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1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面對嚎啕大哭的山仔,一身血糊淋漓的獨孤羽,閉了閉眼,強忍著幾欲奪眶而出的淚水,竭力保持貫有的平靜道:「山仔,不許哭!男子漢大丈夫要流血不流淚。你瞧……,羽叔傷得這麽重,都不曾吭過一聲,你……別再哭了。」

  山仔勉強收了聲,邊抹著淚,邊哽咽道:「好,我……不哭!我只要記住這些。羽叔,他們怎麽折磨你,等咱們出去之後,再一點一滴的要回來!」

  獨孤羽欣慰道:「對!不管敵人加諸我們多大的恥辱或傷害,只要我們留著一口氣,總有索回的時候。」

  山仔咬牙切齒的抽噎道:「江湖衙門,咱們的仇結定了!還有那個幕後出錢陷害我們的人,你等著,我若不揪出你來報仇,我就不叫山仔!」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獨孤羽明知山仔胡扯,但仍然皺著眉,將這個荒唐的假設考慮一番。

  山仔看看天色,奇怪伺候他們三天的年輕夥計阿貴,今天怎麽動作這麽慢,還不將早點送來?

  昨夜,獨孤羽特別交代過,要早些送上餐點,因爲他們要退房離開。

  「阿貴兄呀,我的肚子在抗議沒人理會它啦!咱們的早餐是不是被別人吃掉了?還有熱茶呢?難道知道我們要走,連茶水都省下來不成?」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耶?」山仔收起陶醉美夢,倏然正色道:「說到百獸山莊,剛才好像沒有看到那頭老獅子出現在大會上。難道他們沒有來參加這場免費打知名度的盛會?還有……,好像也沒有看見半個乞丐在金頂寺附近『賴賴蛇』(閒蕩),莫非天下第一大幫的丐幫也沒有參加?這樣未免太不合常理了嘛!」

  獨孤羽讚許道:「難得你還注意到這些細節。據我所知,丐幫最近正在舉行五年一度的全幫大會,而丐幫幫主向笑天與法空個性不合,彼此看不順眼對方,所以沒派人前來參加比武大會,不算意外。」

  山仔喃喃輕笑道:「呵呵!乞丐頭和和尚頭不合?好極了,我開始有點欣賞這個乞丐頭。」

  獨孤羽無聲一笑,接著又沈吟道:「至於百獸山莊沒有人現身,倒是值得留意。依李大獅的爲人,絕對不會故意開罪峨嵋派,他至少會叫他兒子帶人來捧場,這件事有些蹊蹺!」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頂寺前。

  更多的人潮鑽動在廣場周圍的涼棚之間,將一向寧靜的佛門聖地,點綴得宛如市集般喧騰熱鬧。

  差就差在少了四處叫賣和兜售零嘴的攤販,否則,金頂寺前可就更像在慶祝廟會,而非舉行既嚴肅略帶血腥的「武林大會」。

  寺前的人潮早已從事先趕回之人那裏得知警鐘大作的來龍去脈,所以當峨嵋掌門和獨孤羽他們相繼步入會場時,除了引起陣陣隱含興奮的議論聲外,倒沒有人覺得驚奇或訝異。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仔在心中呵呵偷笑,忖道:「你奶奶的臭和尚,你想找我胡扯蛋,你可真是死不知路呀!」

  另方面,法明已疾言厲色的駁斥道:「強詞奪理!就算你不識方向,莫非跑遍大江南北的病書生也不知道金頂寺所在,跟著你一起迷路?」

  山仔眉頭一挑,詭黠反問道:「我羽叔憑什麽要知道路?他和峨嵋派井水不犯河水,沒事又不會跑到你家廟裏上香。今天他也是第一次光臨貴寶地,他跟著我迷路有何稀奇?」

  法明聞言微窒,強言道:「小子……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法空冷硬道:「獨孤施主,承玄天道長和晦明大師說情,老納便予你一個辯駁的機會。你說,你爲何擅闖本派禁地?如果於情於法有據,老衲可大力承擔爲你開脫。」

  獨孤羽逕自先對玄天道長和晦明禪師,抱拳長揖道:「道長、禪師,助言之恩不勝感激,只是獨孤某人向來不受威脅,更別提法空之言,猶如施恩捨惠,更是獨孤羽不屑受者。況且,不論在下爲何闖入峨嵋派禁地,闖入已是不爭之事實,說與不說,對峨嵋派而言業已無關緊要……。」

微頓一下,獨孤羽冷笑接道:「恐怕他們早巳打定主意,非得嚴懲在下不可!」

  獨孤羽話剛說完,峨嵋派已經響起一片斥喝與騷動的聲音。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仔嘴裏塞滿東西,模糊不清道:「羽叔,你要不要也來顆梨?味道挺不錯的!」

