空茫地瞪視前方。

  望五爺奇怪地看著小混,又叫了他一聲,仍是沒有反應,小刀仔細一看,發現小混正緊蹙眉頭,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困難大事。

  小刀正待開聲,望五爺已經轉揮長鞭,虛空掃向小混眼前。

  直覺的,小混上身微微後仰,右手突然屈指驀彈,一股銳勁猛然撞向望五爺的鞭梢,這股力量不但將長鞭撞偏三尺,同時,震得望五爺右手一麻,長鞭差點脫手落地。

  小混猛然醒覺,他忙不迭抱歉道︰「望五叔,對不起,我剛剛在想事情,下手失了分寸,你沒怎麼樣吧?」

  望五爺愕然道︰「小混,這是怎麼回事?你哪來這麼大力氣?」

  小混聳肩一笑,解釋道︰「望五叔,這就是武林人物所謂的功夫,是一種內力的修為。」

  望五爺驚呼道︰「怎麼你們年紀還這麼小,就是武林人物?」

  小刀輕笑道︰「所謂武林人物,只不過是一群學過武藝的人,自然也有我們這等年紀的武林人物。」

  望五爺拍著額頭笑道︰「對,對!只是我太驚訝,倒顯得少見多怪。」

  小妮子黠慧靈活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她一派天真地問道︰「五叔,你的意思是說,小混他們就是四十響馬那一類的人?」

  「四十響馬?」小混和小刀齊聲茫然地重覆。

  望五爺豁然大笑,他對小混他們解釋道︰「四十響馬是關外一撥凶狠有名的匪盜,燒殺擄掠無所不為,關外人眾對他們簡直談之變色。這四十響馬的首領,叫做巴大酋,他就是一個功夫很厲害的武林人物。」

  小混哇哇怪叫道︰「好呀!小妮子,原來你把我們當作強盜?」

  小妮子急急搖手辯白道︰「不是啦!人家是說你和小刀哥哥是那種功夫很厲害的武林人物,不是說你們是強盜,你誤會啦!」

  小混斜瞟小妮子一眼,閒閒道︰「我當然知道誤會,我是故意要誤會,你那麼激動做什麼?」

  小妮子被他搶白的猛然一愣,這才明白小混故意在捉弄她,她氣呼呼地送他一記大白眼。

  小刀皺眉道︰「巴大酋?這個人我也曾有所耳聞,他的外號人稱血煞人熊,在江湖上的確是個出名的狠角色!」

  小混意氣風發地叫道︰「他奶奶的,什麼人熊,若是他惹到了小爺,照樣打得他變成狗熊!」

  望五爺讚賞地哈哈大笑,小妮子卻是嘲訕地嗤之以鼻,而小刀則是淡淡一笑,他心想︰「這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此時,前方領路的人,發出「呦——呵!」的高呼,提醒所有的人注意,水源已到。

  小混瞇起眼,眺望前方,只見牛隊已不再繼續前進,牧人放任牛群自由走動吃草。

  小混突然好奇問道︰「望五叔,連雲牧場裡,不是有好大一片草原嗎?為什麼你們不在自己的牧場裡放牧,還要費事將牛群趕到這麼遠的地方?」

  望五爺笑道︰「牧場裡雖然有草原,但是場裡的牧草必須留著過冬之用;二來,若是長期集中在同一處放牧,勢必破壞到原有的草原。所以牛群的放養需要常常改變地方的原因在此,這也就是逐水草而居的生活。」

