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an 26 Thu 2012 03:50
  • 梅花

梅花.jpg(攝影:Sakura Sun

堅忍傲然、抗冬耐寒,骨氣和清香,全是騷人墨客說的話。我綻放,只因為我存在;從不,也無須為取悅他族異類負責。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4 Tue 2012 07:46
  • 桂花

桂花.jpg  (攝影:Joseph)

莫道錯亂了時節,從廣寒而來,四季金銀任我變幻,留得春色浮暗香,一縷芬芳。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數日後。

  長江附近不遠,有個被稱之為白湖的小小湖泊。

  湖心之中,沙洲堆壟,面積不過七、八里方圓,不算挺大。

  在這座不是很寬廣的小沙洲上,卻有人建起圍牆,蓋著屋子。在那道約有二人高的風火磚牆裏,隱約可見紅簷飛翹,綠瓦掩映。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皖境。

  霍山山麓。

  一處依山而築的偌大莊院,正沈睡於寂靜的月夜之中。

  莊院外,一座井然有序蒼翠高聳的參天松林,猶如沈默的守衛般,盡職地環護著這處莊院。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手下驀地一緊,登時撥弄出一連串熱情又放浪的琴音,忽遠忽近的旋律令人不自覺地聯想到一名淫蕩的浪女,羅衫欲解猶遮,揮擺著賽雪皓腕勾誘性急的情夫,過來撲捉自己。

 

東方碩聞樂大悅,亦即撥琴如飛,琴音猶如那匆匆卸盡衣衫的猛漢,如狼似虎地直朝挑逗自己的蕩婦撲抱而上。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經過數日的調養,小混體力大致已恢復,於是便差丁仔到黃安城內,接引準備護送興世子回府的官兵前來小村見面。

  為數頗眾的官兵一到,立即將原本寧靜的小村搞得雞飛狗跳,不得安寧。

  小村中,那些單純簡樸的平民老百姓,何曾見過如此浩大的場面,一個個全都既驚且疑地躲回自家小土屋裏,拴緊了大門,放下窗簾,只敢打門縫裏面偷偷地看著外面光景,紛紛猜測著到底出了什麼大事?

  將小屋租給武林四公子的村長大人,直到此刻方始明白,原來自家屋裏竟然來了天皇貴客。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赤焰衝上一座小丘頂端,踱蹄進入一座稀疏的相思林裏,牠忽然本能地感受到某種隱藏著的危險氣息,浮蕩在林間四周,彷彿隨時呼之欲出。

 

  牠不安地停下腳步,抖甩著雙耳,不住地噴鼻低嘶,終於喚起小混的注意。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黃土道路像一條癱懶的土龍,在春陽的照耀下懨懨地向前延伸。

 

  道路的兩旁,是一畦畦翻整完善的菜園子。只是,現今時值春寒休耕的季節,園圃中尚未播種,圖留一片光禿的荒地。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光耀眼,晴空如洗的正午。

  赤焰小子在如此晴朗亮麗的天氣裏,愉快地昂首歡嘶,點踏著輕盈細碎的步伐,慢馳於麻城外的官道上。

  在牠身後不遠,以小混為首的狂人幫正規軍,人手一馬,由桑君無、白驥和白駿逸等人相伴,談笑風生,輕鬆而行。

  白駿逸依然半真半假地抱怨著,為什麼自己不能升任正式幫兵?被層層責任與義務所束縛的他,私心裏當真羨慕小混他們如此盡隨己意雲遊四海的自由。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落黃昏。

  狂人幫的幾支大樑,還沒有一個人有任何準備清醒的跡象。

  小妮子在哈赤的陪伴下,坐在廂房附屬的小廳裡,無聊地玩著自己的大拇指。

  好不容易,熬到晏起的興世子和武林四公子等人相偕前來串門子,這妮子才終於逮著機會,纏問昨夜所發生的種種事故。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混一行人循著更見挑逗的琴音,躡足來到城外一座荒廢的破廟前。

  幽怨纏綿的琴音兀自叮叮咚咚地自破廟裏清晰傳出,誘得聽者想入非非。

  小混等人潛向破廟前,約十丈開外一座稀疏的竹林中。

  今夜,月雖已見微缺,但天無片雲,皎月如望,照映得四下一片晃晃光亮。

文章標籤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玉芙蓉2.jpg(攝影:李盈) 

粉妝玉琢,跨洋而來;家,在遙遠的美洲,我已聽不見風吹過沙漠的聲音,許久。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湧金蓮.jpg(攝影:李盈)