  獨孤羽皺眉道:「嘴饞,也不怕毒死你!」

  山仔吞下嘴裏的梨,黠謔直笑道:「這些禿驢哪敢用有毒的東西拜菩薩?除非他們不想上天堂,想到十八層地獄底下觀光。」

  獨孤羽沒理會他,兀自沈思道:「莫非是我誤解隱訣之意,尋錯了地方?」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獨孤羽順著小徑向前指,愉悅道:「看見前面那處山谷沒有?它有沒有什麽特別的地方?」

  山仔眯起眼睛,仔細凝望後,若有所覺叫道:「哈!那裏好像是好幾條山脈交會的最低點,難道那裏就是所謂的『百穴之匯』?」

  「應該是!」

  獨孤羽笑吟吟的接著又說道:「根據地勢,那裏低窪而不潮濕,況且背後有山爲倚,前是煦煦春陽,又有小溪環抱而過,正是此脈活龍穴眼所在。方才走在小徑中的兩人是峨嵋派中輩份最低的弟子,據他們所言,小徑正是通往峨嵋派歷代祖師靈骨存放之處。這一切跡象顯示,百穴之匯應該就是峨嵋派歷代祖師靈塔所在。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獨孤羽「喀!」地敲了他一記響頭,仰天大笑道:「知之爲知之,不知爲不知,是知也!」

  山仔揉著微腫發痛的腦門,愁眉苦臉道:「你說什麽?我聽沒有!」

  獨孤羽早已習慣山仔如此三不五時,偶發的鄉土之音,他逕自語含深意道:「自己已經知道的事理,不要傲於啓齒,需能有心將自己所知真理告訴不明白的人。而自己尚未明白的事情,也不要羞於開口去請教明理的人;如此,你的智慧就更能長進!」

  山仔疑惑道:「我記得古董是說,凡是知道便是知道,不知道就說不知道,這樣才是真的知道也!」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峨嵋山。

  山脈細而長,美而豔,綿延曲折,重岩疊翠,氣勢雄偉,且又不失秀麗。

  故而,自古便有「峨嵋天下秀」的美譽。

  峨嵋山原本是我國道教聖地;然而,自五代之後佛教大興,山間佛寺逐漸遍佈,使得佛教終於取代道教的地位,使得峨嵋山成爲另一處佛教聖山。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驀地——

  山仔竟抓著竹尾,借力自水塘中嘩啦竄起。

  獨孤羽心覺不妙,眼前已飛來一團黑影,逼得他不得不撒手放開竹子,閃身退避。

  「叭!」的一聲,一團爛泥擊中草亭支柱,四下飛濺。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3962.jpg

  一株老葉早已凋零過半的梧桐樹,孤伶伶地獨立於黑夜寒雨之中,顯得恁般落寞、淒涼。

  梧桐樹下,一名年屆三十五、六歲的中年書生卓然孤立,豎簫就口,吹奏著嗚咽的曲調。

  他身上是襲濕透的藏青長袍,松垮垮地垂掛於削瘦的身軀,長袍的下擺在風雨中有一下沒一下地輕輕擺晃著,一頭垂披散亂的長髮,雖然掩去書生大半邊面孔,卻掩不住他蒼白似雪的病容。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又微明了。

  四季如一的長春谷中,早已不知經歷過多少個日出與日落。但是,歲月從未在這裏留下痕跡,使人幾乎也遺忘了時間的流逝。

  隨著漸亮的天色,太陽緩緩爬上萬巒之頂,向大地投灑下萬道金光。

  谷內,迎著第一道陽光的一處空地上,赫然排立著數十堆亂石。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化素養入海去
自自冉冉過新春
歡歡喜喜學賴和
是非對錯冇要緊

 

總統.jpg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活在造物的恩典中,行走在上帝的旨意裡,不代表就要活得如夢似幻脫離現實;浪漫雖美,切莫用幻想填充。(莫野)

 

2017 0102 0152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4204.jpg

IMAG4200.jpgIMAG4199.jpg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控制慾,源自內在的不安全,所以想緊緊抓住外面不屬於自己的部分;傷人、傷己。(2016 1119 0936

 

以製造業的模式看待或定義文創,其實是對文創(產業)的迷思,也是對文創最大的障礙。(2016 1228 1845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著獨孤羽的訴說,山仔忍不住切齒大吼道:「太過份了!這種事都做得出來,天底下還有公理和道義嗎?」

  「公理?!道義?!哈哈……

  獨孤羽驀地放聲狂笑,他笑得是恁般淒厲悲涼,尖銳得宛如嘔心泣血的哭號,寧靜詳和的長春谷亦被他如此似哭還笑的狂嘯震得鶯燕亂竄,百花齊墜。

  山仔忍不住以雙手緊緊捂住耳朵,但仍然被獨孤羽如此笑聲震得血氣翻湧,眼冒金星。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