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濛濛暗黝黝的天空,從午後起,就一直飄著牛毛細雨。

  這場雨不大不小,正好能將大地攪和成一片爛泥,令走在上面的人,一個個怨聲載道,猛發牢騷。

  但是,就有四個年紀不大不小,未及弱冠的年輕人,頭頂細雨,腳踏稀泥,形態瀟灑悠閒,一搖三擺的晃進這座位於川滇交界的小鎮。

  這四人,爲首者身著青布長衫、腰懸竹簫、長髮披散、打扮特異;他身邊是一個舉止幹練的娃娃臉;隨後二人,一爲滿臉麻子,另一人則是手長腳長的大餅臉。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古董看見怪魚的眼睛竟能發光,忍不住呵呵笑謔道:「哇噻,那對魚眼保證是千金難求的夜明珠。老大,幹掉牠,咱們就發啦!」

  山仔悶聲道:「可惜不是雪魂靈珠,再怎麽發我也興趣不大。」

  古董乾笑道:「就把它們當作是雪魂靈珠的陪嫁,那總可以了吧。」

  山仔反問道:「你也認爲咱們有可能從這怪物身上找到雪魂靈珠?」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茶壺不禁納悶道:「奇怪,這裏的魚怎麽這麽不上道?」

  古董皺著眉頭道:「會不會是魚餌的問題?畢竟,我們從沒有在這麽冷的高原上釣魚的經驗。」

  苦瓜懊惱的收回魚線,起身道:「我要換個地方,換個手氣再試試!」

  他是四人當中最會找釣場的人。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仔他們進入滇境時,已是初冬時節。

  由於金沙江並不適合行船上溯,因此,山仔他們只有勞動自己的雙腿,沿途上行。

  越是接近江源,路途便越見崎嶇,自進入西康山地之後,他們幾乎無時不在攀山越嶺。

  山區的冬天來的更早,有些山頭,已開始飄下皚皚白雪,山仔他們同是裹著輕暖舒適的羊皮棉襖,在冷冽的風中,毫不畏寒的努力前進。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appy Valentine%5Cs Day.jpg

有情人沒情人都快樂~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船嘎吱微響,異常的輕輕搖晃起來!

  潛近的殺手立即屏氣沒入水底,因爲,他們知道這種輕微的搖晃,正是表示船中有人在走動!

  古董睡眼惺鬆地走向船舷,解開褲頭,滴滴答答的撒了一泡尿到江裏。

  他喘口氣,喃喃道:「哇噻!好爽,奶奶的,若不是晚上輸酒輸太多,也不用半夜憋著這泡尿起來洩洪!」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砰!」然悶響!

巨岩重重落下,再度震得地皮打顫。

獨孤羽和山仔不禁同時抹把冷汗噓口氣。

但他們二人一口氣尚未吐盡,一陣陣沈悶宏亮的鐘聲,彷彿來自地底深處般,「噹」、「噹——」,撼人心弦地響起。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茶壺聽著胡一吹竟也滿口南方鄉土之音,忍不住稀奇道:「老幫主,你也很會說我們的話耶!」

  「什麽你們的話?!」胡一吹哼聲道:「少年仔,我老大人在說這些有味道的話時,你們這些小鬼頭還不知道出世了沒有,也敢在我面前自賣自誇!」

  「味道?」山仔故意朝空中嗅了嗅,調侃道:「原來老大人的話就像臭酸的飯,是有味道的喲!」

古董也一本正經道:「可是我們其中沒有人姓王,而且也沒有人賣西瓜,怎麽會自賣自誇?」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宜昌城外。

  東南方不及裏許處,有一片小小的村落。

  村落依山傍水,風光明媚秀麗。

  一條河水迤邐淌流,河的對面是一塊塊綠意盎然的莊稼地。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仔披散著一頭長髮,身著一襲青布長衫,腰間垂繫著一管竹簫,儀態瀟灑、鶴立不群地出現在宜昌城內的酒樓中。

  他這身打扮,顯然引起不少人的注目和議論,而他對自己引起的騷動宛若未覺地自斟自酌。

  離開長春谷後,山仔便決定將所有的哀傷深埋心底,真正做到流血不流淚。他選擇和獨孤羽過去相似裝扮,做爲邁向未來的第一步。然後,他得找回昔日的「四小龍」,一起去尋找雪魂靈珠。

  想要「要回」古董等人,他勢必要先到洞庭湖走一遭,找丐幫幫主理論一番。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擁擠的地牢通道中,司徒延生與岳中齊聯手攻擊獨孤羽,他們並不正面和獨孤羽抗戰,只是採取遊擊的手段消耗獨孤羽的體力。

  司徒延生陰險笑道:「嘖嘖,我看那小兔崽子就快沒命了。獨孤大俠,你心不心疼?想不想去救他?」

  「用不著你擔心!」山仔語聲迸自齒縫道:「只要少爺……還有一口氣……,就還能自救!」

  彷彿要證明自己的話,山仔背靠著木門,顫微微地站起身。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仔嚇退二人之後,幾乎是直墜落地,摔得他齜牙咧嘴,暗叫:「哎唷,我的媽!屁股摔成兩半啦!」

  他臉色慘白地萎坐於地,喘息咻咻,即便已經快要昏過去了,心裏卻仍樂得嘿嘿偷笑,忖道:「奶奶的,這招『修羅幻現』拿來唬人果然好用得很呐!」

  原來,方才山仔雖是拚盡全力施展此招殺手鐧,但是以他目前的功力和體力而言,施展出來的「修羅幻現」卻是中看不中用,用來擺個樣子唬唬人還過得去,若想傷人,那就像葡萄成熟時——還早得很呐!