從混沌中昇起,指天劃地,一步一金蓮,許我聖座之名。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逐漸加速的奔馳,一對只在風中出現的透明羽翼緩緩舒張;心,跟著速度輕盈起來。

    層層交疊的抑鬱,猶如清晨迎風綻開的蓓蕾,在款擺柔情的撫慰下片片舒展;最後一縷憂鬱的陰影,無處藏身,如煙逸入空中消失風裡。

    在風中展翅。呵~真是幸福啊!如果能夠明白如何的愛人與被愛著,淒美的情感儘管迷濛如霧,陣陣甜美依舊隨風傳來。風中,雨季是浪漫如詩的晶簾,霪霪繽紛如蝶翻飛著繾綣。

    穿透冰寒的冷冽,輕盈起來。乘著風的翅膀,讓心~自由飛翔……。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闇夜三點半。地界的冥府銀行不知道是否正交易熱絡?人類的城市,睡得最是深沈時刻。獨自漫步在寂靜無人的街頭,早春的夜風,很酷。

走過定時發出「歡迎光臨」的魔鬼吶喊的KTV,發現魔鬼營竟已變成了燈光有點曖昧的「電子遊樂場」。想想……,晨昏顛倒、作息混亂的人真的想不起來幾時開始沒再聽見那個響徹方圓十里的年輕魔鬼合音。忽地,一陣鶯鶯嬌笑自遊樂場身後那家「HOTALU」的門口傳出,陰影裡,一對穿著入時、風情萬種的粉粧女郎,興致高昂的吱喳接耳笑聲破空。旁邊,守著旅館生意的黃色計程車是訓練有素的司機,早早開妥了車門等候亂綻的花枝登著喀喀的高跟鞋上座;計程車終於揚長而去,夜又沈默了起來。

恍如孤魂野鬼飄過街頭,聽說,沒什麼大腦的貓科動物除了裝腔作勢的咆哮,最喜歡出獵時的無聲無息。風在耳邊呼呼地嘀咕,訴說的是哪道門哪扇窗哪張床上的八點檔?丁字路口,高聳的藝術華廈睥睨左右。一輛房車彆扭的挪動著,這車倒得相當鬱足;車裡居家男人臉上陰沈的表情是憂傷還是憤怒?脫出窄擠的車位,房車猛然大迴旋,輪胎刮著地面發出撕裂寧靜的尖銳摩擦聲瘋狂離去,閃光號誌只顧紅著黃著眨眼,若無其事。甦醒的是好奇的心,未經咖啡沐浴的頭殼依舊擁抱著混沌便秘中,拒絕為眼睛所見的場景編織一段精彩的邪惡故事。

腿,自主的走著。思緒放飛。台灣真的那麼不好嗎?誰說的。至少,不用帶槍,還可以一個人半夜三更在街頭安然遊蕩。寂靜裡,跨越一條幾乎不曾看到火車經過的鐵軌,平交道驀地叮噹叮噹敲響警鐘。怎麼回事?嚇了一跳的腦袋被搞笑病毒侵入,列出荒謬的遐思,這裡有地雷嗎?還是中共打過來了?黑暗中,一列懶洋洋的平板貨車轟隆倥隆彷彿自虛無中緩緩駛來。有火車耶!這裡、這種時候,居然有火車!拿出兒時的興奮心情,停步,目送這列懶蟲帶著低調的噪音邁入黑暗彼處,短暫地熱鬧了夢正香甜的暗夜。天很快就會亮了,不久之後這條路上便又車來人往喧囂非常。來來去去的人和車都要為照顧肚子汲汲營營,大概不會有閒情用雀躍的心情等候火車通過……,照顧肚子?對了,這可是出門當夜遊神的原因,怎地竟被拋到腦後!啊~回頭是岸,溫暖的7-11,我來了……。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

前陣子他參加了一個關於攝影剪輯等後製作作業的研習營,這已經是他開刀後三、四個月的事了。『怎麼樣,身體都恢復了嗎?』『百分之九十七、八差不多都恢復了。』朋友看到他開心的問候著,『那你又可以重出江湖了喔。』『是啊,不但重出江湖而且大概還可以再混個四十年沒問題了。進場保養到底是有效的啦!』哈哈大笑聲中,他給人的感覺,不管精神或體力和過往並無太大不同,就連最初那不能歸去的失落心情,似乎也已經恁般遙遠而模糊。然而只有他自己明瞭,另一種失落已在生理上形成,譬如不管是不是流感期,他的扁桃腺總是三天兩頭就發炎,還有就是體能始終也無法完全恢復的和以前一樣有勁。身體是他的,他是那麼確實的感受到少了一個半器官的影響,但最明顯也令他有點懊惱的卻是他腦袋裡時不時出現的空白狀況。