  眾人此時已經緩緩到達臨時搭建的休息處。

  望五爺首先拋鞍下馬,對小混他們道︰「你們自己在這裡休息,或是到附近玩玩,我們要黃昏才回去,五叔還有事要忙,不招呼你們!」

  小妮子嬌聲道︰「五叔,你儘管去忙,我會帶小混和小刀哥哥去玩。」

  望五爺含笑點頭後,大步離去。

  小混他們三人下了馬。有人過來將馬匹牽走,小混迫不及待地踢腿扭臀,活動一下筋骨,這才興衝衝問道︰「小妮子,接下來咱們要幹什麼?」

  小妮子指著前方不遠,一處曬不到日頭的陰涼處,神秘兮兮地道︰「我們要到那裡去。」

  小混看著小妮子所指的地方,那裡除了比較陰涼,就是一片空曠,並沒有其他任何特殊之處。

  他不由得滿臉狐疑問道︰「去那裡做什麼?」

  小妮子催促道︰「去了你們就知道嘛!走啦!」

  她自己帶頭向那地方奔去。

  小混詢問地看向小刀,小刀聳肩道︰「別看我,我不可能知道。」他一拍小混肩頭,朗笑道︰「走吧!到了那裡不就可以曉得了。」

  三人到了空地,小妮子逕自找塊石頭坐下休息,小混他們忙著環目四顧,但就是看不出任何端倪。

  小混見小妮子一派悠閒,他對小刀一使眼色,兩人也各自坐下,猶如老僧入定,不言不動。

  半晌之後,小妮子終於憋不住了。

  她瞥眼偷偷瞧向小混他們二人,只見他們二人卻是瞪眼向天,一副大做白日夢的樣子,毫無好奇或者不耐煩的神態。

  小妮子不禁有氣道︰「喂!臭小混,咱們可以開始了吧!」

  小混斜睨著她,故意一臉茫然道︰「我們不是已經開始了嗎?」

  這反而搞得小妮子一頭霧水,她怔愕問道︰「你們開始做什麼?」

  小刀滿臉莊重,神色正經道︰「當然是開始休息,做夢。」

  小妮子啐笑道︰「不是啦!你們少神經!」

  小混怪叫道︰「小妮子噯!我提你個醒兒,你別忘了,這裡可是鳥不生蛋,狗不拉屎,沒有半個鬼的荒郊野外,你說話最好多加三思,否則若是刺激了這兩個『碩果僅存的男人』,就……嘿嘿……」

  「怎麼樣?」小妮子雙手插腰,大馬金刀地往前一站,一副泰山石敢當的架式!

  小混摩拳擦掌地站起身,露出一臉賊兮兮,色迷迷的豬哥相,嘿笑連連,一步一步地朝小妮子逼近。

  突然——

  小混大吼︰「我就發神經!」他出其不意猛地撲身,夾以雷霆萬鈞之勢衝向小妮子。

  小妮子冷不防尖叫一聲,扭頭就跑。

  「啪!」一聲巴掌脆響。

  「哇!死小混,不要臉!」

  小妮子站在七步之外,雙手抱臀,紅著一張鵝蛋臉,又羞又恨地跺腳大罵。

  小混滿臉賊笑,雙手輕輕交拍,大剌剌道︰「這是教你,永遠不要背對敵人。」

  「劈啪!」響鞭破空聲倏然銳嘯。

  小妮子恨死了小混的賊笑,抖手就是一鞭抽向他。

  小混「哎喲!」鬼叫,身子突然呼地隨著小妮子的長鞭,往後退去。

  這一手正是文狂李二白,成名的輕功絕技大幻挪移。

  小妮子一鞭落空,追步向前,右臂急掄,「呼!」的一聲,長鞭劃著半弧反掃向小混腰際。

  小混哈哈朗笑,右腳為軸,身體像陀螺般微微一旋,輕輕鬆鬆躲開這一鞭。

  由於小妮子人小力氣弱,對於丈長響鞭的使用,還無法像望五爺一樣,只須挫腕翻手就能將長鞭舞得呼呼有聲。

  她每一次揮鞭攻擊,都必須用手臂和腰勁,加大動作才耍得開長鞭,不到半刻鐘,小妮子已是一身香汗淋灕,卻沒能奈何得了那個小混混。

  別說小妮子的鞭法奈何不了小混,就算是望五爺,或者是望老爺子來,也一樣不能在小混那身出神入化的大幻挪移身法下討得好去。

  小妮子越是打不到小混,越是生氣,她越生氣,就越加心浮氣躁,出手更是呆滯不靈。

  小混忽前忽後地穿梭在鞭影之間,口中嘖嘖有聲地調笑道︰「唉!不行不行,這一鞭太差了!」

  「哎喲!這是哪門子的手法? 真是他奶奶的差!」

  小刀在一旁看得有趣,知道小妮子傷不到小混,也就不去阻止他們二人。

  忽然,小妮子猛的將長鞭往地上狠狠摜去,人一矮就賴坐下地,「哇!」的一聲,委屈地號啕大哭!