  司徒延生等人自然不知道方才狼狽逃竄的德性,是被山仔擺道的結果。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祝賀大家工作順利、財源興旺~

16388252_1317674094969380_7144350430215930784_n.jpg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司徒延生的語聲,石室門口迅速閃入兩名黑衣大漢,分別捧著兩個銀盤,畢恭畢敬的站在一旁。

  山仔瞥了銀盤一眼,只見一盤上面放了幾十隻尖細竹簽,每支俱有三寸多長,以及一個約人掌大,鑽有小孔的木盒。

  另一隻盤裡,則是放著一柄銀亮鋒利的匕首,一碗烏黑的油質物,和一把看似鉗子的鐵器。

  山仔毫無笑意的笑了笑,平板道:「總捕頭,難道不能打個商量,讓我羽叔休息一下?」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面對嚎啕大哭的山仔,一身血糊淋漓的獨孤羽,閉了閉眼,強忍著幾欲奪眶而出的淚水,竭力保持貫有的平靜道:「山仔,不許哭!男子漢大丈夫要流血不流淚。你瞧……,羽叔傷得這麽重,都不曾吭過一聲,你……別再哭了。」

  山仔勉強收了聲,邊抹著淚,邊哽咽道:「好,我……不哭!我只要記住這些。羽叔,他們怎麽折磨你,等咱們出去之後,再一點一滴的要回來!」

  獨孤羽欣慰道:「對!不管敵人加諸我們多大的恥辱或傷害,只要我們留著一口氣,總有索回的時候。」

  山仔咬牙切齒的抽噎道:「江湖衙門,咱們的仇結定了!還有那個幕後出錢陷害我們的人,你等著,我若不揪出你來報仇,我就不叫山仔!」

,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獨孤羽明知山仔胡扯,但仍然皺著眉,將這個荒唐的假設考慮一番。

  山仔看看天色,奇怪伺候他們三天的年輕夥計阿貴,今天怎麽動作這麽慢,還不將早點送來?

  昨夜,獨孤羽特別交代過,要早些送上餐點,因爲他們要退房離開。

  「阿貴兄呀,我的肚子在抗議沒人理會它啦!咱們的早餐是不是被別人吃掉了?還有熱茶呢?難道知道我們要走,連茶水都省下來不成?」

,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耶?」山仔收起陶醉美夢,倏然正色道:「說到百獸山莊,剛才好像沒有看到那頭老獅子出現在大會上。難道他們沒有來參加這場免費打知名度的盛會?還有……,好像也沒有看見半個乞丐在金頂寺附近『賴賴蛇』(閒蕩),莫非天下第一大幫的丐幫也沒有參加?這樣未免太不合常理了嘛!」

  獨孤羽讚許道:「難得你還注意到這些細節。據我所知,丐幫最近正在舉行五年一度的全幫大會,而丐幫幫主向笑天與法空個性不合,彼此看不順眼對方,所以沒派人前來參加比武大會,不算意外。」

  山仔喃喃輕笑道:「呵呵!乞丐頭和和尚頭不合?好極了,我開始有點欣賞這個乞丐頭。」

  獨孤羽無聲一笑,接著又沈吟道:「至於百獸山莊沒有人現身,倒是值得留意。依李大獅的爲人,絕對不會故意開罪峨嵋派,他至少會叫他兒子帶人來捧場,這件事有些蹊蹺!」

,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頂寺前。

  更多的人潮鑽動在廣場周圍的涼棚之間,將一向寧靜的佛門聖地,點綴得宛如市集般喧騰熱鬧。

  差就差在少了四處叫賣和兜售零嘴的攤販,否則,金頂寺前可就更像在慶祝廟會,而非舉行既嚴肅略帶血腥的「武林大會」。

  寺前的人潮早已從事先趕回之人那裏得知警鐘大作的來龍去脈,所以當峨嵋掌門和獨孤羽他們相繼步入會場時,除了引起陣陣隱含興奮的議論聲外,倒沒有人覺得驚奇或訝異。

,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仔在心中呵呵偷笑,忖道:「你奶奶的臭和尚,你想找我胡扯蛋,你可真是死不知路呀!」

  另方面,法明已疾言厲色的駁斥道:「強詞奪理!就算你不識方向,莫非跑遍大江南北的病書生也不知道金頂寺所在,跟著你一起迷路?」

  山仔眉頭一挑,詭黠反問道:「我羽叔憑什麽要知道路?他和峨嵋派井水不犯河水,沒事又不會跑到你家廟裏上香。今天他也是第一次光臨貴寶地,他跟著我迷路有何稀奇?」

  法明聞言微窒,強言道:「小子……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法空冷硬道:「獨孤施主,承玄天道長和晦明大師說情,老納便予你一個辯駁的機會。你說,你爲何擅闖本派禁地?如果於情於法有據,老衲可大力承擔爲你開脫。」

  獨孤羽逕自先對玄天道長和晦明禪師,抱拳長揖道:「道長、禪師,助言之恩不勝感激,只是獨孤某人向來不受威脅,更別提法空之言,猶如施恩捨惠,更是獨孤羽不屑受者。況且,不論在下爲何闖入峨嵋派禁地,闖入已是不爭之事實,說與不說,對峨嵋派而言業已無關緊要……。」

微頓一下,獨孤羽冷笑接道:「恐怕他們早巳打定主意,非得嚴懲在下不可!」

  獨孤羽話剛說完,峨嵋派已經響起一片斥喝與騷動的聲音。

, , , ,

莫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