比起紅塵中打滾的多數人,他或許不能算是個才思敏捷的人,但是他幾乎不曾經歷腦袋裡面完全空白的時刻。他常笑自己就是用腦太多、沒事胡思亂想,所以才會晚上睡覺不好好睡,盡做些有劇情的夢。所以當他上課時,發現自己面對講師提出問題,腦袋裡面居然只有空白,一片當機似地空白,不論他如何努力攢緊眉頭想要啟動腦神經的運作,那顆腦袋就好像與主人無關,怎麼也連結不起來,他多少有點茫然與錯愕。儘管中醫曾經告訴他,人一生最多只能做兩次全身麻醉,否則後遺症會很大,因為全身麻醉對大腦有非常不利的影響,很容易導致老年癡呆。初時,他還不太怎麼感覺真有什麼影響,只覺得自己的記性真的比以前更差,而他總也一笑置之的安慰自己,他本來就是個忘性比記性強的人,手術後記憶力減退是很正常的事。直到他發現自己的腦袋竟無法正常運作,這才明白自己所失落的,其實不單單是那一個半的器官而已。而對於那已失落的部份,恐怕是再也無緣尋回了,就好比生命之中那些美麗的背影,不管他是否還留有深刻的眷戀,已經離開的多數再也無緣見面……。

日子依舊要過。不幸一點,他說不定還有四十年得將就著混,曾經為他創造利多的腦袋已經開始秀斗秀斗,長路依舊漫漫啊!這是他對未來最糟的情況的估計。然後他發現這個「最糟」其實也還好。因為多年來的中心思想令他深信,人類應該發展的是智慧而不是大腦。用腦太多,其實反而障礙靈魂的自覺與靈性的提升。許是老天知道他根本就是個放不下用腦的人,所以乾脆安排讓他體會有腦袋用也不得的境況,好提醒他多多往內尋求智慧,而非老是依賴著大腦編織美麗的幻想。於是,他笑了~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蔦蘿00.jpg    

許久未曾在天剛朦朧朧亮的大清早出門散步了。看太陽由柔和的金黃逐漸燃燒成眩目的白熱,能量增長的豐滿令人感動。

走過人車未醒的街道,漫步向山腰下的鄉間田園;落山而來的風有點大,呼呼撩撥著已然披肩的長髮,掠過頰邊的騷動浪漫了晨間。心情跟著開朗起來,腳步變得輕盈,一種莫名的喜悅充盈心中。

經過新光三越,發現附近的景觀已經有所改變。彷彿藩籬的鐵圍牆已被促新的大樓取代,一間以前不存在的小學聳立在過往的空地上,「安親班接送區」宣告著孩子下課後的去處。啊!驀然醒悟,自己多久不曾行經這條慣走的路線?多久不曾這麼怡然悠閒的蹀踱風中了?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

結果,西藥並沒有改善他的情況,越近黃昏,他的胃越發不安,非但醫生開出的藥完全無效,便是他自己過往慣用的備用藥也失去了應有的基本療效。人家說抱著垃圾桶大吐苦水有助於療養心靈創傷,那晚,他抱著馬桶大吐酸水竟然也有助於緩和胃傷。吐著吐著,近兩天過來和他一起住的娘親都被驚動了,直問怎麼回事?他氣噓哎哎、有條不紊的解釋:『藥吃得好的是病,藥吃不好的就是業障。這場病,本來應該是胰臟癌的,現在已經轉消成只割掉一半胰臟就解決了,當然該痛的部份還是得痛啦,消業障咩。比起胰臟癌發作的痛苦,這點痛算是小卡司,沒事沒事。』他的娘(注意,這可不是罵人!)向來信佛信道,對這番說詞自然是毫不懷疑。隔天他就拖著阿娘回台北家,決定另尋高明來對付如此寢食難安的症狀。

說起這「高明」,來歷可有趣的緊。嚴格說來,所謂的「高明」其實是個密醫,是個沒去考中醫師執照的無牌中醫。由於他自己沒事總喜歡翻翻中國五術看些有的沒的,對於中國傳統的醫學他倒是向來頗有信心的,早在他要去開刀之前,他都已經先翻好「湯頭歌訣」準備出院後按方捉藥,好好調養調養這個進場大修過的皮囊,只是,中藥進補也有進補的禁忌,譬如手術後其實身體損乏過鉅,並不合適直接大補。該要怎麼循序漸進的調養才是得宜,可不是像他這種檻外窺境的門外漢能夠翻書就翻得出來的,非得靠有兩把刷子的醫師動手才行。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