  小混和小刀兩人同是一怔,小混急急掠向小妮子身旁,打躬又作揖地問道︰「怎麼了嘛小妮子,我是和你開玩笑的,幹嘛哭成這樣子?」

  小妮子哭得更凶,還捏起粉拳,捶打探視她的小混。

  小混苦著臉暗想︰「奶奶的,這算什麼?兩個爺爺都沒教我該怎麼應付吶!」

  只聽小妮子嗚嚥道︰「死小混……臭小混,只會欺負人家……」

  小混一屁股跌坐於地,對慢慢走來的小刀,聳著肩無奈地苦笑。

  小刀目光一閃,暗忖道︰「喝!這小妮子挺賊的嘛!」

  原來,小刀發現小妮子哭的聲勢雖然哀怨動人,但是眼淚倒是沒有幾滴,他暗自好笑,卻也不點破。

  甚至,他還落井下石道︰「是你弄哭的,你可得自己收場。」

  小混白了他一眼,咕噥一聲,索性把心一橫,展開雙臂,硬將扭動掙扎的小妮子摟在懷裡。

  小混安慰道︰「別哭,別哭,我的親親小妮子,你要是再哭下去,小心被眼淚泡皺了皮,那會變得很難看,就像個一百歲,兩百歲,又老又醜的老太婆,那時就沒人喜歡你嘍!」

  小妮子被小混擁在懷裡,窘的她大氣都不敢喘,連裝哭的事都忘了。

  此時,聽完小混亂七八糟的安慰,反倒差點脫口大笑,她只好拚命咬著唇,使得小混誤以為她還在哭。

  小混無奈地嘆口氣,呻吟地道︰「我說小妮子,你到底想怎麼樣?只要你別哭,我什麼都答應你。」

  小妮子抽抽噎噎,模糊問︰「真的?」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小妮子一把推開小混,咯咯笑道︰「我要你教我耍鞭子!」

  小混嘴巴張得足以塞下一顆駝鳥蛋,他目光古怪,癟聲道︰「噢!演戲呀!」

  小刀識趣地閃過一邊,準備讓他們二人私下解決。

  驀地——

  「啊——」

  小混張牙舞爪,大吼著跳上前,將小妮子壓倒在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滋!」的一聲,狠狠地吻了小妮子的香唇,然後呵笑著翻身逃開去。

  他得意至極地大笑道︰「我只會欺負人家!嘿嘿……」

  小妮子掩著臉坐在地上,那顆螓首,只差沒學駝鳥一樣,找個洞鑽進去。

  就連遠在一旁的小刀,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那雙輪廓優美的耳朵,和一截裸露的粉頸,此時正紅得像熟透了的櫻桃!

  小刀嘖嘖笑叱道︰「小混蛋,這可是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之下吶!」

  小混咂咂嘴,回味著偷來的香吻,陶醉道︰「我已經警告過她了,別刺激我!」

  小刀搖搖頭,嘆笑道︰「小流氓!」

  小混嘿嘿笑道︰「只要對象適合,流氓有何不可!」

  他說完之後,拋了個媚眼給小刀。

隨即,小混揚聲道︰「小妮子喔!害羞好了沒有?想要耍鞭子就趕快過來,這種功夫可不是三兩天就能學得會的,時間寶貴吶!」

 

*   *   *

 

  是夜。

  弦月如鉤。

  繁星閃爍。

  在這萬籟寂靜的時刻,正常人都應該已經入夢。

  偏偏就有那種不甘寂寞的人,在如此夜涼如水的淒清深夜,無視瞭望台上的守夜人,和大宅子內的打更手,堂而皇之地翻牆而出!

  出?怪了,怎麼會是翻牆而出,莫不是已經得手了吧?

  二條人影,藉著大宅子和夜色的雙重掩護,宛如幽靈般,飄出望家那道丈尋高的紅磚圍牆。

  就在他們二人越過牆頭的瞬間,皎白的月光,映出二人的面容。

  啊!這兩個半夜不眠,跑出來四處溜躂的人,赫然是小混和小刀這對好哥倆,只見他們出牆之後,逕向大青山的方向急馳而去。

  呼呼的風聲,在小混他們的耳邊掠過,冷深的露氣,彷彿要鑽進人的骨頭裡去。

  小刀微微打個冷顫,輕噓問道︰「是不是今天趕牛時,引發你什麼靈感,讓你在這種冷不溜丟的三更半夜,跑出來夜遊?」

  小混嘿笑道︰「老哥,你可真聰明,不過,我可是為了你,才會這般辛苦吶!」

  小刀怔道︰「怎麼說?」

  小混身形飄逸的和小刀並肩馳行,他賊笑兮兮地道︰「打從上回,你老大在狼山上見識過孤渺六絕的前二招之後,你不是一直魂牽夢縈,巴望著能早點學會那套刀法嗎?今晚,咱們就來練練這套孤渺六絕。」

  小刀輕嗤道︰「就算我想學,也不會是在趕完一天牛,累得全身癱軟,只想趴下睡大覺的晚上!」

  小混戲謔道︰「哎呀!這你就不懂啦!你沒看通俗小說裡面寫著,某某男主角,在一個更深露重,夜黑風高的晚上,巧遇異人指點,學得一身駭人聽聞的絕藝,得以報仇雪恨。

  所以說,咱們要練功,自然也不能免俗,得在這種冷颼颼,涼冰冰,蛙蟲不鳴的三更半夜跑出來亂逛,才算符合劇情需要,說不定吶,還真讓咱們碰上個把兒的外遇!」

  「外遇?」小刀訕笑道︰「我看你是在打屁,連外遇都有了,有沒有綠帽子?」

  小混故作驚訝道︰「唷!老哥,你的經驗挺豐富的嘛!怎麼我才在外面相遇,你老大就戴上綠帽子啦!真叫人佩服嘖嘖(之至)!」

  小刀啐笑地飛起一腳,踢向小混,口中笑罵道︰「他奶奶的,屁蛋!」

  小混呵呵一笑,身形微微輕晃,人已由小刀的左側,閃至右後方,輕易地躲開小刀的那一踢。

  小刀不由得在心裡暗讚︰「奶奶的!大幻挪移,真是名不虛傳!」

  驀地,小混突然輕叫道︰「就是那裡啦!」

  此時,在二人眼前出現一片疏林,稀稀落落的樹林子之後,是一處頗為寬敞的黃土空地。

  朦朧的月色下,樹林間陰影掩映,顯得有些幽忽黯淡。

  但是,那片空地卻是十分廣闊,比起林子裡,明亮不少,正是適合動手動腳,演練武技的好地方。

  小混掠進空地之後,隨即環顧一匝,滿意地點點頭,對身旁的小刀道︰「這場地不錯,正好適合試招,凝魂寶刀借我用用吧!」

  小刀解下繫於左胯,隱在長衫下擺內的凝魂寶刀遞給他,小混接過問︰「孤渺六絕的口訣你背熟了沒有?」

  小刀輕笑道︰「熟得可能倒背如流!」

  小混呵笑道︰「熟就好,千萬別倒背,否則要我把刀法倒過來演,我可沒有那麼大的本事!」

  小刀微微一笑,小混又道︰「既然你已經把口訣背熟,我就稍為解釋一下刀法涵意,然後再演練幾遍,讓你觀摩一番,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去體會。」

  小刀會意地點頭,同時更加凝神準備聆聽小混的解說。

  小混微仰著頭,凝著滿天繁星和一彎眉月,沉聲緩緩道︰「孤渺六絕,招如其名,一共有六招,首二招『孤魂飄飄』和『茫茫渺渺』主攻,招式發動有若孤魂野鬼,飄忽不定,虛實難測,它的重點則在虛就是實,實就是虛,虛虛實實可以隨心自如。因此,這二招既可以攻敵也可以擾敵,效果如何視使刀之人的功力深淺和對招式體會的多寡而定,這兩招,你在狼山就已經見識過。」

  小混回瞥小刀一眼,小刀了解地點頭。

  小混便又接著道︰「次二招,『凝神聚魄』、『魂歸來兮』,乃是借用寶刀之名作為招式名稱,這兩招是守招,意思就是指,要用凝魂寶刀來守護自己,免受敵人的傷害。刀勢恰好和前兩招完全相反,著重於沉穩厚實,好像要把那些飄蕩的孤魂野鬼,千魂萬魄,喚回到自己身旁,團團而繞,藉以保護自己。」

  小刀一點頭,小混繼續道︰「最後兩招是殺招,一招叫『月毀星沉』,一招是『天絕地滅』,顧名思義,這兩招的刀法自然是凌厲凶狠。一旦施展開來,摧枯拉朽,所向披靡,只是我功力不行,有些精奧的細處,沒有辦法掌握很好,所以會產生破綻。」

  小刀笑謔道︰「你放心,只要是有問題的地方,我一定會認為是你程度太差,表現不出刀法的精髓,絕對不會在認為是孤渺六絕不好!」

  小混白他一眼,咕噥道︰「馬屁!」他接著若有所思,沉吟道︰「你問我是不是趕牛時引發靈感,其實,應該是望五叔所說的一句話,使我聯想到孤渺六絕真正精神所求,於是突然悟通爺爺為什麼要罵我,說我使刀像在繡花,徒俱架式!」

  小刀好奇問道︰「哪一句話?你悟通什麼?」

  小混得意至極地望著他,黠笑道︰「他說,他們的鞭法用不著人教,只要趕牛趕得多了,自然就練會一手好鞭法,是不?」

  小刀回憶道︰「不錯,我記得當時,你好像說了句習慣成自然。」

  他又不解地問道︰「可是這又如何?後來,小妮子要你教她鞭法,你卻先傳她內功心法,足見,自然練就的手法,仍比不上有人傳授。」

  小混斜眼道︰「自己練的本事,當然比不上有師父教的,除非是個像我一樣的天才!」

  小刀嗤了一聲,小混不理他繼續道︰「可是,我所聯想到的事,不是有沒有師父教的問題,而是習慣成自然的自然這件事。」

  小刀皺著眉頭想半天,想不通小混意欲何指。

  小混振奮解釋道︰「因為習慣所養成的自然,那是一種潛隱在我們意識之下的想法,由於平常時,我們對這種理所當然的想法,並不會有特別的反應。可是,一旦當我們遭到某些情況,這種想法,會使我們心隨意轉,自自然然地產生反應去應付情況所需。」

  小混頓了頓,喘口氣的繼續道︰「通常,這種潛在意念的反應,是直接而且絲毫沒有猶豫,所以它能夠在最短的瞬間,決定最有效的應對之道,這就是所謂的意念心動,如臂使指!」

  接著,他徐徐舉起手中的凝魂刀,目不稍瞬地盯著,神色悠然地侃侃而談道︰「如果,我們將同樣的道理,轉而印證在刀法使用上。是不是說,我們必須熟悉手中的刀,直到我們對刀的使用成為一種習慣,一種自然的反應,在必要的時候,能夠利用這把刀,在最短的瞬息之間,發揮最有效的使用,這不就是以意使刀的境界!」

  小刀神往地呢喃道︰「以意使刀!以意使刀!意動而刀發,心之所欲,則刀往之,正是所謂刀法無招的境界……」

  小混輕笑道︰「其實,所謂招式,只是指刀法尋著一定的規則變動,若是招式能夠跟得上心意的轉變,自然可以突破招式的束縛,變成不按軌跡而行,達到出人意表的結果,也就是一般人所指的無招。」

  身為刀尊的傳人,小刀對這些用刀之道,自然不算陌生。

  只是包括他師父在內的所謂宗師們,從沒有人將這個道理,以如此淺顯的文字,把它明明白白地解釋出來罷了。

  他不禁佩服道︰「小混,你的腦袋是怎麼長的?居然能夠由一個點,聯想到整體的面;這種聯想力未免太嚇人了吧!」

  小混聞言,骨頭不免輕了三兩,他得意地呵笑道︰「這沒什麼,別忘了,我是天才!」

  他意猶未盡地補充一句︰「其實,說的再簡單一點,無招就是……」

  小刀頗有興趣地以眼光詢問他,小混戲劇性地搖頭沉吟道︰「無招就是……不合常理的亂七八招是也!」

  小刀被吊足胃口後,忍俊不住地啐笑道︰「他奶奶的,打屁!」

  小混嬉皮笑臉地胡鬧一番,此時看看月色,月已隱沒,只留下如夢的寒星,輕輕地閃爍著。

  於是,他活動一下筋骨,拔出凝魂刀,拋開刀鞘,準備示範孤渺六絕。

  小混的個性,天生幽默、好動,固然,對於這套以嚴謹見長的刀法,始終沒太大的興趣,從來不曾真正用心想去學好過。

  如今,卻因為在無意中領悟了如何突破有招,到達無招境界,所以使得他,第一次想要認真地體會這套孤渺六絕。

   他只是想試試看,孤渺六絕到底能不能符合他的「亂七八招」?

  如果能在無招的境界中,孤渺六絕又有多大的發揮?

  此時,小混臉上一片茫然,肅穆的神情宛若天神,因為他一直相信武狂任浩飛告訴他的話,認為武者之道,有如信徒膜拜所信仰的神明。

  武者之神何在?武者之神,小存於心,浩存宇宙!

  是以,神在心,則武者是神;神在宇宙則宇宙成為神。

  因此,唯有心中有神,始能駕馭萬物之神,方可達到無堅不摧的武學境界。

  雖然小混以十五六歲的年齡,就已經能夠體悟此等武學的至高精義,但是由於經驗、歷練和功力都尚未至圓通成熟的地步。

  所以,他還無法使自己成為真正浩然無畏的武神!

  寒露清冷,夢星似鑽!

  小混迎著夜風,雙眸平視微闔,雙腿分叉而立,左腳斜前半步,右手持刀,刀尖指地與左腿尖齊,左手自然下垂,貼於腰側。

  他就以如此看似閒散的姿勢,靜靜的挺立如山,小混終於輕輕提轉持刀的右腕,他的移動,是恁般緩慢,恁般沉靜,令小刀幾乎忽略他的動作,未曾即時察覺,他已經開始舒展保持良久的姿勢。

  宛如綴有星芒的刀尖,在小混手腕輕旋之際,擦著地面,由右向左劃個半圓,直豎在他胸前半寸之處。

  小混雙眸如星,凝視著尾芳吞吐跳躍的刀尖,就在這一剎那,小刀強烈的感受到;一股發自小混身上凜然的肅殺之氣,將他再度的逼退三尺。

  此時,小混已不再是那個憊懶皮滑的小混,他已經和凝魂刀融成一體,幼化成一柄威嚴冷厲,飽盈殺氣,令人驟然寒心的出鞘神刀!驀地——

  一聲清悅龍吟,小混陡然發動刀勢,剎那間,青芒暴漲驟進,冷電穿閃如蛇,空氣終究經不住利刃的切割,發出破碎的嗚咽。

  頓時,天地間充斥著千萬道刺目寒光,炫人眼眸。

  森冷酷殺的刀影,彷彿觸手可及的實體卻又恁地幽幽蕩蕩,如煙若霧般飄忽幽蕩,像煞一群被九幽逐放的野鬼孤魂哀怨的吟嘆無家可歸。

  驟然間,飄忽幽蕩的刀影倏地收攏匯聚,就好像無數的神魂鬼魄,受到召喚,突然有了依靠,急然自四面八方趕向歸處。

  回歸的冷電精芒,宛若有靈,在小混身旁四周旋環飛繞,霍霍的刀光,由疏漸密,越滾越急,終於化作一股白亮的光柱,將他裹護其中。

  倏地,刀勢再轉,凝魂寶刀時而幻做鬧海遊龍,翻騰滾躍,躥搗江河;時而飛掠如振翼怒鷹,持風狂嘯,襲捲蒼穹。

  凝魂寶刀映現的青芒,忽左忽右,時上時下,快如風馳電掣,縱橫交穿於天地四野,八荒九垓。

  在如此浩然激烈的刀勢之下,宛若天欲傾,地將裂,群星俱隕,明月崩碎!

  黃土空地的十丈方圓之內,登時飛沙走石,葉墜樹傾,彷彿剛剛經過一場浩劫。

  雖然此時空氣之中,勁翻氣湧,芒飛電閃,銳嘯如泣。

  但是,老實說,小混為了讓小刀能夠仔細看看清楚,有關孤渺六絕變招換式間的精微奧妙,全神倒也真的貫注,只是全力嘛,未必見得以赴!

  於是,一回合,二回合,三回合——

  當小混重覆施展三次孤渺六絕之後,他已是舞得興起,只聽他口中大喝一聲,凝魂寶刀的刀芒,再長三尺有餘,隨著暴漲的青碧光芒,小混一口氣,同時施出孤渺六絕的六大招式。

  豁然間,一聲轟然巨響,宛如百噸炸藥同時引爆,震得人血翻氣湧,耳膜生痛。

  便在巨響的同時,漆黑如墨的大地,陡然炸開一團白亮的光華,彷彿宇宙間爆現出一顆新生的星雲。

  空地上的黝黑樹林,被白亮的光團照耀地有如白晝,宿鳥在巨響中撲翅驚飛,光華下,如雨飄散的落葉清晰可見!

  小刀急急掩耳,連連閃身倒掠三次,慌忙地避向樹林內。

  當他驚魂甫定立於林間,赫然發現腳下落葉積逾盈尺,原本茂盛的翠林,此時只剩下稀疏幾片葉子,孤零零高掛枝頭。

  小混卻卓立於空地正中,已然收住刀勢,雙手捧刀奉於胸前,仍是滿臉肅殺,不怒而威的神情。

  良久……

  當一切都已重歸寂靜,小混臉上才開始散去濃烈的殺氣,緩緩撤刀,斂起刀魂和心中的武神。

  他重新恢復嘻笑怒罵的德性,揚眉問道︰「喂!老哥,你躲那麼遠怎麼看得清楚刀法?如何,我這兩手比起在狼山時,是不是比較有點進步?」

  小刀噓出屏住的一口氣,緩步走回空地,迎向小混,咋舌道︰「老天!好霸道的刀法,要不是我逃得快,就被你撂倒當場啦!嘖嘖,你的進步,還真是奶奶的一日千里呀!」

  小混瞪眼道︰「什麼霸道,這叫威風、浩然,不懂就別亂說,會給人家笑的!」

  他將凝魂刀遞給小刀,接道︰「喏,該你啦!我示範完畢,換你試試看你到底領略多少,是不是和我一樣有天才,能夠一『目』千里!」

  小刀接過凝魂寶刀,突然,連雲牧場的方向,傳來隱隱的蹄聲,小混和他,不約而同回頭探望,發現點點火光,正迅速向空地這裡移動。

  小混怔然叫道︰「哎喲!乖乖不得了,怎麼全來啦?」

  小刀謔笑道︰「還不是被閣下的威風、浩然所召來看戲來著。」

  小混得意地吃吃笑道︰「奶奶的,我點名的本領還真不小,連吆喝都不用,就能讓幾十里外的人,快馬加鞭地趕來報到!」

  突然小混改口叫道︰「不行不行,這夜傳絕學的事,在小說、傳奇裡面,都是挺神秘的,讓人瞧見就沒趣了,老哥,咱們快快溜之也乎!」

  小刀知道小混是懶得對來人解釋,到底發生什麼事,光是眼前這些景象,連他這個親目所睹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何況,要他對一群不諳武功,聞聲趕來看熱鬧的解釋,那有多累,還是回家睡覺,比較乾脆。

  於是,他們兩人摸黑避開持火把而來的人群,自另一人方向,神不知鬼不覺地逃回望家大宅,假裝剛才那團極光之火,驚天霹靂,和他們沒有關係……

  第二天。

  望家連雲牧場裡,紛紛傳聞昨夜牧場西北方向那座長青林,不知為什麼得罪老天爺,讓雷神一殛,劈光全部的樹葉,變成禿頭林。

  半夜在瞭望台守夜的人,更是活靈活現地描述自己目睹的情形。

  什麼一顆流星劃過天際,轟隆一聲落在長青林內,地上就冒出一團白光,像曇花般一現即逝。

  有人猜測,是天仙被貶入凡塵,有人說是紫微星降生,有人認為是大吉大利的好預兆,有人搖頭嘆息又要出凶事……

  不管哪一種說法,小混總是一臉無辜地聽人轉播,甚至一本正經有模有樣地和人互相討論。

  小刀不禁佩服他演戲技巧之高明,連梨園裡的台柱都比不上。

  只有在沒有人的時候,小混他們兩人會抱著肚子,相對哈哈大笑,正巧,小妮子興衝衝跑來找小混,要告訴他最新消息。

  小妮子一踏入小混的房間,見他們兩人笑得前俯後仰,好不樂乎,不禁好奇問︰「小混,你們在笑什麼?幹嘛那麼高興?」

  小混拚命用袖子擦著笑出來的眼淚,一邊哀哀呻吟︰「哎喲!好痛……笑得我肚子好痛……呵呵……哎喲!笑死人嘍!」

  他根本無暇也無力回答小妮子的問話。

  小妮子皺著柳眉,不明所以地望著小混他們。

  半晌,她跺腳啐道︰「莫名其妙!」

  小混突然猛的自椅中翻身跳起,衝上前「滋!」地吻了小妮子的香唇,樂道︰「我笑有人自願送上門來,呵呵,好香啊!」

  「死小混!」小妮子紅著臉,大發嬌嗔道︰「你……討厭!」

  她可是越來越習慣小混的偷襲,這下子連臉也不用藏了。

  小混嘿嘿賊笑地逗弄道︰「我若是死了,就不會吃你的口水啦!而且,我一點兒也不討厭吃口水呀!」

  「臭混混,我捶死你!」小妮子氣苦地捏起粉拳,追向小混。

  自從小混教她一些入門的內功心法,做為使鞭子的奠基功夫後,連帶這小妮子的動作、反應,都比以前輕快靈活許多。

  這可是小混始料未及的事,怎麼只見小妮子一閃,那雙粉拳已經當頭落下。

  小混怪叫道︰「哎喲!殺人嘍!」他腳下微滑,輕鬆容易地躲開小妮子的小手,裝模作樣地抱著頭,逃向門外,同時故意大聲嚷嚷道︰「謀殺親夫啦!」

  小妮子恨恨地追出門去,留在房裡的小刀仍然可以清楚地聽見,小妮子潑辣地怒斥道︰「死小混!臭小混,男子漢大豆腐,有膽你就別跑,看我不撕爛你的臭嘴,烏鴉嘴……」

  「呵呵,我的嘴才不臭,否則怎麼配得上你的香唇?你若是撕爛我這張可愛的櫻桃……不,不是!是水蜜桃大嘴……就沒人吃你的口水,小心你的口水……會滴滴嗒嗒……像瀑布……」

  「曾能混……你是……雞蛋炒鴨蛋……超級大混蛋……」

  聲音漸漸遠了,也漸漸模糊,看來,他們二人已經追出前院。

  小刀臉上泛起一抹有趣的笑容,喃喃自語道︰「不是冤家不聚頭,古人說的一點兒也沒錯。」

  他的嘴角依舊留著隱隱笑痕,整個心思卻已沉入自己的思緒裡。

  此時,小刀的腦海裡只有昨夜小混所演練的刀法的影像,一次又一次地反複著,他不自覺地以手代刀,出神地比劃著孤渺六絕。

  他的心裡只有刀,至少,目前只有刀,而容不下任何感情……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野 的頭像
莫野

來富否泛~Life for Fun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